• 瀏覽: 14,169
  • 回覆: 102
[隱藏]
---Siu氏提早退休﹕攬炒主義---唔夠人拗就自殺?
2016-04-05











蕭生快必對話 / 蕭生計劃階段性退休〈蕭遙遊〉2016-04-04 d   
-
ttps://www.youtube.com/watch?v=xCc9TJMrfL4

Siu氏(4/4)表示和快必和解,宣佈提早退休(只講最新蕭析)。好明顯,宣佈提早退休是和解的衍生物。從好的一方面來說,是其個人寬容大度,放得開。任何人都應尊重其決定。

講開,由於本人沒有什麼事業,也從未想過退不退休。「蕭氏樂園」是個舞台,Siu氏是其中的超級巨星(performmer),我倆是舊相識(但不熟識、和他只見過三四次不超過20分鐘的面)。他長期評論的政治、大陸、歷史(明清後)、科網等題材,都是我感興趣的。另有一點的是我二人(曾經)是同行(影視及科網) ,知道他的事跡。

由於我帖子風格以月旦為主,現代話叫鋤。記憶中,所有帖子無一篇是正面讚賞人的(一兩句不算)。所以william.c(及其他一二網名)變成一個專事抨擊Siu氏話題的人,十年來(2005年起)凡十數萬言。除了頭二三次,因不知道我真正身份,他係節目中回下我之外,十年來絕少回應我(其中不點名地駁過一兩句),成為網壇上一個奇事(只我二人隔空互表)。我絕不是Siu信徒,他有人崇拜自有其存在的意義。我要說,我感激他提供一些On9思維、On9見解以供我「思維磨勵」,以遣筆興(Siu氏不懂/擅寫文章真是一大遺憾)。

(1)

[ 本帖最後由 william.c 於 2016-4-12 04:49 AM 編輯 ]進入香討影片區



熱賣及精選
Siu氏提早退休﹕攬炒主義---唔夠人拗就自殺?
---「院主停電熄機不能終止judge那部電影的好壞」

我月旦他最利害他的是政治方面。我倆政治立場相反,他是(溫和)激進派,我是保守派。我十年來專事跟評香港激進派,以Siu氏、郁人和長毛為重點。目前去到「網神Siu炮打人力、踢快必腎囊」一幕(請看另欄),好戲方酣,主角Siu突然話和解話退休,猶如映映下一齣電影,影院突然停電熄機,要趕觀眾出場一樣。

「應尊重其決定」是矯情話,我認為,院主停電熄機不能終止judge那部電影的好壞(炮打人力&踢快必腎囊的錯對)。技術上來說,是「敗之不武」,是近日攬炒主義的濫殤。猶如學生自殺,死俾父母睇。又尤如,電影金像獎班癱疸,頒個最佳電影俾〈十年〉,與金像獎權威性攬炒。諸如掟磚,亦屬這一類。

Siu氏提早退休背後有一百個理由,但台前面對的是信徒及觀眾(及親家),Siu的責任那裡去了?「一死了之」?4/4(一)與快必合映的片段尤其拙劣,consistency(原則性) 去了那裡?連人格分裂都談不上,是講大話(幾天內說話反差太大了)---那一位網友認為Siu氏是誠心「疼愛」快必的(that moment),請告訴我---連快必都認為「擁抱」相當核突。

(2)

(後續)

[ 本帖最後由 william.c 於 2016-4-12 04:49 AM 編輯 ]



腦燒搞左十幾年野都係得個桔...點都會感灰心.....


老燒的手法,之前人網事件已經公開示範過一次,大家真係信佢的藉口嗎?實情係佢不過借快必過橋,老燒一早已經決定提早退休,但又覺得唔攪野會好無面子,平日有邊個同自己不和,所以就公開同快必矛盾,如是者,佢又成功轉換視線。

做老細的人就係咁,佢用得著你,你就有飯食,你阻住佢世界,話炒就炒你!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HDTV1080i 於 2016-4-6 00:45 發表

老燒的手法,之前人網事件已經公開示範過一次,大家真係信佢的藉口嗎?實情係佢不過借快必過橋,老燒一早已經決定提早退休,但又覺得唔攪野會好無面子,平日有邊個同自己不和,所以就公開同快必矛盾,如是者,佢又成 ...
咁就成功將個波推咗落快必度。






Siu氏提早退休﹕攬炒主義---唔夠人拗就自殺?
---做得真的不夠漂亮

我們真不明白Siu氏為什麼要這樣做(指扮和好) ,是否有一個我們不知的理由。倘不,Siu氏真的是不夠格,做得真的不夠漂亮。因為這樣做,好難不令人懷疑這是不夠人抝就劈頸退卻,好難不令人懷疑這不是攬炒。

Siu氏咁聰明的人點會咁䘄想唔到呢一點?而令人相信你真的係。(當然,和解片段,二人演技相當好),假如Siu氏真的想通了(或被家人勸喻掂),let it go,他應該這樣做﹕

(3)

[ 本帖最後由 william.c 於 2016-4-9 03:23 PM 編輯 ]



Siu氏提早退休﹕攬炒主義---唔夠人拗就自殺?
---有序退出方法建議

(1)即日起,不露面(最好用急飛外地的理由)。

(2)由第三者(冇辦法不由CEO擔任)代表謎米宣佈,保留Siu氏as最高領袖的「權威空間」,林陽應用「gat 到Siu氏精神」的態度,用「知悉」字眼﹕

a.以不想人力分裂以至為保存謎米作為主軸,以自己深省人生及大局作次軸,願意退出爭抝,以及以後不再提出,以及以後少論政事(用「以後不論」則是攬炒)。
b.為了息事寧人,對雙方前述語言,不再提及,但不表示自己錯(我的「擁抱」片段則顯示反覆無常,玩泥沙咁)。
c.對快必前述言論行為不再評論,但尊重他以後行動。假如人力提名快必參選,則不表示反對。(由於準備退出江湖,支不支持已無關宏旨。「不表示反對」則顯現風度)

*「擁抱」片段什麼「不喜歡快必」,是虛偽兼進退失據。酗酒一事根本不用提。
*支不支持快必是核心態度,一定要提。

(3)林陽再用Ceo身份發表聲明,表示點點點。

(4)靚女袁發表聲明,表示點點點。

(5)取消410大會(以表示不是對抗Siu氏)。馬上召開執委會會議,議出可能參選名單。三天後在網上開出支持者討論大會専頁,唔好用Fb呀!一周後再開大會+義工集合會。

(6)推動太子甄等大老,發表聲明,點點點,表示團結。

(7Siu放假一周後,再做逍遙遊。一概不提快必事,一概以聲明為主,不論香港政事。

(8)23/5去放假,長期放(只做最新蕭析),放至1/7/2017,正式退休。這叫有序地fade out,保存風度,下台應留下華麗背影,man!(有什麼事留返寫回憶錄講)

注﹕啱啱睇完《紙牌屋4》(下載),真係要學下人地鬼佬D「政治處理」嘢。

(4)

[ 本帖最後由 william.c 於 2016-4-9 03:25 PM 編輯 ]



樓主,我好同意你講法,腦燒起碼同快必辯論,做特備節目咪得囉。

腦燒可能諗唔到人力仲有部份執位同埋義工撐快必撐得咁行,所以求其拍段假到交唔到戲嘅片就算。

至於提前退休,可能腦燒已諗緊,不過借快必過橋以為自己好落台。






(#8)

>>樓主,我好同意你講法,腦燒起碼同快必辯論,做特備節目咪得囉。<<

這裡討論的是戲院突然停電熄機之無㢆頭。你討論的是部戲仲放映緊的事。



[隱藏]
Deleted


(#3)

>>腦燒搞左十幾年野都係得個桔...點都會感灰心.....<<

同意。灰心可能是理由之一,這裡討論的是處理事情,Siu何必自欺欺人?



引用:
原帖由 william.c 於 2016-4-6 05:26 PM 發表

(#3)

>>腦燒搞左十幾年野都係得個桔...點都會感灰心.....
當日腦燒同膠珠,因新講等人搞檔野去一統民主派,結果一個黨變兩個黨,兩個黨又變四個黨,四個黨又變成N咁多個支派,完全成功地將犯聞勢力碎片化,將班犯聞由"又傾又砌"變成"唔傾唔砌"的"絕對反對派"....

依家膠珠成功地走去拉住班犯聞去做呢樣做果樣,而腦燒自人網收購膠蛋失敗後就越做越頹,因新講更因健康問題而焗住引退.....



(#8)

>>當日腦燒同膠珠,因新講等人搞檔野去一統民主派<<

係咪寫錯?我的記憶,2010年五區公投令黃陶惡鬥,消此前另建近衛軍選力奧援郁人。社民連分裂,另組人力(2011)。消氏不具名,是為太上皇。睇下邊個出錢,以及邊個擔任主席就知。

因新講唔熟,佢一向好鼻滯蟲至噃!

明明係激進派分裂,點會係「搞檔野去一統民主派」?

社民連消氏無份的,社民連標榜左派,消氏是右派,而家則變到左右不分(比如一向反對最低工時及全退)。

[ 本帖最後由 william.c 於 2016-4-7 02:27 AM 編輯 ]



引用:
原帖由 william.c 於 2016-4-7 01:13 AM 發表

(#8)

>>當日腦燒同膠珠,因新講等人搞檔野去一統民主派
我都係從果班識得社記,流力既人聽番來的....

總之,犯聞如今搞到碎片化,腦燒同膠珠功不可抹....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william.c 於 2016-4-5 06:05 PM 發表
蕭生快必對話 / 蕭生計劃階段性退休〈蕭遙遊〉2016-04-04 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Cc9TJMrfL4Siu氏(4/4)表示和快必和解,宣佈提早退休(只講最新蕭析)。好明顯,宣佈提早退休是和解的衍生物。從好 ...
同意,我也筆興大發,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得知蕭生決定明年榮休,雖覺難捨,仍默默支持。蕭生突然宣布作退休前休假,下月結束蕭遙遊,宛如晴天霹靂。明白某事可能令人意興闌珊,但誠希收回成命,為一羣忠實觀眾、聽眾信守承諾,讓我們共享倒數餘下百卅多集為蕭遙遊劃上完美句號。

從風也蕭蕭到蕭遙遊,幾乎沒有錯過蕭生主持的每集節目。逢一、四盡必10點前接通謎網,靜候收看。如網絡不穩或在線超荷未能登入直播,便如坐針氈、徬徨無計。偶有公幹、外遊定必待youtube上載,立即重溫。每遇蕭生休假或身體抱恙,總覺若有所失,節目乏味。曾拜讀蕭生著作,見解精闢,發人深省。

對蕭生的原則理念未必百分百認同,但從其邏輯思維、世情分析卻獲益良多,自覺年過半百仍需三省吾身、終生學習。蕭生在公義上的堅持、與反普世價值者口誅筆伐,雖未感苟同,卻肅然生敬。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