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打印

越晚的朝代,皇帝的權力就越大嗎?

越晚的朝代,皇帝的權力就越大嗎?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這裡主要就漢唐宋明四個主要的漢人王朝而論。




封駁制度在唐代逐漸成熟。唐代以前,臣下封還詔書的事例不多,但此後則史不絕書。宋代和明代,享有封駁權的官員人數也增加了。




漢代皇帝起草和頒佈詔令的程序比較簡單。至唐代,形成了不經中書、門下,不得稱詔敕的制度。繞過這套程序,便容易遭到臣下抵制,皇帝自己也有心理壓力。




隨著宋代新儒學的發展、歷史教訓的積累,加上祖制、慣例的形成,臣下約束君主、限制君權的理據更豐富了,也更容易犯顏直諫,態度也更堅決甚至更激烈。




宋代、明代皇帝要貫徹自己的意志,較之漢代、唐代,無論是制度上還是人事上,面對的限制都更多。



不懂裝懂的一些表現︰總是泛泛而談、含糊其辭,對具體深入的內容,要麼迴避,要麼露餡。總是強調證據不可盡信,但只是憑空質疑。一再犯常識性錯誤。照搬網文。濫用反問。
精選樓盤
2017年10月17日 - 習近平指出, 從現在到2020 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期
中國很快再次進入小康社會
儒家繼承五帝夏商周→到今天
儒家治國用陰陽術數易經 和中醫同一糸統
陰陽失衡就有病
易經→乾坤就是講君臣
君強→臣弱
臣強→君弱
要陰陽平衡才能正常運作
點做?? 儒家易經不外傳 普通人免問
也許儒生習近平的老師懂!!!!



引用:
原帖由 nilietlobulnab 於 2018-8-10 04:10 AM 發表

這裡主要就漢唐宋明四個主要的漢人王朝而論。




封駁制度在唐代逐漸成熟。唐代以前,臣下封還詔書的事例不多,但此後則史不絕書。宋代和明代,享有封駁權的官員人數也增加了。




漢代皇帝起草和頒佈詔令的程序比較簡單。至唐代,形成了不經中書、門下,不得稱詔敕的制度。繞過這套程序,便容易遭到臣下抵制,皇帝自己也有心理壓力。




隨著宋代新儒學的發展、歷史教訓的積累, ...
明自太祖廢相,皇帝權就冇人可制約,空前強大,但其實只係表面講法,中國明之前的君權(晉例外)一樣冇人可制,睇個皇帝性格同當時環境,秦皇漢武佢地say yes,臣下敢say no!?唐太宗有次朝會同個大臣吵架,佢一怒之下即下令斬咗個大臣,所有大臣包括魏征都冇敢出聲。



引用:
原帖由 西西積叻 於 2018-8-10 08:59 PM 發表



明自太祖廢相,皇帝權就冇人可制約,空前強大,但其實只係表面講法,中國明之前的君權(晉例外)一樣冇人可制,睇個皇帝性格同當時環境,秦皇漢武佢地say yes,臣下敢say no!?唐太宗有次朝會同個大臣吵架,佢一怒之下即下令斬咗個大臣,所有大臣包括魏征都冇敢出聲。 ...
宋朝?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秦漢三公或宰相權力大,漢武帝不斷換相制相權。唐宋加強皇權任用很多人分割相權(唐多位中書舍人即接近宰相。


宋太祖立不殺文臣,宋朝皇帝可以免宰相。宋宰相一定有皇帝支持


引用:
原帖由 明日野性的老闆 於 2018-8-10 09:27 PM 發表

宋太祖立不殺文臣,宋朝皇帝可以免宰相。宋宰相一定有皇帝支持
言官一般監察大臣,言官可以向皇帝一些意見,皇帝不悅,當然有方法對付言官



師兄見你講咗幾年 ,你講的2025就巳經玩完 ,
現在一係玩返共產 ,一係就玩共和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Iri 於 2018-8-10 04:35 AM 發表

2017年10月17日 - 習近平指出, 從現在到2020 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期
中國很快再次進入小康社會
儒家繼承五帝夏商周→到今天
儒家治國用陰陽術數易經 和中醫同一糸統
陰陽失衡就有病
易經→乾坤就是講君臣
君強→臣弱
臣強→君弱
要陰陽平衡才能正常運作
點做?? 儒家易經不外傳 普通人免問
也許儒生習近平的老師懂!!!! ...
師兄見你講咗幾年 ,你講的2025就巳經玩完 ,
現在一係玩返共產 ,一係就玩共和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西西積叻 於 2018-8-10 08:59 PM 發表



明自太祖廢相,皇帝權就冇人可制約,空前強大,但其實只係表面講法,中國明之前的君權(晉例外)一樣冇人可制,睇個皇帝性格同當時環境,秦皇漢武佢地say yes,臣下敢say no!?唐太宗有次朝會同個大臣吵架,佢一怒之下即下令斬咗個大臣,所有大臣包括魏征都冇敢出聲。 ...
宰相輔佐君主的思維定式有明一代始終存在。宣德以降,明朝君臣逐漸把內閣塑造成職權近似宰相的機構。雖然閣臣人數、進退和權力大小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皇帝的意願和能力,但明代以前的宰相也是一樣。而且隨著廷推的制度化,皇帝也無法完全掌握閣臣的任命權。至於皇帝對臣下的生殺大權,這點除了晉代、宋代,歷朝歷代基本上都有。



不懂裝懂的一些表現︰總是泛泛而談、含糊其辭,對具體深入的內容,要麼迴避,要麼露餡。總是強調證據不可盡信,但只是憑空質疑。一再犯常識性錯誤。照搬網文。濫用反問。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明日野性的老闆 於 2018-8-10 09:25 PM 發表

秦漢三公或宰相權力大,漢武帝不斷換相制相權。唐宋加強皇權任用很多人分割相權(唐多位中書舍人即接近宰相。
「君除吏已盡未?吾亦欲除吏」,漢武帝在這裡針對的是田蚡對用人方面的推薦權。但直到宋代,宰相仍然掌握著並且經常行使這種權力,甚至能堅持用某人,或者反對皇帝用某人,最終迫使皇帝讓步。



不懂裝懂的一些表現︰總是泛泛而談、含糊其辭,對具體深入的內容,要麼迴避,要麼露餡。總是強調證據不可盡信,但只是憑空質疑。一再犯常識性錯誤。照搬網文。濫用反問。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明日野性的老闆 於 2018-8-10 09:56 PM 發表




言官一般監察大臣,言官可以向皇帝一些意見,皇帝不悅,當然有方法對付言官
言官在宋代、明代尤其是明代,是一股重要的政治力量,對皇權起了制約作用。

神宗一日演戲為樂,聞巡城御史呵呼聲,亟命止歌,曰︰「我畏御史」。



不懂裝懂的一些表現︰總是泛泛而談、含糊其辭,對具體深入的內容,要麼迴避,要麼露餡。總是強調證據不可盡信,但只是憑空質疑。一再犯常識性錯誤。照搬網文。濫用反問。
引用:
原帖由 nilietlobulnab 於 2018-8-13 02:58 AM 發表






言官在宋代、明代尤其是明代,是一股重要的政治力量,對皇權起了制約作用。

神宗一日演戲為樂,聞巡城御史呵呼聲,亟命止歌,曰︰「我畏御史」。 ...
在中國歷代君主的統治中,言官的存在並不是用作制約皇權或監督皇帝的施政,言官只負責向皇帝進諌,例如初唐時期的魏徵及房玄齡。中國宰輔制度才是抑制皇權的制度,而宰相便擔當重要的角色。宰相一般不需要敢言,只要能在朝堂上行使其權力,並參與一切關乎國家重要大事的決策,而皇帝又不能只依照自己的意見而行使皇權時,宰輔制度對於皇權的制約便得以彰顯。唐代的中央制度最能夠控制君權,有所謂「三權分立」,以尚書、中書、門下省負責朝政的最高決策,一切政令必先由尚書省草擬,並由中書省審批,再交由門下省負責執行,在整個過程之中中書省有「封駁」的權力。中書省一旦將某道政令「封駁」,此政令便必需交回尚書省重新草擬,直到它能通過中書省審批為止。但自宋朝開始,宰相的權力便被君主削弱,由「三司」執掌中央朝政,好處是再沒有權臣的出現,但壞處是皇帝開始掌握朝政大權。直到明朝,明太祖朱元璋借胡惟庸一案廢除宰相,改以首輔大臣取代,並於明代中葉設置內閣,使明朝成為君主專制統治的朝代。到了清代,康熙帝沿襲明制,沒有恢復宰相一職,在中央政制上設置南書房;雍正帝以商議西南軍事為理由,設立軍機處,自此以後,南書房及軍機處便成為清代宰輔制度的重要機構,而清代君主擁有的實際權力並沒有被宰輔制度削弱,在重大政策事宜的決策上皇帝又每每掌握實權,所以清代君主專制比明代更甚,宰輔制度形同虛設。在明、清兩代,皇帝在批決奏摺時均使用紅色的毛筆作出批示,歷史學家將這種批決奏摺的方法稱為「朱批」,由於只有皇帝才有權力「朱批」,所以「朱批」也同時反映明、清兩代皇帝的無上權力。

[ 本帖最後由 M4A3E8 於 2018-9-15 04:54 PM 編輯 ]



引用:
原帖由 M4A3E8 於 2018-9-15 04:52 PM 發表

在中國歷代君主的統治中,言官的存在並不是用作制約皇權或監督皇帝的施政,言官只負責向皇帝進諌,例如初唐時期的魏徵及房玄齡。中國宰輔制度才是抑制皇權的制度,而宰相便擔當重要的角色。宰相一般不需要敢言,只要能在朝堂上行使其權力,並參與一切關乎國家重要大事的決策,而皇帝又不能只依照自己的意見而行使皇權時,宰輔制度對於皇權的制約便得以彰顯。唐代的中央制度最能夠控制君權,有所謂「三權分立」,以尚書、中書、門下 ...
魏徵、房玄齡都是宰相。三省運作流程,最粗略的說就是中書出令、門下審核、尚書執行。

宋代言官的職能就包括監督君主恪守家法、諫請君主更改詔令、諫止君主內降詔書,這些實際上就是阻止皇帝一意孤行。舉一個激烈的例子︰宋仁宗欲擢用張堯佐,包拯堅決反對,「音吐激憤,唾濺帝面」,終於迫使皇帝收回成命。至於明代,言官的力量足以阻止思宗議和、遷都,這已經是影響國家重大戰略決策的級別了。

人們推崇唐代三省制,四個較常見的理由是集體議政、政令須經特定部門通過、臣下有封駁權,以及出令、審令、執行「三權分立」,然後加起來就是甚麼開明、民主之類。其實這些「優點」在宋代、明代一樣存在,而且比唐代還有所發展︰

南宋《卻掃編》說︰「國朝以來,凡政事有大更革,必集百官議之」。宋代有多種形式的集議制度,其中除了御前討論是皇帝主導,其他形式則常常由宰輔主導。即使是御前討論,皇帝也常常要求宰輔議定後才上奏。真宗曾對宰輔說︰「軍國之事,無鉅細,必與卿等議之,朕未嘗專斷。」王陶甚至對仁宗說︰「今政事無大小,皆決於中書、樞密,陛下一無可否」。

明代有廷議制度,參與者至少包括九卿和科道掌印官,大凡國之庶政俱在廷議範圍之內,其中包括了推選高級官員。群臣得以分享原本屬於君主的一部分用人權。正如嚴嵩所說:「古者,論相之命自天子出。今者,每以付之廷推,而簡用悉由宸斷。」軍國大事像三征麓川、俺答封貢等都是廷議決定,並非僅僅出自君主一人獨斷。有學者根據《明會要》對明代歷次廷議的記載,指出遭皇帝否決的廷議件次只佔少數。

唐代劉禕之說︰「不經鳳閣、鷥台,何名為敕」。宋代、明代有更多類似的話,例如「凡不由三省施行者,名曰『斜封墨敕』,不足效也」;「書不出中書,是為亂政」;「聖意所予奪,亦必下內閣議而後行」;「明旨傳宣,定例必由內閣下科臣」。臣僚抵制內降、手詔、中旨的事例,更多地出現於宋代、明代,甚至有焚燒手詔抗議的。這反映了臣僚更堅決地認為政令的頒行須經特定部門。皇帝亦至少在形式上保留和在言論上認可有關程序,繞過有關程序時很容易會有心理壓力。

在唐前期,門下省的主要職責是封駁奏抄而不是封駁詔敕,並且大多數類型的詔書都不得封駁。封駁詔敕的官員亦沒有宋代的多。「唐制惟給事中得封駁。本朝(宋朝)富鄭公在西掖,封還遂國夫人詞頭,自是舍人遂皆得封駁。」在宋代,給事中、中書舍人、知制誥、封駁司等,都具有封駁詔命的職權。到了明代,閣臣和六科給事中都有封駁權。唐宋給事中隸屬於門下省,明代六科給事中則獨立出來,人數亦更多,大致在十餘人至數十人之間。

至於所謂「三權分立」,無非就是出令、審令、執行各有職掌,剛好分為三個環節,以至容易讓人聯想到「三權分立」而已。難道宋代、明代就沒有特定的部門、官員負責出令、審令、執行嗎?顯然不是。南宋陳亮有一段論述,是我們理解宋代中樞權力結構的鍵鑰︰「自祖宗以來,軍國大事,三省議定,面奏獲旨,差除即以熟狀進入。獲可,始下中書造命,門下審讀。有未當者,在中書則舍人封駁之,在門下則給事中封駁之。始過尚書奉行。有未當者,侍從論思之,台諫舉劾之。此所以立政之大體,總權之大綱。」

[ 本帖最後由 nilietlobulnab 於 2018-9-16 04:20 AM 編輯 ]



不懂裝懂的一些表現︰總是泛泛而談、含糊其辭,對具體深入的內容,要麼迴避,要麼露餡。總是強調證據不可盡信,但只是憑空質疑。一再犯常識性錯誤。照搬網文。濫用反問。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nilietlobulnab 於 2018-9-16 04:12 AM 發表





魏徵、房玄齡都是宰相。三省運作流程,最粗略的說就是中書出令、門下審核、尚書執行。

宋代言官的職能就包括監督君主恪守家法、諫請君主更改詔令、諫止君主內降詔書,這些實際上就是阻止皇帝一意孤行。舉一個激烈的例子︰宋仁宗欲擢用張堯佐,包拯堅決反對,「音吐激憤,唾濺帝面」,終於迫使皇帝收回成命。至於明代,言官的力量足以阻止思宗議和、遷都,這已經是影響國家重大戰略決策的級別了。

人 ...
宋代固然有敢言正直的言官擔當宰相一職,但言官並不是抑制皇權的官職,只是進諌官員的一個統稱而已。正如你在上文所說,宋仁宗願意聽取包言官的意見,主要是因為宋仁宗在性格上並不是剛愎自用,願意聽臣下意見,並不能因此而論斷宋代言官取代了宰相的角色。

明朝雖然是一個君主專制的朝代,但自明成祖即位後,宰輔制度被進一步鞏固,內閣的設立是方便明代大學士入文淵閣議政,形成士大夫就朝廷重要決策議政的局面,這種局面直到清代康熙帝設立南書房以削弱內閣權力為止,故明代有敢言正直如張居正及海瑞等首輔大臣,而張居正更在明神宗在位時實施改革,力圖振興明室統治。



 17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香港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香港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2003- Discuss.com.hk Limited.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