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打印

越晚的朝代,皇帝的權力就越大嗎?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M4A3E8 於 2018-9-15 04:52 PM 發表

在中國歷代君主的統治中,言官的存在並不是用作制約皇權或監督皇帝的施政,言官只負責向皇帝進諌,例如初唐時期的魏徵及房玄齡。中國宰輔制度才是抑制皇權的制度,而宰相便擔當重要的角色。宰相一般不需要敢言,只要能在朝堂上行使其權力,並參與一切關乎國家重要大事的決策,而皇帝又不能只依照自己的意見而行使皇權時,宰輔制度對於皇權的制約便得以彰顯。唐代的中央制度最能夠控制君權,有所謂「三權分立」,以尚書、中書、門下 ...
幾點補充︰

宰相身為百官之首兼天子輔弼,敢言還是很重要的。這就是為甚麼唐太宗委任以直諫著稱的王珪、魏徵為宰相。對皇帝來說,宰相的建言份量很重,甚至比言官更重。如果宰相只是一味順從、迎合上意,那麼就算表面上權力很大,也只是工具性分權,只是皇權的延伸。

貞觀前中期,詔敕多由中旨宣出,中書省惟受成行文書,少有由其直接進擬。貞觀後期,尚書省長官長期出闕。唐太宗駕崩時,當時編制內規定的六名三省長官中,僅得中書令褚遂良一人在職。政事堂開會議政前,亦通常先由中書令於皇帝處領旨。從中可見皇權干預力度之大。這還是三省制運作較好的時期。絕對不是某些人所說,三省制下皇帝只剩下否決權。

唐代中央重要政令也需要皇帝用朱筆畫敕才正式生效。無「批紅」之名,有「批紅」之實。那麼是否明代中央所有政令都需要皇帝「批紅」?其實與唐代一樣,也是「大事覆奏,小事署而頒之」。「批紅」無法佐證明代皇帝權力大於唐代。

宋代皇帝建立三司制度,是為了收繳地方財權,而不是分宰相之權。三司歸屬宰相領導。三司長官的任命和罷免是要經過宰相的。三司的財政立法權聽命於宰相。宰相在許多時候甚至直接插手三司事務。



不懂裝懂的一些表現︰總是泛泛而談、含糊其辭,對具體深入的內容,要麼迴避,要麼露餡。總是強調證據不可盡信,但只是憑空質疑。一再犯常識性錯誤。照搬網文。濫用反問。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M4A3E8 於 2018-9-16 02:09 PM 發表




宋代固然有敢言正直的言官擔當宰相一職,但言官並不是抑制皇權的官職,只是進諌官員的一個統稱而已。正如你在上文所說,宋仁宗願意聽取包言官的意見,主要是因為宋仁宗在性格上並不是剛愎自用,願意聽臣下意見,並不能因此而論斷宋代言官取代了宰相的角色。

明朝雖然是一個君主專制的朝代,但自明成祖即位後,宰輔制度被進一步鞏固,內閣的設立是方便明代大學士入文淵閣議政,形成士大夫就朝廷重要決策議政的局面,這種局 ...
如果言官進諫時都是言辭委婉、低聲下氣,如果傳統政治文化並不推崇直諫與納諫,如果皇帝納諫與否都沒有他人知道,如果言官都是單獨一人進諫,如果言官只是皇帝高興就存在、不高興就不存在的角色,如果言官除了可以對皇帝「說話」就沒有任何特權,如果言官都很容易就放棄進諫,那麼言官的確對皇權起不了甚麼制約作用。然而這些如果並不成立。

宋代、明代言官直諫的事例很多。用時人的話來說,是「與天子爭是非」。直諫與納諫向來被視為美德,相關故事傳頌後世,自不待言。士大夫時常向皇帝灌輸納諫的意識,由儲君教育便開始,皇帝也曾經多次下詔求直言。很多時候,言官是在有他人在場的情況下進諫,或者進諫的事情很快就傳開,某些情況下還是多位言官甚至是聯合群臣一起進諫。即使只是章奏,通常都會留檔和公開。言官有責任勸諫君主使其改正,這基本上是社會共識。儒家經典、祖宗之法這些近似「憲法」或者立國精神的東西是言官進諫的常用理據。言官制度(也就是諫議、封駁、糾劾制度)是有詔令和法律確認的正式制度。在宋代、明代,言官享有獨立言事、風聞言事、辭職抗議等特權。不少言官都是硬骨頭,能鍥而不捨、前赴後繼的進諫。朝臣亦很可能會申救被打壓的言官。

如流的皇帝是少數,但剛愎自用至數典忘祖、離經叛道、不畏人言、不顧名聲的皇帝,除非臣下用上武力等強制手段否則基本上無所顧忌的皇帝,也不是多數。如果說宋仁宗是因為特別溫和才接受包拯的進諫,那麼可以看看作風較強硬的宋神宗的例子︰

神宗用汝礪(彭汝礪)為監察御史里行。……及王中正與李憲主西師,汝礪言以不當以兵付中人。因及漢唐禍亂之事。神宗不懌,語折之。汝礪拱立不動,伺間復言。神宗為改容,在廷者歎服

詔汝礪具所言充(俞充,被彭汝礪糾劾者)事得於何人。……汝礪言︰「……臣寧自劾,不敢奉明詔」……卒罷充都檢正

如果說宋神宗威勢略顯不足,那麼可以看看身為開國一代的宋太宗的例子︰

(寇准,時任右正言)嘗奏事殿中,語不合,帝怒起,准輒引帝衣,令帝復坐,事決乃退。

如果說宋太宗還算是像話的皇帝,那麼可以看看「昏君」宋高宗的例子︰

醫官、團練使王繼先以覃恩轉防御使,法當回授,得旨特與換武功大夫。直柔論(富直柔,時任給事中):「繼先以計換授,既授之後,轉行官資,除授差遣,更無所礙。且武功大夫惟有戰功、邊任、負材武者乃遷,不可以輕授。」上謂宰相范宗尹曰:「此除出自朕意。今直柔抗論,朕屈意從之,以伸直言之氣。」

另一「昏君」明憲宗的例子︰

成化三年夏,(毛弘,時任刑科給事中)偕六科諸臣上言:「比塞上多事,正陛下宵衣旰食時。乃聞退朝之暇,頗事逸遊。炮聲數聞於外,非禁城所宜有。況災變頻仍,兩畿水旱,川、廣兵草之餘,公私交困。願省遊戲宴飲之娛,停金豆、銀豆之賞。日御經筵,講求正學,庶幾上解天怒,下慰人心。」御史展毓等亦以為言,皆嘉納。

慈懿太后崩,詔別葬。弘偕魏元等疏諫,未得請。朝罷,弘倡言曰:「此大事,吾輩當以死諫,請合大小臣工伏闕固爭。」眾許諾。有退卻者,給事中張賓呼曰:「君輩獨不受國恩乎,何為首鼠兩端。」乃伏哭文華門,竟得如禮。

如果說宋高宗、明憲宗還不夠獨斷專行,那麼可以看看明太祖的例子︰

洪武時,御史以敢言著者,自韓宜可外,則稱周觀政。觀政嘗監奉天門,有中使將女樂入,觀政止之。中使曰:「有命。」觀政執不聽。中使慍而入,頃之,報曰:「御史且休,女樂已罷不用。」觀政又拒曰:「必面奉詔。」已而帝親出宮,謂之口:「宮中音樂廢缺,欲使內家肄習耳。朕已悔之。御史言,是也。」左右無不驚異者。

明思宗的例子已如前文所述。

只要言官能使皇帝無法完全只按自己的意思行事,能使皇帝在一意孤行時不得不面對阻力,能使皇帝顧忌乃至畏懼,能使皇帝在某些時候、某些方面妥協,便算是對皇權起了制約作用,並不一定要與皇帝分享權力才算。如果說與皇帝分享權力屬於隱性制約,那麼阻止皇帝做某事、用某人便屬於顯性制約。如果說前者可以是皇帝接受、默許,那麼後者則直接違背皇帝的意思。即使皇帝並未侵奪臣下的權力,只是按照制度做某事、用某人,言官仍然可以阻止皇帝。換言之,即使在皇帝權力範圍之內,仍然受言官的監察。大至皇帝的戰略決策,小至皇帝的生活作風,言官都有權阻諫。當然,如果皇帝侵奪臣下的權力,言官同樣可以阻諫。

再說言官真的權力很小嗎?言官行使的主要是監察權和議政權,藉此可以影響皇帝的行為、用人和決策。換一種叫法,言官就是監察官、議政官。在宋代和明代,言官均處於中樞權力結構的核心圈,具有參決朝政的重要功能。前文就提到,宋代政令的頒行程序,就包括「給事中封駁之」、「侍從論思之」、「台諫舉劾之」,「明代有廷議制度,參與者至少包括九卿和科道掌印官」。宋代的「給事中」、「侍從」、「台諫」,明代的「科道掌印官」,都是言官。如果說諫言約束力不足,那麼封駁權就是實實在在的權力。明代言官還能通過保舉或者參與會推,享有對一些中高級官員的用人權。

皇帝「有辦法」對付言官,但同樣「有辦法」對付宰相。「有辦法」說明皇帝不是虛君也有一定能力,而不能說明言官、宰相對皇權毫無制約作用。相反,「辦法」本身就是說明了制約,說明了皇帝想打破制約。如果說皇帝是因為並非剛愎自用才接受言官的進諫,那麼同樣可以說皇帝並非雄猜多忌才讓宰相行使應有的權力。宰相權力的大小以至個人的進退,本來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皇帝的意願和能力。三省制也不例外。言官極難用強制手段約束皇帝,宰相基本上也是,除了某些權臣。如果用擺脫傳統、制度、人事的制約後的情況來說事,那麼任何朝代都可以說皇帝有「無限」權力。

需要補充的是,宋代、明代除了言官,宰相(閣臣)和六部尚書、侍郎等官員也時常諫諍皇帝。群臣集體向皇帝抗爭的事件多次發生,對皇帝形成強大的輿論壓力。就算只是宰相(閣臣),也能作出有力的抗爭。前文提到的焚燒手詔抗議,說的就是宰相李沆,宋真宗時期的。當然這個是極端案例。其實宰相封還手詔就可以了。

前文並沒有說宋代言官取代了宰相。實際上,宋代宰相和言官都制約著皇權,其中又以宰相的作用更重要。宋代相權削弱說本身就有很大的漏洞。有關宋代宰相的職權,前文已有部分提及(出令、議政、用人)。這裡用宋人的籠統論述概括︰「佐天子,總百官,平庶政,事無不統」;「上則啟沃人主,論道經邦;中則選用百官,賞功罰罪;下則阜安百姓,興利除害」。



不懂裝懂的一些表現︰總是泛泛而談、含糊其辭,對具體深入的內容,要麼迴避,要麼露餡。總是強調證據不可盡信,但只是憑空質疑。一再犯常識性錯誤。照搬網文。濫用反問。

回覆 引用 TOP

 17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香港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香港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2003- Discuss.com.hk Limited.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