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03
  • 回覆: 1
[隱藏]
今年7月1日,立法會大樓遭暴徒強行闖入並大肆破壞,「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被指涉嫌協助暴徒,其後被控涉嫌串謀刑事毀壞罪。另外民主黨的林卓廷在7月21日率領多名黑衣人到元朗挑釁元朗站內的居民,之後雙方對罵後變成毆鬥。鄭松泰和林卓廷昨日分別在立法會被建制派議員提出譴責動議,兩項議案都交付調查委員會處理。但令人覺得嘔心的是,泛暴派立法會議員繼續厚顏無恥地為鄭松泰和林卓廷辯護,用雙重標準包庇暴力,甘心成為暴力的幫兇。這群泛暴派議員實在是香港墮入暴力深淵的罪魁禍首。
泛暴派的雙重標準實在吃相難看。過去半年,泛暴派一直「獨立調查委員會」不離口,對於警方的執法行動,即使已經有監警會了,他們仍然死纏爛打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用泛暴派自己的話來說,獨立調查才能揭露真相,沒問題怕什麼被調查呢?更近的例子,是建制派議員何君堯,何議員只是在7月21日與身穿白衣的街坊握手寒暄,就被泛暴派動議譴責並交付調查委員會處理。但當調查的對象是泛暴派自己的時候,他們就砌詞狡辯。泛暴派自辯的說辭,是鄭松泰的案件未完成審訊,應是無罪之身,提出譴責是「未審先判」。奇怪了,鄭松泰的確是被警方提控的,若都算是「未審先判」?那麼何君堯根本連被警方提控都沒有,只是被拍到跟白衣人握手而已,就被提出譴責動議,這豈不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更何況,譴責動議現在只是處於交付調查委員會的階段,還沒有到了表決褫奪其議席的階段,還在「查」嘛,何來「判」呢?連查都不准查?按照泛暴派自己的邏輯,不查怎麼知道真相呢?
很明顯,泛暴派是徹頭徹尾的雙重標準。對於「自己友」就是完全的「無罪假定」,而且是連查都不能查的「無罪假定」。按照他們的說法,「查」泛暴派已經是「未審先判」,那麼不查又如何定罪呢?因為他們做什麼都是「無罪」的。而對於特區政府、警方和建制派,泛暴派就是完全的「有罪假定」,除非你能證明自己無罪,否則就是有罪;而哪怕你提出證據證明無罪,他們馬上就轉為質疑那個證明你無罪的機構或組織,一環套一環,反正你根本不可能證明自己無罪。
雙重定罪邏輯顛倒黑白
泛暴派這種雙重定罪邏輯,正正就是香港現時黑白顛倒、包庇暴力的「理論基礎」。在剛剛過去的星期日,泛暴派發動的遊行中,他們還在宣揚什麼「和」「勇」同行,說白了就是包庇暴力,不與暴力切割。按照他們的邏輯,只要口中叫喊着所謂「公義」的口號,就做什麼都可以。暴徒在街頭「打砸搶燒」「私了」襲擊持不同意見的人士、向市民淋易燃液體活生生點火焚燒、掟磚頭擊斃老伯伯、以鎅刀割向警員頸部,在法院出入口縱火,暴行絕對可以用「殺人放火」四字概括,但泛暴派都沒有譴責過半句,反而避重就輕為暴徒狡辯。實在狡辯不過去,他們甚至可以諉過說:這說不定是警察假扮的。
最近的例子,就是暴徒公然做出火燒法院的暴行,但公民黨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亦未有對暴徒作出斥責,反而指政府玩弄法律程序,才是破壞本港法治的「頭號兇手」。放火燒法院都不是破壞法治?這還好意思說是法律界議員?應該是「暴徒界」議員吧。
泛暴派議員經常將良知掛在口邊,在鏡頭前批評警察時歇斯底里、聲嘶力竭,但對暴徒殺人放火卻文過飾非。請問良知何在?香港人要看清楚,誰堅持不與暴力割席,就是與香港為敵,就是要讓香港繼續被暴力「攬炒」!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洋人又玩弄HK,
查不出證據證明HKpolice有犯錯,
就收錢sidedown

for sure, 跟外國比較,HKpolice太斯文,太克制

一開始暴力,是為了製造仇警情緒,
製造市民與警察對立,
要求獨查警察,是為了分化政府

泛民黃絲主要目的是要奪軍權,
反中滅港…幫美國壓制中華民族復興

暴徒使用粗口暴力挑釁警察,
在傳媒配合下只放大警方行動,
令D反智ge市民仇警……
而站在學生(暴徒)那邊
投票給黃營,奪政權

US要在HK話事,otherwise, 滅港


  Young Democrats of America
與HK傳媒關係……

群眾是政治鬥爭力量
向傳媒下手,控制群眾思想  
記協·發出假記證阻礙警察執法
記者=示威者=街坊=路過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