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638
  • 回覆: 811
[隱藏]
路上请小心


mumu(追随伊凡·谢尔盖耶维奇)
出于个人原因,我对交通事故这个主题有特别的兴趣,所以对《天使之耳》倍感期待,结果也没让我失望,可说是我喜欢的那种平淡中见尖锐的良心之作。《天使之耳》这个名字在读之前大概会一头雾水吧,还是原来的《交通警察之夜》更直接,不过其实并不是每篇都有交警出面。所谓良心,就是意识到在血肉之躯和钢铁之车的碰撞中,不管责任在谁,吃亏的永远都是血肉。不论开车、骑车或步行,遵守交规都是先为己再为人,不需要高尚的理由,只要想想自己和身边儿人的安全——惜命不是胆小鬼,有这个觉悟就行。
开篇就小惊艳,难怪会以此为书名。深夜两辆车在十字路口相撞,一辆坐着一对儿情侣,一辆坐着一对儿兄妹,开车的哥哥身亡,妹妹作为己方的惟一目击者却是个盲人,但她超乎寻常的听力为车祸做出了精确到秒的证明。天平似乎向兄妹一方倾斜了,能够真相大白令我感动不已,不由得感叹的确是天使之耳啊。可是收笔却来了个看似轻描淡写的逆转,虽然可能不会改变事故的处理结果,可正是因此才让我体会到所谓腋下流汗的寒意。我不由得再次感叹,作者跟女性有仇啊?接下来的《分隔岛》和《危险的新手》也是,前者描写了一个决绝的女遗属,后者又让我有流汗的冲动……一定要小心东野笔下的女性,脑子不好使的大概都变成了尸体,活着的通常都是厉害角色……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医生,她的眼睛怎样了?”医生突然移开了视线,然后又看回他。这时深泽察觉到,好像治不好了。“因为伤得很深,”医生说:“一般来说视力没有恢复的希望了。”“……是这样吗。”深泽盯着塑料袋里的空罐子,心想反正不打算向警察提出控诉,不如干脆一脚踩扁算了。但他还是忍耐住了,随即考虑起该怎样向马上就到的真智子父母解释。3“开玩笑的吧?”春美凝视着瞪着眼睛的斋藤。


回覆 引用 TOP

wwwxiaoshuotxtnet天使之耳1午夜零点的报时声从收音机里传来。“接下来要为各位听众播放的是前阵子很流行的歌曲,特别是开头的那一句歌词,更是四处都听得到喔!那么,就请各位听听松任谷由实的《反覆呐喊》。”阵内瞬介停下整理报告书的手,将收音机的音量转大。这是他喜欢的歌,就如同DJ说的一样,他也清楚记得这首歌开头那一句歌词。


回覆 引用 TOP

不愧是女性居住的房间,屋里的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净而整洁。映子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依旧是一身睡衣上披长袍的打扮。尽管如此,感觉她似乎也比之前恢复了不少,目光也不再像前两天那样空虚呆滞。看到三上二人,她向他们打了个招呼。“您有没有回想起些什么来呢?”三上的目光在姐妹两人的脸上来回移动。真智子点了点头。“虽然还没有完全回忆起来,但似乎还是断断续续地回想起些来了。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和昨晚相比,店员的话变得有些含糊其辞起来。估计是上司提醒过他,让他说话注意一些,别给客人添麻烦。其实他们自己也很清楚,当时有些顾客为了方便进店购物,就把车子停在了离事故现场不远的路边。“那么我问你,当时有名顾客是开着辆奥迪来的,这事你知道吗?”“这我就不清楚了。”店员脸上堆笑,敲打了一阵收银机。随后,他把打印出来的收据递给了顾客。


回覆 引用 TOP

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原因。”“她自己是怎么说的呢?”听了三上的话,真智子点了点头。据真智子说,福原映子是名康复中心的指导员。该中心建在市北的自然公园旁。那附近建有许多的网球场和美术馆。映子似乎是在两个月前拿到的驾照。尽管之前由于工作太忙而一直没时间去驾校学车,但因为后来工作量暴增以致回家越来越晚,第二天还得倒巴士和电车,上班的时候太过辛苦,所以便下定决心自己开车上班了。


回覆 引用 TOP

也就是说,估计也不需要走什么太过麻烦的程序,这次的事故就能够得以解决。唯一的问题就是那辆追尾车了。有关这事,估计警方也不会对此展开积极的追查。就算能够查明那辆车,找到司机本人,警方也很难让其负起责任来的。只要对方坚持说当时看到前车发生事故时自己已经踩了刹车,结果却还是没能及时刹住,而就撞了上去的话,警方也就没办法再追究下去了。“等待记忆啊。


回覆 引用 TOP

她当时不但横穿马路,而且还突然跑到了卡车前边。可现在你们却说责任不在她?这就是你们依法办事的结果啊?”世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这就是法律。假设有一辆骑车带人的自行车闯了红灯之后,在十字路口上被车给撞了。就算如此,车子也必须得要负起全部责任来。更加蛮不讲理的是,还得支付两个人的医疗费用。然而,这就是现行的道路交通法。“对不起。”世良说道,“是我无能,我就是个榆木脑袋。


回覆 引用 TOP

“也没到那种地步的啦。无论是谁,都会偶而那样开车的啦。当时她引发事故的原因,主要在于她自己技术不佳。而且与我相关的就只是那起事故本身,说我想要谋害她什么的,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恒夫拼命辩解道。“哦?是吗?”一脸严肃的刑警往前迈了一步,“那好,这事就先不谈了。上上周周三和周五的晚上,你人在哪里?”双方的问题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会以这样的形式受害。深泽回到医院,再次站在公用电话前给当地警署打电话。但接听的负责人听到一半就打断了他的话,说这不归他们管辖,发生事故的地点属于附近的警署。深泽询问那儿的电话号码,对方显然很不耐烦地告诉了他。深泽按照给的电话号码找到了交通课,但这里也让他失望了。负责人听完他的话,开口说出漫不经心的感想:“很多啊。


回覆 引用 TOP

”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她的重点。“所以说,你不知道红绿灯的灯号罗。”阵内说完,瑠美子立刻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然后慌张地摇摇手说:“知道,灯号是绿灯。我们这边是绿灯。”“可是你应该睡着了吧?”“就是……撞车的时候我醒了过来,下车到外面去的时候,就看到灯号是绿灯。”“不过,那可能是刚从红灯变成绿灯也说不定啊。”“不,因为……后来绿灯马上就变成黄灯,然后又变成红灯了。


回覆 引用 TOP

”“难道是酒后驾车?结果却为了隐瞒事实而撒谎?”这种事倒也时常会有发生。“就我看来,当时肇事者体内的酒精应该没过量。”“我也这么觉得,那么会不会只是单纯的疲劳驾驶啊?”“如果是疲劳驾驶,那他应该就会说实话的。不管是方向盘操控失误还是疲劳驾驶,两者从责任上来讲都没有什么太大分别的。而且当时如果他开车打盹了的话,那么照理说应该是不会拐弯的才对。


回覆 引用 TOP

奈穗点了点头。“你还记得事故发生之前的事情吗?”“是的。”“你在和哥哥聊天吗?”“没有,从亲戚家出来的时候我们是在聊天,不过在事故发生之前,我们都在听广播,几乎没有说话。”她虽然是个高二学生,可是和其他同年龄的少女比起来,她的说话方式简明易懂多了。是吗──阵内简短的回答之后,开始思考下一个问题。要怎么做,才能从眼睛看不见的她口中问出一些有用的情报呢?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次是在她开车行驶的途中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之后便有什么东西撞到了挡风玻璃上。当时她赶忙停下了车。等到下车一看,才发现路上落了块砖头。估计是有人潜伏在路边,专等映子的车路过时,朝她的车子扔砖头。虽然她立刻就在附近仔细查看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人影。要是当时挡风玻璃让砖头给砸碎了的话,真不知还会酿成什么事故。而第三次就是前两天发生的那起事故了。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她和斋藤是恋爱结婚,但在工作上完全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斋藤踩下刹车时,传来什么东西掉到后座上的声音。昌枝扭过身捡起来,拿给斋藤看:“什么啊这是?”那是个绿色的平底罐。“喔,这个啊。是以前在加油站,说是什么纪念品送给我的。大概是车蜡吧。”“是嘛,送这种不值钱的东西。”说着,她把绿色的罐子抛到后座上。六点多两人抵达了山中湖别墅。别墅外观上是加拿大风格的原木小屋,但里面则是高级宾馆的感觉。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