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3,826
  • 回覆: 205
  • 追帖: 93
[隱藏]
這件事,認識我的人大概都聽我講過,二十年過去了,阿女如今已長大成人,仲好人好姐,活得健康充實,都係多得我細妹當年救番佢咋。

但係真正要講呢個故事,却要由二十六年前講起。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話說我女七歲那年,入讀全日制小學一年級,每日早上由菲傭送返學。

他倆每日來回都要經過黄大仙廟旁邊一條小馬路,我女不大喜歡那個菲傭,所以走在路上時,永遠隔住她十個八個身位,書包也是我女自己揹。基本上,個菲傭只是離遠伴住我女返學,二人也甚少談話交流。

[ 本帖最後由 咕哩頭 於 2020-1-15 12:3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突然在某一日,阿女放學回家對我說:

'媽咪,呢幾日我返學時都聽到有人嗌我個名,但我擰轉頭又冇人喎。'

'嗌你個名,嗌你邊個名呀?'

(阿女有鬼咁多個名,除咗正式公文名字之外,有人叫佢中文名“心心”,又有人叫佢英文名“Summer”,又有人叫佢乳名“豬女”。)

'佢嗌我中文全名,連名帶姓咁嗌。'


`咁係男人聲定女人聲呀?'


'男人聲。'


一時之間,我都唔識比咩反應佢,為咗唔好嚇親佢,我只好故作輕鬆,求其安撫性質咁講咗句:

'你咪理呢啲野啦,或者你聽錯呢。'

之類既說話。


但我心諗,佢既然講得出話係嗌佢中文全名,即係唔係個菲傭嗌佢啦,仲話係男人聲添。


之後我靜雞雞問個菲傭有冇聽到類似既野,佢梗係矇查查話冇啦。


之後我就當冇事發生一樣,唔再提起。

[ 本帖最後由 咕哩頭 於 2020-1-18 04:3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過咗幾日,阿女放學又來通報:

'媽咪呀,果個人又嗌我啦。'


呢次我真係有啲抓狂。


乜傢伙呀!?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今日仲未行到黄大仙廟就聽到,點解佢成日嗌我㗎?'



我當然冇答案比到阿女,只感到今次唔荒係好野。

我打電話講晒成件事比我细妹聽。佢話:

'你教心心,下次再聽到把聲嗌佢個名,唔使擰轉頭㗎,大聲喝佢,

走開啦仆街!

~咁就得。'


`吓,咁惡死鬧佢得唔得㗎!'

`得㗎嘞,果啲野最怕人惡過佢。'

`吓,咁都得!'

`你屋企有供奉緊黄大仙㗎嘛,不如你去同心心搞埋上契啦,等佢認咗黄大仙做契爺,咪有神明庇佑咯,响屋企装香拜拜又咁方便。'

雖然我心中未係咁肯定呢兩招真係得,但我都照做咗。

第一招,教阿女再遇同樣情況要即時回應大聲鬧仆街,第二招,認黄大仙做契爺並在家中拜拜。


做晒以上兩件事之後,阿女果然平平安安渡過咗六年,讀到升上中學。



回覆 引用 TOP

點知就係升中先至大檸樂


回覆 引用 TOP

呢度要交代番下背景先。

阿女七歲果年,我同佢爸離婚带住佢搬返阿媽度住,阿媽屋企一直供奉住黄大仙爺爺,阿媽每日早晚焚香禱告。

我有工作在身,所以阿女起居飲食都少有沾手。阿女後來冇再提有人嗌佢名,我自然樂得清淨,亦冇再特登装香或去廟裡拜拜。

我唔會記住每年邊日係黄大仙誕,咁啱阿媽提我就去廟裡拜一拜,佢唔提就唔使拜。我每次拜拜都唔專心,一邊拜一邊諗東諗西。

我阿妹自細就好有主見,好識照顧人,比我呢個大家姐仲大家姐。
我離婚果年,佢已經嫁咗人,搬咗去屯門住。

佢成日話佢七八歲時,某日偶然抬頭望天,見到成個天啲雲都係古代既亭台樓閣,有啲菩薩仙女樣子既古裝人响亭台樓閣之間探出頭來,望住佢笑。

我聽佢講好多次,次次都當佢發嗡風,心諗佢幻想力豐富啫,再唔係就係眼花咯。

除咗呢件事有啲神奇,就冇乜聽佢講自己有咩靈異經歷,直到佢長大成人,結埋婚之後既某一日,佢忽然話我知,原來佢自小學時期就開始見到鬼物。

佢話,其實地球上周圍都有好多鬼,啲鬼好中意縮埋啲牆邊暗角,成日都好肚餓又冇野食,有啲鬼餓到要食隨街黏在地上既口水痰。

[ 本帖最後由 咕哩頭 於 2020-1-18 04:4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我女自少就係人見人愛車見車載既可人兒,又靚又乖,有時會鬼鬼馬馬,個個長輩老師都超冧佢。

但佢缺乏小聰明,腦筋唔夠靈活,(即係老實得滯啦),讀書成績好只係靠勤力,一味死記硬背,好彩升中試都算成功,派咗第一志願 band 1 女子英文中學 ~ 亦係我既母校。

果間學校後山係一大片墳場,冬天北風呼呼吹,整個校舍操場,留下我年少時期無數足跡,係我人生中大部份最難忘回憶既地方。

[ 本帖最後由 咕哩頭 於 2020-1-15 01:13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在阿女升中之前一年,我自己買咗一個隔阿媽屋企兩條街既舊樓單位,同阿女搬咗去住。

果時佢都十二歲,算係識得自己照顧自己,再唔使佢婆婆操心衣食住行,亦唔使菲傭接送返學。

我一向係懶鬼,從此每日放工要買餸返自己屋企煮飯,假日仲要打掃衛生,梗係有啲嫌辛苦,但係有得同阿女兩個人搬開住,唔使被阿媽管頭管腳,唔使早晚聽佢教訓 ~ 最感恩係唔使阿女睇住我早晚比佢教訓吖嘛 !! 真係爽死 !!

(但係每個星期日我哋都要返阿媽度食晚飯,偶然都會比佢噴到一面屁。)

我同阿女相處十分融洽,真係乜都傾得一餐,最重要係我可以避開阿媽既干預,隨自己心意教養佢,周末我哋又可以四圍去,唔使向上大人交待行踪 ~ 咁既生活真係過得我哋兩母女好開心。

[ 本帖最後由 咕哩頭 於 2020-1-18 04:44 PM 編輯 ]



[隱藏]
阿女被派到我心儀既學校,又係我自己既母校,我梗係開心到流晒馬尿啦。

在到校註冊果日,我陪阿女去學校辦手續,當時所有新生家長聚在禮堂聽入學講座,學生本人就被編排上課室見老師順便做 briefing。

當我同阿女各自聽完自己要聽既野,落番操場再會合既時候,阿女凑近我細細聲話:

`媽咪,我頭先响課室入面聽到有人嗌我個名呀,但又唔係個老師嗌喎,就响我耳仔邊,係男人聲。'

吓,又嚟過 !?

唔係下話?

[ 本帖最後由 咕哩頭 於 2020-1-18 04:46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當下我真係個心離一離。

但係對住個女,我又唔可以太表現出我既不安,因為佢其實一啲都唔驚,佢只係奇怪點解會又聽到有人嗌佢個名,講白啲,係佢笨蛋到唔識去聯想下呢個現象背後果種恐怖,所以佢當時係迷惘多過驚咯。

如果我比佢見到我太失惜,就會將佢既迷惘轉化為恐懼,而恐懼一旦植根於 (任何人) 心中,就很難被清除。於是我扮作毫不在意地顧左右而言他,好快就將佢既注意力引咗去第二度。

若然回到現實,學生到校註冊之後係有好多野要急住做嘅,做校服買書本係基本,因為入讀既係全英語授課既學校,為免追唔上校方要求,全體中一生必須參加學校為新生安排既開學前英語強訓班,每周三次返學校上特別課。

我十分支持母校有呢個安排,記得我十二歲入讀呢間學校時,係冇呢樣野㗎。當時我就係英文唔掂檔,又聽唔慣大量生字生詞,搞到冇晒心機上堂,長期情緒低落,宜家阿女有咁好機會多學習英文,打好根基又唔使我比錢,梗係好啦!



回覆 引用 TOP

之後既日子我就日日掛住返工,阿女就到時到候自己去返英文強訓班,因為未做好校服,啲新生返學都著便服,我想像阿女可以著便服返學一定好 cheerful, 因為可以每次出門都揀衫著,細路女最中意㗎啦。佢亦冇再提起 `聽到有人嗌佢個名' 果件事。佢唔再提,我就當佢註冊果日聽到既野係佢自己幻覺,採取半逃避策略 ~ 乾脆抹走咗佢。

但佢每次去完學校,返到屋企都嬲爆爆,我問佢㸃解黑面,佢話:

'果間學校啲人,個個對我都眼掘掘嘅,老師又眼掘掘,同學又眼掘掘,我好唔中意佢哋!'

[ 本帖最後由 咕哩頭 於 2020-1-18 04:49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之後既日子,阿女成日投訴間學校呢樣唔好,果樣唔好,好唔願意去上堂,幾乎每次出門口都扭晒計,唔肯去。講真果間學校真係唔錯,無論設施資源校譽都係區內數一數二,我畢業果時都不知幾唔捨得,呢趟我仲係特登同阿女報升中第一志願,放榜前都驚佢掹唔到車邊,能夠成功派位係祖先保祐,勢估唔到佢竟然對呢間學校咁反感。

我直覺認為佢係因為剛剛離開果間讀咗六年既小學,與一班好同學分道揚鑣,一時間適應唔到新環境,而我又冇乜時間陪佢,佢至會頻頻鬧情緒,呢啲係屬於少年時期既反叛,係正常嘅,只要我忍耐一下,多啲同佢傾計,我哋一定能夠好快克服呢一切障礙。

於是在正式開學之前,我同佢去咗一次澳門,當係短程旅遊散心,希望佢玩完之後重新出發,開開心心去返學。

[ 本帖最後由 咕哩頭 於 2020-1-15 01:2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謝謝分享
支持,等待更新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一個懵閉閉既黄毛丫頭,腦筋從來唔多識轉彎,讀書全靠死記硬背,掹車邊入咗間 band 1 中學,做佢媽咪果個我真係還得神落啦。

我最安慰係佢唔夠精叻 ~ 就係因為唔夠精叻,佢連學壞既本事都冇。睇住呢個 '豬女' 步入佢人生中最卜卜脆既階段,確實係一件賞心樂事,我有時真係煮煮下飯都會笑出聲。

[ 本帖最後由 咕哩頭 於 2020-1-15 01:3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