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77
  • 回覆: 98
[隱藏]
夏夜裡的 11點4個字, 小穎倚在窗邊看著窗外夜色, 颱風剛過两日, 窗外飄着雨, 她抬頭望著絲絲雨點喺好高嘅地方向下墜落, 在鄰近燈光的照映下閃閃爍著。
    小穎深呼吸一啖, 雨夜的空氣聞起來格外清涼, 房間裏瀰漫着濃厚的新家味, 她和她的媽媽、家姐、小妹搬嚟呢棟小區大樓仲唔親两个月, 她尚未習慣新鄰居和新的交通路線, 所幸而家正值暑假, 佢有充足嘅時間可以好好地熟悉一下周遭環境。
    此時房除咗佢之外, 仲有細佢四歲、開學之後升五年級的妹妹莉莉, 莉莉在一个星期前唔知怎的發起高燒, 睇左兩次醫生, 食左一个星期的藥, 昨日病情好似開始有 D 好轉, 而家昬昬沉沉咁瞓著。
    小穎倒是瞓唔著, 自從搬入新屋之後, 佢成日瞓唔好, 佢覺得間屋雖然又新又大又靚, 但總是少了點什麼--少咗升中七的家姐樂婷咁滯。
    其實樂婷就喺佢哋隔籬房啫, 這時應當都未瞓, 多數一路上網, 一路對住鏡子打扮自己。
    小穎好唔習慣咁樣嘅家姐, 她懷念起喺舊屋企時, 三姐妹竇喺小小嘅房入面迫埋一堆, 一邊睇住電腦屏幕里的鬼片, 一路直打震, 莉莉總會逼喺佢同家姐之間, 懷中抱著隻熊, 那時候媽媽通常會喺夜晚十一點左右監宵夜翻屋企, 睇晒鬼片嘅三姊妹便會心滿意足咁出房食宵夜。
    但搬入新屋之後, 媽咪更加忙碌了, 成日要喺新開張嘅精品分店度忙到凌晨一兩點先返屋企, 小穎梗係唔會因此而埋怨媽媽何芹, 莉莉出生那年, 佢地嘅爸爸被公司調往海外, 三年之後, 佢地嘅爸爸喺度建立咗第二个家庭, 何芹都同佢地嘅爸爸完成離婚手續。

小穎和莉莉只能由家姐樂婷口中大略得知爸爸的模糊印象, 她們是個典型的單親家庭, 所幸媽媽何芹有著連大多數男人都比唔上嘅堅毅, 咬著牙扛起了這個四口之家, 三年前佢地家境開始好轉, 何芹經營的精品服飾店生意蒸蒸日上, 最近仲開咗間分店 , 同時間佢地都由原本的老舊公寓搬到了高貴寧靜嘅小區大廈, 何芹都開始一定要喺原本嘅店面和分店之間往返奔波, 忙碌到極點。
    小穎打開窗, 連紗窗都一併打開, 她伸出手去觸摸那些雨點, 呢個歲嘅佢除咗讀書同耐唔中同同學食個快餐、嗲 D 明星漫畫嘅八卦瑣事以外, 再也沒有特別令佢注意嘅事, 自然都無乜煩惱, 妹妹莉莉更是如此, 家姐樂婷--之前也是如此。

大約喺两周前, 樂婷同一個網友聊得零舍開心, 她從未見過家姐咁開心, 佢同妹見過位網友嘅相, 係個二十来岁嘅大男孩, 高拔型格, 家姐都因此唔再同佢地窩一齊睇鬼片, 而是把更多的時間, 花喺位 "思賢哥" 身上。 他們先是通信, 然後開始 msn。
    小穎並不討厭搶走咗家姐嘅思賢哥, 話晒佢都睇過好多少女漫畫、浪漫日韓劇, 佢能夠理解家姐此時的心情, 就算佢唔理解, 佢都可以試吓想象, 佢只係唔慣少咗家姐嘅新間房啫。
    佢覺得有些無聊, 佢仲是全冇倦意, 佢睡不着, 暑假的大孩子、小孩子都是如此, 前一晚玩瘋了只, 隔天睡到中午過, 晚上當然睡不着, 小穎也是一樣, 佢想去和樂婷說 D 話, 佢得找個好理由--樂婷並不中意在和思賢有傾有講的時間被人阻。
    小穎開了門, 望着廊道牆上盞小壁灯, 心想倘若家姐唔睬佢, 佢都可以去客廳睇電視睇到凌晨兩點, 或許那時媽媽便會翻屋企, 或者唔會。
    然而佢冇去客廳都冇去家姐間, 而是轉頭, 佢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陣稀里咕嚕嘅咀嚼聲響, 她理所當然地望同妹妹莉莉。
    莉莉的眼睛微張, 口緩緩動著, 像是在咀嚼下咁。 小穎來到莉莉床邊, 低頭看了半晌, 推了推莉莉的肩, 問: "喂, 你在做夢吧? "
    莉莉沒有響應, 甚至冇醒, 佢仍然維持住夢遊似的神情, 嘴巴不停咀嚼。 小穎呆了半秒, 嘻嘻一笑, 她找到了阻住家姐好理由, 佢要將莉莉做咗個爛食夢嘅嘢話畀家姐。
    佢大步走出房, 來到隔壁姐姐房門外, 胡亂敲了幾下門, 便將門推開。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張陌揀起咗銅燈, 唔通宿命的詛咒已經消失左? 秦小月又回到了銅燈度, 唔通一切都結束了? 不過呢啲佢哋有來不及想, 滿院子的屍體慢慢爬了起來。
    "快走吧... 我地快 D 離開呢度啦... 天馬上就亮了... "嘢睇滿院子的屍體都爬了起來, 背脊度冷汗都下來了。
   



回覆 引用 TOP

  "我靠! 唔係你講嘅冇用咩? 點算呀? 番去揀返? "芊芊返轉頭睇杆槍有被湧上嚟嘅密密麻麻的屍體淹沒, 尖叫一聲:" 啊... 快跑啊... 佢地就快追上嚟啦... 仲揀你個頭咩... "拉親嘢狂奔而去。
  



回覆 引用 TOP

"安妙你腳做咩呀? "張陌蹲落嚟睇, 安妙隻腳脖子都腫的通紅, 安妙一定係怕連累大家所以冇講。
    "安妙你都傷成咁你點解唔話畀我呢?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安妙如果冇咗你, 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 只要有我在, 我就唔會等你有啲嘢嘅..." 張陌孭住安妙向前跑去, 佢而家先知道安妙同自己有幾重要, 佢真系唔知失去安妙嘅生活會係咩樣的, 他甚至不敢往下想。
  



回覆 引用 TOP

  嘢抱住寶兒, 拉着芊芊跟了上來, 三個方向的屍體湧過來了, 包圍圈越嚟越小, 隔幾人得十幾米遠了, 圈子都在縮小, 只有幾米遠了。
    幾人只能拼命的往前衝, 一個屍體的手突然拽住了芊芊嘅衫, 嚇的芊芊亡魂皆冒, 尖叫了一聲。
  



回覆 引用 TOP

"我靠! 你行! "野面當時就綠了, 他飛快的脫下了自己的恤衫飛畀咗芊芊, 自己光着艕子。
    



回覆 引用 TOP

"野快上石橋..." 張陌當先衝了上去, 嘢扯住未着恤衫嘅芊芊都沖了上去。
    但剛衝上石橋張陌就後悔的腸子都快悔青了, 只見橋那只都都涌上來無數屍體, 張陌將安妙放了下來, 遮在身後, 退到橋中央, 野將芊芊拉到了身後, 和張陌站在了一起, 現時是進退都被堵死了, 只能堅持一刻是一刻了, 張陌將那把槍豎在身前 , 眼看著越來越多的屍體挾上橋, 幾個人只得往橋邊的桥栏上靠, 嘢兩手抖的厲害。



回覆 引用 TOP

 "啊..." 芊芊... 一聲尖叫: "你這混蛋唔駛睇..."
    一路狂跑那裡有時間着衫, 芊芊臉紅的都快滴出血了, 趕緊飛快着咗嘢嘅嗰件恤衫, 心突突狂跳, 張嘴就喺嘢肩膀上咬了一口
    , 痛嘅嘢都抽冷風。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橋隔船並不算高... 張陌睇橋下, 都唔理得咁多了大喊一聲: "嘢你先跳... 接佢地... "野當先跳咗落去, 穩穩的跌在了船上, 放下了懷裏的寶兒。 "芊芊... 快跳... "芊芊本來害怕, 可是眼看來不及了, 硬著頭皮瞌眼, 跳咗落去, 並無撻進水裏, 畀嘢接在了懷裏。


回覆 引用 TOP

   "不! 唔好呀! "安妙痛呼了一聲, 人有漏在嘢懷裏。 張陌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被無數的屍體撕撦親, 胸膛上熱嘅炸開咁滯, 佢聽到安妙撕心裂肺的痛呼, 芊芊同嘢嘅大喊聲, 都已經離自己越來越遠, 張陌感覺自己掉進了無間地獄裡。


回覆 引用 TOP

"我哋有畀佢用最好的藥, 最好嘅醫生, 按理來說, 他都應該醒啦..."
    "佢點解到而家都未醒? 你地醫院係唔係最好咩? "芊芊係把聲。 "我們醫院係最權威嘅, 如果我如果係我地醫院係咁講緊, 係屋企都係咁講..."
   



回覆 引用 TOP

 "小陌你醒咗就好喇, 我都要回家處理一大堆野, 遲 D 我再來看你..." 嘢見張陌醒咗都就放心了。
    "張陌, 安妙姐姐日日陪住你, 一步都不願離開, 你可不能辜負佢, 唔係錢咩可唔答應... 哼... "芊芊話完仲同張陌做了一個威脅嘅動作。
  



回覆 引用 TOP

"滾蛋! 本咩好忙嘅... 我都要去返工嘅... "
    "你破工仲上咩上咩... 不如炒咗嚟做我嘅貼身秘書啦... 點樣? 薪資待遇優厚啦... "嘢講嘅一臉曖昧。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去死咩..." 芊芊想起那天晚上, 就忍不住想抓狂。
    雖然咁嘈, 嘢都係送了芊芊去醫院上班, 然後回家做野啦。
    嘢話寶兒等救佢哋嗰個老人帶走了, 老人話寶兒需要休息一段時間。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