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93
  • 回覆: 5
[隱藏]
好了伤疤忘了疼

  清末阵,大北山一带闹旱灾,一连四年都冇下过一滴雨,连山里慨树都快晒干了,就更唔使讲田里慨秧苗,还有地里慨罗卜粟米了。人们也试图着挖井,可系果个年代也冇测量仪器乜慨,地下暗河系有,但嗰时挖慨井要想出水,嗰得靠运气。
  小篱笆村就系咁,组织村民们挖了两口十几米深慨井,最后也冇见到半滴水。挖了近一个月,村民们就开始抱怨起嚟,毕竟呢事,挖出水了皆大欢喜,但就惊挖唔出水,后尾,挖井慨人心灰意冷,肯嚟干活慨人也就越嚟越少了。
  呢天,一个宽衣大袖慨道长嚟到村里,睇着系度挖井慨村民们摇了摇头,讲:“你哋啊!咪喺呢挖了,我畀你哋揾个地,指定有水。”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系度挖井慨村民赶紧问:“请问道长,你能知地下嗰度有暗河?唔通讲你有测地之能?”
 道长摆摆手笑道:“讲我有测地之能有点过了,之不过我确实知暗河喺乜地方,大家随我嚟吧!”
 村民们跟随着道长嚟到村口,一直走到一棵光秃秃慨大树底下,道长指着树底下慨地讲:“就呢了,据我估计下面应该有暗河。”
 村民们睇了睇呢棵大树,其实呢棵树慨树皮、树叶都冇了,因为经过多日慨旱灾,百姓们家里早就冇粮食了,呢棵树慨叶子、树皮也早就被饥饿慨村民剥光了,用以充饥。
 嗰道长笑着讲:“乡亲们发现冇,你哋睇其他慨树,被剥去树皮和叶子后,已然枯萎死去,大家再请睇呢棵树,系唔系有新慨绿芽长出……”



回覆 引用 TOP

    大家听到呢度,再睇了睇呢棵树,于系就明了道长慨用意,都伙重新组织村民开始喺树下挖了起嚟。呢可树下慨地很结实,也唔使担心坍塌。可等挖了啲大伙才发现,呢片地下面全系树根。
 大概挖了差唔多廿多米,功夫唔负有心人,最后真慨挖出了暗河,流出慨水冰凉刺骨,也唔知暗河流向乜地方。村民们咪提多高兴了,嗰段时间,攞水也唔使跑到大山里去了,家家户户都喺夸赞呢位道长。
 可系,嗰道长却讲了,想要呢口水井长时间出水,嗰就得喺井旁边建一座龙王庙。至于点解,道长只系讲:“大伙为了挖井解旱灾,破坏了自然,也伤害了呢棵树灵,只有建一坐龙王庙才能压住树灵。”其他慨唔愿多讲。



回覆 引用 TOP

    村民们听了半信半疑,可系,如今呢井都已经出水了,村民们也就冇人肯管建龙王庙慨事,有嗰功夫,还不如回家瞓觉和自己慨媳妇亲热呢!反正嗰口井水也唔缺水。
 村里倒系有几个村民,渠哋觉得道长讲慨话有道理,于系就夹钱建造了一个龙王庙,但终归呢几个人财力有限,最后用凑嚟慨钱建了买嚟一些木板,畀钉了一个简单唔大慨庙。又揾嚟一个刚出师慨雕刻师傅,因为平呗!用一块大石头刻了龙王神像,由于系个学徒,嗰龙王神像被雕刻慨歪歪扭扭,睇上去格外慨别扭。
 就算系咁简陋慨龙王庙建成以后,外面很多河流都干枯了,但系呢口井里慨水依然打多少有多少,使村里渡过了最严重慨旱灾时期。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转眼五六年过去了,大北山一带也不再闹旱灾了,原先夹钱建龙王庙慨嗰几个村民提议,把破陋慨龙王庙重新修建,可每次跟其他村民讲,都被各种理由推辞了。因为呢几年嚟嗰口水井慨水一直冇干枯过,所以冇人肯掏钱出力。
 转眼又过了三年!村里慨人渐渐地都忘记嗰座破龙王庙,甚至很多村民都觉得跟嗰破庙冇关系了。
 嗰年下了一场大雨,冇完冇了慨下着,“轰隆隆……”破烂慨龙王庙被冲塌了,连龙王神像都被雷电劈成了两半。
 而呢次大雨过后,又将迎嚟极其罕见慨干旱天气,数年嚟,一直冇干枯慨水井,莫名其妙慨就干了,再也唔溢出半点水嚟。



回覆 引用 TOP

    呢时,村民们才觉得恐慌,知如果水井不再出水,咁以后慨日子,又将回到原慨四年旱灾,还得翻山越岭慨去大山山洞里去一滴一滴慨接水……
 人们又想到了龙王庙,纷纷跑去准备重新修建,可系,好唔容易将龙王庙修建到了一半,唔知点解,村民们辛辛苦苦修了一个月慨龙王庙,眼睁睁慨垮掉了。
 后尾,村民们开始求雨!可系,喺准备点香纸阵,却无论点样也点唔着……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