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99
  • 回覆: 1
[隱藏]

暴亂的殺傷力,比致命的病毒更可怕!三名在暴亂現場執行任務的便衣警王Sir、何Sir及Madam Shum接受《大公報》專訪,親述親人、同學、老師突然「中邪」般敵對仇視,親情、友情、師生情突然被「黑暴病毒」侵蝕殆盡。身為警員,他們站在暴亂前線面對此等變化,內心倍感痛苦和無力。三名便衣警眼見一個個稚嫩的學生,因參與暴亂隨時要負上刑責斷送一生時,更感可惜和悲哀:「我哋唔想無咗班後生!」\大公報記者 李雅雯(文) 攝影組(圖)

「呢本畫冊有血有淚!」

三名便衣警捧着《哭泣的城市》畫冊,翻開一頁頁的史實紀錄,腦海中一幕幕黑暴場景再度被勾起,「呢本畫冊有血有淚!」王Sir憶述,當時他身處暴亂前線,親歷漫天的汽油彈,飛擲落地,爆起的火舌就在身旁,當時的情景令他感到「震撼」,震撼在於他守護多年的香港,竟由全球安全指數第一的國際大都會,變成危險戰場;震撼在於一班年輕黑衣人,竟不理會法治精神,拚命與警察違法抗命。

震撼人心的無力感更讓在前線執法的防暴警難過。何Sir說大部分警員都有子女,不忍看到一批又一批的大學生、中學生,甚至滿臉稚氣的小學生因暴亂而要負刑責,斷送一生,「每次舉旗警告前,我哋都勸班黑衣人快啲走,你唔走,我哋就拉到你,唔走就會放催淚彈,但係佢哋都堅持唔走,嗰種無力感好重,勸又勸咗,教又教咗,係咪教育出咗問題?」

黑暴病毒滲透教育,昔日身邊的良師益友驟變陌路人,甚至仇人,令一眾警員痛心。

何Sir透露,曾多次在暴亂現場看到身穿黑衣的外甥與警抗爭,大學的同學、中學的「死黨」,甚至令你肅然起敬的老師,突然「喪屍」上身,目露兇光,站在暴亂戰線的敵對陣營,準備向你施暴,或走向違法歪途的痛心,比他們血肉身軀承受汽油彈火舌燒灼、硬磚撼頭、利刀尖箭插身等皮肉之痛,更痛入肺腑。

昔日良師益友仇目相對

「真係好感慨,見到個學長同你對立,用語言侮辱你嘅職業;由細玩到大嘅同學,因一場黑暴,斷絕往來,學校的周年晚會要同你割席,有你無我!」而血脈相連的外甥,在家庭聚會上以仇視眼神怒望,令何Sir及家人最為難堪。

何Sir說,曾在暴亂現場見到昔日中學教科學的老師,他要隱藏警員身份沒有相認,事後何sir曾相約老師聚餐,惟師生情義仍難化解暴亂分歧。

Madam Shum表示,他們的職責要隱身在暴亂現場,看到尊敬的老師、以為友誼長存的朋友、共度童年的同學,一個個走向違法暴途,但又不能上前勸阻及拉走他們,以免身份被識穿,那股內心煎熬,難以形容!



引用:
原帖由 bary124 於 2020-3-25 11:02 AM 發表
http://img.takungpao.com/2020/0325/20200325042331187.jpg
暴亂的殺傷力,比致命的病毒更可怕!三名在暴亂現場執行任務的便衣警王Sir、何Sir及Madam Shum接受《大公報》專訪,親述親人、同學、老師突然「中邪」般敵對仇視,親情、友情、師生情突然被「黑暴病毒」侵蝕殆盡。身為警員,他們站在暴亂前線面對此等變化,內心倍感痛苦和無力。三名便衣警 ...
年青人他們巳被洗腦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