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17
  • 回覆: 17
[隱藏]
喺傍晚嘅余晖下几个细路仔孭住书包拖着拉嘅长长嘅影子嬉笑打闹住行返屋企行,黄羽远远嘅就见到自己屋企嘅天井度有一团红色嘅雾飘飘荡荡,黄羽心中贪得意孭住小小嘅书包赶去返屋企行,走进门就见到晾衣上者一件石榴红色嘅连衣纱裙,正随风飘荡。


回覆 引用 TOP

“阿妈,阿妈,我哋屋企边个嚟?”都冇进屋就向著间屋嗌。


回覆 引用 TOP

“丫,你二叔今日返嚟,出便晾住嘅系畀你买嘅裙。”个老母喺厨房度忙唔死,抽空答。


回覆 引用 TOP

“新买嘅咩?”黄羽放低书包问。






“系呀,你二叔几时畀过你陈皮嘢?边返唔系畀你买新嘅。”厨房裏面嘅老母怨住。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嘻嘻,我唔系因为你畀洗咗先咁问架嘛,新衫,点解要洗啊?”黄羽抱住门框问。


回覆 引用 TOP

「你二婶讲件衫太红,染料味重洗一洗去一去味,惊你着过敏。”老母讲话手里嘅活计都冇停低。


回覆 引用 TOP

“新买啲衫,唔洗会过敏啊?”黄羽撇喵有啲唔信。






「你理咁多做咩?都无用你洗,畀你买新衫,你仲事多,点解咁折堕呀你?”老母拧转头数落黄羽。



回覆 引用 TOP

“阿妈我二叔佢哋翻去呀?”黄羽问。






「唔知啊!你去你奶屋企睇下唔就知架喇。你做咩呀?」老母放低手里嘅番转头问。



回覆 引用 TOP

“我去多谢二叔二婶罗”!黄羽用一样嘅语调讲。






“算你有良心,早啲返嚟食饭,天黑之前自己啲衫,攞入嚟。”老母睇咗佢一眼。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你唔使等我,我二叔如果冇行嘅话,我波家嘅伙食一定过屋企好。”黄羽讲话已经去出面走咗。






厨房裏面嘅老母唯有摇头叹息。



回覆 引用 TOP

晚繁星一天,黄羽摸着食嘅仔碌碌肚返嚟,进屋见到阿妈仲系度忙个唔停。


回覆 引用 TOP

“阿妈,你点解仲未做完饭呀?我走嘅时候,就睇你快啲做埋左啊!”黄羽见到阿妈忙唔停速度都比之前要快好多,两脚擸嘅飞快,好似脚不沾地一样。


回覆 引用 TOP

「晒啲嘢,你阿爸未返嚟,我先将其他事做咗。”老母嘅手唔停嘅喺桶度搅拌住。






“哎呀!唔得就唔好养猪咗呗,我哋屋企而家都唔缺水,成日成日嘅嘢你唔攰啊!”黄羽望住老母唔停忙活嘅手讲。



回覆 引用 TOP

“唔系书到用时方恨少,钱都系,边唔驶钱?你返学唔使钱定系食饭唔使钱?唔好总谂住人哋,做乜都!要自己,人哋唔帮你一世,边个都唔争你架。知唔?」老母直起条腰用手捻住腰部。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哦,我知喇。”黄鱼闷闷嘅应承。






「你衫,攞入冇?」老母转头又问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