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30
[隱藏]
聖示:吾今夜降著:「生靈的悲悽」。
第五章 靈靈相感,冤冤相仇聖示:世上之高靈均有其覺性,且覺性只在於表達及形式上之差異不同而已,但是彼此之間都是相感應的,有時只因無法細微的去察覺,難以洞悉異靈之感耳。絕不可因此而抹殺了除人靈以外之感也,希世人能明知此理,否則只一味的只顧高靈之靈應,不去理會他靈之觸應,到時則惟有痛恨而已。
昔江蘇省、江縣地區有一潘姓者,自小就喜歡吃鱉肉,到了年紀近五十,不知殺了多少隻鱉。
有一晚,夫妻同夢一穿黑衣之老者,在其夫妻床前跪求,希望能救其一命。翌日,夫妻談起,說也奇怪,怎會有相同之夢?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一漁夫帶來一隻甚大之黑鱉到潘家叫賣,潘姓者見之甚喜,但其妻言明昨日之夢:「穿黑衣者,是否就是這隻黑鱉,不如買來放生,也是功德一件。」但潘姓者不顧一切,就買下大快朵頤。
待中午食後,潘姓者欲往沐浴,但久久未見其出浴室,其妻見狀有異,即刻敲門入內,不見其人,只見一團血水,及其夫之頭髮一撮於澡盆上,可見其夫因而化成血水而斃命矣,由此可知靈之冤報也。
又在廣東近海,有一黃姓者,亦甚喜食鱔魚,其年紀近六十餘,亦殺無數之鱔魚。
一日閒來無事,到菜市場欲購鱔魚,老闆因沒空,讓他自己抓挑,待其手入缸內挑選時,所有在內之鱔魚擁擠而上,咬住黃姓之手臂不放,再怎麼大力甩之亦無濟於事,雖用刀將鱔魚割斷,鱔魚頭還是不放,些許時間,整條手臂因而脫落,也因失血過多而斃命,真是骸人聽聞,這也是靈冤相仇之例,盼由二則實例,可藉以提醒世人,多發慈悲之心,多憐憫物命,可得福報也。


南海觀世音菩薩 降


聖示:吾今夜降著:「生靈的悲悽」。
第六章 救命生靈,仁慈致福聖示:人有一念之仁慈,可造就無限之後福。此理如非己身經歷者,難以體會其中之真義。一個人如常存仁慈之心念,其心地就漸趨向光明,其己身之靈性也會因而昇華,這些都是修靈最根本之基礎,也就是積存福祿之所在,世人因無法見悟,不但忽略,而且背道而馳,故而無功,反造罪業,其因在此也,希世人能悟明此理,心念常存於仁慈之中,就可因而致福矣。
昔江蘇省河口有一范姓人家,其妻因犯肺癆,可說病入危急之境,延醫就診,醫生說:「得需百隻麻雀之腦和藥,始有痊癒之希望,且百隻之麻雀腦得在二十一天內吃完,否則難以救治。」范姓者亦因而託人購買百隻麻雀,關於鳥籠內備用,以救妻之疾也。
其妻張氏聽聞之後,甚為生氣,怒斥曰:「為我一命,而傷百命生靈,就是我死,也不願如此。」故將鳥籠內百隻麻雀放生,任其飛去。說也奇怪!不久,張氏肺癆不藥而癒,而且又懷身孕,生得一子,其子兩臂均長滿黑斑,有如麻雀也。
由此可知張氏為救百鳥,而疾癒得子,可說是雙喜臨門也,亦即是仁慈致福之因緣也。
再者十二年前,豐原南陽地區有一李姓人家,其子頭上長一爛瘡,且經常流膿,甚多藥物無法治療,某日其阿姨見狀,認為小孩身上有毒之關所引起的,故上菜市場買來三隻不小之青蛙,要煮湯以清臟毒,李姓者見在水槽上三隻活蹦亂跳之青蛙,是何因由?知後認為並非此因,故將三隻青蛙攜往附近之土地公廟放生,三隻青蛙甚為欣喜,一躍而入水田之中。
是晚,李姓者無緣無故夢見三位身穿黑衣者在其床下,似有感恩之意。翌日,見其小孩之頭瘡已漸乾合,不久時日,脫皮而癒矣。
此則事例千真萬確,乃仁慈心念所祐之也,盼世人能知其實而心念仁慈,必有後福也。


南海觀世音菩薩 降


聖示:吾今夜降著:「生靈的悲悽」。
第七章 忍心殘殺,惡疾加身聖示:所謂「我肉眾生肉,名異體亦異,同於一靈性,只是差形軀。」意說明人之肉有同眾生之肉,而靈性亦相同也,只不過名與身軀有所差異耳,何苦相互殘害而傷身敗德呢?靈靈相殘,何時能了?水火刀兵之劫都是由此而來,故當明而悔悟之,同時亦會因而受果報之感應,而報在己身也。
例一:清、雍正年間,江蘇省有一縣令,平時喜食鵝掌及羊肉,而鵝必將之囚於鐵籠內,籠內擺一鐵塊,烈火炙熱,使鵝在烈火之鐵皮上跳躍,待鵝掌因受熱而腫脹時,方將之剁下烹煮。而羊必令廚夫將羊之胸肋剖開,以手取羊之心,趁熱烹煮。為了飽己之口腹,忍心殘害鵝與羊不盡其數。有日,該知縣身染惡瘡,藥石罔效,延醫診治,總難痊癒,後來在床上痛苦呻吟,拖有數月之久,方始死亡,真所謂之現世報也。
例二:在浙江省吳興縣,亦屬雍正年間之事,有一魏姓者,平日以耕農為生,閒時更以捕捉青蛙、鱔魚、打鳥等,殺害不少之生靈,雖鄰里或朋友喻比其能知而改之,但總屢勸不聽,我行我素。某日亦染惡瘡在身,每瘡均起沸泡,每泡內似有一鐵珠,焦黑潰爛,痛苦哀豪不已,臥於床上,痛苦不堪!突然間,見甚多之鳥、鱔魚、青蛙等來啃食其肉。魏姓妻女見狀,知其平日殺生無數所致,不予理會,後來見骨而氣斷死亡。由此可見知不是不報,而報在己之殺業也。盼世人能多生慈悲之心,惜靈為要,不忘慈悲者總有後福的。


南海觀世音菩薩 降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