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00
[隱藏]
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讓現屆立法會延任不少於一年,反對派心裏喜出望外, 卻不能喜形於色,怕遭到「攬炒派」的指責和攻擊。「攬炒派」本來通過「初選」議席在望,現在選舉押後至少一年,議員夢碎,自然展開「逼宮」行動,要求反對派議員集體辭職,不能留任做「花瓶」云云。
「攬炒派」的說法十分可笑,如果反對派做立法會議員是做「花瓶」,那他們搶的區議會議席又是做什麼?做「花癡」嗎?與立法會相比,區議會權力更細,在「攬炒派」不斷搗亂之下,政府部門更加不用理會這些「攬炒區會」,這些「攬炒區會」已經沒有任何作用和意義,按「攬炒派」邏輯,既然是做「花瓶」為什麼他們不先在區會「總辭」?幾百個議席一起辭職不是震撼力更大嗎?「攬炒派」所謂「總辭」,不過是一種「酸葡萄」心理,自己吃不到,也不想其他人吃,哪管他是「同路人」。
其實,朱凱迪的搶先表態,完全是為了政治抽水,搶道德高地,他多次強調所謂「齊上齊落」,而他也知道大多數反對派議員都傾向留任,這樣他一方面可以通過支持「總辭」,向「攬炒派」顯示自身的抗爭意志,另一方面他最後又可以「齊上齊落」,以大局為重為由,含淚與其他反對派共同進退,留在立法會,這樣就可以一石二鳥,既可以在「攬炒派」上得分,又可以保住議席薪津,完全切合朱凱迪的政治投機性格。
朱凱迪是什麼人?是一個可以為了政治利益、為了議席利益不擇手段的人。上屆立法會選舉,是誰為了保住自己議席,一味製造所謂「被迫害」的新聞,對「同路人」瘋狂吸票,最終自己做了「票王」,卻犧牲了「同路人」?如果朱凱迪視議席如浮雲,為什麼他什麼議席都去選,立法會要選,區議會要選,甚至連鄉郊代表選舉都要選。他這些年來搞了個「土地正義」聯盟,有這麼多「社運精英」,為什麼不讓位予新人?相反卻什麼議席都搶,什麼曝光都爭,之前他曾說過立法會考慮讓位予新人,現在卻繼續霸頭位,搶曝光。這樣一個多年來以保育為名,撈取政治利益為實的「投機政客」,竟然說自己要辭職,要抗爭,不是很可笑嗎?他為所謂「抗爭路線」,又付出過什麼?
在立法會延任一事上,反對派醜態畢露,現任議員如鄺俊宇、林卓廷、許智峯、楊岳橋之流,明明一萬個支持留任,但卻不敢表態,怕被人指責,許智峯更要繼續「暴走」,以討好「攬炒派」。一些如朱凱迪之流,既對議席戀棧不捨,又扮抗爭呼籲「總辭」,實際是在利用「同路人」,讓他們做醜人,自己摘取光環,這是什麼「齊上齊落」?朱凱迪要辭職其實不必做什麼「公投」、民調,議席是他的,他想辭就辭,既然他自己指出留任有這麼多陰謀和害處,這樣請朱凱迪第一個辭職,不要講就無敵,做就無力。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