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35
  • 回覆: 1
[隱藏]
反對派本來在「總辭」問題上一直不置可否,一邊說不必急著表態,一邊又說要先做民調再研去留,總之一味「拖字訣」。但周一反對派在召開閉門會議後,突然發表聲明,表示「大多數議員傾向留守議會戰線」。反對派會議召集人陳淑莊強調,反對派議員會繼續商討,盡量求同存異、尋求共識雲雲。現在反對派突然叫停「總辭」,並表明會留守議會,當中除了錢作怪之外,究竟反映了什麼?
反對派在「總辭」立場由模稜兩可變為堅決反對,當中不單是反映他們對議席的戀棧,更反映了外國勢力對港策略的調整。前一段時間,美國等西方國家借香港國安法發難,大力幹預香港事務,更對中央及香港官員實施所謂的制裁。反對派隨即全面配合,擺出了開戰姿態,當時全國人大常委會並未就立法會「真空期」安排作出決定,反對派已揚言如果人大常委會堅持DQ議員,將會「總辭」雲雲。反對派的對抗路線,顯然是配合外國主子的策略,企圖通過這一輪「極限施壓」,迫使中央及特區政府退讓,從而畢其功於一役。
但出乎外國勢力及反對派意料,這一輪施壓完全沒有效果,針對美國的制裁,中國有理有節作出反擊;針對反對派的施壓,中央毫不動搖,要拘捕的照樣拘捕,要DQ的照樣DQ,至於人大常委會決定讓現屆議員留任,更多的是顯示中央的善意,希望立法會能夠重回正軌,而非對反對派讓步。
這些都向外國勢力及反對派傳達了明確信息:不要試圖挑戰中央底線,如果反對派繼續挑釁,必將遭到重錘還擊,黎智英以及一眾「港獨」分子是前車之鑒。中央及特區政府的堅定,出乎外國勢力預期,林鄭特首更多次表明不怕所謂制裁,顯示特區政府上下底氣十足。
中央不動搖令外國勢力虛怯
在香港國安法出臺後,中央及特區政府更加不會畏懼外國勢力的恐嚇和制裁。面對這樣的情況,外國勢力及反對派開始著急了,所謂「總辭」不過是一種政治Show Hand,黎智英以及反對派以為拋出「總辭」就可以逼使政府屈服,結果根本沒有人理會,黎智英被高調拘捕已是證明。這樣,如果外國勢力繼續以前的一套「極限施壓」操作,指令反對派不斷將行動升級至「總辭」,結果正如一些學者所指,除了可以霸佔一兩日報紙頭版之外,什麼也爭取不了,更令外國勢力部署了這麼多年的議會鬥爭路線被「一鋪清袋」。
沒有了議會路線,難道反對派要全部改走「黑暴」路線、街頭路線?去年花了龐大資源策動的連場「黑暴」,成功爭取了什麼?「黑暴」路線已證明此路不通、死路一條,再走下去只會令反對派更加邊緣化。所以,外國勢力更加不能放棄議會路線,不能放棄立法會那二十多個議席,不能放棄豢養多年的反對派政黨。而「總辭」恰恰就是葬送傳統反對派的「自殘」手段,是攬炒派借刀殺人之計。
所以,在最後時刻外國勢力終於調整了對港策略,不再妄想所謂「速勝論」、「極限施壓論」,而改為重新整合反對派力量,保住立法會陣地,積累實力,徐圖後計。於是指令反對派要留守議會,而《蘋果日報》隨即擔當「傳聲筒」角色,在社論及報道上一反黎智英此前立場,改為呼籲反對派留守議會,保留有用之身雲雲,直斥攬炒派敗事有餘,這正反映外國勢力正在調整策略,要反對派不要以硬碰硬,要保留實力,留待下次發難機會。
然而,反對派可以留任議會,不代表他們就萬事大喜,這一年是中央的觀察期,反對派如果真的想繼續議會路線,就要知所進退,要與「攬炒」切割,不要被許智峯之流主導黨的路線。如果反對派仍然不知收斂,仍然放任許智峯這些癲狂分子到處搞事,這一年恐怕就是反對派最後的議會歲月。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成年時間,每人收少百幾個。

總辭,嘥冷氣!之前都話捐議員薪資代減薪啦!

有邊個捐呢?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