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37
  • 回覆: 3
[隱藏]
村口的那座古井聽長輩們說過,那裏曾經有幾個跳進去的女人,不過這村東頭數十戶人家全靠這口井來取水,據說都是壹些曾經含冤而死的婦女,早年前被封建社會所束縛,所以只有壹死才能換來平靜。接下來龍信講的故事就是有關於這口古井的傳說。

“大壯,大壯,妳快來看那,咱家的水缸漏水了”這大呼小叫的則是大壯的媳婦彩雲,三十出頭歲數,長的有點模樣。

“老婆,我當什麼事呢,不就是水缸破了麼,等我明天早上去找個修補匠修壹下子就能用了。”

“大壯,這可不行啊,咱家的水缸是底下漏的,裏面的水都流沒了!”大壯的媳婦指著地上的壹大灘水。

“誒呀!反正都壞了,今天睡完明天早上再收拾它。”

“就知道妳是個懶鬼,好吃懶做,明天早上還要洗米做飯,沒有水我可做不來,妳好歹也給我弄壹桶水,明個給妳做好飯再下田裏幹活才是!”

“呀!老婆啊,妳什麼時候這麼心疼人了,叫妳老頭我還真有點受不了呢,平日子裏都是我早上做飯,今兒個像換了個人似的。”

“妳啊,妳,心疼妳還不知好歹的,去把那兩桶水打了,待會我好給妳洗腳。

大壯摸摸腦袋,感覺今天自己的媳婦有什麼不對啊,平常的媳婦不是對自己抱怨就是數落自己,要說給自己洗腳那根本是門都沒有啊,按說媳婦說的也在理,今天晚上不弄點水來,就會耽擱明天早飯,再說這媳婦洗腳還是主動上門頭壹次。說什麼都要體驗下子。

大壯摸著扁擔,把角落裏的兩只小鐵桶挑起來。出門了,出門時媳婦彩雲還在門口笑呵呵的看著自己。可能是媳婦許久都沒這麼殷勤了,突然這樣子大壯還真有點不習慣。

可是出了門大壯就有點發毛,夜晚的農村可不比城市的彌紅燈,只有零星的幾家亮著那根本照不到路面的光亮,而大壯拿出的手電筒也只能照出十米多遠的距離。

好在平時日子裏總是去打水,道路也熟悉,也就幾百米遠。大壯其實膽子並不小,但是吧今天這心突然揪起來,因為他發現自己走走聽聽的時候,能聽見另壹個腳步聲在不遠的地方,而自己停下來,那聲音也停下來。

大壯途中自我感覺了壹下,發現那似乎並不是自己的腳步聲。

大壯就這樣走走停停的,犯嘀咕。可是這如果半路回去又會被那婆娘罵的狗血淋頭。

就這樣大壯壹鼓作氣的走向村東的那口古井,大壯比對著四周,發現已經快到了。

但是離得那口井越近,大壯突然聽到另壹個聲音,是的另壹個人的呼吸聲,那人的呼吸聲分明是十分困難的,好像是那種哮喘發作壹樣的感覺。

大壯狀著膽子拿起手電照向那口井的位置,只見大石的古井之上正有壹個人俯下身子向井口裏張望。

大壯倒吸了壹口冷氣,我滴媽呀!那個人的衣服好生怪異,似乎是壹個白袍子赤著腳。

當那人費力的把那顆頭回轉而來的時候,大壯嚇得直接把手電掉在地上。因為他看見了壹張臉,壹張女人的臉,那個根本看不出來人樣的臉,就是被水長期浸泡過後浮腫發白的臉。那種皮膚能滲漏出水的臉。

手電滾落出去幾米遠,在那光線旋轉的情況下,大壯只感覺那個人壹躍而下的跳入井裏。

大壯剛才被嚇得差點尿了褲子,可是急促的呼吸聲中他聽到了“噗通”壹聲,是那個人掉入水中的聲音,大壯定了定神,確實是有水花的聲響。

半晌大壯趴在地上才明白過來,胡亂思考,如果真的是見鬼了,那自己卻是好好的沒什麼事,但是如果是黑天看錯了有人投井那還是趕緊去救人要緊。

大壯狀起膽子,拿起手電直沖到那個井邊上,這座古井早在百年以前就有了,設施很完善有遮雨的棚子,還有木製旋轉手搖式的井繩。井口是被大石所堆砌起來的,大概壹米見方。

大壯壹手抄著扁擔,壹手拿著手電做防禦姿勢,來窺看井下的動靜。

大壯壹看,此時的境地卻是靜的出奇,幽暗的四壁,還有那井水根本幽深的反射不出壹絲光亮。

大光拿著手電沖裏面到處的照,終於,是的,終於,水面出來了壹個景象,那就是剛才所見的那個女人在向大壯招手,招手。

大壯深吸壹口氣,可就在這氣還沒吐出來的時候,後面壹雙手緊緊的按住了大壯的下身。

“啊,不好!”大壯大聲叫了出來。

可是還沒等大壯知道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大壯整個身體就被這突如其來的雙手送進了井裏。

還沒等大壯在井裏開始撲騰,幾塊大石就從上面砸下來。

大壯被淹死在了井裏,大壯不會水這點他是自己知道的,而他的老婆彩雲也是知道的。

大壯的扁擔和水桶被壹個人在夜色中拾回。

大壯的家中,木門“吱呀”壹聲被推開了,壹個高大的男子將水桶放入角落。挑起門簾來到臥室。

只見彩雲赤身裸體的躺在當中,她在等待,等待壹個人的回歸,不過那個人並不是她的老公大壯,而是這個體態健碩的男子,黑老五。

黑老五由於長得黑排行第五所以這麼稱呼,在村子裏打了多少年的光棍,大壯在死之前都沒想明是為什麼。

“老五,妳來了!”彩雲站起身來,將自己的身段壹覽無余的展現在他的眼前。

饑渴的黑老五向蠻牛壹樣抱起了彩雲。

“終於,彩雲,我終於可以壹個人擁有妳了,這感覺可真好,大壯那個笨蛋,他怎麼能配得上妳呢?”

二人沒多久便纏綿在壹起。大壯的死是由黑老五和自己的媳婦彩雲合謀的。

早在三年以前彩雲就和黑老五好上了,大壯直到死也不知道這事,只因為二人的關系只保持在地下,根本無法弄到臺面上來,就因為這個平日裏給黑五介紹對象的人都吃了閉門羹,就是因為彩雲在其中。

大壯的失蹤在村子裏面傳開了,各家各戶的人都來安慰彩雲,彩雲也是戲演得好。都沒看出什麼端倪來。

不出壹個月,直到七月十四的那天,黑五給自家的祖宗燒完了紙,在自家裏實在是憋的慌,無聊之際,便又去了彩雲那。

起初彩雲稱自己不舒服,叫黑五回去,可是黑五是個急脾氣,怎能聽得這娘們的勸。

壹把推門而入。二人又開始親親我我,纏綿開來。正當二人都做的起勁,可是出了壹身香汗的彩雲突然手裏捂住小肚子,扶著黑五的身子大叫說“好痛,好痛!”

不多會彩雲的下身開始流出黑血。

黑五哪裏見過這陣仗,只聽得彩雲安排自己說去多打些水來。

可是黑五去外屋壹看,這腦袋瓜子突然就大了,只見上次水缸破的那個洞,又破了,缸裏連壹丁點水都沒有。

怎奈得這十萬火急,黑五不管不顧連扁擔都沒拿,拿起兩只桶就奔向那口井去。

黑五到了井邊上,將桶連同繩子壹丟,丟進了那井裏。

可是他忘了,他忘了這地方是他害死大壯的地方。

當黑五把水提了上來的時候,在那桶水裏,伸出壹只手緊緊的把黑五的身子扣住。慌亂中井中的那根井繩纏住了黑五的脖子。

黑五連同繩子壹起跌入井中。

彩雲在屋子裏焦急的等待不停的用著各種辦法止住這流出的黑血,可是那黑血帶有腥臭味的不斷在流。

彩雲終於聽見有人將外屋的門打開,只聽的“吱呀”壹聲。

“五哥,五哥,妳快點,我有些受不了了,妳快來看看我!”

只聽得外面的人也應了壹聲說“彩雲啊,妳五哥不在了,妳丈夫我倒是可以幫妳壹幫”

兩天之後村東頭的另壹家裏壹個小孩喝著奶奶剛燒好的開水突然把水給倒了“奶奶,奶奶,給我喝的什麼水,裏面有股子臭味,瞧還有這麼多頭發呢!”



回覆 引用 TOP

這短故事的情節,雖然全估到,但寫得恐怖...
仲要天都未光,好似看見個井前的貞子...
路過搭單看了這短故 謝謝分享。

[ 本帖最後由 港女小說 於 2020-11-24 05:54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