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405
  • 回覆: 150
[隱藏]
張潮看着自己手中閃爍着淡藍色光芒的權杖,整個人如墜雲霧:“我這是……穿越了?”
“沒做夢吧?”張潮還有些不敢相信,打量了一下周圍一片恢宏的水晶建築群,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臥槽,好疼!”他頓時蹦起三米多高……額,三米多高?!
他開始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了——一躍三米高,難道……我成了傳說中,穿越小說的大高手了?
武者?修真者?還是法師?
他連忙打量了一下自己,伸手揪了揪自己身上披着的連襟兜帽長袍:“嗯,跟法杖一樣,也是藍色的,花紋也不錯,我這是穿越成了一位法師嗎?”
張潮自言自語,心裡不禁振奮起來。



回覆 引用 TOP

在現實世界,自己不過就是一個痴迷于LOL的**絲青年,沒想到穿越之后居然能成為一個上等人。
沒錯,就是上等人,無論是在哪本小說裡面,法師也一定是高端職業啊!
什麼龍與地下城裡毀天滅地,山口山中奧數無敵,就連網絡小說里法師也是比戰士之類強出無數倍的存在啊哈哈哈!
想到這裡,他頓時福至心靈,舉起權杖,只見那頂端的藍色寶石一亮,頓時就有一道藍色的光球從其中飛出。
“啊哈哈哈哈!”藍色光球伴隨着張潮的大笑聲轟在了地上,立刻炸開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土坑。
嗯,雖然飛行軌跡很慢,威力也不是很強,但總算是我釋放的第一個法術嘛!
張潮強壓下了內心的激動,開始在自己的腦海中翻閱自己的記憶——穿越小說都是這麼寫的,自己這明顯就是小說中最俗套的奪舍重生,因為這具身體跟自己原本的明顯就不一樣。



回覆 引用 TOP

既然如此的話,那身體的原主人肯定會留下一份非常不錯的遺產的。
像什麼美貌侍女,貴族頭銜,高冷未婚妻啥的……嘿嘿嘿!
統統到我碗裡來吧!張潮的嘴角開始流出哈喇子了。
“你!站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參加戰鬥!”突然,一陣清冷的聲音傳來,濃郁的殺氣瞬間如同一盆冷水,從張潮的頭頂兜頭澆下,打斷了他的YY。
張潮渾身一顫,連忙回頭,發現那赫然是一名身穿淡綠色戰甲,手執一柄斷裂大劍的少女。
少女年紀不大,有着一頭雪白的短髮,面容剛毅卻又不失秀美,有着一種濃濃的反差萌。
如果是往常,張潮如果遇見這種等級的女神,怕是立刻就會瞪出自己的眼睛珠子,恨不得流出口水來。



回覆 引用 TOP

但此時張潮卻絲毫注意不到這一點,在他的眼裡,這個少女渾身的氣勢就如同一尊兇猛的惡獸,充滿了濃厚的死亡氣息。
儘管只有一米七的身高,但王浩卻仿佛看到了一座山巒一般偉岸。
“是……是。”好恐怖的殺氣啊!張潮眉頭冷汗直冒,忙不迭地點頭應道。
他曾經以為小說里寫的殺氣逼人什麼的都是扯淡的,沒想到居然真的有這種人存在。
少女沒再理會他,身形微微頓了頓就提着手中的斷劍繼續向前奔去。
等到少女離開了大概得有幾十米遠了,張潮這才感覺温度恢復了正常,連忙拍着胸口感嘆道:“這小妞好厲害,長得也好看,簡直跟英雄聯盟裡面那個銳雯一模一樣。”
“不好,英雄聯盟?!”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突然,他仿佛意識到了什麼,連忙回頭看去。
這一看,立刻讓他心如死灰。
因為他赫然看到了,就在他不遠處,那最為高大的水晶尖塔中,三個出口正源源不斷地湧出一個個高大健壯的士兵。
其中,有一半是披着藍袍,身形猥瑣,手裡拿着盾牌和錘子的近戰士兵,另一半……就是跟他打扮一般無二的遠程士兵。
“法師?我呸,原來******我就是個小兵!”張潮整個人就如同被閃電給劈了,當場呆若木雞,站在那裡吐血的心都有了。
英雄聯盟里的小兵可謂是所有網遊里最苦逼的一個角色了,每天單是一個普通的玩家都能殺個成千上萬,若是總計起來,繞地球幾十圈簡直就跟玩一樣。
“我特麼招誰惹誰了!”張潮欲哭無淚,看着還未走遠正在展開折翼之舞趕路的銳雯,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被敵方英雄幾下砍死的結局了。
而此時,在他的耳邊,突然响起了一道冰冷的提示音:被選中者張潮!



回覆 引用 TOP

誰,誰在叫我?”張潮渾身一個激靈,隨即心中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涌了上來。
難道——這就是自己傳說中的金手指——系統大人!?
系統或者說金手指這玩意,可是穿越者的標配,如果沒有系統,沒有金手指,那還有臉叫穿越者?整個一穿越者之恥還差不多。
張潮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只見自己的腦海之中,陡然間出現了一個虛幻的模板,在那上面,一行又一行的猩紅色小子開始一個個彈出。
“本場比賽發生分段:英勇黃銅。”
“任務目標:你需要幫助藍色方陣營贏得本場比賽。”
“人物限制:你的死亡次數不能高于十次。”
“完成本場任務可解鎖新權限。”



回覆 引用 TOP

“果然是金手指……有新權限哈。”雖然任務看起來很難,但新權限意味着自己還能有上升的空間,不至于就當小兵當一輩子。
憑藉自己的聰明才智,到時候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什麼的,完全不是夢啊!
張潮樂天地想着,然而緊接着,系統的冰冷提示音就讓他如墜冰窟。
“本場任務失敗,則抹殺!”
“我擦我擦!抹殺!?”張潮跳了起來,看過無限流小說的張潮當然不會不知道這個都快被用爛了的詞,抹殺說白了就是去死,從靈魂到肉/體,都要被化作灰灰,甚至于連你在這個世界中存在的痕跡都要抹除。



回覆 引用 TOP

就像是在一幅素描畫中,用橡皮把你整個人的痕跡都抹去了。
抹殺……一個無比可怕的詞彙,當初看小說的時候,張潮就經常在想,那該是一種怎樣可怕的死法。
被所有人遺忘,就像是從未有過存在的痕跡一樣,儘管這意味着父母親人不會為此而感到悲傷,但這同樣意味着,自己失去了所有的意義。



回覆 引用 TOP

張潮連忙大喊:“能不能換個任務啊?”他開始害怕了,這任務難度太高了,而且失敗懲罰也是他完全承受不起的。
系統卻已經完全不搭理他了,任憑張潮在那左蹦又跳抓耳撓腮,就是一言不發,連他腦海中的那個模板也收了起來。
不過說起來,系統貌似從一開始就沒搭理過他,一切不過是向他宣示或者是通知什麼,絕對不是什麼同等地位下的商談。
時間一長,張潮也死心了,他呆坐在那裡,整個人都有一種心灰意懶的意味。
廢話,作為英雄聯盟遊戲裡面,每場遊戲都要死個成千上萬的小兵,他如何能左右一場比賽的勝利?
根本不可能!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他只能默默等待結局,如果運氣好的話,自己這邊的隊友爭氣或者碰上個代練啥的話,自己或許還能躺贏。
如果運氣不好的話……唉,那就等死吧。
不是他沒有鬥志,如果是讓他代入哪怕在場任何一個英雄,就算是掉線十分鐘,憑藉現實中達到鑽石分段的實力他也完全不虛這區區一種黃銅分段的低端局。
只是,小兵的話……呵呵……
人家一刀就能砍死你,而你捅人家幾百下都不一定能……等等!
張潮忽然渾身一震,對啊,如果是在遊戲剛開場的初期,小兵的傷害也是相當爆炸的,任何一個英雄都不敢頂着兵線去和敵人對拼。



回覆 引用 TOP

雖然在後期,那些英雄們有AOE技能的隨便一個殺小兵都能一殺一大片,但在前期,小兵的作用可絕對不算小啊!
張潮一下子有了信心,媽的小兵咋了,小兵也有逆襲時!
他本身就是個樂天的人,如果不是任務難度實在太高,他也不會一下子就喪失鬥志了。
好在,他總算是不甘心在這裡等待命運的審判,無論是生是死,總要親自參與了才對,無論自己能不能發揮出作用。
畢竟,不是努力了就會成功,但不努力就一定不會成功。
“命運,一定要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張潮狠狠地捏緊了拳頭,然后跟上了前方剛離開不久的一隊小兵。
這一隊小兵中有一輛炮車,說明這是遊戲中刷新出的第三波小兵,這是因為炮車的出現規律是每三波小兵出現一次。



回覆 引用 TOP

當然,也有可能是第六波,第九波……但張潮在自己的內心裡還是傾向于是第三波小兵的,否則的話,那將意味着遊戲的開場時間遠比自己想象的早,而小兵的作用也將大大降低。
隨着部隊的前行,張潮的心也越來越沒底,在路過一座高達數十米,充滿了神秘氣息的防禦塔的時候,他的這種沒底也達到了一個巔峰。
“老兄,你說咱們能贏嗎?”他伸出手拽了拽前邊的一個同伴的長袍,問道。
那個小兵回過頭,籠罩在斗篷下只露出一雙眼睛的白色石面具下,沒有一絲一毫的情緒。
“飲敵人之血,祭我大諾克薩斯!”
那小兵的聲音中不含一絲情緒,就連語調也是如同機械合成般,但就是這樣一句話,卻反常地給了張潮一種信心——我們一定能贏!



回覆 引用 TOP

張潮點了點頭,看着掙脫了他的手,快步跟上了大部隊的那名遠程兵,也跟了過去。
朱宇君是一名極為虔誠的英雄聯盟玩家,然而雖然他對遊戲很虔誠,玩的時間也很長,但很可惜,他仍是一名黃銅分段的菜鳥。
“但是,這一切都將在今天被終結!”
“我的黃銅頭銜終將一去不復返!”
朱宇君振奮道,因為他今天也不知怎麼回事,簡直是如有神助一般直接一路連勝,來到了黃銅分段的頂點,也就是他晉級白銀的晉升賽。
在英雄聯盟這款遊戲中,每個小分段的晉級都需要你達到當前分段100勝點,然后再完成你的晉級賽,晉級賽是三局兩勝制。
而大分段的晉升則是五局三勝制,難度比起普通晉級賽還要強出一籌。



回覆 引用 TOP

雖然從概率上來看,晉升賽要比晉級賽好打,但可能是因為萬惡的匹配系統,每逢晉升,坑比最多,朱宇君對此可是深有體會。在這種情況下,每多出來一局都將增加滿滿的變數,送人頭掛機什麼的根本就屢見不鮮,開局三路爆炸也是小事,最坑的是有的人聽你說是晉升賽然后就故意送人頭——就是不讓你好過。對于這種人,朱宇君也是完全無能為力。敵軍還有三十秒到達戰場,碾碎他們!熟悉的系統女聲響起,他開始操控自己最喜歡的角色——提莫走到了中路。沒錯,就是提莫中單,而與他對線的也不是什麼很傳統的中單英雄,而是經常在上路送出一片天的放逐之刃銳雯。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這兩者其實都是比較適合于打上路的,但在黃銅分段,萬物皆可中,誰管你適合不適合的。
“哼哼,你一個小小的銳雯,居然也敢跟本尊跳!?”朱宇君有些惱怒,因為他看到對面的銳雯居然也不補兵,就在那裡對着自己嘲諷。
他立刻就挪動着小短腿快步走了過去,一個普攻,打出毒素效果,立刻就讓這小娘皮的血量下去了一小截。
可是還沒等他開心,他就發現那傢伙身前的一幫小兵開始對着自己狂轟濫炸起來,吓得他連忙退了回來,結果發現這波根本賺不到啥。
“媽的!”他額頭青筋一跳,因為那傢伙又在那裡對着自己開嘲諷了。
“和你們這樣的敵人打,就算劍是斷的,整個局面我也能HOLD住!”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