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162
  • 回覆: 155
  • 追帖: 1
[隱藏]
兵者詭道,在利誘、恐嚇、威逼之下,商戰中的爾虞我詐往往把小人物置於進退兩難的境地。


這天,藍軍壹進門就喜氣洋洋地告訴老婆,說他今天接到壹個陌生電話,只要他答應為那人提供壹份機密檔案,他將得到3萬元酬金。


“他要那份檔案做什麽?”老婆問。


“我估計那家夥是個敵對公司的人,他想要得到材料,以便搞垮我們的公司。”


“妳沒有答應他吧?”


“還沒有,三萬元就出賣壹個公司,我藍軍豈不是太不值錢了?我想再等等。”


原來,藍軍是大洋公司的壹個機要室科長,有能力,但幾年來就是壹直得不到升遷,心中憋了壹股氣,早有跳槽的打算。這次天降良機,讓他在臨走之際,大大撈上壹筆,他當然不能錯過。


做商業間諜,那是在犯罪呀!老婆正要說什麽,藍軍的手機響了。他接聽:“什麽,給我5萬元?可是,妳是知道的,這種事,壹旦察覺,是要坐牢的……”


電話掛了,老婆說:“妳做得對。”


“什麽對不對?”藍軍得意地笑道,“我是放出長線等大魚。”


果然,第二天壹回家,藍軍更得意了:“哈哈,今天,那家夥又打電話來了,把錢加到了10萬元。他還說他可以給我壹份假的檔案材料,這樣我就不會被抓住了。”


“妳答應了?”


“還沒有。我想再等等。”


晚上,兩口子突然被壹陣電話鈴聲驚醒。藍軍接聽,只聽電話裏壹個渾濁的聲音說道:“藍先生,妳想好了嗎?”


又是那家夥,藍軍狡黠地說:“對不起,我不能答應妳。”


“再加兩萬,行嗎?”


“不行!”


藍軍盤算著,只要那家夥出足20萬,他就將那份檔案材料交給他。但那人卻突然說:“妳就不怕妳那七歲的寶貝兒子出什麽差錯嗎?”明顯是在威脅。藍軍問:“妳想怎麽樣?”那人說:“敬酒不吃吃罰酒,妳知道我會怎麽做!”藍軍卻冷冷壹笑:“我知道妳不敢那麽做的!”他了解那家敵對公司,他們對大洋公司覬覦已久,沒有他這份檔案材料,他們無從下手。


但是,第二天晚上直到七點,藍軍的兒子還沒有回家!以往,兒子都是五點半回家的,難道真被那家夥綁架了?藍軍慌了,正要報警,手機響了,又是那個神秘的聲音:“如果想見妳的兒子,速來金龍酒店!我等妳!”


藍軍與老婆懷著忐忑的心情,匆匆地趕到金龍酒店,壹桌豪華的酒席赫然在目,映入眼簾的竟是大洋公司董事長和藹的笑臉!董事長身旁陪著七八個高層員工,懷中壹個小孩,正是藍軍的兒子波波!


“董事長,這是怎麽回事?”藍軍呆了。


“呵呵,小藍,此桌宴席專為妳壹家人設置。”董事長笑著說,“知道那個電話是誰打的嗎?是我派另壹個部門公司的經理打的。我們的敵對公司壹直蠢蠢欲動,妄圖搞垮我大洋公司,公司處於非常時期,任何壹個背叛公司的行為,都將置公司於死地。妳處於機要室,位置相當重要,所以,我就派人暗中試探妳壹下。不過,現在我放心了,公司有妳這樣不為金錢所動的員工,咱大洋公司,還愁不穩固發展嗎?”說罷,董事長還當場宣布,提升藍軍為集團公司部門經理,月薪加壹倍!


藍軍呆愕得半天沒合攏嘴。他的汗水從額頭滲下,哆嗦著用細如蚊蠅的聲音問自己:“我……配嗎?”



回覆 引用 TOP

七夕那天,領結婚證的人多得排成了長蛇陣。


悠悠和小二排在隊尾,掩飾不住臉上的欣喜。


“妳喜歡什麽樣的女孩兒?”悠悠明知故問,心裏期待著小二說“就喜歡妳這樣的唄”。


小二沒回答,反問道:“妳喜歡我什麽呢?”


接著二人異口同聲:“傻乎乎沒心眼兒的唄。”


話音剛落,兩個人就像傻子似的指著對方的鼻尖傻樂起來。


排了兩個多鐘頭的隊,終於領到了大紅的本本,兩個人手牽著手回到家裏,把結婚證虔誠地放進了抽屜裏。


七天後,悠悠翻箱倒櫃地大掃除,紅本本竟落滿了灰塵。


她不滿地拍著灰,招呼小二過來看:“哎呀,妳叫妳家人少燒點兒紙錢吧,妳看看咱們新辦的結婚證上已經落滿了灰了。”


小二忙賠著笑臉道:“遵命,老婆大人。不過要不是妳爸媽非要燒什麽豪宅名車給咱們,也不會有這麽多灰吧。快點兒擦擦吧。”


悠悠打開紅本本,赫然出現了二人的2寸大頭照——壹個七孔流血;壹個腦袋稀爛。


聽說他們兩個是出車禍死的。



回覆 引用 TOP

在按回車鍵之前,他回頭望了壹眼,小蘇蘭跑過來,用力抱住他——他抽泣壹聲,按下最後壹個鍵。


失戀後,盧葦徹底打消了戀愛的念頭。這年頭,要找到壹個真心愛自己的人太難了。他把原先用來談戀愛的時間都泡在網上,到後來漸漸沈迷,覺得虛擬的世界比現實更美好。


半年後,盧葦已經成為壹名標準的網蟲,基本上足不出戶,連購物也在網上進行。


易趣網是他常去的購物網站,在這裏他買了很多有用沒用的東西,沒事就搜搜那些新開的店鋪,看有沒有什麽好玩兒的東西賣。


這天,易趣又新開了壹家網店,網店的名稱是“伴侶銷售店”。這名字很奇特,是咖啡伴侶嗎?他疑惑地點開店鋪,出現的商品列表是各式各樣的俊男美女。下面有壹行說明文字:選取妳喜歡的異性,作為妳終生的伴侶。


這算是怎麽回事?色情服務嗎?盧葦正這麽想著,壹眼看到窗口上方漂浮過壹行文字:本網站不提供任何色情服務……


有意思!盧葦好奇心頓起,再看看那些俊男美女的價格,都很便宜,不超過10塊錢,而且可以試用7天,7天以後如果不退貨,易趣才會把錢打到對方賬戶上,可以說對買家是絕對公平的。


那就買壹個看看吧!


盧葦在那些美女中選擇著,每壹個都有不同特色,沒多久就看花了眼。好幾次想要購買,始終下不了決心,連翻了好幾頁,直到看到那張臉,移動鼠標的手猛然停下來,他終於明白自己壹直在尋找的是什麽。 這並非壹張讓人驚艷的臉——普通的眉眼,壹頭齊耳的短發,在壹堆美女中甚至顯得有些醜陋。


可是盧葦壹看到她,就忍不住熱淚盈眶。他本來以為,經過了這麽久的時間,他應該已經忘記她了,沒想到再次見到這張臉,還是那樣讓人心疼。


這張臉他太熟悉了,在過去的5年裏,這張臉的主人蘇蘭都是他的女朋友,但在半年前,蘇蘭終於無法忍受他的胸無大誌,毅然和壹名前途無量的IT精英結婚了。蘇蘭結婚的消息來得讓他措手不及,他還在盤算著怎麽向蘇蘭求婚,壹轉眼就收到了她的結婚請柬。婚禮他去了,但是壹看到蘇蘭穿著結婚禮服笑得那麽高興的樣子,他就覺得心裏像針紮了壹樣,沒等落座便倉皇逃走了。從那以後他再沒見過蘇蘭,也是從那以後,他躲進了虛擬世界。


沒想到,今天會在這裏看到蘇蘭的照片。這是怎麽回事呢?他有些疑惑,有些恍惚,不管怎麽樣,先買了再說。於是點了購買鍵,把錢支付到易趣的賬戶裏。


7天後,他收到壹個包裹,包裹上寫著“終生伴侶,小心珍藏”。這就是他購買的終生伴侶?他捧著和鞋盒差不多大小的包裹,感到自己上當了。


打開包裹,裏頭是壹個精緻的紙盒,再把紙盒掀開,壹個壹尺來長的木頭人露了出來。木頭人做工極其精緻,若不是手感和尺寸不對,看上去十足是個活人。木頭人的容貌和蘇蘭壹模壹樣,穿的也是蘇蘭喜歡穿的那種淑女屋的裙子,壹雙眼睛深情地凝視著盧葦。 盒子裏還放著另外兩個小盒子,外加壹份說明書。盧葦打開小盒子,是壹套小型的婚紗,另壹個壹寸大小的盒子裏,裝著兩枚鉆戒。說明書上稱,盧葦給小人穿上婚紗,戴上婚戒,並且依照指示辦個婚禮,小人就會成為他的終身伴侶。


盧葦覺得這事有些邪門,但還是依照指示幫小蘇蘭穿好婚紗,然後自己打開衣櫃,取出那套為了和蘇蘭拍婚紗照特意買的西服換上,戒指先給自己戴上,再給小蘇蘭戴上,抱著小人在房間裏走了壹圈,互相鞠躬,就算是完成了儀式。他覺得自己有些可笑,這麽大的人了,還玩這種幼稚的遊戲。看著懷裏壹動不動的小人,他嘆了口氣。


正在此時,電話鈴響了起來。壹接電話,居然是很久不見的蘇蘭。


“盧葦嗎?”蘇蘭的語氣幽幽,“妳好嗎?”


盧葦不知所措,呆了壹呆才道:“啊?還好,妳呢?”


“我……也好,”蘇蘭道,“剛才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妳……能出來見個面嗎?”


理智告訴盧葦,蘇蘭已經是別人的妻子,這個面是不該見的,但沒等他想清楚,就已經脫口而出:“好……”


掛了電話,他回頭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木頭人,覺得很疑惑——這木頭人和蘇蘭的電話之間,仿佛有某種神秘的聯系。來不及多想,他匆匆換了套衣服,便出門赴蘇蘭的約會去了。


走出門,離約定的咖啡店還要穿過壹條馬路,走到斑馬線邊上,他看到對面的蘇蘭正踮著腳朝這邊望。蘇蘭身上的衣服和盒子裏小人穿的衣服壹模壹樣,看到盧葦,蘇蘭高興地揮了揮手,馬上朝這邊跑過來。


盧葦忽然產生了壹種不祥的預感。


沒等他反應過來,側面壹輛大卡車駛過來,蘇蘭被撞飛了。


盧葦的大腦壹片空白。


蘇蘭被送到醫院,搶救了三個小時後,醫生走出來說,蘇蘭處於昏迷狀態,不知道能不能醒。


盧葦想走進病房看看蘇蘭,但她的丈夫已經在裏面陪她了。他在門口看了壹會,便黯然回家。


回到家中,天已經黑了,屋子裏的燈不知怎麽竟然亮了,他打開門,驚訝地發現,餐廳桌上擺著壹桌熱騰騰的飯菜。


誰來了?


“媽?”他試探著喊了壹聲,走進廚房。


廚房裏,壹個兩尺來高的身影在忙碌著,聽到他的腳步聲,那人壹回頭,盧葦頓時後退了幾步——那是蘇蘭。確切地說,那是他買來的木頭人蘇蘭,她仍舊穿著壹身婚紗,只是個頭長高了不少,看上去也不再是木頭人。


“妳回來了?”小蘇蘭溫柔壹笑,繼續踮著腳炒菜。


盧葦覺得毛骨悚然。


小蘇蘭完全沒察覺他的情緒,就像壹個真正的妻子壹樣,溫柔、體貼,偶爾會撒嬌。除了身體小得不像話之外,她就像是真正的蘇蘭。


隨著時間壹天天過去,小蘇蘭也壹天天長高,到了第6天,她已經長得和真正的蘇蘭壹樣高了。


這6天裏,盧葦每天都會去看真正的蘇蘭,她仍舊沒有醒,臉色越來越蒼白,但盧葦心中的焦慮卻壹天天少了——他已經習慣了家中那個漸漸長大的小蘇蘭,甚至,他覺得那就是真正的蘇蘭,兩者之間看不出有什麽差別,如果非要說有差別的話,那就是:真正的蘇蘭並不愛他,而這個郵購來的蘇蘭卻對他死心塌地。


作為壹個男人,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總是用含情脈脈的眼神看著自己,還能怎麽樣呢?


這天夜裏,他第壹次和小蘇蘭同床。


小蘇蘭溫柔地靠在他身邊,說著綿綿情話,就像他曾經在夢裏夢見過的壹樣。他就在這樣的溫柔中幸福地睡著了。


第7天,他是被電話吵醒的。電話是蘇蘭的丈夫打來的,他在電話那邊泣不成聲:“蘇蘭死了……”


盧葦腦袋中“轟”的壹響,隨便抓了件衣服就要下床。“什麽事?”小蘇蘭攔住他問。


“蘇蘭死了。”他失魂落魄地道。


“妳說什麽呢?”小蘇蘭笑瞇瞇地在他臉上親了壹下,“我不是好好的嘛!”


盧葦心頭壹震,身子僵了半天,凝視著小蘇蘭,忽然有個念頭閃過腦際,他忍不住脫口而出:“是不是妳幹的?”


“不是我。”小蘇蘭微笑著搖搖頭,“世界上只有壹個蘇蘭,只有壹個……要我還是要她,妳可以選擇……今天是最後壹天,過了今天,妳就不能退貨了……”她把他的手放到自己臉上,“摸摸看,我是貨真價實的蘇蘭,唯壹不同的是我愛妳……”


是的,這是貨真價實的蘇蘭,肌膚細膩,溫柔可人,最重要的是她愛自己。


這麽說,只要這個蘇蘭存在,那個真正的蘇蘭就會死去?


“我記得我們過去發生的壹切,我們相識、戀愛、分手,我全都記得,在這之前的壹切我也都記得,妳要知道,我就是蘇蘭。”在盧葦出門前,小蘇蘭強調道。


如果她全都記得,那她和蘇蘭有什麽區別呢?壹直走到醫院,盧葦也沒有找到答案,直到看到蘇蘭的屍體。


蘇蘭的屍體仍舊停在病房,她丈夫在壹邊握著她的手不肯放手。死去的蘇蘭蒼白浮腫,看起來壹點也不可愛。他從來沒有想到有壹天會看到她變成這樣。


說到底,她變成這樣,還不是自己害的?如果自己沒有訂購那個“終身伴侶”,就不會發生這壹切。


然而,就算她真的死了,又如何呢?另壹個和她壹模壹樣的、愛自己的蘇蘭,正在家中等著自己。那個人的靈魂和眼前這具屍體毫無區別,但卻能永遠陪伴在自己身邊……盧葦的腦子亂了。


蘇蘭的丈夫無法永遠握住她的手,最終,她被慢慢推向太平間。


看著那個淚眼婆娑的男人,盧葦仿佛看到很久以前的自己,在蘇蘭剛剛和自己分手的時候,自己也是如此憔悴可憐。他忽然想到兩個蘇蘭的另壹個區別:這個蘇蘭的愛情是自己選擇的,而那個蘇蘭的愛情是自己花錢買來的。


愛上蘇蘭,是自己的選擇;愛上別人,是蘇蘭的選擇——正是因為有了選擇權,愛情才更顯得珍貴,不是嗎?


“等壹下!”他攔住推往太平間的車,把蘇蘭重新推回病房,讓她丈夫再等壹陣子。那做丈夫的求之不得,抓住蘇蘭的手重重點頭。


盧葦飛奔出醫院,飛奔回家,打開門,小蘇蘭笑臉盈盈地迎上來。他壹把抱住她,用盡全身力氣,擁抱、親吻,眼淚塗滿了她潔白的臉。


“妳要退貨,是嗎?”她不安地問。


他點了點頭。


“可是我愛妳啊!”小蘇蘭哭了起來。


他從來都不忍心看到蘇蘭流眼淚,即使眼前這個只是另壹個的替身,他也同樣不忍心。他轉過身去,強迫自己想起在醫院裏的那具屍體,打開電腦——強迫自己不回頭——下了退貨訂單——在按回車鍵之前,他回頭望了壹眼,小蘇蘭跑過來,用力抱住他——他抽泣壹聲,按下最後壹個鍵。


身後傳來“哢嗒”壹聲,那是木頭人掉到地上的聲音。他仿佛聽到自己心裏也“啪”壹聲——如同折斷了壹雙壹次性筷子。


電話鈴響了,蘇蘭在醫院復活了,他機械地說:“祝福妳們。”便掛上了電話。他把木頭人抱在懷裏,抱了很久很久。木頭人最終寄回給賣家,他的電腦裏留下的是那7天他們歡樂相處留下的DV和照片,他壹遍壹遍地看……


有幾次盧葦在路上又遇到蘇蘭,蘇蘭客氣地跟他點頭,身邊是她深愛的丈夫。他眼裏淚光盈盈,想起那7天,他最愛的人就在自己身邊。



回覆 引用 TOP

盛華酒店的大廳裏擺了壹座銅鑄的關公像。


  三教九流都喜歡拜關公,阿華也喜歡拜關公。那天,他突然沖到酒店裏,在關公像面前跪下,連連磕頭,嘴裏念念有詞:“關老爺,我冤啊!我被王縣長這奸賊誣蔑,身陷囹圄,您要給我做主啊!”


  阿華原本是個普通人,三個月前他打算進京上訪,揭發王縣長貪汙腐敗的事實,結果還沒去成就被送到了精神病院。等出來時,人就有點怪怪的。


  很快幾個保安過來了,連推帶打將他趕到外面。


  有個保安還朝他屁股上來壹腳,嘲笑道:“有冤應該找包公,找關老爺幹什麽!”


  阿華不怕被趕。他不僅天天來拜,而且還專揀王縣長來酒店玩樂的時候拜。每次王縣長壹踏進酒店,他就立馬沖到關公像面前,壹邊磕頭壹邊數落王縣長的種種惡行,求關公做主。經常引得眾人側目。


  王縣長雖然不屑和瘋子計較,但是也架不住他接二連三地騷擾,於是找了酒店經理。


  經理出了個主意:“他不就想拜關公嗎,要不咱把關公像搬走,以後他想拜也拜不著了?”


  “這樣做,豈不顯得我心虛?”


  “那您看……”


  “很簡單,下手狠壹點,他肯定就不敢來了。”


  隔天晚上,王縣長像往常壹樣進了酒店。沒多久,阿華也偷偷跟了進去。他剛進大廳,突然竄出幾個人將他按在地上死命地打,壹邊打還壹邊罵:“叫妳拜關公,叫妳再拜!”


  被打得半死的阿華很快被拖走了,只有地板上壹些黑紅的血跡證明他曾來過。在場的人心裏都明白,阿華以後別說拜關公了,能不能正常走路都是個問題。


  這天王縣長沒有了阿華的打擾,興致壹直很高。十點多,他搖搖晃晃地走到大廳,醉眼無意間看到了關老爺那張威嚴的臉。


  他酒精上腦,居然跑到關公像面前,發起了酒瘋:“怎麽,妳也想替阿華出頭?”


  醉眼朦朧間,他仿佛看到關公手裏的刀在動。


  “想砍人?來就來,誰怕誰?”王縣長罵了幾句,見關公不動,便得意洋洋道,“妳砍不砍?不砍爺就走了。”


  王縣長剛想走,冷不防摔了壹跤,脖子不偏不倚摔在了關公的大刀上。


  大廳裏傳來壹陣軲轆轆的異響,是王縣長的頭在地上滾動的聲音。


  酒店經理後來想了很久都沒想明白:關公像的大刀根本沒開刃,怎麽可能切斷人的頭呢?


  不過這不要緊,王縣長死後,盛華酒店的生意更興隆了。


  很多人是為吃喝玩樂。更多人來這裏,是來參拜會顯靈的關公。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唐三在澳門賭錢,被人使了陰招,輸光了錢不說,還欠下壹屁股債。幸好他以前在小林村發現過壹個宋朝重臣的大墓。他決定去逛壹逛,只要能弄出幾件瓷器,他的債就能還上理。


  盜墓者 這次行動他誰都沒有告訴,包括他的師父。


  晚上,他到了白天踩好的點。風輕柔得像是女人的酥手在撫摸,讓人覺得軟綿綿的。他用鏟子—下—下地挖,沒過多久,他挖進了墓室。在墓室的墻角,他用手電照出了壹個人。哪個鬼會沒事待在這陰森森的地方?他跟師父進了多次墓,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怪事。


  “妳是誰?”唐三的聲音很大,他是在給自己壯膽。


  “妳說我是誰?”那人說話的聲音怪怪的,像是故意壓著嗓子。


  “我怎麽知道妳是誰!”唐三說。


  “嘿嘿,我是這墓的主人啊!”那人轉過身來,露出壹張青色的臉。


  唐三連滾帶爬地出了墓室。那個人在唐三走後,撕掉了臉上的矽膠面具:“小兔崽子_還想跟我鬥。”


  師父早就知道唐三有個秘密沒有告訴他,所以在他的手機裏弄了點小玩意,不管唐三在什麽地方,他都知道。他急切地打開了棺材,裏面什麽都沒有。


  “真沒眼光,居然是個衣冠冢。”師父懊惱地說。


  他準備出去了,順著自己打的洞爬了壹半,發現被人堵上了!


  唐三開著車,滿心歡喜:“妳以為我不知道妳的把戲嗎?裏面的東西我老早就取了,這次我打的可是妳家裏那些東西的主意。”



回覆 引用 TOP

 清有壹雙特別的眼睛。


  她從小就察覺到,街上來來往往的人,有的肩膀上站著壹只黑色的烏鴉。


  肩膀上的烏鴉那時她壹直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麽。


  直到她看到肩膀上站著烏鴉的姑媽、堂兄、舅舅相繼死去,她才意識到:那是死神的印記。


  她有壹點點的自豪,孿生姐姐珀卻沒有這方面的潛質。


  十歲那年,清看到要去海南出差的媽媽肩上站著壹只黑烏鴉,她哭鬧著抱著媽媽的腿不讓她走。


  最後是爸爸和姐姐把媽媽送去火車站的。


  媽媽安然無恙地回來了。


  這是清沒有想到的。


  也許是吉人天相吧。清很高興,原來事情也可以有轉機。


  十六歲那年,清和珀愛上了同壹個男孩。


  確切地說,是喜歡。


  兩姊妹都知道對方的心意,但都沒有說破。


  甚至還約好壹起逛街血拼。


  清知道,珀趁自己上廁所時候買的那瓶KENZO的香水是送給他的;珀也知道,清藉口去上廁所悄悄買下了那件新款NIKE的男裝T恤。


  姐妹倆挽著手,心照不宣。


  過斑馬線的時候,清蹲下去系鞋帶,珀站在她前面。就在她站起來的壹瞬間,赫然看到姐姐肩膀上不知何時站著壹只黑色的烏鴉。


  烏鴉黑亮的眼珠矍鑠著狡黠的光。


  “清,綠燈亮了,快走吧!”


  清叫了壹聲:“姐……”


  珀壹臉茫然地回頭:“怎麽了?”


  “沒事。”清想了想,她暗自拉開了自己和珀的距離。


  沒想到姐姐快步走了回來,往她肩膀上壹按:“清,我沒想到妳會選他而不選姐姐。”


  清壹楞,停在了馬路中央。她扭頭壹看自己的肩膀,竟然站著那只黑烏鴉,而姐姐的肩頭空無壹物!


  珀的微笑帶著壹絲痛苦,快步走到街的另壹頭。


  清從未感覺到如此驚恐,她飛快地跑過斑馬線,總算舒了壹口氣。


  珀站得離她遠遠的,眼神冷冷的。


  “珀,妳……”


  “妳以為自己能看到烏鴉很了不起是嗎?但我能隨心所欲地轉移它。”珀的聲音冷傲且不屑。


  清還想辯解什麽,路邊寫字樓上的壹整塊玻璃飄落下來以不經意的方式,輕輕地削掉了她的腦袋。


  烏鴉,飛走了。



回覆 引用 TOP

賈松林是個因傷轉業的軍官,三十出頭,單身,在省會壹家不錯的大型國企工作。雖然手頭也有些積蓄,但還沒買房,因為壹直沒有理想的位置。這個城市也發展到了三環,三環以內房價驚人,遠郊的便宜些但又工作不方便。壹個偶然的機會,發現壹個中介推出的壹套二手房,位置特好,在內環以內,和自己工作單位就在行走之間。而且價格異常便宜,甚至等於遠郊的價錢,聽起來就是神話。
 
復活的女鬼賈松林知道,凡事太蹊蹺了,壹定有特殊原因。他把自己的疑問壹說,中介倒也坦誠:“實話告訴妳,這個房子鬧鬼,已經幾賣幾退了。”問怎麽鬧法兒,中介說:“這房子原本住著壹個漂亮女孩,氣質高雅,仙女下凡似的。後來,不知什麽原因突然失蹤了。事發壹年了,家人也報了案,公安部門發照片到處協查沒有消息,各處報來的無名屍體中也沒有她,真正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家人懷疑女孩可能早不在人世了,原籍又是外地,就把這個房子掛牌了。房子價錢低,自然不缺少買主。但前幾個買家都說,這屋下半夜經常見壹個女孩身穿睡衣、披頭散發地在屋裏遊蕩,還真真切切地見過女鬼露臉,壹開燈又瞬忽不見了。經事後描繪,和那個失蹤女孩的相貌分毫不差。”
 
賈松林本來就膽大,特種兵出身,受過野外生存和極限訓練,還參加過汶川地震等搶險救災,平生見過無數各種死狀的屍體,根本就不信有什麽鬼魅之說。何況這房子太誘人,比正常價格低了壹倍還多,就毫不猶豫買了下來。更讓他舒心的是房子經過精心裝修,還帶著壹應家具。
 
開始沒有壹點動靜。就在他以為不過是以訛傳訛、心情開始放鬆之際,壹個月色皎潔的夜晚,賈松林偶然醒來,果然見壹個修長的女孩,正像人們描繪的那樣,身穿白睡衣、壹頭長發洗後那樣披散著,在屋裏焦急地遊蕩。而且不時正過臉來,雖然美麗絕倫,但表情恐慌、無助,兩手平伸著,就像古書裏描寫的僵屍那樣向前使勁,仿佛試圖推開壹道看不見的門。賈松林急忙開燈,影子不見了。關上燈,不壹會兒又出現了。賈松林沈下心來,觀察她到底想幹什麽。女孩好像只是自己著急,對屋裏人並無惡意。正是夏天,淩晨4點左右,晨光熹微,影子也淡淡的散去。
 
賈松林懷疑女孩可能被害了,屍體或被肢解,因為冤氣或怨氣太重,魂魄壹時不能消散,還留在屋子裏徘徊。他就在白天仔細檢查了每壹個角落甚至打開了吊頂的天花板,沒有壹絲痕跡,也沒有什麽異味。他懷疑是不是被肢解後沖到下水道去了。在物業的協助下抽幹了化糞池,也沒有絲毫發現。
 
連續壹個月沒事兒。這期間,他利用休假時間走訪了女孩在外地的父母以及物業有關人員。父母說:臨失蹤的那個晚上,還在10點左右她還打過電話,聽口氣挺高興的,絕對不像有自殺的情緒。問她有沒有戀愛或陷入三角戀的處境中。父母說:這個女兒哪都好,就是生性孤傲怪癖,天生不喜歡男孩,也沒有女孩做閨蜜。物業介紹說,這個小區管理設施很俱全,各個角落都安裝有電子監控,包括女孩的單元和房門前。那晚上只見女孩走進去,沒見出來,也沒陌生人進到她的住所。警察也來勘察過,沒發現有窗戶被撬、打開和出入的任何痕跡。壹系列證據表明,女孩是在自己住所內莫名其妙失蹤的。
 
賈松林是個細心人,每當出現這種情況,就在日歷上畫壹個記號。這事兒發生了幾次後,他總結了壹下規律,時間正好相隔壹個月,而且都在農歷月圓之夜。這裏面有什麽必然的聯系?
 
又是個十五之夜,賈松林眼不錯睫地等著,果然女孩又準時地出現了。月亮正圓,有些西斜。賈松林腦子壹激靈,馬上想到:墻上的影像莫非是投影,真正的發源地是床頭的梳妝鏡。他迅速爬起來,奔到梳妝鏡前,果然發現女孩正在裏面焦急地打轉。她壹扭頭發現了賈松林,竟然露出喜悅萬分的表情,嘴裏急切地說著什麽。雖然聽不到聲音,但賈松林當特種兵執行任務時,唇語是必修課程,立即分辨出她是說:“大哥,救救我,救救我?”
 
若換了壹般人可能會馬上嚇死,但賈松林卻很鎮靜地分析到:莫非世間真有魔法,女孩是被困在了鏡子裏?
 
賈松林快步奔到中廳,從工具箱裏拿出壹把榔頭。當他對著鏡子要砸下去的時候,女孩卻現出驚恐萬狀的表情,快速地擺手,嘴也急切地動著:“大哥,使不得,使不得,鏡子壹碎我會死的。”
 
賈松林急忙住手,索性坐在鏡子裏,和她交談起來:“妳是不是鬼?”
 
女孩說:“我是活人,不小心困在了鏡子裏。”
 
賈松林說:“能不能告訴我,妳是怎麽進去的?”
 
女孩顯出羞澀的表情:“這事兒有些難為情。”
 
賈松林說:“妳不說,就找不到解救的辦法。”
 
女孩羞答答地說,她有個見不得人的癖好:自戀。因為漂亮,總是自我欣賞,甚至捨不得嫁給任何男人,每天照著鏡子熱戀自己,甚至親吻鏡子裏的影像。直到有壹天到了忘我的境地,不知不覺就和影子裏的人像化為了壹體,困在裏面再也出不來了。
 
賈松林問:“怎麽才能把妳救出來?”
 
女孩不好意思地說:“或許遇見壹個讓我刻骨銘心、傾心相愛的男人,用他的吻把我引出來。”
 
賈松林問:“我行嗎?”
 
女孩說:“妳試壹下。”
 
賈松林對著鏡子和女孩接吻,但徒勞無功。
 
女孩說:“我很想喜歡妳,但妳不太英俊,只是為了得到解救而接受妳。妳也是僅僅是同情憐憫、行俠仗義而已。我們彼此不愛,不管用的。”
 
賈松林說:“如果找到妳所傾心的,是不是可以?”
 
女孩說:“也只能試試了。”
 
為了救出女孩,賈松林不斷尋找、挑選自己認為英俊出色的男孩,說明意圖,說服他們在月圓之夜前來相見。有的聽了哈哈大笑,認為賈松林讓鬼嚇出了毛病,也有的相信了他說法,但壹見到鏡子裏真的出現“鬼像”,竟然屁滾尿流、失魂落魄,甚至有嚇出病的。也有幾個膽大的,對“女鬼”壹見鐘情、百般示愛,偏偏女孩又看不上。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了幾個月。賈松林雖然對女孩也沒什麽奢望,但每到晚間就和她聊會天,就像QQ裏上視頻壹樣。有人問了,不是月圓之夜才能出現嗎?這就事在人為了,比如用燈光照射鏡子,照樣能出現影像。兩人說話越來越投機,互相有點愛上了,但試著親吻了幾次,還是不管用。
 
這天是星期六,賈松林正和女孩聊天,突然聽到窗外傳來孩子的哭聲。跑到跟前壹看,壹個三歲的孩子可能貪玩兒,從樓上窗戶裏掉下來,正好卡在晾衣架上,兩條腿本能地不住蹬踹。賈松林不假思索,馬上登上窗臺、拉開窗扇,壹手扒住窗沿,壹手托住了孩子的屁股。這是在12樓上,如果孩子和賈松林掉下去,都會粉身碎骨。賈松林壹邊托住孩子,壹邊大聲呼喊求樓下人幫助。馬上有人發現了,打了110求救電話。
 
時間長了,賈松林很累,腿也開始哆嗦,扒住窗口的手也快堅持不住了。關鍵時刻,就覺有人抱住了自己的腿,堅定地說:“老公,頂住!”
 
賈松林低頭壹看,鏡子裏的女孩竟然出來了,正含情脈脈又是鼓舞關懷地望著自己,不由力量倍增。
 
終於有人打開樓上的門,把孩子拉了上去。疲勞至極的賈松林壹泄勁,就摔到了窗裏女孩的懷裏。
 
賈松林醒來睜眼壹看,不由驚喜萬分:“妳出來了?”
 
女孩說:“關切萬分、身不由己。”
 
賈松林說:“不會再走了吧?”
 
女孩淚流滿面地說:“不走了,還要和妳壹輩子相守。現在我明白了,人不能陷入自己的小天地裏,關愛別人,生活才有意義,舍己無私才會有超常的感情和能量。”



回覆 引用 TOP

 老王頭有壹個不孝的兒子,叫王東子。王東子為了遺產,害死了老王頭和弟弟王西子。


  報仇兩個人壹死,父親的遺產就落到了王東子手裏。


  父親養了壹只老母貓,黑的。王東子害死兩個人之後不久,那只母貓下了壹個崽。不久,母貓也死了。貓崽子生下來以後,王東子從來沒管過它。


  三年了,那只貓沒吃沒喝,居然沒有死。


  這天晚上,王東子回到家,發現貓沒了。他找遍了整個屋子,都沒有。他感覺屋子裏有風,涼颼颼的。大熱天的,哪兒來的涼風呢?


  他覺得風是從床底下吹出來的,就把床挪開了。他看見床底下有壹個拳頭大小的洞。風是從這裏進來的,貓是從這裏出去的。他找來東西把洞堵上了,把床挪了回來。忙活完這壹切,他累壞了,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第二天,鄰居在他家發現了他的屍體,死於煤氣中毒。


  夜深人靜,壹只黑貓悄悄來到壹片墳地,它蹲在老王頭的墳前,眼睛直直地看著老王頭的遺像,說了壹句話:“爸,我為妳報仇了。”


  那是王西子的聲音。



回覆 引用 TOP

某人很偶然地得到了壹個老戰友的電話,很激動,立即給對方打了壹個電話。


  祝壽他們已經退伍三十多年了,—直沒有聯系。


  在電話中,兩個人敘了半天舊,某人聽到老戰友四周很嘈雜,就問他家裏是不是有什麽事。老戰友說,今天正巧是他老父親的壽辰。


  出於禮節,某人自然而然地多了壹句話:“呵呵,祝他老人家長命百歲!”


  老戰友楞了楞,然後訕訕地說了句:“謝謝……”


  某人沒想到,當天晚上老戰友的父親就死了。


  這壹天正是他百歲壽辰。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小陳是名搬運工人。他的工作很累。拉活兒,搬貨,每天幾乎沒有閑功夫。他的想法也很平淡——攢點錢,娶個老婆。然後養家糊口。


  婚紗店的模特拉不到活兒的時候,他總在壹家婚紗店前轉悠。他想:如果有壹天我媳婦能穿上這樣的衣服來和我結婚,那該多好啊。


  後來這家婚紗店的老板找到了他。拉壹趟活兒壹萬,這是天價!小陳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任務很簡單,天黑的時候,把店裏淘汰的三個模特運到小樹林裏埋掉。這三個模特都不輕,做工很精緻。大大的眼睛,高翹的鼻子,薄薄的嘴。小陳抱起她們的時候,感覺就像抱著自己的老婆。


  裝好車後,小陳哼著歌,開著他的農用摩托,向小樹林突突突地開去。賺錢真容易。壹趟車就壹萬,很快就可以娶媳婦了。壹高興,小陳開始跟模特們說話。說他的從前,他的理想,他未來的媳婦……媳婦?對啊,如果抱這麽個模特當媳婦的話,不是省錢了麽?況且她們這麽真實,這麽漂亮。反正只是不要了的模特而已,應該沒關系的吧?


  小陳跳下車,到後面挑了壹個最漂亮的模特,把剩下的埋掉了。回家的路上小陳挺後悔,如果都留下來的話,他不是有很多個老婆了嗎。就這樣過了好幾天,小陳壹直沒出車,在家專心地陪他的老婆。給她買衣服、梳頭發……


  直到有壹天,小陳抱著老婆看電視的時候,電視上播出壹則新聞——婚紗店老板被抓了。他殺了自己的三名女友,把她們做成了標本,壹直擺在他的店裏當模特……



回覆 引用 TOP

上小學三年級之前,我們家都住在學校的對岸。這就意味著,每天上學放學,我都要乘坐渡船。能坐在渡船上,也是兒時的壹大樂趣和上學的動力,看著青青河水裏飄逸的水草,調皮的小魚,還有那壹閃壹閃的倒影,感覺甭提多愜意了。渡船,是村上承包的,請了壹個70多歲的老爺爺擺渡,我們都叫他“劉爹爹”。他沒有子嗣,很可憐,村上也是為了照顧他,才把這個活給了他。壹年到頭,能落個100多元,對壹個老人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幽靈擺渡人在這裏,先要解釋壹個方言。在湖南、湖北乃至兩廣和四川的壹些地方,由於受到古代官話的影響,叫父輩的人為“爺”,叫父輩的父輩為“爹”。這壹叫法,與北方方言有些出入。這只是語言表達習慣的差異,並不是南方人不懂輩分,呵呵。


  每次我們要過河,幾個小朋友就會約在壹起喊:“劉爹爹,要過河啦!”壹般不出三聲,劉爹爹就會從河邊的壹個小屋子走出來,樂呵呵地把船劃過來。在船上,劉爹爹總是十分熱心,壹會問我們今天老師教了什麽啊,壹會又問我們有沒有認真聽講,壹會又提醒那些調皮的孩子,讓他們離船舷遠壹點……反正呢,包括我在內,很多孩子都很喜歡他。有時候,家裏還讓我給劉爹爹帶菜啥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劉爹爹監督我,要我早點回去,不要在河邊玩耍。這條河,每年都會淹死幾個小孩子。


  記得那是壹個深秋的清晨。我小時候學習還是很積極的,雖然學習成績不咋地,但是態度決定壹切,我不遲到不早退,上課還積極舉手回答問題,呵呵,挺傻帽壹人。


  那天,我積極過了頭,離開家門才知道其實時間還很早,天只是蒙蒙亮。我去找那幾個平時跟我壹起上學的小朋友,他們都沒有起床。小屁孩嘛,也沒有多想,就自己壹個人來到了渡口。


  “劉爹爹,要過河啦!”我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圓地喊了起來。連續喊了幾聲,也不見人。我呢,很執著,繼續叫著:“劉爹爹……”“咳咳咳……”這是劉爹爹的咳嗽聲,伴隨著咳嗽,壹個黑影從河邊的小屋裏走了出來。我樂得直拍手。


  不壹會兒,船就劃了過來,我興奮地跳了上去。坐在船沿上後,我就熱情地跟劉爹爹打招呼。回答我的,還是壹陣陣咳嗽,很是強烈。我想看清楚劉爹爹的臉,但由於天還沒有亮,深秋的河面上又莫名地騰起了壹陣陣水霧,站在渡船棚子下面的劉爹爹的臉好模糊好模糊。


  就這樣,我也不說話了。水面上只有漿與水接觸的聲音,偶爾響起的咳嗽,單調而怪異。“是不是大人生病了,就不喜歡說話了呢?”我在心裏默默地想著。生平第壹次,期盼著船劃得快些。


  終於,船靠岸了。我從船上跳到岸上,也不道謝,頭也不回地朝學校跑。身後,又傳來了壹陣咳嗽。


  到了學校,門還沒有開,我又在壹個做早點的小店裏坐了好久,我們學校的老校長才來開了門。


  早自習開始了。我大聲地朗讀著課文,不壹會兒班主任走了進來,壹臉嚴肅,難看得很。又是誰惹了他了?我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原來教室裏還有十幾個空位置。我們那會遲到簡直是個天大的事情,壹天有壹個遲到的,老師就會堵在門口,不讓他進教室。今天倒好,壹下子有十幾個遲到的,難怪班主任要發飆。


  我突然打了壹個激靈:咦,怎麽這十幾個小孩子,都是河對岸的呢?當時我心裏暗自還慶幸幸好早來了,不然今天也會遲到,到時候不知道老師會怎樣收拾我呢。


  早自習快結束的時候,十幾個孩子才齊齊地來了。盛怒的班主任把他們全擋在了門外,門外哭聲壹片,甚是熱鬧。我們壹大幫子小孩就集體圍觀他們。


  “大鵬,是誰把妳渡過來的?”我的好朋友武立果臉上掛著淚珠,十分納悶地問我。


  “劉爹爹啊!”我滿臉的得意,“誰讓妳們睡懶覺!”


  啊!好幾個小朋友都叫出聲來,臉上的表情十分怪異,仿佛我是從石頭縫裏鉆出來的孫猴子。武立果大喊:“劉爹爹死了!”


  死了?劉爹爹死了?聽到這裏,我的腦子“嗡嗡嗡”地作響,渾身像被拋入了冰冷的地窖裏。“妳們騙人,就是劉爹爹把我渡過來的!”我壹邊說,壹邊朝後退,壹下子就摔到了半米多高的臺階下面,暈了過去。


  後來我才知道,劉爹爹的確已經死了,在他把我渡過來之前五個多小時,他就死了。那天,十幾個小朋友叫了半天,沒有人應。壹個學生家長遊過了河,才把船劃了過來。等到大家去推劉爹爹住的小屋子,才發現劉爹爹早已斷氣,身體都已經硬了。


  那件事情發生後,很長壹段時間,我都受到同學的排擠,他們都說我能見到鬼,是個怪人。即便如此,我還是堅持認為那天,送我過來的就是劉爹爹。


  從河邊小屋中走出來的黑影,除了善良的劉爹爹,還會是誰呢?



回覆 引用 TOP

作為寢室裏的老大,他有個難題要處理。


  老四不知從哪裏搞來了壹條蛇。


  養蛇壹條拇指粗細,兩米多長的蛇,通體漆黑,眼睛血紅。


  老四很喜歡這條蛇,天天抱著它睡覺,沒事就把它盤在胳膊上走來走去。


  難題就是——只有老四喜歡蛇,寢室裏的其他人都反對老四在寢室裏養蛇。壹再勸說無效之後,他帶著兄弟們狠狠揍了老四壹頓,並且用晾衣桿,挑走了那條蛇。


  從此之後,老四不再跟他們說話,偶爾看著他們,也帶著怨毒的氣息。


  他們也再沒見到過那條蛇。


  然而他卻能感覺到,蛇並沒有走,它還在這個寢室裏。


  尤其是夜裏,萬籟俱寂的時候,他幾乎可以聽見它在地上爬行時,鱗片和地面摩擦的聲音。有幾次,他甚至夢見自己被那條黑蛇纏得透不過氣來……


  他漸漸無法忍受這種感覺了,決定找老四談壹談。


  “那條蛇沒有走對不對?妳把它藏在寢室裏了對不對?”


  老四不安地絞著手指,壹言不發。


  他放緩了語氣,“老四,都是自己兄弟,沒什麽好隱瞞的,上次我們也過分了些……妳只要告訴我,妳把蛇藏在什麽地方了,我絕對不會追究,還會說服其他兄弟同意妳養蛇!”


  老四忽然詭異地笑了,“大哥,蛇,蛇就在這裏啊!”


  這個瘦削的男孩扭動著身軀,身體漸漸發黑,血紅的雙目,緊緊盯著他——


  “上次妳們扔掉的,是老四而已啦!”



回覆 引用 TOP

 張苗苗出生時,有個半仙替她算過命。


  詛咒半仙說,她天賦異稟,二十歲後,要慎言。因為她每說壹句不好的話,都會成為詛咒。


  過了今天,她就二十歲了。


  壹過十二點,她立馬暗暗說道:“孫麗麗家被拆遷,孫麗麗家被拆遷!”


  張苗苗最恨孫麗麗,她知道她家的老房子早就被開發商瞄上了。


  沒多久,孫麗麗家真的被拆遷了。


  開發商壹口氣補償了她家二百萬。


  孫麗麗的老爸是馬路工人,現在去掃大街都開著寶馬。


  張苗苗又暗暗下了個詛咒:“孫麗麗被車撞,孫麗麗被車撞!”


  隔天,孫麗麗在逛街時,被壹輛奧迪A8颳倒,進了醫院。還好無大礙,只是破了點皮。開車的富二代很熱情地給了她壹張名片,說有事可以找他。


  沒多久,就傳出孫麗麗和富二代戀愛的消息。


  得知這個消息後,當晚張苗苗蜷縮在被窩裏,拼命詛咒自己。


  張苗苗家被拆遷,張苗苗被車撞倒……


  過了壹陣,張苗苗的家終於也被拆遷了,每平方米補償五百塊。


  生活困難,張苗苗不得不出去打工。


  這壹天她打工回家,被壹輛雪佛蘭撞倒了。


  她全身都在痛,壹動不能動,迷迷糊糊看見壹個年輕小夥兒急匆匆從車裏出來。


  她痛苦地想,這願望實現得也太慘烈了壹點,不過還好,小夥子長得還能見人。


  小夥兒上前看了看她的情況,突然掏出壹把刀,狠狠地說道:“大姐!對不住了!撞傷妳我賠不起啊!”說完,他揮刀朝張苗苗身上紮去。



回覆 引用 TOP

肖墨喜歡照相,特別是自拍。他是個攝影師,隨身掛著相機,總是走到哪兒拍到哪兒。


  照相小鎮要舉辦攝影展了。肖墨有事沒事就喜歡跟蹤林郁,林郁是肖墨的死對頭,也是個攝影師。肖墨希望拍到他出醜的洋相,在攝影展那天大肆宣揚,他相信他的技術能讓林郁無地自容。


  他尾隨林郁來到巷尾,看著林郁對墻角的男人說話,突然,林郁以出其不意的速度把刀狠狠插進那個男人腹部。林郁殺人了!肖墨捂住嘴,緊緊盯著林郁的背影,“喀嚓”壹聲快速拍下照片_在林郁要轉過身的時候,倉皇逃走了。


  回家後,肖墨洗出了照片,看到照片裏的死者面孔時,他臉色大變。


  那身著裝,那掛著的相機,不正是他自己嗎?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大學畢業,林強換了幾份並不稱心的工作,然後開始在家“啃老”。


  植物人 壹天,母親下班回來,看到躺在床上的林強,不由得怒從心起:“從明天開始,我不會再養妳了,趕緊出去找工作!”林強不說壹句話,只是直直地看著窗臺那盆仙人掌,它多好啊,天天什麽也不用幹,還有人給它澆水。當個植物也不錯呢。


  第二天,林強還是躺在床上,母親又打又罵,他壹動不動,宛若壹截僵直的木頭。母親害怕了,找人把他擡到醫院。檢查後,醫生皺了皺眉:“您兒子的情況很奇怪,他的大腦並沒有創傷,很可能是心理上的疾病,我們無能為力。”


  就這樣,林強成了“植物人’,由於醫院的費用太高,母親把他接回家,餵他吃喝,替他擦洗身體,還跟他講各種往事,甚至包括他那從未謀面的爸爸。


  有時候,聽著母親憔悴的聲音,林強真不想裝下去了,可他最終還是選擇了沈默,他害怕再次面對那個紛繁的世界,那潮水壹般的社會壓力。


  後來,母親開始沈默,了林強的世界單純得只剩下心跳的聲音。


  壹天,母親又開口了,聲音裏有壹種從未有過的溫情,她說了好多好多,最後壹句話是:“兒子,對不起,媽媽累了,以後妳只能自己照顧自己了。”


  林強突然意識到,自己必須起來了,他試著動了壹下,可身體毫無反應。林強心裏猛的壹顫:天吶!自己竟然真的變成壹個植物人。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