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62
  • 回覆: 1
[隱藏]
97前移民來香港生咗「我」, 「我」生於香港, 鄉下是廣東省, 性格本來就歸屬於東方佛教, 因為中國人性格。 無奈在香港,興起一個西方基督教, 入讀西方基督教學校,信西方基督教耶穌。 這種不是豬,又不是狗的多元化, 令我們香港人困擾著煩惱, 不如成為一個哲學人? 我們的歸屬感又是那一位? 就像身份認同一樣, 我是生於香港人。有必要說自己中國人嗎? 形式上是中國人,但我們不是生於中國。 香港人近七成一直抑鬱, 永遠找不到答案。

[ 本帖最後由 ckp1349g 於 2021-1-30 12:35 AM 編輯 ]



熱賣及精選
引用:
原帖由 ckp1349g 於 2021-1-30 12:21 AM 發表

97前移民來香港生咗「我」, 「我」生於香港, 鄉下是廣東省, 性格本來就歸屬於東方佛教, 因為中國人性格。 無奈在香港,興起一個西方基督教, 入讀西方基督教學校,信西方基督教耶穌。 這種不是豬,又不是狗的多元化, 令我們香港人困擾著煩惱, 不如成為一個哲學人? 我們的歸屬感又是那一位? 就像身份認同一樣, 我是生於香港人。有必要說自己中國人嗎? 形式上是中國人,但我們不是生於中國。 香港人近七成 ...
問題是我們歸屬於什麼, 基礎在於什麼?
現實? 理想? 過去? 還是將來?

對於「我」來說, 我的世界觀就是我是什麼人的基礎,
一個沒有國家概念的人不認同自己是什麼國人,
你硬要以身份証來作辯論也沒意義,
他/她就是沒有這種歸屬感...

問題是, 人類先天的心理其實很需要社會概念,
這是人類進化的產物,
一個人沒有國的思想, 很可能會把它以神、世界、宇宙來代替...
心理上拿什麼作代替品也沒所謂,
反正只是滿足人類的天性...

可是, 人類有另外一種心理要求,
想把理想世界變成現實世界的需求...
如果這種需求沒有滿足, 人們總帶著一種遺憾感...
祈禱不是別的, 只是一種方法,
讓人們把理想世界直接當成真實世界的方法...
所以, 信仰需要人們相信...
相信的力度足以讓人們把理想變真了...

世界國概念也是一種理想,
對於一個無神論者,
似乎相對接近真實,
可是這根本不符合「現在」,
因為從任何角度看,
世界都沒有統一,
擁有這種思想的人不會滿足「現在」...
可又想不到進步的方法...
這種人永遠得不到滿足...
這種「世界國」思想只能放到「未來」,
我們死了以後才有可能到達的理想世界...

「國家」概念則相對貼地,
各式各樣的體系,
足以形成一個整體.
有人把它看成一個機械,
把自己看成一顆螺絲;
有人把它看成一個多細胞生命體,
把自己看成一個細胞.
兩個比喻都只是想要在一個國家裡,
找到自己的定位,
好讓心裡踏實一些.

部份人看到政治太麻煩,
不想再理會什麼國家,
於是把自己心思都放到「公司」裡,
只要在裡頭找到自己定位就好...
可是他/她每次轉工的時候,
就會感到很迷失,
因為沒有了更上一層的視角來構建不同公司間的聯繫.

一些家庭主婦只有「家」的概念,
在家裡找屬於自己的位置,
古時有家族的概念會比較滿足,
現代人知識增長, 家族的規模也不斷縮小,
顯然這種單純的概念已不滿足人類的天性.

綜合以上, 我們歸屬於什麼?
從微觀到宏觀都有不同的視角,
當中也有屬於自己的選擇,
當你解決了這問題,
最起碼你已經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個世界觀了.

[ 本帖最後由 ibm1 於 2021-2-1 10:08 AM 編輯 ]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