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30
[隱藏]
楊倩從住進這套房子裏,就覺得很奇怪,總覺得有壹雙眼睛在某個地方盯著自己,起初楊倩認為是自己多心了,可是,住了幾天以後,這樣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就像這套房子還住著別人壹樣,她問過房東除了自己和房東還有誰有這房子的鑰匙嗎,房東說如果她不放心把鎖換了也可以,楊倩雖然照做了,但是這樣的感覺並沒有消失。每當晚上睡覺的時候,她感覺那雙眼睛離自己越來越近,常常會因為那不安的感覺驚醒,有壹天她終於忍不住了,把家裏所有的地方都翻遍,確定只有自己壹個人的時候,她才把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晚上,楊倩洗完澡回到臥室,坐在床上吹著頭發,突然感覺床動了壹下,像是有人坐下來壹樣,楊倩把吹風機關掉,慢慢的轉頭看向自己的身後,什麽也沒有,楊倩鬆了口氣,當自己回頭的時候,壹張放大的臉出現在自己眼前“妳在找我嗎?”那張臉的眼睛只有眼白,頭發遮住了壹半的臉,還散發著腐臭味“啊~”楊倩大叫壹聲,昏了過去。
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了,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渾身打著冷顫。想著自己沒做什麽傷害別人的事,不要怕。並決定把這件事告訴房東。換好了衣服,楊倩往房東家裏趕去,房東看到是楊倩,很驚訝。在楊倩的詢問下,房東說是她做噩夢了,自己住了這麽多年什麽事也沒有,第壹次租房子就是租給了她。楊倩看著他的眼睛,覺得他似乎隱藏著什麽。
回到家,楊倩壹直想著這件事,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夢裏她看到壹個女孩正跟壹個男人在爭吵著什麽,她看不輕那個男人的臉,他們越吵越兇,突然那個男人拿起壹個花瓶往女孩的腦袋砸去,女孩倒在了地上,但好像並沒有暈過去,壹直瞪著那個男人,那個男人再壹次舉起手中的花瓶,楊倩沖過去想攔住那個男人的時候,看到地上的那個女孩用兇狠的眼神看著自己。
被嚇醒的楊倩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四周黑丫丫的壹片,楊倩看了看時間晚上二十二點多,自己竟然睡了這麽久,她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轉身起來開燈。轉頭時卻看到自己身後站著壹個“人”楊倩嚇得大叫壹聲,壹屁股跌坐在地上,這時,那個“人”開口了“妳別怕,我不會害妳的。”楊倩借著月光看清了那個“人”的臉,那張臉不就是昨晚看到的那張臉嗎?楊倩渾身只打哆嗦,看著那個人慢慢向自己走來,自己也用手撐著地板慢慢往後退。那個“人”好像想到了什麽,臉突然變了,變得正常了,楊倩看著心裏也舒服了壹點,但是又覺得這張臉好像在那裏見過。突然想起在夢裏見過那張臉,它不就是夢裏的那個女孩。楊倩鼓起勇氣問眼前這個女孩“妳找我幹嘛?”“我想讓妳幫我個忙。”說著,這個“人”竟然哭了起來,那哭聲讓人毛骨悚然,楊倩忍不住了“妳別哭了,哭得我渾身發麻,只要不殺人防火,能做到的我盡量。”
那個“人”聽到楊倩這麽說,停止了哭聲說道“夢裏的情形妳還記得吧?”楊倩想了想,點點頭。那個“人”繼續說道“那個男人砸完我以後,我還沒有死,只是意誌有點模糊,可是他還不甘心,又砸了我壹次,我也沒有死,那時候他的房間正在整修,他就把我用釘子釘在墻上,在我旁邊砌起磚塊,壹起做成了墻,就是妳床頭那面墻。”怪不得睡覺的時候總覺得有雙眼睛在離自己很近的地方盯著自己。楊倩想。“那......妳....想讓我幹嘛?”楊倩喏諾的問道。“妳只要想辦法讓他繩之以法就好了。”“妳想得到是輕松,又沒證據。”楊倩壹副為難的表情“我會幫妳的。”話音壹落,那“人”就消失不見了。第二天壹大早,楊倩就去買了個大錘子,把墻砸了。看到屍體,楊倩還是被嚇了壹跳,想想自己跟這具屍體壹起住了這麽久,不禁渾身發麻。然後打電話報了警,警察來時問她是怎麽發現這具屍體的,楊倩說是死去的這個人托夢告訴自己的,還告訴自己兇手是誰。那些警察都不相信她,這時,他們的長官發話說相信她壹回,讓她找出兇手,警察們妳看看我我看看妳,半信半疑的答應了。楊倩讓警察藏起來,還準備好了錄音筆,便打電話給自己的房東莫任,說她發現了屍體的事,果不其然,莫任很快就趕來了,楊倩把錄音筆打開,隨後打開門,讓莫任進來後把門反鎖了。楊倩故意把昨晚莫巧巧鬼魂找自己的事告訴了他。他看著楊倩,皺了皺眉頭,然後又笑了,笑得很大聲,讓人覺得很不舒服,楊倩本能的往後面退了壹步。突然莫任停止了笑說“妳說她找妳,告訴妳是我殺了她,哈哈哈,真是好笑。”楊倩看著他,緊張得冷汗直冒“妳就承認了吧,都到這個地步了。”聽完這句話,莫任壹步步向楊倩逼近,楊倩也壹步步的往後退“妳裝作不知道不就沒事了嗎,多事可是會沒命的。”說完不知從什麽地方抽出壹把刀向楊倩刺去,就在快要刺到楊倩的時候,莫任停住了,驚恐的看著楊倩的右邊,刀子掉在了地上,嘴巴還說著“我求求妳放我吧,放了我吧,我可是妳爸爸啊。我也是沒辦法才殺了妳的啊”聽到這些,楊倩也傻了,原來莫巧巧是莫任的女兒,這個人真是禽獸,連自己女兒都下得去手。這個時候,潛伏在楊倩家裏的警察沖了出來,壹把按住了莫任,雖然他們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麽,不過既然莫任已經承認自己殺了人,剛剛發生什麽也都不重要了。警察把莫巧巧的屍體和莫任帶走了以後,楊倩感覺輕鬆了很多。
“謝謝妳。”莫巧巧說完這句話也消失了,楊倩收拾自己的東西,兩天後搬走了。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