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7
[隱藏]
劃重點:


作者丨司雯雯 編輯丨王畢強

計劃落空了,春節後到富士康掙些快錢的打算沒能順利實現,李方靠打零工謀生,常年在大小工廠之間輾轉,每到春節期間,許多工廠暫停生產也不再招人,但富士康通常正月初四就開始招工,是個“保底”選擇。

但富士康這次讓他失算了。遲遲沒見招聘訊息,李方一天刷幾遍中介公司的朋友圈。中介向富士康等工廠輸送人力,訊息要比工人靈通。他眼見中介的宣傳文案從“正月初四正式開招”向後一推再推,從正月初四(2月15日)捱過初八(2月19日),還是沒等到能夠進廠的許諾。

公眾號“鄭州FOXCONN招募中心” 在春節前預告,“招募工作將於正月初四火熱啟動”,但正式開放招工渠道時是2月26日,已是正月十五。


微小的變動牽連著上萬人的生計。在富士康鄭州廠區,超過20萬人依附流水線討生活,深圳廠區也聚集了約15萬人,像李方這樣的臨時工不在少數。

富士康善於用招工政策排程大規模的工人。訂單量大時,生產進入旺季,招工渠道放開,工人湧向招募中心,黑壓壓的人頭擠滿門前的馬路,中介們反覆強調每天新招8000或1萬人的成績。淡季時不再缺人,招工渠道收緊,加班人數和時長開始縮減,拿到手的錢少了,排隊的成了辦離職手續的工人。

工人也從招工政策中覺察到了富士康的態度變化。返費是重要的量尺,為了吸引工人,富士康等工廠習慣在工資之外設定獎金,獎金對在崗天數有一定要求,目的是留住工人。旺季時,廠子出手闊綽,出勤滿70天的補貼超過1.3萬元。2月25日公佈的招工啟事中,富士康最新的返費價碼是出勤滿55天,發放4500元,返費差額抵得上兩個月的基本工資。

要求留在廠裡的時間變短,獎金更低。有人在富士康工人聚集的貼吧裡抱怨,“返費太低,現在去實在不划算”,想等等高價。

李方進出富士康幾次,熟悉它的規矩,“意思是富士康不缺人了,淡季來了。”作為巨大產業鏈條上最末端的“螺絲釘”,他明白工人看似靈活,實際被動,“我可以選擇不去,但決定旺季還是淡季的不是我們”。錢少總比沒有好,他決定進廠了。

生產淡季提前:招工延遲,加班銳減

有經驗的工人懂得觀察自己上下班路上的人群。富士康日班和夜班交替,不加班時都是八個小時,有固定的下班時間,工人稱為下“早班”。加班算是常態,也只有多加班才能賺錢,自己下早班不算好事,路上如果人挨人更讓人洩氣,這代表著大多數人無班可加,工廠的訂單變少了。

張力偉在富士康鄭州廠區打拼十年,他從各種跡象判斷,富士康的淡季到了。過完春節,廠區從正月初八(2月19日)正式上班,他和同事下早班的次數越來越多,偶爾加班也只是加班一個小時。2月末,張力偉的加班時長約為50多個小時,刨去春節假期內的加班,節後加班時長不超過20個小時,而平日裡他所在車間的加班時長大概超過100個小時。

部門不同,情況也不一樣,加班時長正在下滑卻是普遍情況。招募政策釋出後,不少人動心想進廠,在相關貼吧打聽,“最近有加班嗎?”回帖大多讓人失望,“天天(工作)八小時。”有人答覆,鄭州廠區的某事業群開始實行加班時長的管控,從2月的138個小時下降至80個小時。

加班時長減少的同時,產線上的工人也正在流失,工人們衝著掙錢而來,沒了加班的機會自然去尋找其他的工作。


開工後,張力偉產線上的工人只剩了大概一半,許多臨時工沒有再返回工廠。在富士康南方某廠區,一名工人發現,同條產線上缺了一大半的人,為保證流水線運轉,兩條產線上的工人被合併到一條線上。

招工延遲和加班銳減的原因都是生產任務的下降。張力偉所在的產線,高峰期的生產任務大約是每天組裝5000臺手機,如今產量調低了一半,用工人數也少了一半。

在流水線,一切為了保證產量服務是車間裡的最高法則。旺季時,富士康為完成產量目標,下大力氣招工人,返費常常超過1萬元。但近期,富士康選擇下調產量,對工人的需求力度相較旺季減弱不少。

最明顯的變化是返費降低了。在富士康官方給出的招工政策中,正式工和臨時工的獎金分別為3600元及4500元,而在今年春節前最後一天的招聘中,獎勵標準超過8000元,小時工的工價也從春節假期前的每小時26元跌至21元,算下來每月差不多會少賺近千元。

中介們招工的口氣也不如此前那樣焦急,開始強調“名額有限,先到先得”。一名向鄭州廠區輸送工人的中介聲稱,因“物料短缺”,富士康的產量跟不上,也就不需要那麼多的工人。他分到的招工名額為1800人,而在旺季根本沒有限制。有工人嫌返費低,他在招工視訊中篤定地回覆,“現在返費上漲的可能性幾乎沒有,想來的不必再等!”


一些工人習慣了工價漲跌,打算先進廠邊幹邊考慮,也有人覺得低價進廠不值得,不如去外地看看,“沒有選擇的人才會來”。部分用工中介也從宣傳“不出家鄉能掙錢”轉向大力推薦“外地高價小時工”。

低返費難以拉動新人,富士康工人張力偉也在為招工焦慮。他不是職業中介,也不指望拿到推薦別人進廠的獎勵,但身上揹著招人指標,完不成任務,就難以擠進加班名單,尤其是在加班金貴的淡季。最近幾年,富士康正式員工被分派了招工名額,他2021年的任務比上年還增加了一個。

於是,富士康的在職員工和新人間逐漸形成了一種默契:不花錢,招不到新人。富士康官方規定,在職員工每推薦一位工人進廠,可獲得300或500元獎金。

張力偉通常在邀請別人時便許諾“獎金都是你的”,但想找到人的價格已經被抬得更高,他需要從自己口袋中再掏錢“買”名額。為了完成招工指標,他剛貼了400元說服一位工人被自己推薦,但任務還有四個名額。“不花錢不行。”因為,領導給他壓力,“招不到人,你就不用加班了。”

超七成工人留廠過節,iPhone訂單轉向印度工廠

張力偉沒經過太多考慮,就放棄回家過年,選擇春節留在廠里加班,“打工不就為了多掙錢嘛”。

2021年春節前,多地出現零星新冠疫情病例,為減少人員流動、加強疫情防控,多地政府提倡“就地過年”。為響應號召、留住工人,富士康各個廠區開出激勵獎金。

張力偉所在廠區和部門,從臘月二十四(2月5日)到大年初九(2月20日),除去除夕和大年初一,滿勤上班的正式員工可獲得日獎金和全勤獎,共計3600元,幾乎相當於淡季時一個月的工資,臨時工可拿到2000元獎勵。


獎金打動了不少工人。一名在富士康工作6年的老員工感到意外,往年也有留守獎勵,但他覺得今年的條件幾乎是“有史以來最寬鬆的”,“往年的獎勵基本只覆蓋正式工中的部分級別,但這次臨時工也有獎勵,幾乎覆蓋了95%的員工。”

王琪在富士康南方某廠區工作,她發現廠區在年底多了一些標牌和橫幅,“今年過節不回家,春節出勤賺錢花”“這個春節,公司養你”。衝著獎勵,她也決定留在流水線上過年。

大年初二晚上下班,穿梭在廠區裡的人群裡,她沒感覺出冷清,員工食堂裡甚至排起了長隊。春節期間,員工可享有三天的食堂用餐減免,每頓十塊錢。


富士康鄭州廠區公佈的資料顯示,其日常員工數量接近21萬人,留守過年人數為15.2萬人,佔比超過72%。

王琪所在的產線平時約有2000人,直到大年二十九,只有400多人離開,彷彿尋常的工作日,“對臨時工來說,上一天班補助100元,這錢肯定要賺”。

春節期間大規模的留守加班,提前消耗了富士康的訂單,也讓淡季來得更快。號召工人留守時,富士康曾在啟事中給出“春節期間,產能豐盈”的理由,但張力偉記得留守時每日的工作時長約為8個小時,也並沒有太多的加班安排。

春節後進廠的李方沒踩準時機。春節前,富士康已用高額返費吸引了大批工人。因iPhone 12延遲發售,相關訂單滯後,以及iPhone 12系列全球出貨量的提高,富士康原本從8月至11月的生產旺季得以延長,1萬元左右的返費持續了約2個月。

春節前最後一週的招聘中,其打出了“火熱招募”的名號,給出的返費價格仍超過7500元,針對寒假工的招募在宣佈停止兩天後也再度重啟。一名中介在朋友圈中吆喝,“沒入職的趕緊來,嚴重缺人”,並表示可將返費提高至9500元。


富士康另一重訂單減少的壓力,或許來自於競爭對手。同樣作為iPhone代工廠之一的和碩也大力鼓勵工人在春節留守,並給出了約4000元的獎金。

海外工廠的發展也搶走了大陸工廠的部分訂單。中國是iPhone最大的生產基地,富士康佔據了主要份額,但其大陸產線的工人價格逐漸變高,招工難度增大,蘋果公司希望供應鏈流向人力更便宜、成本更低的地方,人力密集型的製造工廠正向印度、越南等更具價效比的地方轉移。

富士康、和碩等工廠在那裡均已有建廠行動。張力偉記得,2020年3月,其所在廠區調撥約200名老員工支援印度廠區建設,“要求是有經驗的老員工,聽說任務是負責教印度工人操作”。支援週期為3月至9月,支援期內每個人額外補助每月8000元。

此前,印度的iPhone製造行業多為舊型號,但蘋果正將新機型的生產訂單向印度工廠派發。據騰訊科技2月報道,富士康“印度製造”iPhone 12不久將開始投產,預計將在兩個月內上市,這將是第7款在印度製造的iPhone。

趕在淡季進廠的李方說不準自己會待多久。進廠打工,他沒想過長期留下來,找準返費上漲的時機、在一定時間內賺到最多的錢才是目的。他打算在流水線上邊幹邊看情況,有機會就離職走人。畢竟在富士康,最不缺的就是“提桶跑路”的故事,幾齣幾進也不算新鮮。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姓名均為化名)

【版權宣告】本作品著作權歸鳳凰WEEKLY財經獨家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家享有資訊網路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富士康進入生產淡季:手機組裝量直接砍半,工人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