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8
+2
[隱藏]
最新:外賣平臺商戶費率透明化改革

據央視網訊息,美團、餓了麼近期針對商戶費率進行了透明化改革,從固定的佣金拆分為較低的技術服務費和履約服務費。對於3公里以上的訂單和深夜凌晨等特殊時段,採用階梯式收費。相比以往,新的模式更為透明合理,對使用者沒有影響。據悉,該規則於5月1日起在直營城市試行。


圖:圖蟲

據上海市消保委,10日下午,約談了美團拼多多,指出了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方面存在的突出問題。

上海消保委出手:

美團拼多多存在誤導消費者等問題

10日晚間,上海市市消保委釋出訊息,“五一”前後,上海消費市場投訴總體平穩,但與此同時,線上平臺類消費爭議相對集中多發。10日下午約談了美團拼多多,指出了兩家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方面存在的突出問題。


上海消保委表示,

美團的主要問題:一是取消訂單引發的退款問題;二是訂送餐、生鮮蔬菜配送不履約問題;三是頁面誤導消費者的問題。

拼多多的主要問題:一是商品質量問題;二是假冒侵權問題;三是強制取消訂單;四是虛假髮貨問題;五是售後服務問題;六是砍價拉新問題。

上海市消保委要求美團在平臺經營過程中要摒棄唯流量思維,要從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的角度,真正落實平臺主體責任:

一是完善頁面描述和服務規則,特別是涉及消費者權益的重要內容,要以顯著方式向消費者加以提示;

二是切實履行訂單義務,如果遇到特殊情況導致住宿、票務等約定無法履行的,平臺也應主動聯絡消費者協商解決;

三是公平設定與平臺商戶的約定與收費,不依仗市場優勢地位增加商戶和消費者的不合理負擔;

四是嚴格物流配送時效性,保障訂單及時按地配送到位,杜絕虛假簽收的情況;

五是對社羣團購等新業務當中遇到的涉及消費者合法權益的新問題要及時研究解決對策,優化業務模式,形成社羣團購消費者權益保護規範。

上海市消保委要求拼多多在平臺經營過程中要摒棄唯流量思維,要從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的角度,真正落實平臺主體責任:

一是強化對商戶的資質稽覈,杜絕假冒偽劣產品的上線;

二是要誠信履約,對商家的虛假髮貨、強制砍單等行為絕不姑息、嚴肅處置;

三是切實履行好平臺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方面的責任,對於消費者的投訴,要做到應收盡收並及時妥善處理;

四是平臺不能夠依仗其市場優勢地位,提高中間環節收費,增加消費者與商戶的不合理負擔;

五是平臺應對照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糾正其在拉新活動中存在的虛假、誘導等行為。

美團和拼多多都表示,公司將根據上海市消保委的要求,對其相關的業務進行自查與整肅,並將於近日向消保委遞交整改報告。

接下來,上海市消保委還將對存在相關問題的其他平臺進行約談。

上海市消保委:

網際網路平臺唯流量思維要不得

近年來,各類網際網路平臺將消費需求與商品和服務的提供進行撮合、匹配,很好地解決了交易過程中的資訊不對稱,既有效降低了消費者的決策成本,又大大提高了消費便捷程度,使得網路購物、旅遊出行、本地生活等平臺迅速崛起並發展壯大。

然而,日趨激烈的同質化平臺間的競爭和網際網路經濟對流量的不斷爭奪導致不少平臺唯“流量至上”、獨“流量為王”。例如,有的平臺為了流量,放任虛假廣告和假冒偽劣商品充斥平臺;有的平臺為了流量,對入駐商戶的資質稽覈和質量管控形同虛設;有的平臺為了流量,對刷單炒信、虛假髮貨等問題查處不力;還有的平臺為了流量,存在強制商家進行平臺“二選一”的行為。

上海市消保委認為,平臺只顧眼前利益的做法無異於“竭澤而漁”,呼籲相關平臺企業徹底扭轉唯“流量至上”的錯誤思維,正視消費者合法權益,主動承擔社會責任,強化平臺治理,用誠信合規經營創造更大價值。

1000萬騎手外包

美團市值蒸發1.2萬億港元

美團還因為1000萬騎手為外包引爆輿情。

近日副處長體驗送外賣的艱辛之後,巡視組又與美團公司代表進行了對話,涉及外賣員工的勞動關係。美團代表在對話中稱,目前美團平臺上的註冊外賣員中接近1000萬人,都不是美團的員工,而是屬於外包的關係,只能交3元/天的商業保險。

此前,美團還受到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的反壟斷調查,目前調查結果還沒出來。

5月10日,美團股價再度重挫7.07%,盤中一度跌9.83%,逼近10%;從2月份460港元高位以來,美團的股價跌了近200港元,跌幅超40%,市值蒸發約1.2萬億港元。

拼多多高位暴跌超40%

蒸發上千億美元

5月10日,拼多多美股盤前一度大跌超6%,開盤後,繼續下跌,跌幅擴大至10%,市值蒸發168.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00億元)。

而從今年2月份212.6美元的高位以來,至10日已經跌至120.36美元,跌超40%,市值蒸發1155億美元。

反壟斷監管訊號明晰

專家建議釐清平臺封禁行為

是遮蔽競爭者還是保護產權

2021年將是反壟斷“大年”,4月22日,全國市場監管系統反壟斷工作會議如此定義。

4月起,系列動作拉開了反壟斷“大年”的大幕。阿里182.28億元罰款靴子落地,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向阿里提出16條行政指導意見,要求其全面深入自查,檢視並規範自身經營行為;緊接著,市場監管總局等三部門的行政指導會提出建立“平臺經濟新秩序”;此後,連續三天,阿里、騰訊、位元組跳動等34家網際網路平臺企業作出《依法合規經營承諾書》。

繼電商平臺被罰後,外賣平臺也在為“二選一”買單。4月26日,市場監管總局釋出訊息稱,根據舉報,依法對美團實施“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

“二選一”問題何解?連結封禁等新的壟斷行為該如何規制?4月底,南財集團合規科技研究院舉辦“平臺經濟健康持續發展”研討會,與會專家就平臺反壟斷熱點問題展開討論。

“二選一”問題尤為突出

“二選一”是指平臺企業要求,合作商家只能入駐一家網路銷售平臺,不能同時入駐競爭對手平臺。

4月13日,市場監管總局等三部門召開網際網路平臺企業行政指導會,會上著重點出“二選一”:強迫實施“二選一”問題尤為突出,是平臺經濟領域資本任性、無序擴張的突出反映,是對市場競爭秩序的公然踐踏和破壞。

天元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黃偉表示,“二選一”行為對市場內的競爭對手、平臺內商家、消費者乃至整體市場發展都會造成嚴重的損害。比如,對商家而言,在多個平臺開店有利於其擴大銷售,但“二選一”限制了商家的經營自主權。並且“二選一”一般伴隨著對商家實施搜尋降權、遮蔽店鋪等懲罰措施,也嚴重損害了商家的合法利益。

對於消費者而言,“二選一”限制了消費者自由選擇權,導致消費者無法在不同的平臺選擇和比價,無法獲得競爭性平臺的特色促銷優惠。

但是“二選一”行為是否違法如何定性?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特約研究員劉旭認為仍存在分歧。

根據反壟斷法,經營者的壟斷行為包括: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經營者集中、壟斷協議。

劉旭表示,對於所有平臺企業而言,無論是通過脅迫手段強制商戶“二選一”,還是基於商戶自願達成的獨家合作協議,都可以按縱向壟斷協議來適用反壟斷法第十四條兜底條款進行規範;對於涉嫌存在市場支配地位的平臺企業,可以根據反壟斷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第四條,按照濫用市場支配地位限定交易行為來規範。

2009年4月工商總局在《關於禁止壟斷協議行為的有關規定》(徵求意見稿)第六條中曾規定:“禁止經營者無正當理由與交易相對人達成協議,約定交易相對人只能與其進行交易或者只能與其指定的經營者進行交易。”劉旭認為,該條將壟斷行為的適用範圍擴大到沒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對規制平臺“二選一”更有力。但遺憾的是,最終該條款沒有出現在正式生效的規定中。

不過,此次市場監管總局調查中認定阿里巴巴集團在中國境內網路零售平臺服務市場具有支配地位,在劉旭看來有進步意義,為規制平臺經濟各類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提供了良好示範。

連結封禁等壟斷形式如何規制?

阿里被罰被視為中國網際網路領域認定壟斷行為成立的第一案,並創造了中國反壟斷法實施以來的處罰金額紀錄。

在此之前,反壟斷法尤其是在網際網路領域似乎尚未發揮其威力。開戰至今10年的3Q大戰,最終法院認定騰訊旗下的QQ並不具備市場支配地位。

曾經在3Q大戰中代理奇虎360的律師、北京市競天公誠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趙燁表示,當時公眾對“二選一”遮蔽行為的認知並不是很清楚。

黃偉認為網際網路領域的反壟斷案件,要結合個案的行業特點、時空背景來具體分析。“網際網路領域技術和商業模式創新活躍,加之網際網路具有的開放、互聯互通的特點,為潛在競爭者快速進入市場、跨界競爭,對市場格局形成衝擊甚至顛覆創造了有利條件。”

3Q大戰中涉及的即時通訊軟體,最高院認定在爭議行為發生時,市場上存在著數十款即時通訊軟體,QQ面臨的飛信、阿里旺旺、YY等競爭對手發展迅猛,不同背景和技術的企業也競相進入該領域,競爭格局多元化,創新活躍,呈現蓬勃發展的態勢,是典型的動態競爭市場。

但同時,黃偉也強調,網際網路平臺在達到一定規模後形成的網路效應,以及平臺內使用者對平臺形成的路徑依賴和鎖定效應,也會形成壟斷平臺的“護城河”,使潛在競爭者面臨很高的市場進入和擴張的障礙。

趙燁也認為,這些年最大的變化並不在法律界,而在於商業和實務界。阿里、騰訊的實力較於十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語。

2020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被強調,並確定為今年中國經濟工作的重點任務。

中國人民大學競爭法研究所執行所長楊東認為,數字平臺通過移動端與網路端使使用者和平臺產生強連線,利用槓桿效應將市場力量延伸至其他市場,在橫向與縱向市場實施排他性行為,呈現出混合經營的趨勢,從而強化了平臺生態系統的市場力量。

在這樣一種新的平臺生態模式下,也出現了新的壟斷形式。

中國社科院大學網際網路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春認為,應警惕拒絕交易、採取排序策略、利用槓桿效用傳導優勢等平臺自我優待行為。

社交軟體平臺微信對釘釘、飛書關閉API介面等連結封禁也是平臺自我優待的表現形式,包括拒絕交易、拒絕開放資料埠;無法直接跳轉,增加使用者使用障礙;修改控制連結及其跳轉內容等。

目前,連結封禁已成為美國反壟斷領域的規制重點。在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訴臉書壟斷的案例中,臉書作為一個開放社交平臺,在第三方服務與其自身提供的服務產生衝突時,臉書就會拒絕第三方API埠的接入。

平臺企業系統是否應該開放?資料埠是否可以敞開?深圳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研究員王曉曄認為,資料互操作是數字經濟發展的關鍵。但是,如果允許競爭性平臺之間的資料進行連續和實時的互操作,可能會影響平臺收集資料的動力,產生競爭損害。

她擔心,競爭者之間不受限制的互操作會導致搭便車行為。“正如同產權一樣,如果可以隨意地向競爭對手開放,誰還有動力進行創新和投資?在資料領域同樣有這個問題。”

楊東則認為,資料只有共享才能發揮其作用。自己開放資料的同時獲得競爭對手的資料,有利於平臺演算法能力提升。

平臺反壟斷監管趨嚴

進入反壟斷“大年”,各方動作頻仍。

執法層面,4月26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甘霖答記者問時表示,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會進一步對反壟斷和反不正當競爭“兩反”執法的相關資訊加大公開力度,加大對違法案件的公示,發揮其以案釋法作用。

司法層面,最高法智慧財產權法庭副庭長郃中林稱,依法支援和監督反壟斷行政執法部門履行職責,促進形成行政執法和司法合力,依法制止和打擊網際網路領域壟斷行為。

4月29日,中紀委官網刊文:《平臺經濟反壟斷監管釋放清晰訊號:打破贏者通吃》。

反壟斷利劍已出鞘。

黃偉認為,3Q大戰以來,我國對網際網路領域總體秉持包容審慎的監管理念,對新業態、新模式先“看一看”“放一放”,再監管,有效地激發了市場創新的活力,也造就了近年來我國網際網路行業的飛速發展。但隨著各大網際網路平臺做大做強,諸如“二選一”等明顯壟斷市場、低效競爭的現象卻不斷蔓延,已經成為阻礙市場創新,危害我國經濟健康發展的頑疾。

“在此背景下,我們的監管理念也需要從‘包容審慎’監管向‘積極、協同、審慎、依法’監管轉型,對明顯損害競爭的行為應當積極介入、嚴格執法。”黃偉說。

不過,與會專家一再強調,反壟斷反的不是壟斷地位,而是壟斷行為。要以法律為依據,根據平臺違法行為來確定壟斷行為。

王曉曄舉例稱,併購是否真的會排除限制競爭,需要依法判定。有的時候,大平臺併購並非壞事,由於平臺的互聯互通,也會提高企業的效率,降低成本。

劉曉春也表示,大平臺併購是很多初創企業的退出機制,不一定是簡單的控制、壟斷,也可能是整合經濟活力,所以一定要全盤來考慮。

來源:中國基金報、21世紀經濟報道(作者:王俊 )

編輯:劉雪瑩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美團、拼多多被約談,美團已跌超40%,拼多多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