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3
[隱藏]

文 | 伯虎財經

一隻飛速奔跑的兔子,攪渾了快遞江湖水,用時僅一年。

它的A面,是資本的寵兒。彈藥源源不斷,高瓴、紅杉、博裕資本紛紛下注,令這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快遞公司估值達到78億美元,反超韻達圓通申通等多個“元老”。

資本助推之下,它用瘋狂的“價格戰”策略,虎口奪食。中通快遞董事長賴梅鬆2021年3月在電話會上表示:“2020年四季度極兔的佔比迅速提升,整個行業中每家的市場份額都被極兔瓜分了一部分。”

它的B面,是加盟商又愛又恨的物件。有的人攜幾百萬入組被拒之門外,有的人已血虧關店,倒在極兔衝擊發展的路上,而還有的人,光轉讓代理資格,已經入袋上千萬。

他們說,這是典型的“用網際網路思維做快遞”。換言之,加盟商要有虧錢持續投入的覺悟,賺錢還早。

現在,極兔已經突破3000萬的日單量,可是,加盟極兔,你後悔了嗎?

伯虎財經試圖解開極兔奔跑背後的祕密。

01 有的OV系代理商已經賺千萬離場了

外界盛傳極兔的崛起離不開拼多多的訂單扶持,理由是極兔創始人李傑與拼多多黃崢同屬步步高段永平門徒,李傑甚至讓企業員工背誦段永平語錄。也有線索表明,段永平是拼多多和極兔的早期投資人。

明面上,拼多多已經數次發表澄清宣告:我和極兔沒關係。

當然,這很難讓人信服,怎麼解釋極兔90%以上的訂單都來自拼多多呢?

沒有直接投資佔股,不代表沒有“打招呼”。退一萬步,有這麼一個快遞兄弟,拼多多和淘寶幹架也算是補足了短板。

快遞要做大,訂單、資金,是關鍵。訂單有拼多多暗度陳倉,極兔的資本從哪來就是個很值得深挖的問題。

李傑曾在OPPO工作,擔任OPPO蘇皖地區總經理期間,常常問鼎區域冠軍。2013年他自主請纓前往海外市場,將OPPO在印尼的市場份額提升了20%,並且通過市場調研提了價,仗打得不錯。

而後來在印尼創辦“J&T Expresses”,也是藉著OPPO手機經銷網路起網,快速佔領了東南亞快遞市場。

一開始,有人就說,極兔不容小覷。它不是像別的新玩家一樣從零起步,無論經驗、資源、還是資本。

只一年多時間,極兔就穿越了日均2000萬單的“盈利生死線”,驚掉了很多人的下巴,也重挫了包括順豐在內一眾快遞公司的股價。

眾人都在猜測極兔與拼多多的干係,但這只是冰山上面一角,更大的託底者位於水下。極兔之所以“重資產”全國起網,近百億的資金主要還是來自OPPO總部、廠商與一級代理商的直接投資。

發達省市如北京、金華、廣州、深圳、杭州等地由總部100%投資直營。其他重要省市,皆由總部與一級代理商共同出資,分別佔股51%和49%。

而部分網點,則直接從步步高系的OPPO、VIVO門店轉化而來。

早期,極兔在重點地區採取直營戰略,且由原OPPO、VIVO系團隊負責統籌,也正因“近水樓臺先得月”,OV系老人優先划走了產量最肥的地盤,其它加盟商只能拿到小產量區。

後來,李傑招商宣講時提出,有些OPPO加盟商拿走一個地市級,自營網點太多了,這不是好事,肯定需要拆分,都要想辦法加盟出去,越早越好。

於是,有些高產量區的OV系加盟商拿下代理權,又直接以1000萬的價格轉讓出去,賺了快錢離場。

也正是這樣,後來的加盟商直接成了“接盤俠”。

02 有的代理商被“自然淘汰”了

一位與李傑打過數次交道的加盟商說,李傑很能喝,白酒一斤起步。

他還聽過李傑的酒後真言:加盟商先準備好虧兩年。

都知道極兔快速搶佔市場的利器是“價格戰”,但實質上為價格戰買單的是加盟商。

阿甘本來是做物流生意的,他於2019年12月加盟了極兔,在廣東河源下設一個縣級網點。

選擇極兔,阿甘原以為這是個新平臺,對於加盟商或多或少會有一些扶持。但事實並非如此。

從2019年12月參加培訓,到2020年3月,極兔正式起網,阿甘承包的快遞點才開始有貨。按照派件每單1.2元,起初他還能有點收益。可是沒多久派件價格被壓縮,甚至還會被罰款。

派件可夠覆蓋成本,發件才是主要利潤點。哪怕一單隻賺幾毛錢,量大的話,利潤也還是可觀的。可是不巧,選點問題,阿甘所在區域總是無貨可發。

收入沒起來,但成本又避不開。極兔的加盟費因區域而不同,部分縣級代理的加盟費2萬元,押金1萬元;在有的地區,一個網點的承包費用需要31000元,這其中包括1萬元加盟費、1萬元押金,5000元的裝修押金和6000元的系統使用年費。

除此之外,每個快遞員得配一輛電動三輪車,約為2650元,每月租電瓶的費用為150元,再加上加盟費、場地費、庫房、辦公裝置、人員工資等,各種費用算下來,壓力不小。

堅持了10個月之後,阿甘的快遞點依然是派件多、發貨少,加上快遞員也不好招,虧了幾十萬,他不再堅持了,決定關店。

對阿甘這樣的加盟商,極兔的態度其實是“自然選擇,適者生存”。強者愈強,弱者只能自滅。

對一些經營不善的網點,極兔會啟動強制退出機制、收回代理權。

今年3月23日,湖北省十堰市一極兔網點的員工們拉起橫幅,橫幅上赫然寫著“極兔速遞卸磨殺驢,還我血汗錢”。

03 繼續收割?

和阿甘不一樣,陳貴對前期虧損是有預期的。

因為此前已經有加盟其它家快遞的經驗,陳貴很會精打細算。比如電動車的錢從快遞員的工資裡面扣,每個月扣一百多,扣完全款,電動車歸快遞員所有,快遞員卻還要每個月花70塊向他租電瓶。

令陳貴頭疼的是平臺考核KPI。每個月派單3000單,攬收要1500單,完不成就會被扣錢。

“如何才能不虧損?”在某省招商現場會上,有人問省級代理。

“這是不可能的。”對方回答。

一級代理反正資本雄厚,虧得起,二級小加盟網點肯定是沒有長虧的本錢的。

伯虎財經算了一筆賬,極兔成立至今,已經至少投入200億的資金。建場地、投車線、挖人組團隊、價格戰搶市場,都需要從零開始燒錢。

200億能燒出一個快遞新霸主嗎?

一邊是拼多多訂單支援,一邊是投資機構資金輸入,還有二級加盟商身上薅到的羊毛,極兔似乎大有攻城略地的氣勢。

意識到這條鯰魚的威脅,通達系,乃至順豐旗下豐網都全面開始圍堵,比如禁止蹭網,價格戰同步對抗,聯合給拼多多施壓等等——嚴防死守中,極兔的增長難免將受到抑制。

李傑曾放豪言,2021年雙十一,極兔日單量將闖過3500萬大關。

有人分析說通達系的老么百世可能要被吃掉了,但伯虎財經觀察,

極兔的野心可不止是前三,它這瞄準的妥妥是快遞一哥中通的體量。

用3年時間,就幹掉耕耘十多年的快遞龍頭?如果實現,那可真是締造神話了。

只不過,現階段搶速度的極兔,還完全無暇顧及它的口碑與體驗,使用者投訴不止,甚至跟商家點名如果發極兔就不買了。

一隻沒有好口碑的兔子,能跑多遠呢?

參考訊息:

1.騰訊新聞《潛望》:極兔快跑:段永平扶持的這家快遞,如何成為三通一達最大對手?

2.Tech星球:價格戰七傷拳,10個月虧200億,極兔顛覆順豐通達系行業格局?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喂不飽的極兔:200億能燒出一個快遞新霸主?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