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1
[隱藏]

年三十晚上,當人們大都在溫暖的家中迎接農曆新年的到來,美團外賣望京配送站的李明明卻騎著電動車忙碌地穿梭於北京的街道上——一份份打包好的年夜飯正等著他送至下單的顧客手中。

“本以為訂單不會多,沒想到跑了40多單,和正常的日接單量差不多。”李明明說自己一直忙到晚上九點多才收工回家,等吃上自家的年夜飯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了。

狹小的出租屋內,一張小圓桌上擺著清蒸魚、香辣蝦和水餃等飯菜。李明明和同樣留守北京的妻子一起度過了2021年的除夕。晚飯後,他們跟在老家的父母孩子通了兩個小時的電話,父母叮囑他們,“放心工作,家裡的事情不要操心”,還給他封了紅包。

如果是在老家過年,李明明會和家人一起動手做年夜飯,陪著父母孩子看春晚、放煙花。年夜飯通常是很豐盛的,土雞、紅燒魚和餃子必不可少。“我爸燉的肉、我媽包的餃子最好吃。”李明明不無驕傲地說到。到大年初一,還會一早起來給長輩們拜年。


為響應疫情影響下就地過年的倡議,今年春節期間留在工作地的人們比往年大大增加。交通運輸部的資料顯示,今年春運客流比2019年下降六成多,比2020年下降兩成多。


以往春節並非外賣高峰時段,平臺對騎手的需求量也並不高,今年情況卻大不相同,更多年輕上班族就地過年,對外賣的需求隨即上漲。為此,各個外賣平臺早早就放出激勵和補貼政策,鼓勵騎手留守。

以美團外賣為例,春節七天在全國範圍內投入總額超過5億元的津貼,較為可觀的補貼和獎金成為吸引騎手們留守的重要原因之一。李明明所在的站點平時有70多名專職騎手,其中超過二十名騎手選擇在春節期間留下。“各項補貼加起來有好幾千,公司還發放了各種年貨。”李明明說。

雖然站點留足了騎手,但春節前夕平臺上的米、面、油、果蔬等年貨類訂單增長迅猛,讓他一度感到送單“力不從心”。

外賣配送員是一個數量相當龐大的群體。國內從事即時配送的騎手已經超過千萬人,僅在兩大頭部平臺美團和餓了麼上,就活躍著數百萬名騎手,其中有八成以上都來自農村地區。

去年春節期間新冠疫情突然爆發,全國各地尤其是農村地區對交通嚴格控制。李明明在老家被困了一個多月,才重新回到北京。

“當時心裡很焦慮,全家的收入就靠我跟我媳婦,出不去就沒辦法賺錢。”今年,李明明一早就打定主意春節不回家,好把去年因為疫情損失的收入賺回來。

30歲的李明明老家在山西洪洞縣,這裡因民祭聖地洪洞大槐樹而聞名。來北京之前,他曾在老家幹過個體戶,憑著一手修車手藝,開了一家摩托車維修和銷售的店鋪。開始生意還不錯,但後期行業變得不景氣。村裡的人們富起來以後,更喜歡購置小轎車而不是摩托車,李明明店裡的摩托車逐漸沒了銷路。加上與他感情深厚的奶奶當時突發重病,正急需用錢,不得已就把摩托車店轉讓出售了。

兩年半前,他聽朋友說在北京開網約車十分賺錢,就來到北京找機會。到京第一天,接他落腳的老鄉在美團送外賣。李明明記得,當時晚上七點多,這位老鄉說自己一天跑單賺了四百多塊錢。“那要是跑單到十點多,得賺多少錢啊。”李明明心動了。

就這樣,他也成了一名外賣騎手。他的想法很簡單,要先賺夠能在北京生存的錢。最初接單還不熟練,為了節省花銷,他經常不吃早飯,午飯吃商家為騎手準備的工作餐。

工作逐漸上手之後,他開始每天從早上六點接單,一直送單到晚上十點多。他極少休假,也很少跟同事朋友們外出吃喝。每月送外賣,再加上補貼和獎勵的收入,通常能拿到一萬元出頭。

兩年多來,他一直在北京望京地區送外賣。時間久了,他對周邊的商家、寫字樓、居民樓的地理位置已經爛熟於心。“現在接到訂單後,我不用看地圖就知道商家在哪裡,該往哪裡送。”

李明明對送外賣工作是滿意的。他認為這份工作很公平,多勞多得,並且收入相對比較穩定。他也想過賺錢以後回老家做個小生意,能照顧年邁的父母和正上學的孩子。不過疫情讓他暫時打消了這個想法,“還是再送一段時間外賣再說。”

與李明明一同在北京打工的妻子從事餐飲行業,工作同樣十分繁忙。他們想好了,等今年六月份兒子過生日時,兩個人再抽出時間,一起回家陪伴父母孩子。

對於未來,他和妻子正在努力工作攢錢,計劃在縣城裡買一套100多平的房子,他還想把在農村的父母也接來一起住,“家裡六口人在一起多熱鬧。”

在李明明的山西老家,過年有個風俗,包餃子時會包一枚硬幣,誰吃到這枚硬幣就是有福氣。李明明告訴介面新聞記者,今年雖然沒能回家過年,但他也和妻子在餃子裡包上了硬幣,吃到硬幣的也正是他自己。他盼望著牛年真的能有好運氣。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留京外賣騎手的除夕夜:深夜收工,和平時一樣忙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