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9
[隱藏]
月薪過萬,60多歲都不嫌老,製造業為何還是招不到人呢?《一線藍領用工荒情況調研報告》顯示,90%的企業認為,造成藍領用工荒的原因,是年輕人從事一線藍領工作的意願低。


文/俞揚

又到一年一度就業季,就業形勢備受關注。

日前,人社部發布2021年第一季度全國招聘大於求職“最缺工”的100個職業排行,訊息一經發布即衝上熱搜,群體圍觀。

這份職業排行最明顯的特徵在於,製造業人才需求旺盛,新進排行29個職業中有20個與製造業直接相關。教育部訊息也顯示,我國經濟復甦對製造業等相關領域人才需求旺盛。

今年大學畢業生數量將繼續創新高,加上海歸預計千萬人。但與往年疫情低迷期不同,經濟的反彈復甦,率先凸顯出製造業的人才需求。

回暖

當招聘大於求職,即就業市場供不應求,“最缺工”也就意味著大把的就業機會。

從“最缺工”的100個職業看,2021年第一季度招聘需求人數增加到166.5萬人,求職人數增加到60.9萬人,缺口數達到105.5萬人,首次突破100萬人關口,居本排行釋出以來的歷史最高位。

最明顯的特徵,是製造業人才需求繼續保持旺盛勢頭。新進排行29個職業中,有20個與製造業直接相關,佔比近七成。

其中,與汽車生產、晶片製造等相關的職業需求明顯上升,比如汽車生產線操作工首次進入排行前十,汽車零部件再製造工、電池製造工、印製電路製作工、半導體晶片製造工、電子材料工程技術人員等職業新進排行。

日前人社部舉行一季度新聞釋出會,人社部中國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主任吳禮舵表示,這和我國一季度工業生產的穩步回升、製造業增勢良好的態勢基本吻合,人力資源市場的走勢從一個側面印證了一季度工業增長的態勢。

據《第一財經》報道,新一期對200多家企業開展的UBS Evidence Lab勞動力市場調查顯示,66%的製造業企業較去年同期增加了招聘崗位數量,53%的製造業企業計劃在二季度增加招聘崗位,佔比高於服務業的42%和建築業的23%。

另據新華社報道,教育部方面訊息也顯示,能源動力、裝備製造、交通運輸與郵政快遞行業相關專業畢業生就業進展較快,顯示出我國經濟復甦對製造業等相關領域人才需求旺盛。

製造業回暖導致用工需求旺盛,這是短期的現象,還是長期向好的訊號?

北京交通運輸職業學院校長馬伯夷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旺盛的用工需求應該是持續性的,可能會有一些區域性的產業格局調整,但是從國家體量來講,製造業的需求肯定是相當旺盛的。

這也是在證明,隨著中國工業化程序的加快,在由製造大國到製造強國轉換的過程中,製造業一定是支撐中國今後經濟發展乃至在世界上不斷超越自我的必然需求。

實際上,製造業的回暖,自去年3月以來就保持著穩定復甦的態勢。

國家統計局釋出的資料顯示,2020年10月,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為51.4%,自3月份以來連續8個月位於50%的臨界點以上。

PMI被譽為評價經濟變化的晴雨表,通常認為PMI低於45%為經濟低迷期,而在經濟擴張期,PMI往往在50%以上。

製造業總體回暖,經濟穩定復甦。日前公佈的中國經濟首季報顯示,一季度中國GDP同比增長18.3%。各地一季度經濟執行情況也陸續揭曉,其中去年全年負增長的湖北增速接近60%。

錯位

製造業就業缺口大,我國人力資本更大。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目前我國勞動人口規模近9億。

然而,這些勞動力前往製造業就業並不踴躍。人力資本資料中心中智諮詢2020年《一線藍領用工荒情況調研報告》顯示,參與調研的企業中,近七成正遭遇用工荒問題。

勞動力不願意進入製造業,是製造業的薪資太低了嗎?正好相反。

在央視財經的節目中,浙江省慈谿市某企業負責人表示,他們在去年工資基礎上,增加15%到20%工資。招一個技工,可能每月15000元也不見得能招得到。

(圖/央視財經《經濟資訊聯播》欄目視訊)

4月21日,作為浙江十大工業強縣之一,諸暨市人社局帶著26家企業及1000多個崗位前往浙江理工大學上門攬人,開出的最高年薪高達80萬元,跟部分熱門的網際網路崗位相比並不遜色。

根據BOSS直聘研究院向中國新聞週刊提供的資料,與製造業相關的理工科人才期望薪資攀升較快。2020年應屆畢業生中,理學專業人才平均期望薪資連續兩年居各專業大類榜首,工學第二。

月薪過萬,60多歲都不嫌老,製造業為何還是招不到人呢?《一線藍領用工荒情況調研報告》顯示,90%的企業認為,造成藍領用工荒的原因,是年輕人從事一線藍領工作的意願低。

一來,社會對靠技術吃飯的藍領沒有足夠的尊重,這種歧視在年輕人群體裡可能更嚴重。二來,90後更喜歡自由的工作,快遞、外賣和網約車等新興服務業比在工廠打工更吸引他們。

在2021年第一季度全國招聘大於求職“最缺工”的100個職業排行中,快遞員排名第8,網約配送員排名第15。年輕人眼中“又low又不酷”的製造業,只好作為墊底選擇。

早在2019年,中國快遞業務從業人數就已突破1000萬人,餐飲外賣員總數突破700萬人。2020年的疫情,更加速了勞動力在產業間的轉移。

馬伯夷指出,不少大學生畢業後,確實存在著有需求的崗位沒人願意去、沒人願意學,而很多研究生也存在著跑外賣、當代駕等現象,這實際上是對整個高等教育資源的浪費。

這種現象,實際上是社會引導的問題,是工作人員在職業崗位上的社會經濟待遇沒能引起足夠的重視,因此需要國家層面加以重視和引導,並且要能夠在很多方面體現出來。

馬伯夷認為這是一個過程,隨著國家對職業教育重視程度的提高,隨著藍領社會地位和待遇的不斷調整,崗位有需求學生願意去,將逐漸實現。

瓶頸

有業而不就,畢業生的就業形勢卻令人擔憂。

高階人才在任何情況下都是稀缺資源,985、211畢業生不愁找不到自己相對滿意的工作。2020屆清華大學本科生就業率97.70%,南京大學2020屆畢業生平均薪酬達到17.83萬元/年。

BOSS直聘研究院的資料顯示,2020年春招季,非雙一流高校應屆生的平均期望薪資低於企業的平均招聘薪資,而雙一流高校畢業生和海外高校應屆生的平均期望薪資均遠高於企業的招聘薪資。其中,一流大學建設高校的應屆生平均期望薪資高達10813元,高於海歸應屆生期望薪資。

也就是說,985畢業生能夠月入過萬,海歸畢業生要稍微降低點姿態,更多的普通高校畢業生就“默默無聞”了。據悉,2020年應屆生的平均期望薪資不到6000元,連納稅的門檻都摸不到。

但別忘了,雙非高校畢業生才是就業的主體。5月13日,教育部召開2021屆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進展情況新聞通氣會。據介紹,2021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總規模909萬人。如果再加上海歸,畢業生數量預計千萬人。

5月11日,國家統計局也釋出了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資料,我國具有大學文化程度的人口為21836萬人,相比第六次人口普查增加了近一億。

這意味著,我國在過去10年間培養的大學生數量,已經接近之前的大學生總數。而與高等教育的規模擴張相對應,是大學生的培養質量難以滿足社會對人才的需求。

自全國職業教育大會4月在北京召開,大國工匠的培養方向對畢業生就業的意義漸成共識。教育部長陳寶生日前在《光明日報》撰文指出,職業教育是為就業服務的。研究表明,職業教育招生數佔比每提高1個百分點,二、三產業吸納就業的比重上升約0.5個百分點。要繼續把發展職業教育,作為緩解就業結構性矛盾的關鍵一招。

在我國3000多所高校中,研究型高校畢竟是少數,大多高校應該定位應用型大學,培養的畢業生面向就業。本科層次職業技術大學的相繼籌辦,獨立學院與高職合併轉設普本職業大學,高等教育的職業化傾向越發明顯。

當前,技術人才短缺,高技術人才更缺。而高技術人才短缺的問題,職業教育同樣突出。

馬伯夷指出,就教育本身來講,職業教育是一種技能培養的教育,同時也要在培養過程中滿足不同層面、不同程度的能力需求,目前我們在人員培養方面,職業教育體系更偏重的是中層和低層,也就是常說的中等職業和高等職業教育。就人才培養來講,這種層級的培養肯定不夠。

今年的職業教育大會明確了職業教育的型別。高等教育一類叫做普通高等教育,一類叫做職業高等教育。職業高等教育包括了原有的高專高職,還有本科層次職業教育,甚至在不同崗位需求上,今後也要發展專業碩士層次的職業教育。

馬伯夷指出,藍領裡面有白領,白領裡面也有藍領。隨著經濟的發展,社會崗位的不斷調整和融合,藍領與白領實際上相互關聯。職業高等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必定相互融通。

現在的關鍵,就職業教育本身而言,確實有需要增長的空間和需要思考的地方。很多職業高校還是沿襲普通高等教育的模式,這跟國家下一步職業教育的培養有很大距離。

要培養更多的高技術人才,職業教育要有明確的崗位培養方向,要和企業和行業緊密結合,要圍繞崗位的需求來為學生設定培養計劃。

馬伯夷說,大國工匠不是學校培養的,一定是在能工巧匠的基礎上,參與了一定的社會實踐之後才能脫穎而出,才能成為大國工匠。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全國前100“最缺工”職業來了,90後更喜歡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