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7
[隱藏]
過去十年,是中國的數字經濟迎來了指數級增長的十年。

按照中國信通院釋出的《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白皮書》顯示,2020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9.2萬億元,佔GDP比重為38.6%,同時2020年我國數字產業化佔數字經濟比重為19.1%,產業數字化佔數字經濟比重達80.9%,為數字經濟持續健康發展輸出強勁動力。


華為中國政企業務副總裁楊文池在華為生態大會2021上說,“行業數字化步伐加快,傳統企業數字轉型趨勢不可逆轉。”的確,正是因為千行百業的數字化轉型所形成的底座,托起了中國數字經濟的未來。

過去十年,同樣也是華為生態蓬勃發展的十年。在數字化轉型的背景下,華為過去十年的生態策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截至2020年,交易的夥伴數量超過11000家,與ISV聯合釋出的解決方案超過1600個,地市業務增長45%,華為認證證書數量達到30多萬張。

如楊文池的一首詩中的上半段所說,“十年風雨同舟路,奮楫揚帆啟新程,聚合有能有為人,構築生態立方體。”

華為與生態的合作模式則從渠道合作,到夥伴合作,升級現在的“生態聚合”。華為的夥伴從當初的“賣盒子”,到“華為盒子+夥伴方案”,再到如今全面服務於客戶的“數字化轉型”。可見,華為生態已取得了全面的能力提升和規模成長,有質亦有量。

數字化的深水區面臨一種“緊迫性”

楊文池說,當前的中國經濟增長方式從主要依靠增加投入、追求數量的增長模式,轉到注重質量、依靠科技進步、以提高經濟效益為中心的“價值型增長”的模式上來。在價值型增長方式下,ICT生態同樣具備三個關鍵特徵:技術驅動、需求牽引和生態協同。也要求生態各方需要整合產品和服務共同創造價值,形成資源共享、協同發展、共生共榮的價值共生優勢。

確如此言,十年一個輪迴,擺在政企客戶和華為生態面前的數字化課題,明顯也發生了變化。

畢馬威的一份報告,將數字化轉型階段劃分為四個階段,分別是嘗試階段,擴充套件階段,服務化階段以及智慧化階段。無疑,在上一個十年,企業走過了對數字化轉型的嘗試階段,僅僅是淺嘗輒止的嘗試,並不能滿足它們對數字化的期待值。


這也是數字化進入深水區的標誌,更為複雜的外部環境,更多樣性的行業需求,以及更激烈的市場競爭,都在倒逼數字化生態當中的每一分子,走向更高質量的成長。

對於政企客戶而言,從關注裝置和應用軟體到關注數字化轉型整體架構,其中數字化轉型會主導裝置和軟體的銷售。而對於數字化轉型的供應商,則面臨一個極高複雜度和極高不確定性的任務,需多維整合生態協同,和客戶一同面對數字化轉型的挑戰。

客觀地說,這種演變本身就意味著一種“緊迫性”。按照畢馬威的模型,很多領先的數字化企業已經進入到服務化或者智慧化的階段,數字化轉型已逐漸進入深水區,留給企業走彎路,走錯路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為了避免更高的試錯成本,對數字化供應商,以及其生態夥伴的要求也會相應提高。

唯有構築生態協同立方體,形成面向客戶需求的合力,才有機會更好地在市場中生存,並去追求更高質量的增長空間。

如何詮釋生態協同在業務落地中的意義?

如何理解生態協同,在服務企業數字化轉型當中的意義?

過去,產品是業務最主要的承載物件,服務是圍繞使用者需求與產品連線產生的衍生品。為了讓產品觸及更多使用者,服務的深度更強,就有了合作夥伴的概念。而在數字化時代,雲端計算讓基礎設施變得靈活,廠家與合作夥伴的關係不再單純圍繞產品,而是聚焦於客戶體驗和需求,這構成了新的協同關係。

長沙望城智慧城市專案,是華為與北明在總集領域合作的一個探索。總集專案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具有金額大、週期長、複雜度高、需求不穩定等特點,作為總集聯合體,華為和北明雙方的壓力都是巨大的。

而這個聯合體充分發揮了華為數字底座的技術優勢,綜合運用雲端計算、大資料、人工智慧和區塊鏈等技術結合北明以及夥伴的解決方案構建起一個基於場景化應用的望城新型智慧城市。經過一年多的建設,一期專案逐步交付,二期專案有序啟動,目前也取得了一些成果,獲得了使用者的肯定。望城建設按照“一雲一網一屏,可視資料智慧,管用愛用受用”的指導思想,以小切口解決具體問題為應用場景建設主旨。

很明顯,北明與華為總集聯合體,強強聯合,在望城產生了1+1>2 的效果。北明方面表示,“通過在望城專案的合作探索與團隊磨合,北明與華為的合作越來越默契,總集專案管理程式和規範也日臻完善,我們有信心在望城打造一個區縣級新型智慧城市總集的標杆。”

再有深圳市光明區智慧光明建設專案,2018年5月,國務院同意設立深圳市光明區,同時啟動智慧光明建設專案,啟用新區活力。“4321+X”是智慧光明建設的主要內容,這個專案要求的能力非常複雜。

比如,“4”指的是融合政務網、視訊專網、物聯感知網和網際網路;“3”指的是面向治安、治理及服務三項社羣業務;“2”指的是打造社羣治安治理平臺、社羣治理與服務工作臺;“1”指的是形成一個資料池和一套安全機制;“X”包括社羣治安、社羣服務、社羣治理的多項業務。這對於華為和負責該專案的夥伴中通服而言都是巨大的考驗。

作為華為聯盟級合作夥伴,中通服負責專案前期戰略規劃,雙方通過生態協同,保障夥伴前期藍圖、規劃在後續華為總集專案落地。透徹感知、資料驅動,為光明區“四城兩區”建設提供了數字化動力。

不難發現,在這兩個專案中,華為與夥伴的協同是全方位的,貫穿了前期需求,中期實施部署,後期增值服務。這種專案全生命週期的互通,很好的詮釋了新生態體系下的協同方式。

生態繁榮源於生態體系的積極求變

華為生態一直以積極求變著稱,早在2019年華為就將生態劃分為銷售、解決方案、人才生態、投融資以及服務五個大類,到2020年,華為又增加了規劃與諮詢夥伴、整合服務夥伴、弱電系統整合商,做到了對生態能力的全鏈路打通。通過多元化的賦能,激發每一個生態夥伴的潛能。


2021年,華為的生態策略又會如何升級?

楊文池表示,“從客戶數字化轉型全生命週期服務角度,2021年我們推進夥伴體系變革,聚合新能力,構建能力型夥伴體系。”

在具體操作層面包括:升級規劃與諮詢夥伴體系,新增聯盟級規劃與諮詢夥伴;釋出總集夥伴認證體系,構建總集夥伴能力評價與升級機制,讓有能力的夥伴有更多的生意做;升級ISV夥伴體系,按照行業場景授予ISV夥伴身份;重點聚焦智慧城市、智慧財政、智慧機場3大場景,華為重點做從0到1和從1到3,從3到N將使能總集夥伴去做;在諮詢領域,華為聚焦數字化規劃能力構建,諮詢夥伴聚焦戰略、管理、業務等領域;在場景化解決方案領域,華為持續完善平臺底座及方案基線能力,使能夥伴開發行業應用。

為了保證這些措施的落地,華為將與夥伴共建三大合作機制,保障能力型夥伴持續盈利,並提供九大合作支援,為能力型夥伴注入新動能。

顯而易見,新的生態體系變革和支撐策略,將保證華為的生態夥伴,根據能力發展方向的不同獲得更合適的身份,以及在能力體系中不斷的進化成長。

而作為華為生態市場規模增長的另一個支撐,地市市場的快速增長,也迎來了華為重點的戰略投入。華為的資料顯示:2020年華為來源於地市的收入超過300億,計到2024年地市收入超過1500億,潛力巨大。

所以,楊文池希望合作夥伴也加大地市投入,共贏廣闊地市新空間。截止目前,華為已在超過140個地市展開組織,後續將進一步加大在地市的投入。

在不可或缺的人才生態方面,華為也將繼續依託華為ICT學院和人才聯盟夥伴,做厚人才“黑土地”,並以需定培,以崗定招,緩解夥伴人才供應痛點,創新面向數字化轉型的人才培養體系,讓夥伴賦能夥伴,實現生態共贏。

同時,華為通過數字平臺+AI技術不斷升級打造面向合作夥伴的全聯接、全開放的華為e+數字化平臺。2021年重點建設夥伴能力地圖,實現基於區域/行業找夥伴、基於場景方案找夥伴、基於能力找夥伴,通過夥伴能力匹配和滿足客戶需求;推進夥伴聯合開發方案上架銷售配置器,向客戶推薦銷售,助力夥伴賣好方案;建設地市虛擬團隊協同工具,提升專案協同運作效率;建設夥伴人力數字化平臺,提升人力協同與運營效率。華為e+平臺將不斷優化升級,提升華為與夥伴的合作、協同效率。

最後,華為堅持利他思維,例行開展夥伴滿意度第三方獨立調查,傾聽夥伴聲音,不斷改進優化。同時,華為持續營造“陽光透明、公平公正”的生態秩序,明確紅線禁止行為,統一BCG違規舉報與申報通道,做到有規可依,違規必就,執規必嚴,為生態健康發展保駕護航。

這一系列的策略支援,也應了楊文池的詩句下半段所說的,“合力相融增動能,協同共贏促轉型,陽光合作安長久,價值共生贏未來。”

客觀地說,華為的成功,不存在任何神祕,過去十年,正是華為堅定的投入生態,賦能生態,將生態的成功作為華為自身的成功,才有了今天華為生態的繁榮與中國市場的成功。未來十年,華為將打造面向數字化轉型的生態夥伴體系,通過生態協同,形成資源共享、協同發展、共生共榮的價值共生優勢。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華為楊文池:聚合有能有為人,構築生態立方體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