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6
[隱藏]

\ 本文共3246字,預計閱讀10分鐘 /

由於簽證的問題,王微(化名)一直待在國內,他原本應該在印度北部的一座城市。現在,他只能遠端辦公,薪水也因此下降50%。

這不是最慘的,他的公司是一家佔據印度市場前三的中國手機品牌,由於中印兩國的航班中斷,王微還有不少同事仍滯留在印度。

4月中旬以來,印度第二波新冠疫情迄今仍然嚴峻,過去一個多月,官方公佈的每日確診病例都有20多萬,而累計死亡總數已突破29萬,外界普遍認為印度實際疫情可能更嚴重。而最嚴重的時候,印度底層民眾無力承擔火葬費用,不得不將亡者屍體放歸恆河。

王微所在的公司,屬於邦級代理公司,不包括導購,員工接近300人。

4月10日左右,同事裡有人檢測出陽性,隨後辦公室封鎖。到5月中旬,感染者超過30以上。而在印度,一般未出現明顯症狀的人則不會去做核酸檢測。

進入四月份之後,印度第二波疫情大規模爆發,尤其是孟買和德里兩座城市的封鎖,手機銷量明顯下滑,“銷量可能連以前10%都不到”。王微說。

在手機行業,從生產到銷售,由於第二波疫情的緣故,整條產業鏈都承載著極大的壓力。儘管各大手機廠商、工廠仍保持著樂觀,普遍宣告稱仍保持著生產。但路透社5月11日曾報道稱,鴻海位於印度南部泰米爾納德邦的iPhone組裝廠目前工廠產量已經相較於平日下降了超過50%。產能的下降已經成了各工廠的普遍情形。而在疫情的衝擊下,盧比持續貶值,也為中國企業帶來額外的匯率風險。

在印度市場,中國手機廠商長期霸榜,在2016年和2017年,各大廠商都在這裡投入巨資,不少中國代理商就此告別。而從2019年起,中國品牌,尤其是OPPO和VIVO開始回收成本。不走運的是,疫情衝擊、中印關係持續震盪、產能不足等等,都讓在中國品牌焦慮不已。而在2021年,生存下去變得前所未有的艱難。

印度人還會報復性消費嗎?

到了2020年,供職於一家手機大廠的王微終於可以實現駐外的夢想。按照計劃,他的首個駐外目的地便是印度,但由於簽證的問題,他現在只能線上上和同事交流。

去年同期,印度經歷了第一波新冠疫情,但這一次,情形顯然不同了,王微所在的公司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去年能看到疫情對印度的打擊並不太大,在今年就不是了。今年今年對病例現在這麼嚴重,印度人也都不像去年那麼樂觀,消費趨勢上大概率會有一個短暫的下滑。”

而他所供職的手機品牌早已成為印度市場上主流品牌,但進入四月份之後,印度第二波疫情大規模爆發後,尤其是孟買和德里兩座城市的封鎖,王微發現,智慧手機銷量明顯下滑,“銷量可能連以前10%都不到”。

2020年差不多同一時期,印度也面臨著疫情的威脅,甚至手機出貨量也出現了腰斬的狀況。2020年7月20日,Canalys釋出的2020年第二季度印度智慧手機市場資料顯示,二季度印度的智慧手機出貨量驟減48%至1730萬臺。

Canalys指出,這是由於直到5月中旬印度因新冠疫情而面臨前所未有的經濟封鎖。智慧手機廠商面臨極其艱難的形勢,一方面生產完全停止導致供應不足,另一方面線上線下零售商被禁止出售智慧手機,導致需求減弱。


印度街頭的手機店 / 手機前瞻網

某持續關注印度手機市場的券商分析師李之偉(化名)表示,以往印度手機市場一二季度便是淡季,以往出貨量基本在3500萬臺到4000萬臺的範圍內,如果在旺季的第四季度,則可以達到5000萬臺至5500萬臺。去年第二季度雖然出貨量出現了腰斬,但並非是因為疫情特別嚴重的緣故,主要還是受到了封鎖的影響。

封鎖結束後,印度手機市場迅速回暖,市場研究機構Canalys資料顯示,2020年第三季度印度智慧手機出貨量約為5000萬部,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隨後2020年第四季度印度的智慧手機出貨量達到4390萬臺,比2019年第四季度大幅增長13%。

進入2021年第一季度,增長的勢頭仍沒有停止。4月28日,Canalys 釋出的最新報告顯示,2021 年第一季度印度市場的智慧手機出貨量增長 11%,達到 3710 萬臺。

但這一次,情形顯然與去年並不相同了。無論王微還是李之偉都認為,這種報復性消費不會在印度重演了。“這一次的影響在於需求端,購買力不太行,或者說確實是有一些工廠被查出有員工感染新冠病毒,產能或多或少會有影響。”

天風國際分析師郭明琪在近日的研報中也指出了印度的新冠疫情暴發對短期內的安卓手機需求有負面影響。目前,三星、OPPO、vivo、小米均已下調2021年第二季度的印度市場訂單10%~20%。

而據臺媒訊息,市場傳出一份中國大陸手機品牌廠下調出貨量的清單,傳聞小米全年出貨量目標從2.4億部砍到1.9億部,榮耀從5000萬部砍到3500萬部,OPPO、vivo、Realme、一加等品牌也會削減訂單,整體砍單幅度約為20%。不過這些爆料尚未得到官方證實。

但進入5月以後,在王微所在的公司,從總部到下面都感受明顯感受到了壓力,大家基本上有了共識:在印度生存下去是頭等大事。

產能下降

在印度大諾伊達地區,黃鐵軍(化名)的工廠裡有超過1000名員工,其中20餘名為中國人。從去年開始,他的公司要求,人員只能在宿舍和工廠間出入。在印度,這已算是相當嚴格的措施了。目前滯留在印度的手機工廠供應商孟如(化名)也注意到,相比印度人的工廠,中國工廠防疫措施普遍會更為嚴格。

僅在該地區,聚集了瀛通通訊、合力泰、長盈精密、裕同科技、欣旺達、聞泰科技、華勤、卓翼科技、光弘科技等智慧手機產業鏈企業。隨著小米、OPPO、vivo、傳音等中國手機品牌在印度市場攻城略地,在印度智慧手機產業鏈的各個環節,彙集了大量的工廠,生產包括攝像頭模組、線材、指紋模組、顯示屏模組、手機代工等。

印度第二波疫情爆發之後,不少在印度設廠的企業紛紛表示,目前在印度仍正常生產經營。但路透社5月11日報道稱,鴻海位於印度南部泰米爾納德邦的iPhone組裝廠,已有超過100 名員工確診。受此影響,工廠生產大受影響,目前工廠產量已經相較於平日下降了超過50%。為此,工廠實行了“禁入令”,目前只允許工廠內人員離開,但不允許任何人從外面進入。

產能下降已經成了普遍現象。據孟如觀察,“印度政府對工廠的限制不是要求完全關閉,是有要求50%的產能,比如以前100個人上班,現在只允許50個人,但也沒人仔細核查工廠的實際情形,有一些工廠受疫情影響比較嚴重,可能檢測的100人裡面,有20人左右感染了,就回家休息,其餘的人上班。”

對於這類電子工廠而言,人員的減少相應地會帶來產能的下降。“勞動密集型企業,需要的人力比較多,一環套一環,受到疫情感染的影響,只能是產能的降低。”

儘管自去年以來,黃鐵軍始終在工廠內維持嚴格的防疫措施,產能下降也是目前黃鐵軍面臨的問題,第二波疫情的影響顯而易見,“我們員工出勤率現在跟去年比要差一點,可能會在70%多吧,應該有1/4的人,因為各種原因請假。主要影響在客戶端,銷量會下滑一些,下滑的估計30%是肯定會的。”

這波疫情的到來同樣也令黃鐵軍十分震撼,“今年二、三月的時候,衛生部長和印度政府都高調官宣戰勝了疫情,我們還挺樂觀的,以為今年可以大幹一場。”

而據志象網瞭解,Realme品牌已停止在印度上新。


疫情前印度的手機工廠 / iResearch

疊加的風險

印度中資手機企業協會祕書長楊述成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在前期印度第一波疫情緩解後,應印度本土品牌和中國品牌手機企業的要求,中國很多手機配套中小企業都往印度市場備了大量庫存,以幫助印度手機制造業更快復甦。

楊述成發現,“印度疫情讓很多手機品牌商或代工商們因為產能不足,不再提貨,導致一些該發往品牌代工廠的產品全部積壓在印度中資中小企業的倉庫。而且目前部分在運輸的貨品還在往印度倉庫交付,庫存還在增長之中。產品主要包括電池、充電器、資料線、耳機、包材等,它們為了配合印度手機制造業復甦,今年3月份之前往印度市場備貨量達到了4000萬元人民幣以上,手機電池的備貨量就更多。”

疫情之下,生存的壓力在這條產業鏈條上向著更上游的企業傳導。“銷量在下滑,手機產量本身也在減少,下游的供應鏈需求也會更少,對下面這些零部件的需求、周邊配套的需求就更少。”王微說。

還有一種風險更容易為外界所忽視,盧比的持續貶值正加劇了中國企業在印度的生產運營的匯率風險。“最近人民幣兌盧比的話已經漲到1:11了,就是說以人民幣去購買原材料,然後進口到印度,用盧比來結算,現在要多支付10%的成本。”王微說。

在印度,孟如已經看到了很多企業的到來和離開。“小米、OPPO、vivo在印度設廠2019年到2020年之間,現在他們差不多已經建造完成了,主要的工廠需求來自蘋果的代工廠。”

但受到中印關係的影響,孟如也注意到,很多小型配件工廠已經不願意再到印度投資,還有很多此前在印度投資設廠的工廠都已經倒閉回國。

截至目前,印度仍未釋放明顯對中國企業更為友好的訊號。相反,5月7日路透社報道稱,印度已連續數月暫停批准進口中國wifi模組,導致戴爾、HP、小米、Oppo、Vivo及聯想等大型廠商推遲在印度推出產品。從中國進口任何搭載wifi模組的電子裝置成品,包括藍芽音箱、無線耳機、智慧手機、智慧手錶及筆記型電腦,都遭到延遲。訊息人士指出,印度政府的無線規劃與協調部(WPC)至少從去年11月以來便暫停批准從中國進口電子裝置成品wifi模組的申請。這兩名訊息人士熟知各家廠商遊說爭取放行的情況。

而現在,隨著疫情的來臨,生存的壓力又重重地襲來。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中國手機在印度“求活”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手錶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