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5
[隱藏]
義烏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每天從這裡發出的快遞接近2000萬件,巨大的市場成為快遞公司“兵家必爭之地”。為了搶奪份額,大家紛紛貼錢打價格戰。今年4月初,極兔、百世快遞因“低價傾銷”被義烏市郵政管理局下發警示函,相關網點被停業整頓。

近日,紅星資本局瞭解到,有義烏電商商家以預付款形式,在圓通速遞凌雲站點購買了將近70萬個單號,平均每個單號1元左右,但到了去年11月份,該站點出現了資金鍊斷裂、無法發單和退款的現象。

圓通速遞凌雲站負責人謝銳告訴紅星資本局,自己的堂弟當黃牛與商家簽訂了數額高達1000多萬元的單量,到了雙11快遞單價漲到2元的時候,堂弟沒有足夠多的資金墊付缺口,導致無錢買單。現在其還拖欠自己200多萬貨物超重費,凌雲站點也被拖垮,“現在站點處於半運營狀態,只送件不收件,工人200多萬工資都是打的欠條”。

商家

低價買入大批單號

雙11快遞站突然發不出貨了

義烏商戶張先生日前向紅星資本局投訴稱,2020年4月,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圓通速遞義烏北苑凌雲站點“負責人”謝俊,剛開始合作都很正常。

2020年7月,謝俊讓張先生一次性購買5萬個單號,每天發出來3000個,其他預存在快遞站。“作為商家來講,每天發3000個基本夠用,而且一次性購買5萬個單號,平均每個便宜兩毛錢,相當於每天節省了600元。”張先生接受了。

到2020年10月份,張先生一共購買了將近70萬個單號。

而到了2002年雙11電商旺季時,凌雲快遞站突然發不出貨了。

“之前購買單號的錢已經支付了,還有大約30萬個單號沒有發出來。”張先生向紅星資本局表示,此時他們的預付款也不知道去向。


張先生介紹,去年義烏快遞公司打價格戰異常凶猛,300克以下的快遞報價基本在1.3元、1.5元,當時凌雲站點放出的單價在0.9元、1元,比成本價還低。

據央視財經報道,義烏市有快遞公司表示,單價低於1.4元、1.5元就會虧錢,很多站點負責人只能靠高利貸維持。那麼為什麼做虧本生意?部分原因是,快遞公司總部對每個站點每年的快遞量有考核,完不成會罰款,所以站點寧願給部分大客戶讓利,虧損收件,也要把量保住。

張先生說,類似快遞站點支撐不下去倒閉的現象在義烏也時有發生,圓通速遞凌雲站點現在共拖欠七八十家商戶單號,合計金額有1600多萬元。

另外一位商家曹先生之前也在凌雲站點購買了100多萬元單號,目前只發了80多萬。去年底義烏警方介入調查,但最近曹先生收到了警方“不予立案”的通知書。

“大家當初都是為了便宜,都有貪婪的成分。”曹先生告訴紅星資本局,買單號的人除了商戶外還有一部分黃牛,買到便宜的單號,再把這些單號賣給其他商家。

在採訪中記者瞭解到,當時商家購買單號的時候並沒有籤合同,僅有口頭承諾和聊天、付款記錄,收款人名為謝俊。

黃牛

低價賣單號虧錢了

現在已經還了400多萬

通過圓通速遞官網,紅星資本局找到了義烏市北苑凌雲站點聯絡方式,但撥打對方客服電話、取件電話和投訴電話後,均顯示“號碼不存在”。

隨後紅星資本局撥通圓通速遞金華市業務轉運中心電話,工作人員表示,凌雲站點目前還在運營,只是新的聯絡方式還沒有上報,他們也無法通過公開渠道聯絡到該站點。

有商家向紅星資本局表示,謝俊並不是凌雲站點的實際負責人,疑似為倒賣單號的黃牛。

據義烏當地媒體報道,圓通公司義烏北苑凌雲站點法人代表原來是鄭國才,後變更為謝銳,聯絡商家賣單號的是謝俊,為謝銳的堂弟,而鄭國才又是謝銳、謝俊的姑父。

根據商戶提供的資料,2020年12月,凌雲站點曾釋出《關於近期謝俊黃牛事件的宣告》:11月份以來受“謝俊黃牛事件”影響給公司造成了極其嚴重的負面影響,此事件不僅給公司帶來嚴重經濟損失,還影響到了公司後續生產發展。對此公司重申此事件只是市場黃牛所為,公司無辜受此影響。在此提醒以後合作請選擇公司正規渠道合作,如選擇黃牛發貨造成的損失公司概不承擔責任。

該宣告留下了謝銳的姓名和聯絡方式,落款和蓋章處為義烏市全通快遞有限公司。


天眼查APP顯示,義烏市全通快遞有限公司成立於2018年8月,註冊資本100萬元,法人代表、經理為謝銳,鄭國才在該公司擔任監事,處於存續狀態。股東方面,由謝銳100%持股。

經營風險資訊顯示,2020年4月,該公司因未將員工居住資訊報送至公安機關,被義烏市北苑派出所行政處罰100元,今年3月15日,該公司因擅自佔用、挖掘城市道路,被義烏市綜合行政執法局罰款500元。

5月28日中午,紅星資本局記者撥通了謝俊的電話,他向記者解釋了近期情況。

“去年11月主要是資金面上出了問題,低價格賣了單號之後就虧錢了,其實那些買單的人最初也是受益的,我們自己虧掉的錢自己也承認。”謝俊說,總共涉及的資金有1000多萬,現在已經還了400多萬,其他款項也正在籌集。

對於如何償還債務,謝俊表示,“我們一直都在配合政府處理,在別的地方給他們拿單子。”當記者問到商家預付款去向及為何做虧本買賣時,謝俊結束通話了電話。

此前負責處理此事的圓通速遞義烏分公司胡斌向媒體表示,謝俊雖然作為黃牛,但本身也沒賺到這個錢,“這些錢都被慫恿他的所謂二級代理賺走了,現在謝俊也在找二級代理要回一些錢。”

有律師表示,如果公司認可黃牛存在,那麼黃牛的行為要由公司作為主體承擔連帶責任。

站點

堂弟做黃牛把站點拖垮

現在打不起價格戰

據瞭解,凌雲快遞站屬於圓通速遞下面加盟的一級站點,負責人謝銳朋友圈動態顯示,目前該站點正在招聘網點派件員。


對於站點出現黃牛而且是自己堂弟事件,謝銳這樣向紅星資本局記者解釋:“去年刑偵已經調查過這件事了,公司沒有收到商家一分錢,公司裡面有專門的財務對賬。他們的錢主要打在黃牛頭上了,黃牛並沒有把賬款打到公司。如果打到公司的話,每個單號都會發放的。公司沒有看到錢,沒有進賬,怎麼會發單號呢?”

不過有商戶提供給紅星資本局的轉賬記錄顯示,部分收款人為“全通速遞”。對此謝銳稱,“我們公司的註冊名稱叫義烏市全通快遞有限公司,‘全通速遞’是黃牛註冊的賬號,只是為了收款方便,可以改成任何名字來收款。”



謝銳向記者確認,所謂的“黃牛”正是自己的堂弟謝俊。“他就是在公司做黃牛的,然後把站點拖垮了,現在還欠我3個月共計200多萬的超重貨款。”謝銳說,超過300克的物品都算超重,之前跟謝俊每個月結算一次,謝俊買的面單都是300克以內的,但實際上,有時候發的貨有一公斤的、五公斤的,甚至十公斤的都有。

“現在他還欠公司100多名員工總計200多萬元工資,都是打的欠條,我也是受害者。”謝銳說,因為是親戚關係,剛開始有客戶找他說謝俊還欠幾千個單號,他就讓去公司財務處簽字直接發放了,但後面越來越多,甚至有超過100萬元的單子,“這個窟窿這麼大,我已經承受不住了。雖然我們是親戚關係,但親兄弟還要明算賬”。

謝銳向記者表示,當時義烏快遞公司都在打價格戰,謝俊以低價招來商戶後,自己也沒賺到錢。“謝俊給商戶的單子是1塊錢,到我們公司要充1.5元、1.6元,每個月的市場行情也不一樣,甚至到雙11的時候,單號漲到了2塊錢,這時謝俊這邊的窟窿已經補不上了。”

另外謝銳還稱,謝俊在凌雲站點發貨量只有百分之二三十,剩餘面單都是其他站點的。現在凌雲站點處於半營業狀態,只送件不收件,“因為站點還是要繼續運營,如果人家收不到郵件的話,就會有很多人投訴。”

而凌雲站點不收快件還有個原因是,義烏快遞價格戰打的仍然很凶,“打價格戰是要貼錢的,我也沒錢來貼,對不對?”

至於堂弟謝俊為什麼會這樣做,謝銳也不太明白,“我已經快半年沒看到他了,電話有時也打不通,我說你是在做慈善嗎?還是精神有問題?讓他去精神病院看一下,也沒去。”

根據謝銳提供的聯絡方式,記者聯絡到處理此事的義烏市公安局民警吳警官。當記者向吳警官描述完上述情況時,吳警官對此表示確認,但具體辦案情況不方便透露,稱要經過政治處批准。

監管

義烏快遞公司虧損率20%

政府擬出臺條例制止低價傾銷

公開資訊顯示,義烏快遞價格戰從2013年開始初露端倪,2019年進入白熱化階段,2020年隨著極兔加入,價格戰再次升級,並進入“1元時代”,甚至有價格賣到0.8元、0.9元,遠低於成本價1.4元。

金華市郵政管理局資料顯示,今年1至4月份,義烏快遞業務量約為26.73億件,同比增長74%,佔到金華市全市快遞業務量的81.86%。但在收入方面,義烏快遞前4個月收入累計約69.42億元,同比增長45.4%,僅佔金華全市74.79%。


那麼站點為何要做虧本買賣?據瞭解,是因為站點完不成一定單量就會被總公司罰款,達到單量則會獲得補貼和升級。浙江義烏郵政管理局相關負責人曾向媒體介紹,現在義烏面臨虧損的快遞公司在20%左右,盈利水平完全靠總部掛鹽水一樣補貼。

今年4月初,義烏市郵政管理局對極兔、百世快遞下發了警示函,直指其“低價傾銷”行為,隨後當地網點被停業整頓。上述兩家快遞今年每件價格均在1元左右,整頓後每單價格漲到1.5元、1.6元。

但價格上漲後,在義烏沒有了太多競爭優勢,不少倉庫因拿不到單已經停用了。

4月22日下午,浙江省政府第70次常務會議審議通過了《浙江省快遞業促進條例(草案)》,其中規定快遞經營者不得以低於成本的價格提供快遞服務。

《中華人民共和國價格法》第14條也規定,經營者不得為了排擠競爭對手或者獨佔市場,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傾銷,擾亂正常的生產經營秩序。但律師表示,實際執行過程中,對於低於成本的認定有一定難度,適用的案例相對來講也比較少。

上海市海華永泰律師事務所律師、中國物流學會理事周豔軍告訴紅星資本局記者,之所以出現這些低價競爭現象,其根本原因是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中,快遞行業市場競爭激烈,作為市場後進者或者想快速佔領市場的經營者來說,價格戰是其必然的選擇之一。

業內人士指出,浙江省快遞業促進條例實施後,義烏快遞價格戰有望緩解。

紅星新聞記者 盧燕飛

編輯 楊程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義烏快遞價格戰縮影:黃牛1000萬快遞單爆倉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