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04
  • 回覆: 8
[隱藏]
就在趙恩典在直播間裡cos完一波七醬時,忽然有遊戲好友給趙恩典發來了消息,趙恩典一看消息提示的好友id,一下子就忍不住笑出了聲。

    來人居然是七醬的韓服小號,發來的消息很簡介,只有短短一個標點符號:?

    “完了完了,廠長他居然有偷看我直播,哈哈哈。”

    趙恩典一邊笑一邊打字回復七醬——

     Enci:xixi。

    打完字,趙恩典保持着笑臉摘下了自己的耳機,隨后又重新戴上,但就在他重新戴上耳機的過程中,趙恩典那一臉的滑稽笑意逐漸轉變得無比嚴肅而犀利。緊緊注視着眼前的電腦屏幕,沉默不言,極度高冷。

    此情此景,似曾相識...



熱賣及精選
七醬那邊用自己的韓服小號再次發來了消息:......6!

    能夠想象得出來:七醬此刻那極度無奈卻又強忍笑意、半鼓起腮幫子的模樣。

    彈幕——

    “哈哈哈。”

    “廠子在暗中觀察呢,笑死。”

    “這個學七醬學得也太像了吧?”

    “你是真的皮啊!”



“這不是我廠戴耳機那個反着播放的動態圖嗎,哈哈哈。”

    “666暗示之王?”

    “哈哈,恩典這是在cos暗凱登場的表情圖?”

    “有人錄像了嗎,求動圖!”

    “廠長:敢這樣明目張胆暗示我的,你小子還是第一個!”

    “......”

    趙恩典保持了一會極度犀利的眼神后,重新換回了笑臉,“不鬧了、不鬧了。咳咳,廠長不要介意。



七醬的韓服小號:ni-lai-edg,wo-jiu-bu-jie-yi.

    彈幕——

    “6666!”

    “哈哈哈,廠長有點東西啊!”

    “哈哈,廠長開始搶人了。”

    “李哥:恩典可以給你,但是恩靜不行。”

    “七醬:快趕緊過來讓我抱一會,胖爹跑了,我現在賊無助。”



[隱藏]
“作為一名edg粉絲,我是真的不希望胖爹離開。”

    “恩典去edg吧,七醬對你絕對是真愛啊。”

    “......”

    趙恩典臉上的笑容逐漸消散,沉默了一會,正色道:“如果我有一天打外援,一定會去投奔你。”

    七醬的韓服小號:hao,wo-deng-ni!

    彈幕——

    “666!”

    “臥槽,這就決定了?”



“私定終身?”

    “私定終身就過分了。”

    “恩典:我先跟着燒烤攤拿個冠軍,然后再去當外援撈金。”

    “2333你這過于真實了吧?”

    “恩典你認真起來的樣子好像個王子啊。”

    “哈哈哈。”

    “......”

    說話間,這邊的排位賽已經是進入了遊戲載入畫面——

    趙恩典與李哥的小隊(紅)vs敵方小隊(藍)。



上單:銳雯vs武器。

    打野:盲僧vs豹女。

    中單:蛇女vs龍王。

     ADC位:燼vs盧錫安。

    輔助:女坦vs錘石。

    趙恩典掃了眼陣容,開口道:“唉...我玩盲僧賊煩打豹女的,這個英雄發育得太快了。



洛蘭妹子已經開始直接使用中文和趙恩典進行互動了:“那你怎麼不ban豹女?”

    趙恩典:“增加點遊戲難度咯,要麼贏得很無趣。”

    洛蘭妹子:“......”

    趙恩典:“就這一局比賽哈,對面的前期節奏點主要就在于龍王,所以我只要把對面的龍王看住了就好。對面下路‘盧錫安+錘石’的組合蠻好配合支援的,對線也厲害,我就算去了也是反蹲,因為我們這邊燼和日女秒人太慢了。”

    “相比于錘石和盧錫安,日女和燼太笨重了。我去了,秒不了人,豹女趕過來,我就炸了。”



“上路武器打銳雯是打不過的,只能穩着發育,所以我這一局就是解放中上,然后一起去幫下路。日女和燼配合隊友的能力才是最出色的。”

    說着,趙恩典是控制着自己的打野盲僧,選擇了自家紅色方上半野區的紅buff起手。

    “我這一局不準備和對面豹女拼發育,盲僧還是要帶節奏的,所以紅起。”

    “對了,李哥你站一下f4位置,別讓對面龍王過來放眼,如果他推完線后刷f4搶2,我們直接抓死他。”

    雖說現在的f4已經改版為f6,但是大多數玩家還是習慣于把它稱作“f4”。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