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5
[隱藏]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蘇琦

編輯 | 金璵璠

提起“盲盒”,你我腦海中最先浮現的畫面大概是泡泡瑪特的小可愛們了。


但你知道嗎,主流電商平臺上還流行著另外一種盲盒——把“活體”動物做成盲盒,供消費者抽取,盒子裡裝的是貓、狗、鳥、烏龜、倉鼠、蜥蜴、蜘蛛等動物,售價幾十元到上千元不等。

這些“烏龜盲盒”“倉鼠盲盒”商家,還以尊重生命為名特別約定,不接受一切理由的拒收,不接受退換和中差評。“玩得起就下單,玩不起千萬別買。狗狗是生命,請尊重生命。”


實際情況卻是,“活體盲盒”裡裝的多是來歷不明的“星期寵物”,通俗地講,就是買的時候非常精神,買回來最多不超過七天便出現問題的寵物。

隨著靠賣盲盒起家的泡泡瑪特市值已達千億港元、盲盒的概念越來越火,一些黑心商家也動起了歪心思,把賣不出去的星期寵物或老弱病殘的寵物放進盲盒,包裝成“盲盒、幸運盒子、福袋”在電商平臺銷售,試圖逃過監管。

危害是成倍的,不但所售寵物來歷不明,沒有檢疫證明、身體情況未知;這些商家違規使用普通快遞發貨,小動物的生命安全難有保障;更細思極恐的是,這些寵物的銷售流向不明,有網友擔心不受監管流通的低價寵物給虐待寵物者機會。


除了活體盲盒,電商平臺上還有出售成人用品的“情趣盲盒”、專賣莆田假貨的“莆田球鞋盲盒”,以及涉嫌倒賣無主快遞的“快遞盲盒”,用“30元拆到新款手機”、“喜歡的來賭”等字眼煽動情緒。

盲盒原本是一個充滿驚喜的寶盒,慰藉孤獨、滿足期待,現在卻變成了潘多拉魔盒,一旦開啟,人性的惡就關不住了。如果任其發展下去,“盲盒”成為灰色產業鏈的保護盒,這個概念就真的被玩壞了。

活體寵物盲盒9.9元起,不接受退換和中差評

活體寵物盲盒亂象被披露後,電商平臺上標註“活體盲盒”的連結並沒有消失,而是換了馬甲繼續交易。有的商家將“活體盲盒”的關鍵詞改為“顏色/品種/體型隨機發貨任意一隻、不挑選、雜色特價”等字眼,價格從9.9元到幾百元不等。

在淘寶上,搜尋“活體盲盒”時,出現的不是常見的貓狗盲盒,而是大量烏龜、蜥蜴、變色龍盲盒。這些店裡的盲盒玩法是分等級定價的,例如有的店就分為青銅盒到王者盒6個等級,價格從18.8元到588.88元不等。


由於商家規定不允許使用者評論買到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烏龜/蜥蜴,不少使用者開始在評論區編段子,“開出了一隻坐騎”“皇帝的新龜”等,怎麼看都像是一場大型鬧劇。

不過鬧歸鬧,商家卻實實在在地把錢掙了。一個使用者直言,“這玩意兒我們這邊十幾塊錢都沒人買,打著盲盒的幌子你還不能埋怨,這種心態幫他們賺了不少錢”,道出了其中讓使用者“吃啞巴虧”的暴利本質。


而在閒魚上,深燃甚至不用換關鍵詞就搜出了大量貓、兔子、倉鼠等“活體盲盒”連結。有的連結中有“支援許願”“玩的就是刺激”等描述。


與其他平臺不同,閒魚上的“活體盲盒”售賣是成規模的。比如多個分佈在全國各地的閒魚號,使用的是幾乎相同的配圖和文案,深燃諮詢了幾家後,對方的說辭也出奇的一致:活體,送一針疫苗,從江蘇普通快遞寄出,每個月都會有幾個特價款。

在其中一個閒魚商家的配圖上,隱祕地留下了個人微訊號進行代理招聘。可見“活體盲盒”產業已經有一定規模,衍生出了代理模式,而代理商家本身並無貨源,甚至可能不知道自己會賣出什麼動物。

這些商家賣“活體盲盒”,也賣“廠家直銷”、“破損臨期斷貨處理”的寵物食品,據深燃觀察,大多都是連外包裝都沒有的寵物罐頭食品、“虧本衝量”的特價貓砂。有使用者評價“家裡的貓餓了幾天也不吃,聞了就走開”“貓吃了嘔吐、拉血,兩天瘦了三斤。”

深燃留意到,幾乎所有的寵物盲盒的商品詳情頁內都以活體為由,特別標註 “不能退換、不接受中差評,以及評論中不能寫是虧還是賺,不能說出具體品種等”。

有律師稱,活體盲盒的店鋪一般都註明不允許評論、晒單,不接受中差評,這本身是限制消費者權益的行為,與網路平臺銷售規則不符。

“活體盲盒”牽出寵物售賣灰色產業鏈

受疫情影響,很多寵物店將寵物售賣轉移到了線上,甚至開直播展示自己的寵物店和貓舍,並且按品種進行售賣。因此,有人也會認為,寵物怎麼賣不是賣,只要買回去好好養,盲盒也是一種不錯的營銷方式。

這其實是一種誤解。“活體盲盒”裡的小動物,其生命安全並不能得到保障,消費者收到後也“活不長”。商家對此心知肚明,他們的說辭都是,如果開箱之後24小時內動物死亡,只要買家拍攝視訊證明,就可以免費補發一隻,彷彿這些生命只是低價的商品。

而造成動物傷亡的原因之一是,它們被違規運輸了。

深燃瞭解到,這些店家幾乎都是通過普通快遞方式運送。但《中華人民共和國郵政法實施細則》第三十三條明確規定,禁止寄遞或者在郵件內夾帶各種活的動物。深燃詢問多家快遞公司的快遞員,也都得到了相同的答覆,“快遞不讓發活物,發現要罰款,一單就幾百塊錢。”

北京至普律師事務所李聖主任律師介紹,如果真的需要寄送寵物,託運人應提供動植物檢疫部門出具的免疫注射證明和“動物檢疫證書”。屬於國家保護的動物,還需提供有關部門出具的準運證明;屬於市場管理範圍的動物,要有市場管理部門出具的證明。尤其在防疫背景下,這些活物到達目的地後,還要進行一段時間的隔離觀察。

但當深燃詢問電商平臺上的商家是否提供檢疫合格證明時,無一店家願意提供,只是用“紙棉+棉花+勿壓勿摔貼紙發貨,不用擔心動物摔到”等說辭來搪塞。


在知乎上,一條“怎麼看待淘寶賣活體寵物”的問題下,充斥著大量動物在郵寄過程中,因條件太差致殘致死的慘狀。

有使用者評論稱,“普通的快遞,對動物來說,簡直就是鬼門關。密不透風的包裝、長途跋涉的貨運、暴力的快遞分揀,瘸腿瞎眼還是小事,有的到了甚至已經血肉模糊,化成一灘膿水。”


禁令禁而不止,無非是因為有利可圖。北京高朋(南京)律師事務所律師李君認為,從網上購物,等於是買賣雙方的私下交易,除非有舉報,不然政府主管部門主動介入、主動查實非常困難。這種情況下,違法成本幾乎為零,他建議加強快遞環節的管理。

動物們活不長的另外一個原因是,這些包郵的“盲盒寵物”,本身就是“星期寵物”,通俗地講,就是買的時候非常精神,買回來最多不超過七天便出現問題的寵物。這些商家們稱送一針疫苗,但一般來說,寵物貓打疫苗,貓三聯(針)是100-120元左右,貓五聯(針)是160-200元左右,狂犬疫苗是60元左右,各地區價格略有浮動。幾十元、幾百元甚至9.9元的盲盒怎麼能收回成本呢?

有業內人士透露,這些商家一般是用抗生素代替疫苗,保活,但對幼體傷害很大,一些生下來就有病的寵物,活不過幾個星期,為了儘快出手,盲盒就成了商家眼中不錯的營銷手段。

也是因此,眾多“活體盲盒”商品的售後評價中充斥著寵物貨不對板、不到一個星期就生病、看病花了千把塊等表述。還有的買家稱,買到了攜帶貓瘟病毒的貓,在病毒的強傳染性下,家裡的一窩貓全部中招。

仔細深挖,深燃發現,這些寵物的來源也就是這個產業鏈的上游更加複雜。在閒魚上,一些活體盲盒的賣家還會以愛心領養、寵物救助的名義釋出訊息。


一位微博寵物大V告訴深燃,“救助”這個領域水特別深。之前一位女大學生宣稱救助流浪貓,但被網友發現,貓咪最後都在閒魚上50元、100元被賣掉。有人懷疑她跟偷貓賊是同夥,然後以愛心救助的名義在網路上售賣。

“活體盲盒”不止侷限於線上,還有線下玩法。

一位微博博主在2020年11月釋出了一條視訊,畫面中,上海中山公園龍之夢商場一樓中庭放置著一臺寫有“一寵一物”品牌的黃色抽獎機,玻璃面板上寫著“玩遊戲積分換萌寵”。根據規則,玩家在獲得一定遊戲積分後,便可以抽取機器裡的活貓活狗。

這些寵物被關在狹小密閉的空間內,作為投幣遊戲的積分兌換商品。周圍人來人往,不停有人敲打玻璃近距離觀察貓咪,畫面中,有些貓咪已經產生了應激反應。


事情被曝光後,微博名為“一寵一物”的賬號釋出“官方宣告”迴應稱,公司內有專門的獸醫和養殖人員保證貓狗健康,但機器的通風系統不夠完善,導致貓、狗缺乏精力,對此向所有人致歉。

但批評的聲音沒有停止,隨後,這家自稱“全國首家原創萌寵扭蛋機”的公司宣佈該專案已停業整改,並清空了微博。

盲盒,灰色交易的保護盒?

在電商平臺上,除了“活體盲盒”,還有擦邊球產品。深燃發現,有“情趣盲盒”,標著不少露骨字眼及圖片;有莆田球鞋盲盒,專賣莆田假貨,價格在200-600元左右;還有131元拼手氣的現金盲盒,一盒有100個信封,其中隨機裝有30元現金;更有甚者,所售盲盒上寫著“一元賣自己”。


還有一類叫快遞盲盒,涉嫌倒賣無主快遞。據多家媒體報道,不少賣家自稱這些是經營快遞網點長期無人認領的快遞,以10元到100元不等的價格、或者以100元10件的價格打包出售,並以“30元拆到新款手機”“10元拆出大牌化妝品”“喜歡的來賭”等描述吸引買家。

國家郵政局明文規定,即使快件無人認領,也必須在快遞公司存放一年以上,而且超過規定時間後需要上交到上一級部門處理,避免客戶隱私洩露。

“生活就像盒子裡的巧克力,我們永遠不知道下一塊是什麼。”《阿甘正傳》裡的這句臺詞一度被用來形容盲盒的神祕之處,讓無數玩家永遠充滿期待。

也是憑藉著這一點,泡泡瑪特通過成本價不到10元的玩具,在過去三年顯示出了驚人的爆發力,取得了毛利率均超過55%、營收增幅超過220%、市值過千億的成績。盲盒也因此成了賺快錢的代名詞。

各行各業商家發現盲盒市場有利可圖,都希望來分一杯羹,除最初的玩具外,餐飲、美妝、文具、圖書等諸多消費領域也都掀起了“盲盒風”,消費市場上隨處可見盲盒的身影。有調查顯示,2019年國內盲盒行業市場規模為74億元,預計2021年將突破百億。

不法商家也開始利用產業的、電商平臺的漏洞賺黑錢,寵物活體盲盒就是其中最為惡劣的一種,利用寵物資訊的黑箱,加上相對便宜的價格,不告知具體情況,讓消費者產生花小錢買到貴重品種的僥倖心理,商家反從中大賺一筆。

2021年1月28日,中消協點名盲盒消費中,有的經營者只想著蹭盲盒的營銷熱度;有的經營者將盲盒當做是“清庫存”的工具。這些行為不僅損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也擾亂了市場正常秩序,不利於行業的健康發展。

李聖律師也稱,盲盒這種形式的消費涉嫌侵犯消費者知情權,使商品種類、品質等遊離於監管之外,方便快捷的電商平臺給銷售劣質商品乃至違法違禁物品提供了渠道。

“由於通過盲盒出售的活體動物基本上都沒有動物檢疫證明,存在極大的檢疫風險和生物安全隱患。平臺如果發現平臺內的商品或者服務資訊存在違反規定情形的,應當依法採取必要的處置措施,並向有關主管部門報告。如果平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平臺內經營者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但未採取必要措施,應依法與該平臺賣家承擔連帶責任。”他對深燃表示。

如果電商平臺、快遞公司不作為,盲盒就真的成了灰色交易的保護盒。

*題圖來源於Pexels。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帶血的活體“盲盒”:寵物9.9元起,不少在途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化妝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