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6
[隱藏]
就像跑步一樣,“左腳比右腳前”,在一吸一呼之間,他保持著自己的節奏。

作者 | 佳迪

編輯 | 周矗

彭于晏又一次因為身材上熱搜了。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出現在銀幕中的彭于晏不再是那個有著完美身材的硬漢。他佝僂著背,身形消瘦,背上拱起如連綿山丘般的脊椎骨,身上耷拉著一件褪色的T恤衫。倏地轉過身來,凶狠凌厲的眼神劃過黑色鴨舌帽的帽簷,直直地刺向鏡頭。


那一刻,人們忽然意識到,一個有故事的人正在衝破原有標籤的桎梏,從“帥哥”彭于晏的身體裡野蠻地生長出來。

那個人叫王學明,一個冷氣維修工人。一個炎熱夏夜,他意外地捲入了一場命案,自此命運也發生了改變。在光與影的交錯間,一場《熱帶往事》就此展開。

但當娛刺兒(ID:yuci-er)與彭于晏的對談開始之際,那個大眾印象中的彭于晏又完完全全地回來了。他很紳士,會在採訪前說“請講”;他很“皮”,會在被提問減脂方法時反問“所以你也想減重嗎?”;他也很認真,每一個拋向他的問題,他都會耐心解釋,用心回答。



這部由甯浩監製,溫仕培導演的電影《熱帶往事》在6月12日正式登陸大銀幕,彭于晏在片中飾演男主王學明。

幾年前,彭于晏第一次看到《熱帶往事》的劇本時,他就被“王學明”這個角色吸引住了。內心的聲音告訴他,這將會是一次不同往常的嘗試與體驗。

事實證明也正是如此。在《熱帶往事》中,原有的彭于晏被打碎,有一部分自我被保留,剩下的則被重塑,再重新拼貼成了“王學明”。他依舊是那個“拼命三郎”,會為了角色瘋狂瘦身。他對待角色依然有百分百的敬畏心,會百分百用心。在開機前他提前跟著師傅學習修理空調,在拍攝時會根據角色要求調整口音。

只不過相較於以前符號化的存在,在與他對話過後,娛刺兒眼中的彭于晏變得更立體了。

如果說過去的他習慣於用身體的極限拓寬表演的邊界,這一次他走得更遠一點。與過往出演影片很大不同一點是,《熱帶往事》中有大量的內心戲。他必須開啟自己,才能真正融入角色。

如今回頭望,在那一次“熱帶往事”中,他的表演方法論得到了新的延展。在王學明身上,他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眾生。

成為角色,成就自己

在首映禮現場,有觀眾向溫仕培導演提問:“為什麼會選擇彭于晏飾演王學明這個角色?”

這也是很多人的疑問。近些年彭于晏在大銀幕中展現的形象幾乎都是硬朗、剛毅、勇猛的角色。無論是《湄公河行動》中的情報員方新武,還是《緊急救援》中的特勤隊隊長高謙。

但《熱帶往事》中的王學明不一樣,他只是普普通通的,循規蹈矩地過著小日子的空調維修工。



“王學明這個角色我能夠做什麼呢?如果我(現在)這個狀態,我哪像啊?我站出來,人家就覺得他是不是隨時要跑屋頂?”彭于晏對娛刺兒(ID:yuci-er)說。

對於彭于晏而言,所有的角色資訊都在指向一個字,"變"。

想要接近角色,他必須先從外形上有所改變。

於是,在2017年完成《邪不壓正》的拍攝後,彭于晏就開始吃素減重。短短半年,他就從姜文鏡頭下的“古希臘雕塑”變成了一個羸弱的青年人。到電影開機第三週,他已經成功減重32斤。



其次是口音。《熱帶往事》的故事背景是90年代末的廣州,操著一口臺普的彭于晏顯得有些齣戲,於是他專門做了口音的訓練。

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在口音上下功夫。“只要拍戲,我都要上課跟做口音的改變。”大多數時候他會自己先做準備,如果時間充裕,也會請教老師。在拍《湄公河行動》時,他就在拍攝過程中特意學習了泰語和緬甸語。他還因《我的特工爺爺》中一句東北腔的“幹哈呢”成為網路上瘋傳的表情包。

當娛刺兒(ID:yuci-er)誇讚彭于晏的東北話發音時,他還有點不敢相信:“真的啊?”隨後,他又顯得很興奮,“下次有機會演個東北的角色”。

除此之外,他還專門找到一位經驗豐富的空調維修師傅,從最基本的看圖紙開始,一點一點學習瞭解空調的內部結構,再逐步上手拆機維修。

他笑著回憶起幾天前在家裡修空調的趣事,“前兩天我家裡冷氣停了,”他本想著大顯身手一番,“把三年前學到的東西拿出來秀一下,後來發現現在冷氣都是中央空調,它都藏在裡面,外機是連線裡面的內機,我沒有學到這一臺。”

按彭于晏的話說,這些準備工作實際上是一種心理建設。“我通常每一個角色都會做一點細微的變化,但是那個是為自己去做,你要給自己催眠。”在他看來,只有在外形口音、行為習慣上真正接近角色,或是成為角色,他才有可能在表演時完全地沉浸,開啟自己。

這也是他從業近20年來一直遵循的鐵律。

拍《翻滾吧!阿信》,練了8個月體操;拍《聽說》,學了3個月手語;拍《激戰》,學會了綜合格鬥、巴西柔術和泰拳;拍《破風》,每天騎行120公里,考到了場地專業賽車手證…

(圖源:樂魚VIDEO)

這些技能赫然寫在他演繹生涯的簡歷中,也為他贏得了更多表演的機會。姜文當時選擇彭于晏出演《邪不壓正》中的李天然,原因之一就是看中了他可以“飛簷走壁”的潛力。

但彭于晏並不覺得這是一種“努力”,他只是做了他該做的。“對演員來講,你的選擇不多,我能夠有這個機會,當然要儘量去把它做到好。”

他也不認為這是一種單向的付出或是犧牲。在成為一個角色的同時,他也成就了自己。

演員都是孤獨的

“其實他是很誠實的一個人。”在和王學明這個角色“打過照面”後,彭于晏如此評價道。

實際上,彭于晏和王學明的緣分源於甯浩導演。

“那個時候其實一直都有跟甯浩導演交流,很多年前就見過他,然後一直希望有機會能夠合作”,直到幾年前,甯浩拿著《熱帶往事》的專案找到了彭于晏。



看完劇本後,故事的神祕感,角色的不可捉摸讓彭于晏為之著迷。在電影中,善惡的邊界變得模糊,人心在兩邊遊走,人性的複雜被展現地淋漓盡致。

雖然電影圍繞著一場命案展開,但彭于晏認為,電影的追問並不是“凶手是誰”,而是要探索人,或者說展現人與人之間的羈絆。所以如何表現人,成為了他首要的任務。

然而,故事和角色的混沌感給演員的表演帶來了很大的不確定性,原有的設定會在拍攝現場被推翻,但另一方面又給表演帶來了很大的自由度。彭于晏稱,環境的氛圍、對手演員的氣場都會讓他逐漸改變表演狀態,更貼近角色本身。



他和本片的另一位主角,飾演樑媽的張艾嘉也認識多年。“這一次合作之後,我發現張姐就特別像我媽年輕時的照片。”

在戲外,他和張艾嘉也會親暱地互稱“媽”和“兒子”。在片場,他們也會一起交流各自的表演方法,導演、監製都會參與到討論中,“你可以不停地推翻上一個表演,導演也會不停地挑戰。”

實際上,在扮演王學明之前,他也有過和觀眾一樣的懷疑和擔心,“一開始覺得我怎麼可能會經歷這樣的問題,對不對?不可能。(和王學明)哪裡像?一點都不像,但你在演的過程中,你會慢慢發現他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

相較於簡單地以善惡給王學明作區分,彭于晏更傾向於選擇“誠實”二字來定義他。

他向娛刺兒(ID:yuci-er)坦言,每個人都有自己陰暗隱私的一面,但王學明的“誠實”在於,他能坦誠地面對自己的陰暗面。可是大多數人都做不到這一點。

“常常我會覺得每一個人其實都(想)要表現最好的一面給所有人看,就像我們現在有網路的話,你的朋友圈或者po的東西,某種程度上其實是給別人看的,就是說你是希望最好的一面讓人家看到。”

在彭于晏看來,他和王學明一樣,都是一個有祕密的人,“我也有我的陰暗面,我也不想讓人家知道。我也有一些過去我想要忘記,我不敢面對的事。”王學明的不同之處在於,他願意摘下面具,把內心陰暗的角落展現出來。



影片的英文名為《Are you lonesome tonight?》,取自美國歌手貓王的同名經典歌曲,導演楊德昌在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中也將其選做插曲。一句看似無心的問句,卻是整部電影的點題之語。

彭于晏談到,王學明也好,樑媽也罷,包括他自己,其實都是孤獨的人。

彭于晏的孤獨源於他自己的身份,“我覺得所有演員都其實挺孤獨的。”

“演員永遠都不知道下一步要幹嘛,如果沒有人找我,我就不知道我要幹嘛,然後我也沒有其他工作,我(不知道)每天早上起來要幹嘛。大家其實每天都有個地方去工作,然後再加上疫情之後,我其實更孤獨了。”他告訴娛刺兒(ID:yuci-er)。

孤獨的人會互相取暖。王學明和樑媽是如此,彭于晏和王學明亦是如此。

彭于晏給予了王學明靈魂和血肉,也從角色中逐步發掘和認清自我。拋卻身份經歷的差異,他們其實都是“要解決問題的人。

“我常常都會覺得我接的(角色)都跟我一定差很多,因為我不會是一個冷氣工嘛,我也不是一個救援隊的人。可是這些都只是他們的職業,但其實我演的還是他們怎麼面對每一天生活的困難。我們其實就是為了解決問題,每天都有好多問題要解決。導演有他的問題,演員有演員的問題,你每天也有問題要解決,其實我們每天都在扮演解決問題的人。”

普通人彭于晏

所以彭于晏變了嗎?

彭于晏既會在首映禮現場戴著透明的防護罩搞怪出場,也喜歡發無厘頭的素顏自拍,也會在片場和其他演員開幼稚的玩笑。

(首映禮現場)

在對談過程中,面對娛刺兒(ID:yuci-er)關於減重的好奇發問,他突然就來了興致,“我們現在聊這麼細嗎?我真的是非常有研究。”說完他便發出爽朗的笑聲。

他身上保有著一種潔白——那是一種當你望著他的眼睛時,就能看到的純真與乾淨。在首映禮現場,當被問及選擇彭于晏的原因時,導演溫仕培也給出了同樣的答案,“讓一個有這樣(乾淨)眼神的人去飾演一個惡人,會造成一個非常有趣的戲劇反差。”

而這份潔白,某種程度上也源自於他的專注。內心沒有雜念的人,眼神自然也變得乾淨。

彭于晏在以前的採訪中曾談到,自己之所以只在演戲這一個賽道上奔跑,是因為他沒法分心同時做很多事。他稱自己很羨慕那些可以全面發展的藝人,卻不知“專注”已成為這個浮躁的時代中一種難能可貴的品質。

當“快”成為時代的準繩,所有人都開始陷入一種不自知的焦慮之中。為了不被落下,人人都開始變得貪心,什麼都想要,卻又無法投入足夠的精力和熱情。而在演藝圈中,一切又會被加速,流量、熱度如流星般轉瞬即逝,“落下”就意味著“糊了”,緊接著就會在圈內被邊緣化,直至被遺忘。

但彭于晏卻能在這個名利場中保持自己的步伐。就像跑步一樣,“左腳比右腳前”,在一吸一呼之間,他保持著自己的節奏。每年接拍1-2部戲,每部戲全力以赴,沒在劇組的日子裡,他會堅持鍛鍊,剩下的時間陪陪家人。

但是,他偶爾也會感到害怕。

“也會有很多戲不會找我,因為可能口音的問題,或者說他們認定你只能做這個,他們看你的外表。”但努力很快又能讓他踏實下來,“在過去我演的戲,大家可能覺得你只能做這個的時候,我就會不停的去挑戰,然後去突破,演古裝演動作演什麼,然後讓大家觀眾或者說導演覺得原來他可以這樣。”彭于晏對娛刺兒(ID:yuci-er)說。



對於彭于晏而言,來到這個世界,成為演員,是一次絕無僅有,也不可能從頭再來的經歷。他不想浪費這次幸運的機會,他要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去盡情體驗不一樣的人生。

每一次拍一個新角色的彭于晏,其實沒有什麼野心,相反,他有一點點自己的私心,他希望能離角色近一點、再近一點。只有當他真正成為那個角色,他才能真實地體驗他者的人生。

他自稱是個無趣的人,而角色的豐富影響了他的人生。在習得新技能的同時,他也獲得了新的感悟。

而王學明所教會他的是,“我們常常希望有一個結果,但其實你會發現我們每一個人永遠都沒有一個所謂的最好的結果或者說最理想的結尾。”所以與其“非要怎麼樣”,他更希望踏踏實實走好眼前的路。

從業已有19年,他偶爾回過頭去看,才發覺不知不覺已經走了這麼遠。

拋開演員這份職業的特殊性,彭于晏就像是一個勤勤懇懇的普通人。他沒有什麼很大的抱負,只想把工作做好,把家人照顧好,認真地活在當下。



王學明也好,抑或是他曾經演過的每一個角色,他一直都堅信,“我跟所有人是一樣的,沒有什麼不一樣。”

如他所說,他也只是一個解決問題的人,他的問題也只不過是生活本身。

【版權宣告】本作品著作權歸娛刺兒獨家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家享有資訊網路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專訪彭于晏:為了拍戲把一身肌肉全減掉,他不僅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瘦身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