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7
[隱藏]
作者 | 君偉

編輯 | 周矗

(注: 本文含有劇透)

張艾嘉於1953年生於中國臺灣,後去美國讀書。16歲回國出道,23歲憑《碧雲天》獲金馬獎最佳女配,26歲開公司製作了許鞍華處女作《瘋劫》。


1981年,已大紅大紫的張艾嘉監製了電視單元劇《十一個女人》。她找來的導演,既有老導演宋存壽,也給了剛從美國歸來的新人導演楊德昌、柯一正機會。

其後,張艾嘉出演了“臺灣新電影”的開山之作《光陰的故事》,影片由楊德昌、柯一正、陶德辰、張毅四位新導演執導。


很多人因張艾嘉的千面銀幕形象和婉轉歌喉而記住她,但其實她曾是轟動國際影壇的“臺灣新電影”運動的幕後推手,扶持了很多新導演。

三十年過去,張艾嘉扶持年輕人,扶持新導演的初心不改。這一次,她為新導演溫仕培和《熱帶往事》站臺。今年七月,她將奔赴2021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擔任競賽單元評委會主席,與更多的新導演和處女作接觸。


《熱帶往事》是甯浩導演“壞猴子72變”計劃專案之一,該片講述了南方炎熱的夏日夜晚,年輕的王學明(彭于晏飾)遭遇了一起意外。樑媽(張艾嘉飾)的老公忽然失蹤,她尋求幫助,卻不知自己已成為別人的下一個“目標”。

這群不知命運已被悄然更改的人,都在試圖窺視關於那個夜晚的真相,但這個夏夜的記憶如錯亂的拼圖,愈加撲朔迷離 。


然而張艾嘉加入這個專案,最初不是因為甯浩導演的“壞猴子72變計劃”。這個故事,還要從另一位備受推崇的青年導演聊起。

“導演可以在我身上得到安全感”

這位青年導演是憑藉《路邊野餐》一炮而紅的畢贛,張艾嘉曾出演過畢贛的第二部長片《地球最後的夜晚》。

“最初是畢贛提到溫仕培這個新導演,給我看了一些這個導演的短片,視覺很強,故事也吸引人,我覺得這個導演不錯。”張艾嘉對娛刺兒(yuci-er)說。


然而,讀完溫仕培的《熱帶往事》劇本之後,張艾嘉對故事和她飾演的樑媽一角有了自己的看法。

“故事中很多東西都在做一個大轉變。在轉變當中,人都在找方向,找自己的位置。突然樑媽這個女人什麼都沒有了,兒子沒有了,老公也失蹤了,她生活所有的方向都被打亂了。自己孤獨一人的時候,她到底要什麼。在這時,一個陌生男孩子闖入了她的生活。我覺得樑媽是可以讓我有多一些想法的角色。”


第一天做角色造型時,張艾嘉對樑媽的角色又多了一層理解。最初讀完劇本,張艾嘉並沒有把樑媽想象得特別女人,她只是一個寂寞的婦女。

“當我們第一天做造型時,他們讓我戴長髮假髮的時候,我一戴上長髮,馬上就有另外一種感受,突然間感受到她女性魅力的存在。所以後來他們找的衣服,從開始比較傳統,到後來變得越來越女人”,張艾嘉回憶說。


在片場,導演溫仕培幾乎拍每場戲都跑到張艾嘉的化妝車上和她聊很久,聊怎麼表達這場戲,聊樑媽這個角色的前因後果。張艾嘉覺得,或許導演在她身上可以得到一些安全感。

雖然拍戲時,每場戲怎麼演都很清楚,但在張艾嘉看來,在清楚之餘還是希望保持一份所謂的未知。“我喜歡在現場有很多不清楚的一個狀況,這個狀況來自於彭于晏給我或者周圍人給我的東西”,張艾嘉說。


張艾嘉提到了《熱帶往事》中的一場戲。下大雨時,她在等雨,突然有人喊樑媽來吃個水果,她突然間就覺得不要等了,徑直走到雨裡面去。

這個即興動作導演溫仕培並不知道,但卻非常喜歡,叫彭于晏趕緊跟過去。在此之後,導演溫仕培拍戲時經常在等張艾嘉,看張艾嘉會不會提供更多現場表演時的新東西。

彭于晏跟我兒子很像,喊我“媽”

拍戲時,張艾嘉除了喜歡在現場有未知情況,還非常瞭解《熱帶往事》這類電影對錶演的要求是什麼。

在張艾嘉看來,《熱帶往事》是她很少拍的一種型別——懸疑片。但《熱帶往事》不同於傳統意義上的強推理、重情節的懸疑片,它更突出人物與人性。


“像《熱帶往事》這一類的戲,難的地方是它並不要演員真正去演什麼東西,反而是不要演什麼東西。不演而能夠把情緒表達出來,這才是這個角色要做到的。所以,我跟彭于晏一直在把對白減少,也跟小溫導演說這句不要講,那句不要講,只需要把情感傳達出來。”

她回憶起影片中的一場戲,很多鄰居突然來看樑媽,七嘴八舌地安慰她,為她祈禱,表現得過於熱心。但樑媽沒有太多言語,顯得無所適從。


“就像我們常常講的,有些人在悲哀的時候他寧願獨處,在這個時候你去說太多安慰的話,其實是給對方增加很多負擔。我覺得人在最仿徨、最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你去給太多意見的時候,他會更亂,他寧願安靜下來,我蠻瞭解那種情緒。”張艾嘉說。

片中,樑媽喪子喪夫,成了一個非常寂寞的女人。影片英文《Are You Lonesome Tonight?》是貓王的名曲,這首歌在片中反覆吟唱,與樑媽的心境完美貼合。

張艾嘉覺得,當人很寂寞的時候,可能想找一個陌生人聊天。陌生人在那個時候,可能比親人重要。樑媽沒辦法跟親人講,自己和丈夫的婚姻走到了盡頭,所以只能對陌生人說實話。

這個陌生人就是彭于晏飾演的王學明。他是一個空調維修工,瘦削、壓抑,以為撞死了樑媽的丈夫,想面對自己的錯誤,但後來發現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


雖然張艾嘉與彭于晏都是中國臺灣演員,出演過很多電影,但《熱帶往事》是他們二人第一次大銀幕合作。聊起彭于晏,張艾嘉很開心:“彭于晏長得跟我兒子很像,之前他們兩人都覺得他們長得像,以前彭于晏都叫我‘媽’。”

在6月6日《熱帶往事》北京首映禮上,張艾嘉與連線的彭于晏打招呼,說這個角度彭于晏很像她兒子,彭于晏直接喊“媽”。

談及彭于晏這次出演的角色,張艾嘉說:第一天定完妝,他站出來的感覺很說服我,也很打動我。彭于晏這次演出了除了表皮和骨架之外,靈魂都沒有的感覺,我很喜歡。但是你會知道這個人裡面好像有很多故事。他打小孩要煙,其實是替另外一個被欺負的小孩去報復,那種小小的事情讓我感受到這個人善良的一面,所以很喜歡他演戲的狀態。”


張艾嘉認為,彭于晏一定很享受這次的表演,並形容二人的整個合作過程“非常開心,非常默契”。

世界的轉變,讓我覺得無力

張艾嘉認為,現實中會有一些像樑媽這樣的女性,自己沒有太多的能力,在那個環境中只是個普通的女人,能夠嫁一個給她生活還可以的男人。

這樣的女人生活很簡單。服侍家裡的兩個男人,丈夫和兒子,自己也不知道要什麼,時間久了可能也忘記了自己想要什麼。可是突然自己的丈夫和兒子都沒了,生活的情感依託全不見了,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當張艾嘉回望自己的過去,她覺得自己沒有像樑媽那樣不知生活方向的孤獨寂寞,但存在另一種不被理解的孤獨寂寞。

“我從很年輕時就一直在工作,蠻有自己的獨立性,很知道自己喜歡做什麼,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好奇心,從來沒有停過。我再怎麼孤獨寂寞,但不是樑媽這種孤獨寂寞,只是可能在工作中,我做的某些事不是大家都能理解,也不是身邊每一個人都能協助到你。但這種寂寞孤獨不會讓我有負面情緒。”


講到此時,一直優雅而坐、語聲溫柔、偶爾開懷大笑的張艾嘉突然眼神裡閃現一絲愁緒,話鋒一轉。

“如果說我有什麼難受的情緒,反而是看整個世界的轉變、整個大環境的轉變,覺得有點無力感。我有時候覺得很對不起年輕人,就是我們怎麼給了他們一個這樣的環境。這個世界真的變得很辛苦,不管是大自然的問題、人性的轉變,還是網路時代的快速。地球變溫暖了,可人性變冷了。”

張艾嘉覺得,“怎麼樣再把人性的溫度重新帶給世界,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到的”。但張艾嘉本人,從未停止向這個世界輸送溫暖。


在她五十多年的從業歷程中,作為一個全能藝術工作者,她曾用演戲、歌聲溫暖人心,用導演的作品表達自我。如今,她更是全力扶持年輕人,扶持新導演畢贛,出演了《地球最後的夜晚》;支援新導演溫仕培,主演了《熱帶往事》,並將於七月參加西寧FIRST青年影展,扶持更多年輕創作者。

張艾嘉一直在努力讓這個世界,對年輕人更友好一些。

【版權宣告】本作品著作權歸娛刺兒獨家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家享有資訊網路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對話張艾嘉:彭于晏跟我兒子很像,以前他管我叫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化妝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