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27
[隱藏]
某寶上,同樣是香酥雞這一細分小食,植物肉比雞肉的購買評論數差了幾百倍。

但這阻擋不了資本對於植物肉這個細分投資賽道的鐘情。

以兩家企業為例:星期零在2020年短短的7個月內,完成了三輪融資,且最新一輪金額在上億元級別;成立於疫情後的Hey Maet則在四個月內拿到了多家投資方的兩輪融資。

行業標杆企業 Impossible Foods完成2億美元G輪融資後,根據PrimeUnicornIndex 公佈的資料顯示,在新一輪融資中,Impossible Foods 的估值高達40億美元。

CBNData消費站釋出的《2020消費領域投融資趨勢報告》中顯示,2020年,植物基賽道的融資事件同比增加500%。IT桔子相關資料也顯示,到了2020年,人造肉行業迎來投資熱潮,投資事件發生26起,投資金額達到80億元。

植物肉這個一個細分賽道迅速地走向更廣泛的視野之內。

融資潮陡然而至

植物肉不是新鮮事物,早在上世紀80、90年代國內就有一波企業出現。

而當下大熱的植物肉,主要分為植物肉和細胞培養肉兩類。前者是以植物為原料模擬肉的口感和造型,即植物蛋白製成的素肉;後者本質上是動物肉,以動物細胞為原材料,也就是使用動物幹細胞培育而成的“實驗室肉”。

作為人造肉上市第一股BeyondMeat的投資人,比爾蓋茨曾經這樣形容,“犁和人造肉,同為改變世界的突破性技術!前者使人類由野生定居進入農耕時代,後者使人類農耕進入生物工業化時代。”

相關資料顯示,2020 年,亞太地區植物肉細分賽道一年內的融資額就達到了前3年總和的4.5倍。

星期零方面,2020年7個月時間完成了三輪融資:3月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8月千萬級美元的A輪融資,10月過億元人民幣A+輪融資,投資機構為愉悅資本、經緯中國、雲九資本、光速中國,以及美國知名植物基投資機構NewCrop Capital等,且在三輪融資中,老股東都選擇了繼續跟投,星期零也成為目前國內融資最高的植物肉品牌。

而進入到2020年下半年,植物肉細分賽道的投資熱度持續升溫。

以Hey Maet為例,2020年12月30日,其宣佈獲得數千萬元Pre-A輪融資,這是他們在4個月內完成的第二次融資。

此外還有,2020年7月,未食達獲得雪榕生物的1400萬元戰略投資;9月來自中國香港的GreenMonday獲得7000萬美元融資;12月,周子未來獲得經緯中國2000萬元天使輪融資;CellX完成數百萬元種子輪融資……

與此同時,美國植物肉公司ImpossibleFoods則在2020年3月和8月共計獲得7億美元的融資,投資方包括李嘉誠旗下的維港投資和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等。自2011年成立以來,已籌集融資總額達15億美元,估值為40億美元。

而吸金遠不只是資本青睞,還有股價的拔高。

Beyond Meat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後,首日暴漲163%,創造了21世紀以來美國公司IPO首日的最佳表現,同時帶動了A股市場“植物肉”概念股板塊上漲,如雙塔食品曾憑藉Beyond Meat別樣肉客供應商的身份股價累計漲幅一度超過150%。

究其原因,雲九資本的創始合夥人曹大容表示:“突如其來的疫情以及長期以來的動物帶給人類的疾病問題使得消費者重新思考健康飲食的方式。低脂低膽固醇飲食理念越來越流行,消費者對優質蛋白的需求與日俱增,植物肉市場在海外很多地方已被驗證。”

到目前為止,Impossible Foods 的植物肉產品在眾多商店都有售賣,包括2000多家沃爾瑪商店,大型連鎖超市 Kroger 和星巴克的15000家門店。

至於國內,呼應投資熱情的,是包括TimHortons、百勝中國、德克士等巨頭陸續在中國市場推出植物肉產品,Beyond Meat也大舉進軍中國市場,宣佈在中國建設本地工廠。

作為中國市場上第一個釋出植物基人造肉品牌的巨頭公司,在多次公開談話中,雀巢現任CEO Mark Schneider也表達了植物肉對雀巢是 “不需多說”的發展領域,並將在這個領域“非常活躍”。甚至在中國市場釋出嘉植餚品牌的同時,雀巢在亞洲的第一條植物肉生產線也宣佈在天津正式完工並投入生產運營。

2020 下半年,肯德基、漢堡王、德克士都陸續上架了植物肉漢堡,一些網紅餐廳也出現植物肉餐品的身影,甚至大潤發、盒馬鮮生等超市也上架了植物肉的水餃、肉餅等速凍食品。

市場教育之路漫長

而與資本市場的投資熱情堪作對照的是,植物肉的市場教育之路還很漫長。

一方面,相比肉類,市面上的不同植物肉產品售價只高不低,隨著銷售增量帶來的規模效應,或許能進一步下降,但並不能確定是否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達到等價。

早在2013年,荷蘭馬斯特赫特大學波斯特通過細胞培養技術就造出了第一塊人造牛排,不過這一生產成本高達25萬歐元,約合人民幣200萬美元。即便是現在,培育肉標杆企業Memphis Meat每千克的成本仍高達一萬美元。

相比之下,植物肉的製作方法採用的是加熱、壓力變化和冷凍等方式,將蛋白質編製成纖維狀結構,這種物理式的製作成本更低。所以市面上以植物肉為主,不過即便如此,植物肉的售價依舊居高不下。

目前,市場上流通的植物肉產品,500克售價至少在70元左右,稍貴一些的植物肉甚至達到120元,對比菜市場上的鮮豬肉價格,則普遍集中在30元左右,植物人造肉比自然鮮豬肉售價貴了一倍有餘。

Green Common相關員工也在接受連線Insight採訪時表示,“這些植物基人造肉(植物肉)成本高昂的原因主要在於研發成本高,以及內陸人造肉供應鏈不完善,迫使企業在外投資設廠,未來國內人造肉生產鏈逐漸完善,技術趨於成熟,也有望降低成本。”

另一方面,植物基產品主打綠色、健康、營養的理念尚為人們所接受,但細胞培養肉,與自然生長迥異,難免讓人不適。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曾表示,儘管人造肉在資本端都被熱捧,但在消費端做到被認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在IFIC 2020年的調查中,間歇性禁食、清潔飲食、生酮飲食、低碳飲食成為當下最受歡迎的四種飲食模式。而在媒體上高頻出現的無麩質、植物肉和地中海飲食,僅以6%的比例位列第6-8位。

從2019年10月起,植物肉品牌陸續開始和餐飲在中國市場合作推出餐食,不過這些產品大多是短期的新品,或者在連鎖餐廳的部分(而非全國)進行“試銷”。賣植物肉對餐飲來說像是短期營銷活動,能給品牌帶來“健康”“環保”的光環。

目前,植物肉產品只在星巴克和Wagas的選單上停留了半年以上。餐飲品牌願意嘗試植物肉,但是植物肉是否能常駐選單,則取決於銷量、口感等多重因素。

以星期零為例:年初,星期零和棒約翰、新元素合作推出的餐食目前已買不到了。5月,星期零和喜茶的人造肉漢堡目前也暫時下架。星期零和德克士的合作也是季節性的,只有市場反應好,植物肉才可能會成為德克士的長賣品。

2020年11月,Beyond Meat推出一款植物性豬肉糜,意圖打入中國市場,《華盛頓郵報》為此刊文:“你不會嘗試將煤炭賣給紐卡斯爾(英國煤都),那麼,你認為向發明豆腐的國家兜售肉類替代食品的可能性有多大?”

筷玩思維就曾調研發現,對於植物肉,餐飲品牌們也偶有入手,此前肯德基有推過2元一份的植物肉雞塊,在一些素食火鍋店,我們也看到了寥寥幾款植物肉產品,但事實很殘酷,其銷量基本平平。

當下,市面上雖然已經出現了植物肉鍋貼、植物肉的水餃、春捲和肉餅等,但這些仍多為快餐,以及復熱、即時食品,依然沒有涉及中餐的核心——正餐。對大多數消費者而言,只有植物肉產品進入更為大眾化、“正式”渠道的正餐,接受市場檢驗,似乎才真正意味著植物肉開始逐漸“適配”中餐。

此外,雖然中國的植物肉公司逐步活躍,但依然處於星星之火的狀態。

杜邦營養與生物科技食品與飲料業務(平臺)亞太區總裁李永敬博士在與《財經塗鴉》的訪談中就強調,即便有很多資本再紛紛進入,植物肉公司最關鍵的還是要給出好的產品口味和產品質量:大家太著急,把質量參差不齊的產品推向市場,導致消費者對植物肉品類產生厭惡——消費者會說“這什麼玩意兒?這東西不太能吃。”——咣!市場一下就被毀了。

數字100市場研究公司通過自有樣本庫和線上調查平臺“拼任務”APP,進行了中國植物肉市場認知與消費的相關調研。調研報告顯示,目前77%的國內消費者聽說過植物肉,相對一線、新一線城市受訪者對植物肉的認知度,二線及以下城市受訪者顯著偏低。

消費者即使聽說過植物肉,對其的正確認知率仍然很低。僅有不到4成的消費者對植物肉的瞭解比較透徹,能夠清晰辨別植物肉;且對於聽說過植物肉的消費者,僅有約33%有過購買並食用經歷,轉化率較低。

投資既定,回報可期?

隨著全球肉類短缺危機、健康與環保的消費風潮、食品創新推動等,確實推動了植物肉產業的發展,資本市場也開始關注人造肉產業。人造肉初創公司不斷崛起。

趨勢是唯一確定的因素。

Hey Maet創始人洪小齊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會阻礙這個行業發展,人口在急速增長,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生產足夠多的動物蛋白(傳統肉)滿足人類需求,所以這是一個非常確定的趨勢。”

在他看來,由於豬瘟的影響,豬肉的價格猛增,給餐飲企業造成很大的影響;甚至疫情期間,由於三文魚的管制,一些壽司店只能臨時關門,乃至倒閉。植物肉在食品安全上來說更穩定,不會受瘟疫、激素等問題的困擾。這也是一個更加可靠的食材來源。

最傳統的糧食公司也感受到了這種變化。嘉吉作為美國最大的非上市公司,擁有 155 年的歷史,也是全球四大糧商之一。嘉吉亞太區替代蛋白業務負責人王摩詰就曾透露,“2018年替代蛋白的市場規模還是比較小的,行業統計是 18 億美金,但我們預計 2030 年全球植物蛋白市場達 1000-1200 億美元。”

甚至到了2020年12月25日,中國食品科學技術學會發布《植物基肉製品》團體標準。從傳統素肉到植物基肉製品,中國植物肉的定義更加明確。

也因此,一方面,中國植物肉公司逐漸活躍,出現了星期零、未食達、珍肉等一批創業公司,也有金華火腿、雙塔食品等上市公司涉足試水;另一方面,資本加註,在消費市場也逐漸起了“水花”,連鎖快餐、新式茶飲、新零售等不同的渠道、場景也對植物肉產品持以開放態度。

比如,對於餐飲商家來講,植物肉為他們提供了一種新食材、新選擇,吃肉的人群可以吃,素食主義者可以吃,這樣既有利於帶來新客戶,也能刺激一部分老客戶。

當然,植物肉產品的價格也在越來越親民。德克士、盒馬、全家的植物肉產品價格和動物肉產品持平,甚至星期零合作的餐飲所推出的部分餐品定價比真肉還便宜,這將打破人們對於植物肉產品價格昂貴的刻板印象。

但也要看到產業發展的另外一面:大多數新興的人造肉企業如珍肉、未食達、星期零Starfield都是近年來成立的,在整個食品產業鏈上,包括研發、生產、配送、渠道銷售並不完善。

中國植物性食品產業聯盟祕書長薛巖採訪時就曾表示,部分植物肉廠家缺乏產品標準意識,導致一些品控弱、口感差的植物肉產品流入到市場中,使消費者在購買試吃後對植物肉產生不好的印象。

加之,植物肉概念的風口吹了兩年,人們看到的更多是融資和概念,尚沒有較大的實質性突破,如人造肉的成本控制、供應鏈、渠道商的變革。

深圳市齊善食品業經理鄭策對連線Insight表示,“外行可能看不懂,現在市面上的人造肉都差別不多,很多新興的人造肉企業不過是換了一個包裝在宣傳,頂多味道上有些差異。國內藉著風口炒作,撈一筆就走人也有不少。”

或許只有頻繁獲得投資的企業,一起把植物肉市場這個蛋糕做大,發揮各自的優勢把消費認知建立起來,並真正用風口帶動國內產能規模的擴張,才能最終實現產業的升級。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又貴又難吃”的植物肉:有人半年融資三輪,有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