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6
+8
[隱藏]

深響原創 · 作者|洪雨晗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中國芯”的重要性。

無論是中興華為的遭遇,還是武漢弘芯的警鐘,晶片半導體,這個在美國已是夕陽產業的領域,在中國確已走向科技舞臺的中央。

據云岫資本資料統計,2020年半導體行業股權投資案例413起,投資金額超過1400億元人民幣,相比2019年約300億人民幣的投資額,增長近4倍;而據《近十年我國晶片半導體品牌投融資報告》,2020年,半導體發生融資事件458起,拿到融資的企業共458家,總金額1097.69億元。

剛剛過去的2020年,是中國晶片半導體在一級市場有史以來投資額最多的一年。既有註冊資本超過2000億的國家大基金二期的入場,也有華為哈勃投資、小米長江產業基金等的頻頻撒網,晶片半導體的投資已然到了“手慢無”的地步。

這背後的動因一方面是“卡脖”語境下,國產替代浪潮的呼喚。晶片一直是中國進口金額最大的商品。根據海關公開資料,2019年,中國晶片進口額3040億美元,超過原油、鐵礦砂、糧食總和3016億美元。百度李彥巨集曾表示,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發展過程當中,對於高階晶片而言,其實一直依賴進口,這是我們這一代IT人心中永遠的痛。如果能實現國產替代,這個勢能不可小覷。

另一方面也有二級市場退出渠道暢通無阻的激勵——2020年,中國共有32家半導體公司上市,這也是有史以來半導體上市數量最多的一年。對比之下,其他概念板塊的上市速度和通暢程度全不可同日而語——這對於一級市場的投資者來說無疑是一劑強心針。

在很長一段時間,晶片半導體的投資都被定義為門檻高、週期長、回報率低,可謂是三大不幸。但如今,資本爭先恐後地下注,“晶片大躍進”轟轟烈烈地展開了。亂花漸欲迷人眼,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跑長跑,這不免讓人發問,當下的晶片投資,是泡沫,還是決心?

誰在投資?

向晶片“撒錢”的人有三大類:以IDG為代表的投資公司,以小米、聯想、比亞迪為代表的巨頭終端公司,還有以國家產業基金為代表的國家隊。

在半導體硬科技領域,部分老牌投資機構入場的時間較早。比如針對晶片、元器件方向,IDG資本早在1994年就開始聚焦產業鏈上下游做廣泛佈局,如風華高科、晶晨半導體、芯原微電子、銳迪科(RDA)等。對於今年的投資熱潮,IDG資本合夥人李驍軍表示,“目前中國的半導體晶片公司雖處於高速發展期,但體量都還比較小。有的晶片設計類的公司,通常只有一條產品線。但未來我們認為一定會有龍頭企業出現。”

稍晚於IDG的國內投資機構北極光創投成立於2005年,聚焦早期科技投資,至今投資了18家半導體企業,其中,展訊、炬力、兆易創新三家公司已經成功上市。北極光創投合夥人楊磊在分享投資心得時表示,中國的半導體體系建設一定是在跟全球合作開放的基礎上建立的。把自己融入到全球的產業鏈裡面,去抓住未來科技產業鏈裡無法被替代的“核心節點”。

更晚入局的德聯資本從2017年開始系統性進入半導體領域。德聯資本的合夥人賈靜表示自己在看該領域時,會沿著產業鏈從底層帶動的邏輯,從科技投入很多的下游企業看起,然後從終端、模組、晶片環節一層層往上看,從產業鏈的拉動效應,慢慢佈局到半導體領域。

或許,中國的投資人們眼光更為長遠,資金湧入也有一定的合理性。在當前的局勢下,未來國內晶片行業,很可能會出現中國自己的德州儀器、博通,而這些已經在場上的選手可能有更好的機會,因為他們有一定的技術和產品,他們可能會走在前面。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所以有更多的資金湧進,好處是眾人拾柴火焰高,有更多的錢,有更長的時間,讓晶片公司做出好的產品。


不過,中國VC們在晶片上的熱情有一點匪夷所思,這不是一個快速通道,並不符合VC投資退出的週期。而在美國,晶片行業主要是產業孵化和產業投資比較多。這也就是說,按照規律,真正應該在晶片投資舞臺上活躍的,是能打通上下游產業鏈的人。

2020年,以華為、小米為代表的產業基金針對半導體領域的投資進入了快車道。兩家公司在半導體材料、晶片設計、半導體裝置等產業鏈上的各個環節都有佈局,據不完全統計,兩家在半導體領域投資的公司超過50家。

在歷經2018年系列禁令後,2019年4月,華為打破任正非定下的“不投供應商”的原則,7億人民幣在深圳註冊了哈勃科技投資有限公司,開始有規律的在半導體領域進行投資佈局。

不僅自建自研,華為還加上了投資入股半導體企業的方式兩條腿走路,因此,哈勃的半導體投資變得異常重要,在2020年10月,華為對哈勃的注資已增加至27億元。

華為做哈勃投資一是在半導體產業鏈的縱深上佈局,其次才是財務投資上的回報,如今,成立不到兩年的哈勃投資成績斐然。據投中網統計,華為投資的半導體專案中,已經有一個專案IPO,一個專案過會,一個專案已申報,還有兩個專案在IPO輔導中,堪比頂級VC。

小米則通過湖北小米長江產業基金來佈局。小米長江產業基金成立於2017年,基金管理規模已達120億元人民幣,由小米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湖北省長江經濟帶產業引導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共同發起設立,基金將用於支援小米及小米生態鏈企業的業務拓展。

據統計,小米2020年投資的半導體相關企業達到了30家。相比於華為的投資佈局,小米的投資無疑是更早更廣。除了模擬晶片、射頻晶片、安防晶片等細分市場,目前小米的投資佈局幾乎覆蓋了從半導體材料、元器件IC設計的整條產業鏈,面向未來的RISC-V架構和ASIC晶片也被列入小米的投資版圖。


在市場資本之外,更關注國內半導體企業生存狀況的國家大基金是另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國家大基金,全稱是“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其投資的主要領域在積體電路產業,也就是平時所說的晶片半導體板塊。

國家大基金一期於2014年9月成立,一期註冊資本987.2億元,投資總規模達1387億元。國家大基金二期於2019年10月22日註冊成立,註冊資本為2041.5億元。大基金二期是一期的延續,相比於一期的規模擴大了45%,可見國家扶持積體電路產業的決心。在資金構成方面,大基金都是由財政部、國開金融作為最大股東,投資均超過200億元。

參照大基金一期撬動5145億元社會融資,帶來約6500億元資金進入積體電路產業,大基金二期投資所撬動的社會資金只會更多,也因此不少投資機構緊跟大基金二期的投資路線去尋找相關的投資標的。

一些地方基金也“出動”了,在2020年9月的廣東積體電路產業發展論壇上,廣東省半導體及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正式亮相,基金首期規模200億元。

而令人驚訝的是,一些水泥、服裝、裝修等傳統行業的企業竟然也高調宣稱要進軍半導體,投資、參股、設立基金。

例如晨鑫科技打算以2.3億人民幣收購上海慧新辰實業有限公司51%的股份,後者主要產品為LCOS光調製晶片(光閥晶片)和LCOS光學模組(光機),而晨鑫科技在此之前賣過水產,做過網際網路遊戲。

其他的“跨界者”還包括:地產行業的萬業企業、代工之王富士康、LED龍頭之一的三安光電、ODM廠商聞泰科技、水泥建材產品製造商上峰水泥、家電行業的立霸股份……

誰被投資?

和投資人一起起舞的當然是被投公司。

據中科創星創始合夥人米磊透露,中科創星在2014年投的一家晶片企業,到現在估值已翻100多倍,其在2014年2月天使輪進入,2018年的時候,差點現金流斷了,但現在反而大家想投都投不進去,即便融資2億,也是早早就沒有了份額。

而根據投中網的採訪,一個晶片投資案子更加誇張,不僅在一年之內密集地融資了三輪,且每輪的金額都十分驚人,單單A輪融資就超過了10億人民幣,重新整理了近年來晶片設計領域的紀錄。

頭部有高光、中腰部有機會、尾部出現亂象,一個晶片江湖已然成型。


致力於積體電路及功率器件開發的比亞迪半導體,是半導體領域的頭部明星公司,比亞迪半導體從去年4月份開啟獨立融資,到今年1月份便傳來了分拆上市的訊息。

從去年5月27日開始,不到三週的時間,比亞迪半導體就完成了A輪及A+輪的融資,金額超過27億人民幣。在8月份,比亞迪半導體又進行了未披露具體金額的兩次股權融資。去年,中金公司對其預估的市值已不低於300億人民幣。

在比亞迪半導體的前兩輪融資中,A輪多為知名財務投資機構,到了A+輪,入場的多數是帶著勢能的國家隊、產業隊。留給一般投資機構的視窗只有A輪這一次。

除了半導體領域的明星公司,資金海量湧入,也使得此前在半導體領域更為冷門、小眾的的晶片裝置和晶片材料相關企業受惠。如,華為2019年僅投了2家材料公司,而2020年投出了7家材料與裝置公司;中芯聚源2019年在材料、裝置領域投資4家企業,2020年也翻到了7家。

在晶片上游的材料和裝置領域都有不少資金惠及的情況下,在與消費下游連線更緊密的晶片製造、晶圓加工、晶片設計等領域的公司更是受到投資機構的青睞。對其中的優質公司而言,融資的與否、融資多少的主導權早已緊握在手中。

這背後的原因一個是想投進來的機構太多,另一個原因則更為關鍵,優質半導體企業更需要有產業賦能能力的投資機構的錢。以晶片為例,晶片是一個生態型的產品,生產一顆晶片所需的無數道工序要不少企業相互合作完成,晶片生產後的銷售也需要與下游公司儘早進行適配,使得產業生態打通。

也就是說,一家晶片領域某個環節的公司,找到了更早紮根在該領域上下游的產業基金,可以幫助該企業上游解決材料、裝置的供應問題,下游解決所生產產品的銷售、適配問題,這是一般投資機構無法帶來的產業解決方案。

因此,很多半導體企業寧可拿產業基金更少的錢,也不要知名投資機構的錢。


不過,在一批又一批半導體公司紛紛獲得融資甚至上市到達高光之時,各地的百億晶片專案卻接連爛尾。其中有鼎鼎有名的武漢弘芯、南京德科碼、成都格芯等,後又曝出陝西坤同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貴州華芯通半導體技術有限公司、淮安德淮半導體有限公司等數個百億級晶片投資專案被證實爛尾。

針對晶片業不規範現象,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表示,國內投資積體電路產業的熱情不斷高漲,一些沒經驗、沒技術、沒人才的“三無”企業投身積體電路行業,個別地方對積體電路發展的規律認識不夠,盲目上專案,低水平重複建設風險顯現,甚至有個別專案建設停滯、廠房空置,造成資源浪費。下一步將引導地方加強對重大專案建設的風險認識,按照“誰支援、誰負責”原則,對造成重大損失或引發重大風險的,予以通報問責。

亂象浮現,據行業人士透露,一些剛剛融完小額天使輪的專案就稱得到ABC輪鉅額投資,剛剛接觸一些終端客戶還未進入“合格供應商名錄”就號稱拿下了國內巨頭客戶。晶片半導體公司的估值正在被瘋狂前置。

機會挑戰何在?

重賞之下皆是勇夫。幸運的是,相比於文娛、消費等行業,晶片賽道可謂是“開卷考試”,成功路徑清晰。“機會在哪兒”的問題早已有明確的答案:

一方面是國際格局下的國產替代機會。

根據牛津經濟研究院釋出的資料,半導體產業推動了7萬億美元的全球經濟活動,直接支撐了佔據全球GDP總量四分之一的數字經濟,任何國家都想在其中分一杯羹。個別國家的動作,變相加速了中國國產替代的程序,給了中國本土企業機會。

從 2019 年開始國產替代的趨勢越發明顯。在國際形勢微妙、供應鏈被個別公司限制較強的背景下,集中在華為產業鏈上的晶片設計公司,如射頻、指紋、光學領域等受益於下游的國產替代訴求。

除此之外,美國技術禁運也促使國內誕生一些新的賽道,如FPGA、PA、DSP等,這些領域長期被巨頭把控,專利壁壘極高,過去國內企業沒有機會,如今,國產品牌的自主可控讓本土企業有望在這些領域獲得寶貴的發展機會。


另一方面則是當下“缺芯”情況已經給產業鏈劃出重點——缺什麼,當然要補什麼。

在疫情之初,智慧手機等電子裝置銷量下跌,不少晶片生產企業調低了出貨預期,隨著市場的復甦、華為的大量備貨和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崛起,全球出現晶片短缺的情況,整個晶片產業鏈企業紛紛漲價,市場看好型別企業,連晶片概念性公司也獲得不少投資。

早在2019年初,SEMI產業研究和統計主管Clark就曾分析道,除了200mm的需求依然保持強勁以外,供給緊張的另外一個原因是晶圓廠商正增加很少。

從生產裝置的角度來說,目前8寸裝置主要來自二手市場,自從2014年生產廠商們從8英寸向 12 英寸升級後,舊裝置市場資源逐漸枯竭,8寸晶圓裝置較為緊缺,其中蝕刻機、光刻機、測量裝置最難獲得。

8 英寸矽晶圓的供給量成長較為有限,同時生產裝置又不易取得,晶圓廠不容易針對 8 英寸矽晶圓擴充產能,8 英寸矽晶圓恐會呈現長期供應緊張狀態。從2020年底到2021年,整個晶片產業遇到的最大問題是產能緊張,製造和封測進入了新一輪的漲價週期。

因此,加快國內產業鏈國產替代有望成為新的投資機會,去年是國產設計公司進入供應鏈崛起,今年國產替代大概率會向晶圓製造裝置等上游材料環節擴散。


而回歸到產業問題的起點,一切機遇與挑戰其實都落在了“人”身上。

任正非曾表示,“晶片製造的每一臺裝置、每一項材料都非常尖端、非常難做,沒有高階的有經驗的專家是做不出來的。”

以主管中芯國際技術攻堅的CEO梁孟鬆的出走事件為例,去年12月,梁孟鬆一封離職信發出後,中芯國際市值一天內蒸發248 億,市場普遍認為樑的出走或將拖慢中芯國際乃至中國半導體制造工藝的研發程序。

此外,國內晶片研發人員的收入相對於網際網路行業其他門類來說並不算高,配套行業的材料、機械等從業人員的收入就更低。不少半導體相關專業的本科生因為與計算機專業的部分課業相似,許多同學畢業後轉行進入大廠做程式設計師。

而在碩博這個階段,薪資差距就更加明顯。知乎上一個名為“中國的晶片行業怎麼了?”的帖子瀏覽量近500W,其中一個高贊答主就分享了這樣的經歷,答主是東京大學研究電晶體方向5年的博士,前前後後收到中芯國際、華為海思、東京大學助教等數個offer,後因國內半導體企業開的工資遠低於預期而選擇在海外助教。


來源:知乎

在海外,IBM、英特爾等公司,幾十年專門從事某項工藝開發的工程師有很多,形成深厚的技術積累。而國內專門從事某一項工藝10年以上的工程師非常少見,在造富神話滿天飛的今天,大量優秀人才被擠出晶片等核心技術領域。

也因半導體領域人才的難得,出現不少投資機構的“投人”策略,最受投資機構歡迎的創始人是技術帶頭人型別,即有研究能力也有產業經驗。

這些專業化人才,都是很難通過短期培養獲得的。簡單的固定資產堆砌並不能真正地推動產業發展。我國IT領域人才培養不平衡,大多數人才都集中在技術應用層面,研究演算法、晶片等底層系統的人才少。用業內專家的話來說,“全國高校開設了2600多個計算機專業,本質上都在教學生如何用計算機,而不是如何造計算機。”

這也從側面回答了另一個問題,短期的大力砸錢可以發展出一個更好的半導體產業嗎?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國傑曾在一次頂級晶片專家齊聚的特別論壇上表示:“國家晶片水平從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國家的整體水平。從設計、加工到裝置配套,晶片產業鏈漫長,設計領域廣,尤其需要經驗的積累……不是說砸錢下去就能把差距追平。”

不過話又說回來,雖然晶片產業的特點不是砸錢就能發展的,但如果不砸錢,那就毫無機會了。

“資本市場的博弈牽動著大國的博弈和興衰。”這是寫在《偉大的博弈》扉頁的一句話。華爾街的崛起曾幫助美國在大國博弈中佔得先機,或許這場註定伴隨資本泡沫的大潮也是一個微妙的契機。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中國晶片投資狂想:用百米衝刺的速度長跑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