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2
+10
[隱藏]
文 │ 魯西西 尢尢

影視市場中,少有詞語會像“宇宙”一樣擁有如此多的魅力,受到創作者和資方的熱情追捧。

六月初舉辦的騰訊視訊影視年度釋出會與騰訊影業、新麗傳媒、閱文影視年度釋出會上,“宇宙”再次出擊,重點推出了“尾魚宇宙”、“贅婿IP宇宙”等多個“宇宙”。


但為影視領域“宇宙”大業前仆後繼者不少,寂寂無名者更多。曾經名噪一時的“三體宇宙”在2014年便公佈電影專案,至今尚未上線。沉默的蹉跎後,“三體宇宙”的影視化作品已經失去了一部分的觀眾的熱情,因此在月初的騰訊影視年度釋出上的電視劇公佈並未未激起較大的水花。而不少曾號稱“宇宙化”的專案都如現在的“三體”一般,運營多年卻未見後續作品或是質量平平,消耗了觀眾的期待。

曾經提出“小說家宇宙”“三體宇宙”等“宇宙”尚未兌現,而當下“新宇宙”又頻繁出現。因此《唐人街探案》之後,究竟還有什麼“宇宙”能在中國爆款落地成為了當下行業的謎題之一。

珠玉在前,是奠基還是桎梏?

“新宇宙”中,最耀眼的還數《贅婿》《一人之下》《鬼吹燈》三部作品以及作家尾魚的系列作品下的四大IP宇宙。

其中尾魚作為“以作者為核心建立宇宙概念”的第一人,能夠在眾多圍繞作品建立的IP宇宙中脫穎而出,背後少不了來自年初爆款劇《司藤》的助力。


《司藤》影視化之前,尾魚的另一部作品《怨氣撞鈴》曾被翻拍成網劇,然而其質量讓粉絲的心情如同書名一般“怨氣沖天”。加上尾魚IP故事中難以影視化呈現的靈異色彩,彼時的尾魚IP被影視市場視作“不可拍”的典型。

而《司藤》的意外走紅所帶來的口碑與熱度為尾魚IP提供了參考模版,立刻打響了“尾魚宇宙”的第一槍。騰訊視訊影視年度釋出會上,騰訊視訊表示之後將承包尾魚的其他五部作品並進行影視化,包括《四月間事》《梟起青壤》《西出玉門》《三線輪迴》《龍骨焚箱》等。

《司藤》的存在對於後續“尾魚宇宙”的影視化來說可謂是珠玉在前,有著相似經歷的還有《贅婿》和《鬼吹燈》這兩大IP。


根據愛奇藝2021年第一季度的財報,《贅婿》不僅是愛奇藝站內熱度最快破萬的劇集,同時還是愛奇藝日均消費歷史TOP1。在《贅婿》第一季上線時,就通過海報進行了第二季的預告。耀眼的成績下,《贅婿》自然不只為劇集加磅。製片人曹華益表示,“贅婿IP”將在劇集、系列電影等領域多維開發,打造“贅婿IP宇宙”。

相比之下,“歷史悠久”的“鬼吹燈IP”已出產的影視作品以及系列衍生數不勝數,無論是早前的《尋龍訣》還是後來的《龍嶺迷窟》以及即將上映的《雲南蟲谷》,從院線電影到網路劇甚至是網路電影,《鬼吹燈》的IP宇宙彷彿籠罩了整個影視領域,做到了全型別通吃。此次騰訊視訊對“鬼吹燈宇宙”的強調,或是為了引起大眾對新作品的期待。


目前看來,在上述四大宇宙中,只有國漫大IP《一人之下》目前仍無影視化經歷,計劃推出真人網劇、真人電影三部曲以及後續還會進行相關遊戲開發的《一人之下》,此番作為影視體驗的初次試水,效果如何還未可知。

然而,對於後續IP宇宙的影視化發展來說,珠玉在前勢必會為接下來的影視化作品積累一定的粉絲數量以及作品口碑,起到一個奠基作用,如果後續製作能夠做到推陳出新、品質上乘,則順勢而上不成問題。但若既被前身作品消磨了新鮮感,後續又無法給出超越前輩的極致效果,那麼對於續集甚至是劇影之間的轉換來說,都不失為一種桎梏。

所以面對IP宇宙的後續開發,究竟是有著前人蹚路的《贅婿》《鬼吹燈》以及“尾魚”等IP的改編之路會好走一些,還是初觸影視、自我開闢的《一人之下》會首戰出新?或許內容的質量才是最終的答案。

“新宇宙”深入全產業鏈

IP的續航能力增強?

故事不同,“裝置宇宙”方式也有所不同。

“宇宙”元祖漫威在內容創作上著重漫畫、電影、劇集三點一線,而在當下的中國“新宇宙”裡,網路電影的配套成為了不少IP的選擇。上文提到的“鬼吹燈”便是網路電影的常客,旗下在愛優騰三大平臺上映不久的網路電影《黃皮子墳》便在不到兩週就取得了近八千萬的播放成績。“贅婿宇宙”也在日前宣佈殺青,將在愛奇藝上線《贅婿之吉興高照》等系列電影。


網路電影市場在中國的崛起讓越來越多的“宇宙締造者”意識到了網路電影的盈利能力。雖然沒有劇集和院線電影的高流量和高熱度,但網路電影的分賬模式和日益增長的網路電影的使用者都成為了IP配套與變現的最佳選擇。

此外,至今做到“三影一劇”的《唐人街探案》也是IP影視化改編中無法繞過的一例經典範本。它不僅在短短几年間輕鬆實現電影系列化而且做到了劇影之間的雙向互動,“唐探宇宙”的搭建可謂是IP宇宙化的排頭兵。通過劇影之間關鍵人物以及相關情節的不斷串聯,“唐探”這一IP的生命力得到了進一步延伸,從而宇宙概念也在影視衍生的共存中逐漸形成。


當然,除了小說IP在進行不斷延伸之外,IP宇宙的概念之風彷彿也刮到了《風起洛陽》等電視劇IP的身上。《風起洛陽》在愛奇藝與中渡的共同推動下,通過與洛邑古城開展授權合作,打造《風起洛陽》主題酒店、《風起洛陽》大型沉浸式劇本殺以及《風起洛陽》VR全感電影等多種內容,從而在進行影視與旅遊相結合的洛陽“影視IP”地標的打造中從容地實現“一魚多吃”。雖然愛奇藝並沒有冠之以“宇宙”之名,但為身處IP宇宙中的影視人士提供了延長IP開發產業鏈的例項。


不僅如此,在打通IP改編的全產業鏈的過程中,除了進行劇影綜漫等全領域的影視創作,於旅遊、遊戲等版塊進行IP植入,還可進一步拓展至音樂劇、戲劇、演唱會、文創等相關方面。正如憑藉《趙氏孤兒》這一經典IP打造的音樂劇破圈效果,以及爆款劇集《山河令》後續的演唱會以及文創周邊等帶來的長尾效應,都在一定程度上為宇宙化的IP們提供模版。

舊宇宙寂寂無名,新宇宙機遇何在?

但無論“宇宙”在劇集如何進階,也難以掩蓋國內當下“宇宙”成型者匱乏的事實。

雖然有以圍繞南派三叔《盜墓筆記》的“盜墓筆記宇宙”、《白夜追凶》為中心的“白夜宇宙”以及今年初初露面的“小說家宇宙”等,但以“元祖”漫威宇宙、DC宇宙為範例,目前唯一稱得上成功的是由電影《唐人街探案》所衍生的“唐探宇宙”。


那麼,當下的“新宇宙”們有機會嗎?

內容型別而言,與之前的宇宙們並無二致,依舊以圈層化的年輕人取向為主。“一人之下宇宙”和“贅婿宇宙”男頻色彩濃厚,“鬼吹燈宇宙”與“尾魚宇宙”主打懸疑靈異。但以IP本身的延展性來看,只有“尾魚宇宙”與漫威故事具有自然的非續集式勾連。“尾魚宇宙”下,每一本小說都有獨立的男女主角,但都在同一世界觀中,有千絲萬縷的聯絡。以宇宙化的改編角度而言,尾魚宇宙具有天然的原生優勢。

其他宇宙的改編則依靠於故事本身的豐富性和人物群像的構建。以現有的故事內容來看,《一人之下》的人物最為豐富,單人故事再敘寫的難度相對較低。《贅婿》《鬼吹燈》則是已有較為成功影視作品,支線故事構建上,對人物的受歡迎程度更有把握。以故事容量而言,這四部IP本身都已經具備足夠長且豐富的故事內容,IP壽命可以得到初步保證。


延展形式來看,正如上文所說,如今的大IP精細化運營賦予了IP“宇宙化”更多樣的呈現形式和變現形式。不論是院線電影、劇集還是網路電影、短劇,甚至於話劇、線下劇本殺,目前的“新宇宙”們擁有前人沒有的多元規劃。

而打造“宇宙”核心標準實質上並不在於內容本身的關聯度有多密切、支線有多豐富、形式有多元,首要的挑戰在於能否形成矩陣化的品牌效應,從而實現有效變現。正如憑藉《隱祕的角落》《沉默的真相》在去年名聲大躁的愛奇藝迷霧劇場,雖然故事完全獨立,但也有不少粉絲和業內人士將其譽為“懸疑宇宙”。可持續性的內容開發是宇宙化的硬體,整體統籌下的品牌影響才是宇宙化成功與否的關鍵所在,新“宇宙”們要做到的也是如此。


但“宇宙化”概念仍屬於新生階段,到底什麼是“宇宙”在業內外都有一定爭議。歸其目的,實際上代指的還是一種IP的整合運營手段。在當下正處風口的微短劇市場也初現這種模式的雛形。在快手上的微短劇,建立於MCN的公司“做劇以捧人”的思路以及小體量、多數量的製作模式,同一公司的所拍的微短劇往往聯動性明顯。某部劇集的男女主角在另一部作品成為配角是微短劇中的家常便飯。對於公司方而言,這樣的製作既節省人員成本,又能夠以紅帶新,拉動旗下新人的流量。

而不論是短劇、長劇、電影、動漫,視訊領域“宇宙”的建立以及當下的“膨脹”背後,實質上是平臺和製作方對影視商業化的渴求。如何打造有持續生命力且能進行變現的IP矩陣,是“新宇宙”當下應該為大眾鋪展開來的。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遍地“宇宙”,國劇IP的延續開發力變強了嗎?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