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3
[隱藏]

2020年11月17日,海南文昌發射基地,是時候“送別”火箭了。

王婧雨和同事們走上軌道,看著正在垂直轉運的長征五號遙五運載火箭,一點一點地接近發射區,團隊同事們,一步一步地跟著向前走。

那是一個可以想象的畫面。碩大的火箭直插雲天,背後跟著一群渺小的人影——他們是面前這個大傢伙的締造者,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一院的科研人員,正在“送別”火箭。

那是一段長達3公里的路。王婧雨和同事,陪著火箭,緩慢地走了2個小時,再抬頭看一眼吧,再和火箭合個影。“捨不得他飛,又想他再飛遠一點。今天我們送他出徵了。”

一週之後,2020年11月24日凌晨4時30分,長征五號運載火箭,搭載重達8.2噸的“嫦娥五號”月球探測器,劃破夜空,直奔月球,九天攬月,終成現實。

火箭迅速升空,在蒼茫浩瀚的黑夜裡,渺小得像一顆發光的星星——這正是王婧雨心裡航天人的樣子。“在偉大的航天事業面前,個體的渺小是必然的。雖然渺小,但卻從事著不平凡的事業,每一個人都閃耀著光。”


長征五號遙五運載火箭,準備升空。

95後姑娘:在香港大學深造 在香港觸“天”

看著窗外,車子開過香港紅磡,王婧雨覺得很親切。6月23日-25日,這個95後的姑娘,隨中國航天科學家代表團走進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大學以及當地6所中學,舉行當代傑出華人科學家系列公開講座,和大家分享星辰大海里的科學夢想。

“想一想,我和航天的緣分,還真的是從香港的開始呢。”2016年,這個北京理工大學畢業的東北女孩,選擇前往香港大學讀研,繼續深造工業工程專業。“對我來說,香港是一個能在家門口感受文化碰撞的地方,對未來的工作和生活也有很好的幫助。”2017年12月畢業後,王婧雨進入亞太衛星控股有限公司實習,“這也是我第一次正式接觸航天領域,今天再回香港,也挺有感情的。”


長征五號遙五運載火箭垂直轉運,王婧雨和火箭合影留念。

“最開始,我和大家一樣,對香港的航天瞭解不多。後來通過和香港的航天工程師接觸,我發現他們和內地的航天青年一樣,在奉獻精神方面都很突出。”

實習的時候,單位也舉辦過一些活動,組織青少年參觀衛星測控中心、舉辦航天知識講座之類的等等。“熟悉的香港衛星工程師告訴我,現在在航天日也會組織活動、科創展覽等等。我覺得亞太衛星算是香港的航天科普和愛國教育基地了,香港學生們參與積極性也很高,覺得中國航天特別牛。”

2018年回到內地,王婧雨選擇進入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一院總體設計部工作。1957年成立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一院,是國家航天的發祥地,第一任院長錢學森提出,航天是一個複雜巨系統工程,需要總體和分系統的有效協調配合,最終實現“技術上合理,經濟上合算,研製週期短,能協調運轉”的終極目標。“這就需要有人為龐大、複雜的火箭研製做好總體協調和技術抓總。”這就是總體設計部,我國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的總體設計單位。而“一切通過總體、一切通過地面試驗”,60多年,這兩個一直延續到現在的航天管理經驗,成為王婧雨和同事們寶貴的財富。

文昌52天:第一次看火箭發射,航天夢更清晰

“入職後,我的感受特別強烈。我們的日常工作,是跟國家的事業發展緊密相關的。這是一種直觀而震撼的感受。”

去年9月底,王婧雨作為試驗隊隊員,前往海南文昌發射基地,參加長征五號遙五運載火箭發射任務。這也是這個年輕的女孩,第一次全程參與國家的重大航天工程。在文昌發射基地,一待就是52天。


長征五號遙五運載火箭,工作人員做升空前的準備工作。

年輕的航天人們,上過幾十層樓高的發射塔架,也去過神祕的總裝廠房。如果在裝配、測試過程中出現絲毫問題,就可能給火箭飛行造成不可估量的影響。

年逾古稀的航天老專家吳巨集恩,就帶著王婧雨和年輕的航天人,在發射場走到哪裡,就講到哪裡。“我當時覺得,發射平臺真的太大了,每個角落又都暗藏玄機。”

在發射場的52天,王婧雨跟完了火箭從進場、總裝、分系統測試、總檢查、垂直轉運到發射的整個流程,更直觀地理解到航天這個複雜巨系統工程,需要涉及到方方面面。“要涉及的崗位工作太多了,而且每一個崗位上的人都帶著一種嚴慎細實的工作態度,真的是每一個螺絲釘都會涉及到火箭發射的最終成敗,這是一群追求極致的航天人。”


長征五號遙五運載火箭合罩。

進入單位工作的日子,她時常看到這樣的事,家裡愛人臨產前夕,同事因為技術問題仍留在單位加班;在發射基地,有同事快要做手術前,仍帶病堅持在崗位上解決一些型號問題。“他們就是這樣一群樸素而簡單的人,自己的事情,能緩都緩了,國家的事情,纖毫都掛在心頭。”

和這群航天人為伍,總讓她想起,在文昌發射基地,自己第一次看到火箭總裝廠房外一句標語時的震撼。“那就是一句很簡單、很直白的話:顆顆螺釘連著航天事業,小小按鈕維繫民族尊嚴。無論過去多久,心中都會有很強烈的衝擊感。”

一切準備都是為了火箭發射的那天。2020年11月24日凌晨,長征五號運載火箭發射進入倒計時,搭載的嫦娥五號探測器,將實現月面自動取樣返回,並開展月球樣品地面分析研究。

火箭發射塔架擺杆擺開,進入一分鐘準備。王婧雨和發射大廳的所有目光,此刻都對準了大螢幕。

倒計時,5、4、3、2、1,點火!白色的“胖五”直插雲天,發動機火焰瞬間點亮黑夜。


長征五號運載火箭發射升空。

伴隨一系列正常的指令接連發出,“助推器關機,助推器分離!”發射大廳現場,爆發出了歡呼和掌聲——這是這群低調、樸素的航天人,少有的情感流露。

耀眼的亮光劃破夜空,九天攬月終成現實。

“那一天,像過年一樣。都說航天人的工作,是100-1=0,所有的困難,都是所有人擰成一股繩頂上去的。火箭昇天時的感動,不只是因為壯觀,更是因為這背後凝結著無數航天人的付出與汗水。我們的航天夢越來越清晰了。加入這個隊伍,我很光榮。”王婧雨感慨。


長五發射成功後,發射大廳的同事們激動地合影留念。

航天人:雖然渺小,但每一個人都閃耀著光

長征、神舟、嫦娥、天和、天問。人類的文明史,本就是一部不斷探索未知世界的歷史。在一個個浪漫名字的背後,是中國航天的步步破局之舉。

“我覺得中國航天走過60多年,如今在世界的舞臺上,我們成為了破局者。”1956年,中國航天事業正式奠基。國人在一窮二白中艱難起步時,美蘇兩國已經開始了巨集大的較量。

“老一輩的航天人,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就是當時的真實寫照。他們也告訴我們,航天人就是要以國為重,遇到任何困難都不該放棄奔跑。只要最後能通過我們的努力,讓中國航天事業發展得更好,能攻克更難的科學技術,我覺得我們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在偉大的事業中,個體的渺小是必然的。“我們國家十數萬航天人,都在用自己的力量,推動航天事業的發展。我們是渺小的,但並不代表我們是平凡的。只有我們把每一項細小的工作做實做透,才會把完美帶到天空。雖然個體是渺小的,但是每一個航天人都是閃耀著光的。”

這個95後的年輕姑娘,對未來的航天工作充滿期待。“我們算是全球最年輕的航天的團隊了吧,80後逐漸成為中堅力量,好多90後也已經開始挑大樑了。我們新一代也會要把老一輩的航天精神積澱下來,發揮價值。”


長五升空的第二天,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一院總體室成員拍攝了一張大合照。

“為什麼要從事航天?在這個偉大的事業中,個人利益與國家利益緊密相連,我們每一個個體都能找到自己的價值所在。我們心底最深的情感是愛國情,這就是航天工作帶給我的感受。”

2021年6月17日9時,神舟十二號載人航天飛船順利升空。王婧雨和同事正在單位觀看發射實況收視。她發了一條朋友圈,“圓滿成功,神箭超穩!”

6月23日9時,王婧雨隨中國航天科學家代表團,與香港師生分享航天奮鬥故事。彼時,中國太空站與地球通話,“天和”正傳來屬於中國的聲音。

航天青年名片

姓名:王婧雨

年齡:26歲

畢業院校:香港大學(碩士)北京理工大學(本科)

工作單位: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一院總體設計部

採寫:南都記者 董曉妍

圖片:受訪者供圖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特寫|95後姑娘選擇航天事業,這段緣分從香港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