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8
[隱藏]
《財經》新媒體 李洪力/文 舒志娟/編輯

叮咚買菜加快赴美上市的步伐,但是考驗才剛剛開始。6月23日,叮咚買菜(DDL.US)遞交了更新版招股書,計劃在本次IPO中發行1400萬股ADS,發行區間為每股ADS 23.5至25.5美元。以發行價格區間上限計算,叮咚買菜本次IPO最多募資規模為4.1億美元。


叮咚買菜急於上市輸血的背後,是近年來的持續虧損,2019年和2020年淨虧損分別為18.7億、31.8億元,在2021年第一季度局面並未得到改善,淨虧損13.8億元同比增長475%。值得關注的是,叮咚買菜主打的前置倉模式也頗受爭議,成本高、耗損大,對企業的盈利水平提出嚴厲的考驗。

隨著網際網路巨頭的加入,社羣團購正趨於白熱化,對叮咚買菜形成了新的挑戰,進一步擠壓生存空間。而獲客手段、業務模式單一,盈利模式並不清晰的叮咚買菜即便上市,何時盈利依舊是個未知數。在業內看來,目前眾多生鮮電商平臺在產品種類、服務體驗以及配送方面的特點並不突出,並且處於燒錢培養市場、消費習性的階段,這種沒有形成核心競爭力的模式,恐怕無法持久延續,產品品質、服務體系、物流水平、客戶黏性才是決定平臺未來發展的因素。

虧損不斷擴大 燒錢擴張難以為繼

在生鮮這一賽道中,叮咚買菜可謂“超速”擴張。不過,在亮相的資料背後,無法避免的尷尬是連年虧損。

從運營資料來看,叮咚買菜總營收從2019年的38.8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113.4億元,2021年第一季度總營收為38.02億元。從GMV來看,2018年至2020年,叮咚買菜的GMV從7.42億元以319.2%的複合年增長率增至130.32億元,高於同期行業平均114.6%的複合增速。

伴隨著叮咚買菜營收逐年增長的,是其虧損程度也在持續加深。招股書顯示,叮咚買菜2019年淨虧損18.734億元,2020年淨虧損31.769億元。如果從每季度資料看,叮咚買菜虧損量也是逐季走高:從2019年第一季度淨虧損2.7億元一直到2021年第一季度淨虧損13.8億元。

導致叮咚買菜虧損的主要原因在於成本過高,其中大頭是履約成本。叮咚買菜2019年-2020年履約成本分別為19.369億元、40.442億元,佔公司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9.9%、35.6%。

與此同時,2019年至今年第一季度叮咚買菜經營活動的現金淨額分別為-9.64億元、-20.56億元和-10.15億元,均為負值。

“生鮮電商是一場‘比誰跑得快”的遊戲。”社羣經濟分析師黃昇對《財經》新媒體記者表示,面對越來越激烈的競爭格局,畢竟只有上市以後才能夠從資本市場拿到足夠多的彈藥來消耗對手。

不過,炮火雖猛,但叮咚自身卻無法生產彈藥,即便上市,這種局面也很難改善。“叮咚買菜最大的問題就是成本及盈利問題,這二者目前很難找到一個平衡點,因此包括叮咚買菜在內的生鮮電商行業先後曝出扎堆IPO‘補血’的訊息。”在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看來,生鮮電商要實現自身造血供血的能力,不能僅僅依靠資本輸血擴張規模,產品品質、服務體系、物流水平、客戶黏性等四個關鍵維度決定了生鮮電商平臺發展的未來,是平臺的核心競爭力。

前置倉模式遭質疑 重補貼獲客考驗企業盈利能力

目前,生鮮電商的經營模式大致分為前置倉模式、社羣團購、平臺到家、到店到家等多種模式。其中,叮咚買菜是“前置倉”模式經營的代表之一。

據瞭解,該模式是通過在社羣周邊設定前置倉或者與線下商超、零售店等合作,覆蓋周邊1-3公里內的消費者,下單後在1小時內快速把生鮮產品配送給消費者。截止2021年3月,叮咚買菜在全國的前置倉數量超過950個。

但是叮咚買菜制勝“法寶”——前置倉模式,雖為消費者提升了消費體驗,其內部潛在缺陷也逐漸暴露出來。因為前置倉模式在於重資產、重運營模式,此外,由於缺乏線下門店導致線下流量稀缺,需要重投補貼獲客,這對企業的盈利水平提出嚴厲的考驗。

在爭議之中,與叮咚買菜同為採用前置倉模式的盒馬鮮生已率先拋棄這一模式。2020年3月,盒馬正式宣佈放棄前置倉模式,用mini業務正式取代前置倉業務,早前已佈局的70多家盒馬小站也全部升級為盒馬mini。

盒馬鮮生CEO侯毅曾花了一年時間對前置倉模式進行測試,共開設了70多家前置倉業態盒馬小站,但最終發現這種模式難以走通。在他看來,前置倉模式是個偽命題,流量、毛利競爭能力以及每日耗損都存在問題,不可能盈利。

不過,叮咚買菜創始人、CEO樑昌霖認為,在理想狀態下,每個前置倉經營一年以上,日訂單量達到1000單左右,平均客單量價超65元,可以在刨去履單成本後,每單的營業利潤預計能超過3%,也就可以賺錢。

獨立分析師蔡炳貞指出,社羣團購更多的是追求多快好省中的“省”,而前置倉模式更多追求“快”和“好”,即服務質量,生鮮電商領域的成功關鍵因素尚不明朗。生鮮電商要想長久生存,未來將考驗生鮮電商在倉配體系、生鮮供給、團長運營、使用者運營、現金流管理這五方面的能力。

鮑姆企業管理諮詢有限公司董事長鮑躍忠認為,單純靠前置倉恐怕難以支撐未來的健康發展,需要平臺將前置倉“嫁”到店、到家,即城市邊緣擴充套件到接近使用者的社羣或市中心,形成系統化的模式規劃,這可能是未來要實現的一種系統化的模式路徑。

巨頭入局廝殺 行業迎來淘汰賽

在生鮮電商賽道,不僅有叮咚買菜等垂直類生鮮電商企業,網際網路巨頭帶著社羣團購模式進入賽道,對前置倉玩家形成了新的挑戰,也進一步擠壓中小玩家的生存空間。

記者梳理髮現,2020年,拼多多、美團、滴滴等網際網路巨頭相繼入局。同年6月,滴滴上線橙心優選,正式殺入社羣團購賽道;7月,美團對外發布組織調整公告,成立優選事業部,在3個月內加速擴容團隊;緊接著,拼多多推出多多買菜;11月,阿里旗下盒馬在武漢上線盒馬優選。

除了網際網路巨頭入局生鮮賽道,傳統商超也不甘示弱。永輝、家樂福、大潤發、步步高等傳統超市先後試水社羣團購業務。例如:步步高也推出了社羣團購小程式“小步優鮮”,永輝推出社羣團購小程式“永輝社羣GO等等。

社羣團購模式也贏得了資本的青睞,3月31日,十薈團完成D輪融資,融資金額為7.5億美元,由阿里巴巴和DSTGlobal聯合領投。尤其興盛優選在今年2月完成金額為30億美元的D輪融資,由紅杉資本領投,騰訊、方源資本、春華資本、恆大等跟投。

艾媒諮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指出,社羣團購賽道對網際網路巨頭的吸引力在於,社羣團購的銷售品類是剛需,現金流持續,且市場持續下沉,有望在2022年達到千億元級別。尤其在疫情防控期間,零售形式的社羣團購凸顯出天然優勢,社羣團購平臺爆發式的增長,如果能做好社羣團購,企業的現金流和財務資料會非常好。

隨著網際網路巨頭的加入,社羣團購正趨於白熱化,各大平臺都在招團長、圈地盤,競爭已進入“深水區”。

“未來生鮮市場會呈現商超、社羣團購和等多種業態共存的局面。”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路零售部主任、高階分析師莫岱青認為,對於生鮮電商來說,有保證的供應鏈渠道,發力高質量資源配置,才能讓消費者買到具有高價效比的商品;目前,眾多生鮮電商平臺在產品種類、服務體驗以及配送方面的特點並不突出,並且始終處於燒錢培養市場、消費習性的階段,這種沒有形成核心競爭力的模式,恐怕無法持久延續。

在蔡炳貞看來,生鮮電商具有同城服務的蜂窩型規模效應的特徵,未來隨著競爭越發激烈,在一定時間內會形成區域性割據平臺和全國性平臺同時並存的現象。且目前該賽道的玩家過多,對社會資源也是一種浪費,未來現金流跟不上的玩家將會大批退場,或者被兼併。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叮咚買菜IPO融資4.1億美元 鉅虧下燒錢模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