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9
[隱藏]
6月19日是樊少皇47歲生日,零點一到,妻子賈曉晨準時送上生日祝福。

不過,昨日她纔剛發出甜蜜的抱怨:"婚姻是枷鎖,結了婚就跟老公到處跑,孩子是牢籠,有戲都不能接。"


賈曉晨可謂是最白蓮花的小三了,當年勾引樊少皇被踢爆時,她放出名言:“我是無辜的,幹嘛揭穿人家,討厭!”

樊少皇與她狼狽爲奸,不惜“拋妻棄子”,前任含淚對媒體說“不要問了,不要讓孩子們知道”,他卻威脅對方:敢在媒體面前亂說話就斷了母女三人的生活費。


初識樊少皇時,他是《天龍八部》裏憨厚可掬的“小和尚”虛竹,是《少年英雄方世玉》中穩重體貼的洪熙官,也是《聊齋志異》中癡情正直的燕赤霞……一身正氣,深入人心。


然而他本人卻與熒屏形象大相徑庭,出軌風波後,又被爆出在內地拍戲有多個女人,另爲杭州女友買房,甚至被質疑欠錢不還成老賴。

曾經的前途似錦終究還是被他撲面而來的醜聞淹沒了。

花心自毀

樊少皇出生於武術世家,他的父親樊梅生與功夫巨星李小龍親如兄弟,就連大佬洪金寶成龍也要畢恭畢敬喊一聲“師傅”。


因爲父親的關係,樊少皇從小習武,童年在木樁和馬步中度過。

3歲時他就出道,在電影客串,19歲接拍《刀王》證明武術實力,25歲憑《天龍八部》裏深入人心的“虛竹”一角大火。


年少成名,事業順遂,樊少皇還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家有賢妻,兒女雙全。

不過,一個人春風得意走上坡時,要麼低調珍惜,更上層樓;要麼得意忘形、自取毀滅,樊少皇偏偏選擇了後者。

2008年的《葉問》爲他打開內地影視圈的大門,他也開始書寫自己一連串的糜爛情史。


2012年,在洪金寶兒子洪天明的婚禮上,樊少皇邂逅了模特賈曉晨,兩個人天雷勾動地火,明目張膽的出雙入對。


兩人戀情很快曝光,愛得你儂我儂之時,有媒體爆出樊少皇大女兒已經15歲,小兒子也已經10歲了。有家庭還在外面瀟灑快活?


港媒作風向來彪悍,他們不惜到樊少皇子女的學校門口圍追堵截,見到陳少霞後立馬上前發問:“你是不是樊少皇太太?你知不知道你老公跟JJ(賈曉晨)搞在一起?”

在記者連珠炮發問的情況下,陳少霞情緒崩潰,眼泛淚光對記者說:“不要再說了,小孩在這,不要讓孩子們知道。”


可當事人樊少皇,接受無線訪問時,卻公開向新歡發表愛的宣言,“我愛得好堅定,會一直走下去!”

他再三強調JJ並非小三,還發聲明說四年前已經和孩子媽分手了,不是老婆,只是“前女友”。



這次示愛行動,讓賈曉晨很是受用,第二日立馬作出迴應,一臉羞怯自曝與樊少皇一見鍾情,還毫不介意男友已有兩個十幾歲的兒女,甚至大方表示“其實我可以同他們做朋友”。


樊少皇被罵拋妻棄子,她更是大膽維護,“兩樣不能混在一起講,感情歸感情,親情歸親情”,令人瞠目結舌。

東窗事發

爲了能與賈曉晨在一起,樊少皇力爭清白,可聲明一出,卻引發更多爭議,不過也隨之揭開了更多事實真相。


聲稱已經分手四年的樊少皇,被媒體踢爆在認識JJ當晚是返回與陳少霞同居的寓所過夜的。

陳少霞的好友更是看不過去,向記者爆料,她生完第二個孩子後就沒再工作,賺錢能力有限,爲了撫養一對兒女只能忍氣吞聲。


“其實少霞都心裏有數,知道老公這幾年在內地拍戲,成日有不同女人,自己又要照顧子女,沒有辦法,只要對方肯回家就睜隻眼閉隻眼。”

有了新歡忘了舊愛的樊少皇甚至威脅對方:敢在媒體面前亂說話就斷了母女三人的生活費,全然不顧當年自己事業低谷期,全靠她在百貨公司工作支撐度日。


好友接着曝料:“這次樊少皇和JJ搞真的,發聲明稱和少霞四年前已經分手,不然JJ不和他在一起。陳少霞不肯,說要向媒體講清楚,少皇說如果她向記者爆料,又或者說JJ壞話,以後不會再出錢養一對子女,會完完全全同她脫離任何關係。”


樊少皇究竟是否結過婚似乎已成“羅生門”,衆說紛紜,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這種混亂的男女關係並沒有結束。

本來以爲這場狗血八點檔連續劇會在女主角的沉默下結束,此時港媒又再添猛料——樊少皇在杭州還有另一位女友,而且還買了一套房送給她。


據說這個女朋友是樊少皇衆多內地女友中關係維持最長的一個,在橫店拍劇時,他還帶着這位杭州女友,與TVB男星陳浩民和馬德鍾一起吃宵夜,不巧的是又被媒體逮個正着。

這場飯局順勢牽扯出了著名的“狼吻門”,陳浩民、馬德鍾等人抱着女星陳嘉恆幾度狂吻,後來陳浩民夫妻更是開發佈會痛哭道歉。


畢竟人以類聚,物以羣分,這件事樊少皇雖然沒被拖下水,但他的人品也並沒有好到哪裏去。

對自己的紅顏知己,樊少皇大方送房子、秀恩愛,可對在一起十幾年的孩子媽他卻不管不顧,對方爲他生兒育女,住的還是租來的房子,多年來都沒有自己的房產。

不過有其父必有其子,樊少皇這麼做,顯然是效仿了父親樊梅生。


當年樊梅生與太太結婚後,居住在紅磡區舊樓,據悉,風流成性的他,婚後不時被街坊目睹帶不同的女朋友回家,甚至試過一屋藏兩妻,說服老婆同小三一起住。

如此不堪的家教之下,父子倆果然渣得難分伯仲。

欠債風波

對於樊少皇的複雜情史,賈曉晨並不在意,還義無反顧的與他步入婚姻殿堂。

沒想到的是婚後他們的狗血人生仍在繼續。


2016年到2018年兩年,樊少皇一直陷入老賴風波里,他被爆拖欠200萬港幣遲遲不還。

討債者不僅跑到他父親單位潑油漆,還派去兩名壯漢騷擾賈曉晨,給她代言的美容院打了50多個電話。


賈曉晨惱羞成怒,極力幫樊少皇辯解,可幾次澄清都前言不搭後語,一會說是“樊少皇幫品牌廠做代言,中間公司沒收到錢,才找到他”,一會又說是“老公借錢給好友,結果落得被追債”。

這下網友們都不買賬了,大罵夫妻二人撒謊成性。


樊少皇不堪輿論壓力,終於站了出來,聲明指:“周軍英訴樊少皇、蔡銘森一案已於今年2月份判決,蔡銘森向周軍英支付835.3萬港幣。”

原來,案子早已完結,樊少皇的確是受朋友欠錢連累被告。

儘管洗刷冤屈,可拋妻棄子的黑歷史,加上幾次三番的負面傳聞,樊少皇的事業早已一蹶不振。


當年,憑藉《葉問》中“金山找”這一角色獲得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彼時的他意氣風發,更得到甄子丹公開讚賞,“樊少皇是我唯一看好能做功夫明星接班人的演員。”

可多年過後,風光不再的樊少皇只能靠演爛片和商演養家餬口,也讓人不得不感慨人生的際遇,實在是峯迴路轉、難以預測。

結語

自幼習武,演戲也遊刃有餘,再加上父親的扶持,怎麼說樊少皇如今也能達到甄子丹趙文卓的高度吧?

可命運是公平的,得到的東西不珍惜很快就會失去。


2018年,樊少皇開始效仿“好兄弟”陳浩民,接拍大量的網絡大電影,這些電影的製片方爲了省錢,大多用五毛特效。

剛上線的一部《龍虎門張天師》是他這幾年唯一擔任主演的電影,可點開豆瓣查看評分,5.1分赫然映入眼簾,整整510條評論都是差評,老套混亂的劇情,槽點滿滿。


貪婪放縱的人終究只會自作自受!至此,樊少皇再難鹹魚翻身,恐怕也只能躺在往日的功勞簿上,緬懷一下自己逝去的青春了。

#樊少皇#、#賈曉晨#、#陳浩民#

作者:Lynn

責編:zeria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和劉鑾雄比渣,吳秀波比狠,戲裏老實戲外風流,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