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8
[隱藏]

新熵原創

作者 | 於松葉 編輯 | 漢卿

快手一哥辛巴最近很火,成功地打破“老鐵文化”圈層,成為全民矚目的物件。但這種熱度,是辛巴避之不及的。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辛巴上了近20次微博熱搜,這邊燕窩事件還沒落幕,那邊又有媒體曝光多地出現自稱辛巴客服形式的詐騙事件,為本就信譽度岌岌可危的辛巴家族再次送上一記重錘。

自燕窩事件爆發之後,辛巴日漸低調,面對職業打假人王海的持續質疑和此次的假客服事件,辛巴官方都沒有再作出正式迴應,似乎做好了冷處理的打算。但隨著越來越多的受害者出來發聲,辛巴方面很難再坐視不理。

01 一場針對“家人們”的圍獵

在11月末對燕窩事件進行道歉之後,辛巴團隊一度銷聲匿跡,關停旗下主播直播間,作出自省的姿態。

作為頭部帶貨團隊,每次停播都是極大的損失,辛巴家族迫不及待地準備復出。12月初,有粉絲髮現辛巴女徒弟蛋蛋改了快手暱稱,提醒粉絲自己將在12月8日復播。

“818的家人們”(辛巴家族的粉絲名)熱情不減,直播當日,蛋蛋創造了2.38億的帶貨成績,依然牢牢佔據帶貨榜單首位。


有人對辛巴依舊狂熱,但也有人開始對辛巴心寒。就在燕窩事件剛剛發酵之時,另一場針對“818的家人們”的圍獵也開始上演。

11月末,河南民生頻道的《大參考》欄目報道了一起在辛巴徒弟直播間購物後遭自稱是辛巴公司客服人員詐騙41萬的事件。

隨後,有越來越多被同樣手段詐騙了的受害者出來發聲。巧合的是,所有假客服都自稱是辛巴公司客服或辛選客服,並對受害者在辛巴或其徒弟直播間的下單資訊瞭如指掌。

山東的陳阿姨就是其中一位受害者。年近五十的陳阿姨常玩快手,一年多前開始看辛巴家族的主播的直播,是辛巴家族的忠實粉絲。

陳阿姨女兒林琳對「新熵」表示:“我媽平時很省,基本很少網購,但只要網購幾乎都是買辛巴直播間的產品。”

10月下旬,陳阿姨在辛巴直播間購買了一款眼霜,正是這款眼霜讓陳阿姨陷入了騙局。

11月21日,也就是燕窩事件發酵得正烈的時候,陳阿姨接到一個自稱是辛巴公司客服的電話,對方告知陳阿姨一個月前買的這款眼霜被查出某種成分超標,需要給陳阿姨退款並三倍賠付。

沒有過多思考,陳阿姨信以為真。隨後在對方的要求之下,陳阿姨加了對方QQ,並按照對方提示一步一步進行掃碼操作。而後,突然有簡訊提示其原本存有數萬元的銀行賬戶餘額為零。陳阿姨慌了,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了,沒有按照對方的指示繼續操作。

此外,騙子還暗中使用陳阿姨的淘寶賬號購買了1萬元的某電商平臺購物卡。林琳聯絡平臺客服,對方迴應稱訂單已經繫結其他賬戶,無法處理。算下來,陳阿姨總共損失了6萬元。


陳阿姨報警後得知,原來自己在騙子的誘導下,手機被安裝了木馬軟體,導致騙子可以監控自己的手機。陳阿姨恍然大悟:“怪不得騙子就像能看得見我的手機一樣,我做的每一步他們都知道”。

陳阿姨這一代人,是對網路一知半解的一代人,他們會刷短視訊、會看直播、會網購,但是對針對線上支付的電信詐騙卻瞭解得很少,是騙子容易得手的物件。

河北的95後女孩杜曉雨則及時識破了騙局。和陳阿姨的受騙經過類似,杜曉雨在11月末接到了自稱是辛選客服的電話,對方稱該其之前在辛巴直播間購買的衛生用品被很多使用者反映過敏,警方介入後發現這批貨熒光劑超標,目前正在召回,需要給使用者進行賠款。

對方要求杜曉雨加自己微信,杜曉雨有所警惕,於是對方說出了其在辛巴直播間訂單數量、訂單資訊和收貨地址等資訊,打消了杜曉雨的懷疑。隨後,杜曉雨收到了一個帶有其淘寶頭像的二維碼。

掃碼之後,出現的頁面需要消費者輸入身份證號、銀行卡號及密碼、淘寶賬號及密碼等資訊,這讓兩年前被騙過一次的杜曉雨開始警覺,拒絕輸入密碼。

對方安撫說自己這邊不會掌握杜曉雨所填資訊,如果不放心,可以換一張沒有錢的銀行卡。但是杜曉雨仍然起了疑心,拒絕了理賠。

所幸杜曉雨沒有配合對方用沒有錢的銀行卡進行操作。「新熵」觀察受害者維權群發現,有許多受害者表示自己的銀行卡內沒錢,但是騙子誘導自己在多個現金貸平臺進行了貸款。

騙子聲稱貸款金額是辛巴方面的賠付,但是多賠了,需要自己將多餘的金額轉到指定賬戶,否則會影響自己的徵信。


當諸多辛巴粉絲將錢打入指定賬戶之後,騙子就得逞了。相當於粉絲們自己貸了現金貸轉給騙子。這些辛巴粉絲,莫名其妙地揹負上了數萬至十幾萬的貸款。

不同的詐騙方式找上了辛巴的粉絲,雖然具體套路有所不同,但是開頭的話術都是一致的,即以產品有質量問題為由,要求給使用者賠付。

早在11月14日,辛選官方微博就發出了防詐騙警告,提醒消費者注意此類騙局,但比起辛巴及其徒弟直播間動輒百萬的粉絲數,該條微博的轉贊評數量卻寥寥無幾。


辛巴的主陣地是快手,在微博發公告卻不在直播間做預警,自然不會有什麼效果,所以之後仍然有大量粉絲被騙。

據媒體報道,目前相關維權群內受騙的辛巴粉絲已有五十多人,還在不斷增加中。林琳所在的維權群也有20餘人,被騙金額從幾千元到數十萬元不等。

頭部主播不只辛巴一家,但只有辛巴家族的粉絲中爆發了大範圍的詐騙事件。毫無疑問,這是一場有針對性的圍獵,目標就是辛巴家族的粉絲群體。

02 被篩選的群體,任人魚肉

人們現在最關心的問題是,究竟是哪一方洩露了辛巴家族粉絲的個人資訊?辛巴方面、快手平臺、淘寶商家、物流環節,都是值得懷疑的物件。

快手方面在面對媒體詢問時迴應,使用者資訊被洩露了是事實,但不能確定是平臺洩露的資訊,目前正在查。

至於是不是淘寶商家,多位受騙者認為不可能,因為騙子不僅知道自己在辛巴團隊合作的外部店鋪的訂單資訊,更知道自己在辛巴自家淘寶店鋪的訂單資訊。

同理,也可以打消對物流方面的懷疑,因為物流方面不可能掌握同一使用者在辛巴團隊直播間的所有訂單資訊。杜曉雨強調,騙子知道自己在辛巴店鋪的多個歷史訂單資訊。

有直播帶貨從業人員告訴「新熵」,在淘寶店家配合下,主播方面可以獲取到買家訂單資訊和個人資訊。也就是說,辛巴方面可以同時掌握合作商家和自己旗下店鋪的下單資訊。

一層一層扒下來,依然是辛巴團隊和快手方面的嫌疑最大。有業內人士認為,倒賣使用者資訊,法律責任極大,更有可能是某一方的內鬼所為。目前,辛巴方面也在自查,還對媒體表示已經報案。

究竟是辛巴團隊還是快手平臺洩露了使用者資訊,尚需一段時間才能水落石出。但值得注意的是,針對辛巴粉絲的這類電信詐騙案久已有之,並不新鮮。

女白領葛玲對「新熵」表示,2018年雙十一期間,自己遇到了同樣的騙局。假客服告訴葛玲,其訂單缺貨,可以給她加倍退款作為補償。對方能準確說出葛玲的訂單資訊和個人資訊,促使其放下了戒備。假客服隨後誘導葛玲轉賬,最終騙了她一萬餘元。

如今,同樣的騙局在辛巴粉絲這一群體中大肆收割,有著一系列的巧合和深層原因。

最明顯的一點是,騙子懂得結合實事,通過假燕窩事件混淆視聽,改良話術,讓拙劣的騙局更加可信。

受害者維權群內的一位受害者抱怨道:“我以前根本不相信打電話賠錢的,就是辛巴燕窩事件不說賠錢嗎?我就相信了。”這一番話,其他受害者也深有同感。


其次是加倍賠付具有誘惑性。如果騙子只是說原價退款,很多隻買了二三十元商品的使用者可能根本不會願意配合騙子一系列麻煩的操作,但打著加倍賠付的幌子就很容易讓人上鉤了。

但是最根本的原因,或許是因為辛巴粉絲是騙子心中的完美受害者。

有網友認為,詐騙團伙之所以盯上辛巴的粉絲,是因為辛巴已經為騙子篩選出了最容易收割的群體。這種論調雖然過激,但也有一定道理。

在燕窩事件爆發之後,辛巴徒弟蛋蛋的直播間依然創造了2億多的銷售額,足以證明這個群體對於辛巴的容忍度高、戒備心也低,要是打著辛巴的旗號,更容易得逞。

至於為什麼辛巴的粉絲忠誠度如此之高,就要理解辛巴對粉絲來說意味著什麼。即便網路上對於辛巴粉絲群體的嘲諷之聲不絕於耳,但是應該理解,辛巴對於其大多數粉絲的意義,相當於精神偶像。

就像每次明星身上發生醜聞,相關微博的評論區都會出現控評的壯觀場面。粉絲們面對種種實錘證據視而不見,極力顛倒黑白、偷換概念,為喜愛的明星辯駁。

同理,辛巴的粉絲也有這樣高的忠誠度。辛巴出事後他的好兄弟“方丈”甚至揚言:“辛選使用者,你別說裡面還是有點糖水,你就是裡面是尿,都不退!”這番話居然得到了不少附和,足以見得辛巴在粉絲心目中的地位。

林琳透露,其母親經常會在家裡提辛巴等主播的相關事情,並津津樂道。對於辛巴的粉絲來說,他們關注辛巴、喜愛辛巴、支援辛巴、原諒辛巴,和對著小鮮肉喊“哥哥放心飛,粉絲永相隨”的後浪們沒有本質區別。

和年輕人的粉圈一樣,辛巴的“家人們”也有著黨同伐異的一面。據《新京報》報道,最早質疑辛巴所賣燕窩是糖水的女網友,被辛巴家族的粉絲瘋狂“網暴”。


不少網友跑到她的賬號進行評論或私信辱罵。當事人的電話、住址等個人資訊也被洩露,凌晨一兩點還能接到騷擾電話與恐嚇威脅,個人工作、生活和身體健康均受到影響。

在這樣思想穩定且忠誠度高的群體中,即便有少數人出來抱怨,也會有多數人站在辛巴面前,幫忙扼殺掉不和諧的聲音。打著辛巴的旗號,詐騙團伙肆無忌憚地魚肉著辛巴的“家人們”。

03 “家人們”發聲,辛巴卻沉默了

如果說後浪們盲目追星,還可以用年齡小、心智不成熟來解釋,那麼對於眾多被騙的辛巴家族粉絲們來說,作為成年人的自己被騙,彷彿是不能被原諒的。


長久以來,“家人們”都以作為辛巴的粉絲為榮,無條件信任辛巴,甚至潛意識裡覺得買辛巴團隊推薦的產品是一種“責任”,不買就對不起辛巴的辛苦付出。這種長久PUA之下產生的思想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

辛巴對“家人們”的PUA手段十分高超,他善於使用絕對句和誇張的語句牢牢拿捏住粉絲心理,例如“在中國做供應鏈,我不服任何人,沒有人像我這麼用心!”“我辛有志有這個本事,有這個能力,我懂供應鏈,我懂產品,任何產品拿到我面前,我三天研究不明白,我辛字倒著寫!”

辛巴就是這樣,以使用者不懂,自己最懂的姿態,長期PUA粉絲群體。

在燕窩事件爆發時,大多數“家人們”都還無條件信任辛巴,也有人是因為燕窩的價錢不貴,而且也賠付了,所以沒有計較。但是這次的情況不一樣,受騙粉絲們的錢財損失很大,對於以往沉默的“家人們”來說,現在痛了,自然就叫了。

比起上一次只有寥寥數人站出來的燕窩事件,面對這一次假客服事件,有越來越多的人站了出來。在輿論初步發酵之後,最初報道該事件的《大參考》欄目每天都能收到眾多受害者求助。

面對記者採訪,眾多受害者要求辛巴出面給個說法。和麵對燕窩事件時的堅持直播、自證“清白”、迅速回應不同,目前假客服事件已經發酵了三天,但是辛巴本人依舊沒有公開回應。

在此之前,王海還對辛巴直播間的其他商品的質量提出質疑,但是辛巴也沒有迴應。一向高調、自信、對於任何質疑都死磕到底的辛巴,現在終於一反常態,選擇了沉默。

目前該事件仍在發酵,但是詐騙團伙卻沒有收手,依然在猖狂行騙中。

快手使用者徐秀秀稱,自己剛剛看完辛巴假客服的新聞,就接到自稱是淘寶客服的電話。這一次,騙子的話術再次結合實事,升級了話術。對方先對徐秀秀說出她的個人資訊,然後告訴她現在她的個人資訊已經被洩露,需要在支付寶內配合一個轉賬操作,才能保障個人的資訊保安。徐秀秀感覺荒謬,於是結束通話了電話。

其實,騙子的每一次話術都很荒謬,但總是有人上鉤。

林琳帶陳阿姨去警局報警,警方表示,騙子大概率使用的是黑市買來的身份證辦的銀行卡,所以案件的偵破難度很大。

“我媽最近一直很自責,家裡人也都儘量不再提這件事。”林琳說,“儘管她還會玩快手,但已經不再看辛巴家族的直播了。”

(文中林琳、杜曉雨、葛玲、徐秀秀均為化名)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被辛巴PUA的“家人們”,正在被騙子圍獵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