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2
[隱藏]
“辛巴”遇上了王海,燕窩被查出是糖水!直播帶貨翻車,這次算是個大型的直播“車禍了”。

“辛巴”(直播網名)糖水燕窩事件仍在持續發酵中,辛巴真名辛有志是直播帶貨以來第一位因銷售虛假產品假一賠三的主播,此款名為茗摯燕窩的產品共銷售57820單,銷售金額1500多萬元,按照辛有志的迴應共需先退賠6000多萬元。目前,仍有半數以上的消費者尚未拿到賠付。

事實上,辛有志嚴選旗下主播貓妹妹在此之前,同樣在直播銷售一款糖水燕窩——燕饗大洲紅棗即食冰糖燕窩,與茗摯為同一代工廠,均為大洲新燕(廈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包含相同的產品標準,產品類別同為飲料,產品配料都允許新增N-乙醯神經氨酸(唾液酸)、海藻酸鈉與含鈣的食品新增劑,蛋白質同樣為0。

數次與同一家代工廠合作,僅品牌方進行了更換,辛有志與品牌方有何關聯?此次糖水燕窩事件,辛有志是否為責任人?是否應承擔法律責任?


“品牌公司為空殼公司”

職業打假人王海向浪潮新聞記者爆料,天貓網上“茗摯旗艦店”的營業執照資訊,這一品牌產品的經營企業為廣州融昱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林小芳。這家公司成立於2019年1月22日,在2年不到的時間裡,公司股東和法定代表人頻繁變更達15次,在辛有志迴應假一賠三之後兩天,公司大股東由林小芳變更為謝東昇,此後,最終受益人和實際控制人及法定代表人均陸續變更為謝東昇,他的持股比例高達85.75%,與此前林小芳持股比例相同。


王海還說,這家公司為叢集註冊公司,為虛擬註冊地址、虛擬電話,沒有實體地址,公司資產狀況、從業人數等均選擇不公示,社保資訊為0。初始股東為廣州廣首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0%,法人李晶晶持股50%。目前頻繁變更之後的股東和法人,除廣州融昱貿易有限公司外,名下皆無關聯公司。


王海還提供資訊稱:茗摯燕窩最貴的是鋁碗價值1.6元,糖、水各1分,海藻酸鈉和乳酸鈣加起來不到2分,唾液酸7分、裝置2毛、人工3毛、包裝2毛4,一碗糖水燕窩的總成本2元多。


根據此前披露的品牌方招標資訊來看,茗摯燕窩代工價格為4.2元,直播間銷售價格為258元15碗,每碗17.2 元,差價13元。按照辛有志燕窩事件宣告中所提的12.6%佣金計算,每碗燕窩的佣金為1.638元,品牌公司每碗燕窩則淨賺11.362元,這與辛有志直播間所說“賠錢賣”“貼錢賣”“去掉中間環節”等宣傳銷售行為自相矛盾。


茗摯燕窩碗體包裝上明確寫有產品類別為“風味飲料”四個字,辛有志團隊在直播銷售及迴應時,卻未提風味飲料,而是稱茗摯燕窩為“正兒八經的燕窩”、含“純燕窩絲”。作為直播銷售行為,無視產品基本資訊,虛假宣傳產品,事件發生後,推諉給品牌公司或代工廠,是無論如何都站不住腳的。

“這個品牌公司就是一個空殼公司,可以合理懷疑,存在兩種可能:第一,辛有志與品牌公司有關聯,既可以拿走全部利潤,還可以逃避責任。第二,辛有志確實被空殼公司騙了,那說明辛有志的商業模式有問題,嚴選根本不存在。”王海表示,辛巴糖水燕窩謊稱有不到兩克的燕窩,稱由海藻酸鈉和乳酸鈣人工合成的凝膠絲為純燕窩絲屬於欺詐行為,理應假一賠十,追究刑事責任。


根據《食品安全法》、《廣告法》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涉及食品安全、虛假廣告和侵犯消費者權益的行為,可以向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投訴和舉報。王海透露接下來會繼續舉報相關人員詐騙的刑事責任。目前,針對糖水燕窩事件,廣州市白雲區市場監管局、智慧財產權局等多部門已介入調查。

“即食燕窩是稅上稅”

王海曾在微博上釋出“燕窩的真相:一個50克的雞蛋約含唾液酸1.5克、蛋白質6.4克,售價1元人民幣左右;一盞10克的特級燕窩約含唾液酸1克、蛋白質5克,售價180元左右;一碗100克的辛巴燕窩糖水含唾液酸0.014克,含蛋白質0,售價17元左右。”

燕窩的真相果真如此嗎?北京協和醫學院腫瘤醫學博士曾醫生在社交賬號上公開披露燕窩的營養價值並不高(視訊連結:https://www.zhihu.com/zvideo/1313254209698308096)。他介紹說,燕窩是鳥類的唾液,裡面還可能有鳥類的糞便、羽毛、樹枝等,需要經過複雜的工藝提純。製成的幹燕窩裡有50%-60%的蛋白質,30%是碳水化合物和一些微量元素,還有10%是唾液酸。而燕窩裡的蛋白質並不是優質的蛋白質,從氨基酸的含量看,遠不如雞蛋。燕窩裡的唾液酸,成年人可以自己合成。至於美容養顏功效,目前並沒有研究證實燕窩可以美容養顏,“從各個角度講,燕窩都是智商稅”。

在接受浪潮新聞採訪時,王海稱,“燕窩為傳統智商稅,即食燕窩是稅上稅”。為何即食燕窩是稅上稅呢?因為目前即食燕窩中的燕窩含量,尚未有國家強制標準。“即食燕窩行業根本不需要真正去新增燕窩,只要有水、糖、海藻酸鈉和乳酸鈣及少量唾液酸即可生產。”對於燕窩中最重要的成分唾液酸,王海披露的檢測報告中,“茗摯”即食燕窩每100克中含有0.014克的唾液酸,聊勝於無。

成本兩三塊的即食燕窩,往往都打出幾十甚至上百元的高價,相關標準的缺失,使即食燕窩成為灰色地帶,商家從中攫取暴利。此次“糖水燕窩”事件掀起波瀾重重,呼籲國家出臺相關行業標準和國家標準。

“直播帶貨視訊不能賣完就下架”

辛有志團隊銷售的直播產品,除此次糖水燕窩外,馬油皁、賓利月餅、抗臭牙膏、羽絨服等諸多產品也被網友曝光存在質量問題,但由於直播產品一旦賣完就下架,消費者難以收集、保留證據,維權很難。對此,王海建議,消費者在購買直播產品時,應儘可能錄屏、截圖,避免維權時沒證據。還要約定明確,不明確的要通過諮詢客服並截圖固定證據。確認收貨或者追評的時候要看價格,以便申請保價或退一賠三。

“直播視訊應保留三年,產品賣完之後,視訊可以下架但不能刪除,便於消費者合理維權”,王海表示,三年是消費者投訴維權的有效時限,直播購物維權原本就比較難,監管部門應依法履行職責,為消費者提供維權的通道。

由於直播產品涉及平臺、商家和主播,消費者購買直播產品又看中的是主播個人的影響力和對主播的信任。一旦產品出現問題,諸如不發貨、發錯貨,消費者便投訴無門,維權無道。特別面對上述提到的叢集註冊類公司,地址和電話都是虛擬的,消費者即使收到貨後發現被騙,想找到商家十分困難。

直播購物的消費者到底應該找哪一方維權?

今年上半年,北京市消費者協會發布的《直播帶貨消費調查報告》顯示:62.46%的受訪者選擇找平臺維權,46.32%的受訪者選擇找銷售商家維權,31.23%的受訪者選擇向有關部門投訴,29.82%的受訪者選擇找主播維權,23.86%的受訪者選擇找廠家維權,9.82%的受訪者選擇向法院起訴,8.07%的受訪者選擇自認倒黴。調查結果說明,遇到直播帶貨問題後,找平臺維權的人最多,其次是找銷售商家維權、向有關部門投訴和找主播維權。

此外,關於直播帶貨中各方主體的責任劃分問題,20%的受訪者認為平臺應承擔主要責任,20.7%的受訪者認為是銷售商家應承擔主要責任,10.18%的受訪者認為主播應承擔主要責任,49.12%的受訪者認為三方都有責任,應各自承擔相應責任。

與其購買之後維權,更多業內人士建議,消費者要根據自身實際需要理性消費,直播主播不是產品代言人,更不能為產品品質背書,不能輕信主播的產品功效宣傳和超低價承諾。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王海披露調查辛巴糖水燕窩細節 建議追刑責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