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2
[隱藏]

中芯國際作為中國內地的晶片代工廠龍頭,目前已經兼具量產成熟製程工藝和先進製程工藝的能力。在先進製程工藝方面,中芯國際的28nm工藝、14nm工藝、12nm工藝和“n+1”均已進入規模化量產的階段,“n+1”專案相當於業界10nm工藝;而中芯國際正在努力攻克的“n+2”專案,大致相當於業界7nm工藝。應該說,近幾年來,中芯國際在先進製程工藝方面確實突飛猛進。正因為中芯國際是中國內地晶片代工行業龍頭,持續受到業內外重點關注,倒也不足為奇。

7月4日晚間,中芯發公告稱,公司核心技術人員吳金剛博士近日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相關職務並辦理完成離職手續。離職後,吳金剛博士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目前公司的技術研發工作均正常進行,吳金剛博士的離職未對公司整體研發實力產生重大不利影響。此訊息一出,便在網上很快傳開,並且引來眾多網友們關注和熱議。


7月5日,一位接近中芯的知情人士表示,作為公司的五位核心技術人員之一,吳金剛離職前曾主導研發先進工藝“n+1”專案,如今“n+1”產品已經完成量產、趨於成熟。該知情人士稱,在今年6月,公司內部就獲悉了吳金剛離職的訊息。“n+1”專案在巨集觀戰略上由聯合執行長梁孟鬆主導,在細節上的路線問題都由吳金剛主導。

公開資料顯示,吳金剛出生於1967年3月,現年53歲,博士學位;1988 年,吳金剛獲得華中工學院(現華中科技大學)理學學士學位;1995年獲得中國科學院蘭州化學物理研究所物理化學博士學位;從1995年至2001年,吳金剛就職於日本通產省工業技術研究院;從2001年至2014年,歷任中芯國際助理總監、總監、資深總監;2014年至今擔任中芯國際技術研發副總裁;在他任職期間,負責參與了中芯國際的FinFET先進工藝技術研發及管理工作。中芯國際於2000年4月創立,總部位於中國上海。而吳金剛2001就加入,此後在中芯國際一干就是20年時間之久。他的職級也是從低到高,逐步升到技術研發副總裁。

根據中芯國際在2020年7月遞交的招股書顯示,吳金剛是公司的5名核心技術人員之一,任技術研發副總裁,另外4名核心技術人員分別是聯合執行長趙海軍、聯合執行長梁孟鬆、執行副總裁周梅生(女)、運營與工程資深副總裁張昕。

趙海軍於1963年10月出生,博士學位,擁有20多年半導體運營及技術研發經驗;2010年至2016年期間,歷任中芯國際營運長兼執行副總裁、中芯北方總經理;2017年10月至今擔任中芯國際聯合執行長兼執行董事。

梁孟鬆在半導體行業是擁有極高知名度的技術研發大,於1952年7月出生,博士學位;曾任臺積電資深研發處長;2017年10月加入,至今擔任中芯國際聯合執行長。需要補充的是,2006年蔣尚義從臺積電退休後,梁孟松原本以為自己有機會升職,但不料臺積電卻從英特爾挖來羅唯仁。梁孟鬆雖然技術過硬,但是性格卻容易得罪人,沒有了信賴他的蔣尚義之後,梁孟鬆在臺積電待得很不順,於是在2009年憤而辭職。後來,梁孟鬆被三星延攬,曾在三星電子擔任研發總經理職務。

周梅生於1958年1月出生,博士學位;曾任美國泛林半導體裝置技術公司中國區技術長,並且曾於新加坡特許半導體、臺積電、臺聯電及美國格羅方德擔任管理職務;2017年至今擔任中芯國際技術研發執行副總裁。

張昕出生於1965年2月,碩士學位;1990年至2001 年先後擔任中國計量科學研究院工程師、香港城市大學電子工程系助教、新加坡特許半導體資深工程師;2001年至2010年期間曾於臺積電美國代工廠、美國格羅方德擔任管理職務;2010年至今先後擔任中芯國際先進製造技術資深總監、運營與工程資深副總裁。

到此,其實還有必要簡單提一下蔣尚義博士。蔣尚義1946年出生於中國重慶,曾在美國德州儀器和惠普工作,1997年返回中國臺灣擔任臺積電研發副總裁。2006年第一次從臺積電退休,2010年受臺積電創始人張忠謀邀請再出復出,2013年再次從臺積電退休。2016年~2019年,蔣尚義擔任中芯國際獨立非執行董事;2020年12月15日,蔣尚義正式入職中芯國際,擔任副董事長。此前,蔣尚義在臺積電任職期間,由於識人愛才、並且講究忠義,所以臺積電內部對他的評價相當高,將他親暱地稱為“蔣爸”。

不難看出來,在中芯國際五大核心技術人員中,吳金剛是相對最年輕的。一些網友不免感到疑惑的是,吳金剛到底因為什麼樣的個人原因而向中芯國際申請離職的?

今年5月,中芯國際釋出公告稱,公司董事會審議通過《2021年科創板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草案)》及其相關議案。根據該計劃,此份股票激勵計劃擬授予的限制性股票總量不超過7565.04萬股,約佔總股本的0.96%。其中,首次授予數量不超過6808.52萬股,約佔總股本的0.86%;預留756.52萬股,約佔總股本的0.10%。激勵物件為董事、高階管理人員、核心技術人員、中高階業務管理人員、技術與業務骨幹人員,總數不超過4000人,約佔公司2020年底員工總數17354人的23.05%!

中芯國際認為,公司實施此次激勵計劃,將可穩定核心團隊,實現員工利益與股東利益的深度繫結。草案中稱:“近年來積體電路企業數量高速增長,行業優秀技術人才的供給存在一定缺口,人才爭奪日益激烈。此次股權激勵計劃有利於公司在不同時間週期和經營環境下把握人才激勵的靈活性和有效性,使公司在行業優秀人才競爭中掌握主動權。”

根據集微諮詢報告此前稱,2020年,積體電路行業人才流動率較高,離職率高於其他行業,且高於健康流動率。員工離職的主要影響因素中,薪酬水平、個人選擇、發展機會位列前三:薪酬水平問題以69.9%的佔比高居第一位,個人身體、志向、家庭、深造機會等原因佔比56.5%,喪失或缺乏足夠發展機會則以37.3%排在第三。排名第四到十的影響因素依次是:個人價值沒有提高,員工不適應企業文化,公司管理層缺乏對員工的認可和鼓勵,難以承受工作壓力/加班頻度,薪酬公平性/激勵性問題,行業特性和發展原因,管理制度和方法不適宜。


現代企業理論和國內外企業實踐證明,股權激勵對於改善公司組織架構、降低管理成本、提升管理效率、增強公司凝聚力和核心競爭力都會起到積極的作用。為了降低員工離職率,中芯國際在嘗試用一系列舉措儘可能的留住人才,其中就包括了股權激勵計劃。

然而,據中芯國際釋出的最新一期股權激勵計劃首次授予部分激勵物件名單中,董事長周子學、副董事長蔣尚義、兩名聯合執行長趙海軍和梁孟鬆,各自均獲得了40萬股;首席財務官高永崗和技術研發執行副總裁周梅生兩人各獲得了36萬股;運營與資深副總裁張昕獲得了32萬股;只有董事會祕書兼副總裁郭光莉所獲股票數量與吳金剛均為16萬股。吳金剛作為公司的五大核心技術人員之一,獲得了16萬股的限制性股票,顯然是最低的。隨著吳金剛此次辭職的訊息得到中芯國際確認,也就意味著他自動放棄了這16萬股限制性股票。值得補充的是,2020年,吳金剛在中芯國際獲得的報酬總額為214.1萬元。


今年5月,中芯國際釋出最新一期股權激勵計劃;6月,公司內部就獲悉了吳金剛離職的訊息;7月初,公司正式確認吳金剛離職。有網友據此推斷出,可能就是因為對薪資待遇感到不滿,索性以個人原因向公司申請離職,同時不排除公司高層內鬥,或者是看不慣高層內鬥的可能。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意思是不擔心分到的少,而是擔心分配不公平、不公正。從40萬股到36萬股、再到32萬股,中間相差就4萬股;而從32萬股到16萬股,中間就是16萬股的差距。也有網友羅列出了其他可能的原因,像轉投華為工作(網傳華為自建晶片工廠),提早辭職養老什麼的。但仔細推敲起來,可能性微乎其微,甚至根本沒可能。

最後,不妨直接引用一位網友(半導體行業)的原話:“吳博士在中芯國際呆的時間裡,特別是近兩三年,為了技術研發,幾乎放棄了休假。這種心血付出,對於常人來說,是難以想象的。正是愛之深,才會恨之切。也許對於吳博士來說根本算不上痛恨,但是確實內心裡非常的遺憾和不滿,其實新聞連結裡的股票配比,大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技術大牛吳博士在核心管理層裡是拿得最少的。這其實對於一個把自己所有精力都奉獻給研發的人來說,內心裡的不滿可想而知。”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中芯國際核心技術人物吳金剛突然離職,背後傳遞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