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7
+6
[隱藏]

文/王古鋒

編輯/子夜

直播帶貨市場正在經歷多事之秋。

繼李雪琴、汪涵直播“翻車”事件後,辛巴團隊被質疑售賣假燕窩,引發了輿論熱議。

11月4日,有網友晒出視訊稱,辛巴徒弟“時大漂亮”直播間售賣的茗摯品牌“小金碗碗裝燕窩冰糖即食燕窩”,是糖水而非燕窩,這引發網友的關注。對此,辛巴和時大漂亮在直播間現場試驗,並晒出相關檢測報告證明產品質量沒有問題。

茗摯品牌所屬公司廣州融昱貿易有限公司也發表宣告,“此次發出的商品均為合格正品,已經合規合法通過各個環節的質檢流程,不存在質量問題”。

不過事情並沒有結束,隨著職業打假人王海加入指控,直指該燕窩就是糖水,一場來自打假人、主播和廠商的三方拉鋸戰就此打響。

11月19日,王海晒出的相關檢測報告顯示,茗摯品牌燕窩,100克里含有的“功效”物質燕窩酸價值僅有人民幣0.07元。同時,該產品蔗糖含量4.8%,而成分表裡碳水化合物為5%,蛋白質含量為0。


他同時還提到,這款產品是風味飲料不是燕窩,且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消費者可要求退一賠十。在進價很低的情況下,忽悠消費者說賠錢賣,屬於欺詐。

隔日,辛巴方面釋出公告稱,其不參與任何採購銷售行為,目前已經將產品送檢,等待結果回傳後公佈。消費者可以去該品牌的天貓店申請退貨退款。

事實上,這不是辛巴團隊第一次被曝出產品質量問題。

今年7月,揚州電視臺曝光了辛巴徒弟“蛋蛋小盆友”帶貨的一款泰國乳膠枕,產地並非泰國,而是青島。

直播帶貨發展至今,誇大宣傳、售假、退換貨難等問題,已經愈演愈烈,直播亂象已經引起了監管層面的重視。

10月20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下發《網路交易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11月13日國家網際網路資訊辦公室釋出了《網際網路直播營銷資訊內容服務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據不完全統計,今年已有不下10份監管檔案出臺。

直播帶貨行業也將告別野蠻生長,進入強監管時代。

1、直播售假何時休?

今年9月,陸現在東蘭博越(某直播間)的一號淘舍,下單購買了一張蠶絲被子,但收到實物卻發現被子裡填充的是劣質化纖,最後反饋給客服才發現營業執照和直播間的不一樣,在要求退款之後也被商家拉黑禁言。

這樣的案例,黑貓投訴還有很多,連線Insight梳理髮現,黑貓投訴中關於直播帶貨的投訴案例,大部分集中在虛假宣傳和假冒偽劣商品。

這只是直播售假的冰山一角。

11月9日,公安部訊息,在全國公安機關按照公安部統一部署,針對帶貨直播、網上店鋪等渠道的假冒偽劣商品發起專項行動。

在這場名為“崑崙行動”的專項行動中,共破獲相關案件1400起。根據介紹,其中在上海、山東、廣東破獲的三起大型造假案件中,涉事金額合計達到8.5億元。


直播帶貨如火如荼,售假商家卻利用這樣的趨勢,通過一系列的包裝宣傳,進行直播售假。

今年5月份,在江蘇常熟破獲的一起造假案中,“某隆牌每日堅果”的造假產業鏈跨越廣西桂林、山東微山、臨沂和河北滄州等地,涉案金額高達2000餘萬元。

根據警方調查,這類造假的產品主要流向淘寶平臺,並通過網路直播的形式售賣到消費者手中。警方還介紹,犯罪分子將假冒商品的加工窩點設在外地城鄉結合部,通過微信、QQ、電話等聯絡,由線下將貨款轉賬給線上,線上安排快遞公司送貨,不直接見面、不直接收貨款、不直接交貨;從原料、外包裝到成品的銷售,涉案範圍輻射全國多個省份。

這樣的售假產業鏈並不陌生,曾經他們通過各種網上渠道銷售,現在又公然出現在直播間裡。

據新京報報道,今年8月,女主播廖某正對著鏡頭直播時,被幾位便衣警察帶走。10月,上海虹口警方通報稱,這是一起利用“網紅主播直播帶貨”銷售假冒註冊商標商品案,在現場繳獲了多個奢侈品牌的箱包、服飾等各類商品3000餘件,抓獲正在直播帶貨的女網紅廖某等犯罪嫌疑人50餘名。

經查,廖某在直播中將假冒品牌商品,用具有極強指向性的代號進行介紹。展示時,這些品牌商品商標會貼上膠帶,出售價格僅為正品商品的幾十甚至幾百分之一。警方發現與廖某合作的上百個商家中,涉嫌銷售假冒奢侈品的有近30家。

在這起案件中,主播是售假產業鏈的一環,而在很多直播間裡,主播只是一個銷售的角色,他們也很難保證商家發出的都是正品。

近日,美妝博主大西米君釋出視訊稱,其在11月9號和10號,在直播間賣某大牌口紅,其讓商家發來樣品,經過選品團隊比對驗證,是真品,因此決定上直播。

因為擔心商家發假貨,她還和商家簽訂了保真協議,並讓商家提供了營業執照、授權書等資訊。大西米君的三個選品人員,還對發出的貨進行了抽檢。

但是這些舉動,都沒能阻止商家真假混賣,在消費者維權的過程中,商家拒絕退款,並表示消費者收到的並不是他們的貨。

大西米君在視訊中提到,商家表示,她的粉絲質量低,大部分收貨的地址都在山村,“這樣的人看得懂真假嗎?”,同時,商家威脅恐嚇她說:“圈子就這麼大,我們往外面一說,還有商家找你們嗎?”

對於假貨問題,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應急管理司巡視員毛振賓也曾指出,網際網路製假售假隱蔽性高,監管執法困難,主要表現在產、供、銷過程具有較高的隱蔽性以及跨區域作案,違法產品生產、寄遞、資訊釋出、贓款收取等各環節相互分離。


線上直播的火熱,給商家帶來了全新的流量入口,也成為造假產業鏈的溫床。像辛巴這樣的頭部主播所牽扯出來的“售假事件”,更具有示範效應,也給從業者敲響警鐘。

2、質量、售後問題頻發

不僅是假貨問題,產品質量、售後保障也是直播帶貨被投訴的重災區。

近期主播散打哥被曝出,其直播間售賣的大米有質量問題。消費者發現大米形狀不完整,也不是新鮮的大米。

同樣的質量問題也曾發生在羅永浩的直播間。5月15日,羅永浩聯合鮮花電商品牌“花點時間”售賣情人節玫瑰禮盒。

本來520是一個溫馨的節日,但是由於後期配送環節,商品不能按時送達。同時,使用者收到花朵後與實際情況大相徑庭,花不僅蔫了,色澤也大大折扣。

更早之前,李佳琦在去年年底因為“不粘鍋”質量問題登上熱搜,其在直播間售賣某款“不粘鍋”時,讓助理將雞蛋打入“不粘鍋”後,雞蛋始終粘在鍋底,雖然事後鍋具公司宣稱“李佳琦不會做飯,打雞蛋的過程有誤,鍋沒有問題”,但這一說法並不具有說服力。

在售後環節,同樣問題頻出。

今年雙11期間,有消費者在李佳琦直播間購買了一款品牌潮鞋,但是收到鞋後對潮鞋不滿意,要求和品牌方進行換貨,但是品牌方表示運動鞋已經售罄無法換貨。

幾個月前,中央廣播電視總檯經濟之聲《天天315》曾報道,四川宜賓的的趙先生在某主播直播間中購買了衛生紙、洗衣粉、刮鬍刀等產品,收到貨之後發現,和直播間展示的商品相去甚遠。

事後趙先生輾轉撥打了商家客服電話,但商家表示,既然是直播平臺買的,就應該找直播平臺。但趙先生多次聯絡該直播平臺,問題依舊沒有得到解決。商家和電商平臺之間互相推諉。

賣的時候很賣力,售後環節玩消失,這也是行業的弊病。

不少主播為了博取直播效果,各種吆喝,甚至是表演。但產品賣出去後,物流和質量問題,卻遲遲得不到解決。

多年從事電商行業的鄭策對連線Insight說道:“現在的直播賣貨,很容易出現後續追加運費、物流不暢之類的問題,直播平臺沒有售後保證,真要出現什麼售後問題,基本處理不了。”

近日,中國消費者協會也釋出《“雙11”消費維權輿情分析報告》,報告通過消費維權情況進行網路輿情大資料分析發現,消費者負面訊息主要集中在直播帶貨、不合理規則,其中10月25日-11月15日期間收集直播帶貨類負面訊息共計334083條。中國消費者協會指出,商家、主播之間責任界定不清晰,遇到售後問題時互相推諉,並點名了李佳琦售後不退換產品問題。


直播帶貨本應該是一個良好的產品展示視窗,但是整個行業的亂象頻發,在消耗著消費者的信任。

3、行業迎來監管風潮

直播帶貨看似門檻不高,實際上對於選品和供應鏈整體服務的要求並不低。

即使是李佳琦、薇婭、辛巴、羅永浩這樣的頭部主播,已經配備了足夠的選品人員,也會出現“翻車”的情況,對於更多的中小主播來說,更是難以把控商品的質量問題。

不過,直播帶貨很快就要告別野蠻生長了。

11月13日,國家網信辦釋出的《網際網路直播營銷資訊內容服務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明確規定,直播營銷平臺應當記錄、儲存直播內容,儲存時間不少於六十日,並提供直播內容回看功能。

此前市場監管總局也連發兩道監管檔案,其中《網路交易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擬將網路直播帶貨等網路交易新業態納入監管範圍,並指出網路直播帶貨需提供回看功能;《關於加強網路直播營銷活動監管的指導意見》指出要對網路直播營銷活動中的三大主體即網路平臺、商品經營者、網路直播者的責任進行梳理,分層次進行責任劃分。

根據不完全統計,包括以上3份檔案,今年針對直播帶貨下發的監管檔案已經不下10份。


從監管內容來看,目前帶貨主播的法律責任、行業規範逐漸建立起來,包括網路直播帶貨宣傳推廣將適用《廣告法》,直播帶貨商家需遵守《電子商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產品質量法》《食品安全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相關法律規定,近日對直播帶貨准入門檻、資料儲存等做出的規定,這都預示著,一個全方位、多層次的監管體系正在建立。

這對於直播帶貨行業來說是好事,相比於過去的無序發展,通過持續的監管施壓,釐清主播和廠商的違法成本,能讓主播在選品的時候更加嚴格,同時也能夠更好地維護消費者的權益。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王海“打假”辛巴背後:直播帶貨售假、維權難題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