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4
[隱藏]

作者|黃澤正

這是一個內容啟用場景,場景反哺內容的模型。

劇本殺並不是靠著單獨線下開店邏輯和年輕人社交需要而成為爆款品類,它之所以能夠超越之前的諸多桌遊,正是因為劇本殺生態具備了多層次的內容價值。

從微觀上說,一個完整優質的劇本殺遊戲,就是一個完整優質的內容場,劇本、DM、服化道、沉浸式裝置,甚至每一個玩家在其中的自我演繹與發揮,都是構成這個小型內容場的內容元素。

在劇本殺成為有著某種統一性的線下娛樂業的過程之中,內容發揮著決定性作用。社交不再是一種消遣的目標,而成為一種內容的延伸。

首先,在芒果tv爆款綜藝的催化之下,分散的劇本殺行業不再只是一個個高度分散的小店,而初次出現了集中性的內容入口,推動著大規模年輕人進入這個遊戲之中;其次,當內容加速介入到年輕人的消費決策之後,劇本殺自身的內容性又支援諸多自拍、測評、體驗等種草類內容的傳播,小紅書等內容社羣在其中發揮了連結性作用。


劇本殺之所以有可能成為一個持續性行業,也正是因為由此而體現的內容多層次,為諸多內容和內容從業者提供了介面、衍生和場景。從大型內容公司的優質IP,到線上視訊平臺的大體量綜藝,再到小型內容生產者、個體影視編劇,作為一種線下內容表現形式,劇本殺似乎都提供了各自的存在方式。

相應地動作正在密集展開,在過去的幾個月之中,和劇本殺有關的綜藝系列、文旅專案、IP授權,以及造富神話,成為內容行業一個個熱鬧話題。樂觀如雕爺者,已經認為劇本殺的市場價值可以遠超電影市場。

在採訪之中,我們接觸到的很多年輕劇本殺店經營者,正是在這樣的樂觀論調之中建起了一家家嶄新的劇本殺店,交流下來又讓人不禁憂心忡忡。理論並不等於實際。劇本殺的未來屬於誰,還是一個需要長期實踐的問題——內容的生意不是標準的規模化生意,內容進入消費也不僅是銷售周邊和IP衍生。

在這一篇特寫之中,我們優先還原和討論的是,劇本興起的背後的內容驅動是什麼,以及劇本殺可以為內容提供哪些機會。

01|從小店到內容

2015年前後,在《Panda Kill》和《飯局的誘惑》等綜藝帶動下,狼人殺桌遊曾短暫出圈,相關創業專案獲得過資本青睞。

作為一款博弈類遊戲,狼人殺不具備故事性和內容延展,個體玩家的表現不穩定且差異極大,簡單的卡牌配置使得相熟的玩家甚至不需要專門去線下店。

劇本殺的內容則更為完整和豐富,相當於一個小型的內容場。這是劇本殺與此前桌遊的關鍵不同。

從選擇劇本、揣摩人物到開始推理,劇本殺時長通常在4到6個小時。基於精心設計的遊戲背景與故事情節,劇本殺要求玩家在角色扮演的基礎上,按照劇本設定以及線索導向,通過相互合作、相互觀察進行邏輯推理,最後找出遊戲中的凶手。


劇本殺的靈魂是劇本。專屬於每個角色的人物設計,在給予玩家個人發揮空間的同時,保證了固定的整體故事結構。在狼人殺中,玩家時常面臨無話可說卻又不得不發言的窘境,而劇本的存在,降低了劇本殺的發言門檻。

劇本殺的劇本大體分為盒裝本、城市限定本以及獨家本三類。普通盒裝本的價格在幾百元區間,由於劇本殺市場需求過大,當前大都陷入到了過分雷同的瓶頸。據劇本殺資深玩家小麗透露,“在玩了超過100個劇本以後,我現在玩普通盒裝本都能猜到後面的內容。”

“城市限定本、獨家本等優質劇本才是一家劇本殺門店生死存亡的關鍵。”編劇賀北辰告訴《三聲》。“市面上仍缺乏優質的劇本。”在參加劇本殺展會選本時,參會者會為了一部城市限定本爭得不可開交。

由於劇本殺解謎的特性,很多劇本一生只能玩一次,因此劇本屬於“一次性消耗品”。這也為擁有優質劇本生產能力的編劇提供了劇本殺入局點。

賀北辰告訴《三聲》,自己目前創作一部劇本殺能收入30萬元,一些頭部作者甚至能達到百萬。由於劇本殺TO C的特性,精簡了平臺稽覈流程,編劇能夠直接與消費者完成對接,更有利於優質內容的產出。“對創作者來說,內容永遠是面向觀眾的。”

內容自身具備延展性。目前,劇本殺已經由早期的推理、懸疑主題,發展出了更廣泛的劇本型別。既有偏情感向、故事性的情感本,也有為聚會助興的喝酒本。

一位線下劇本殺店負責人介紹,在玩某些代入感較強的情感本時,一位玩家到最後甚至會哭得不能自己。


除劇本以外,作為劇本殺獨有的遊戲設計,DM對於遊戲的組織和內容完整性起重要作用。劇本殺DM不像三國殺、狼人殺,沒有專業主持人也能正常進行遊戲,劇本殺必須要有充分了解劇本的DM掌控全域性,梳理角色關係,推進劇情向前。

換句話說,DM本身就是內容化的。劇本殺品牌叄千世界曾表示,“DM專業與否,對玩家遊戲體驗的影響超過一半,對‘復購率’也有極大影響。”

作為內容的核心參與者、提供者,DM已成為了劇本殺店的重要資產。“挖來了優質DM,就相當於變相帶來了核心客源。”在一些劇本殺小店,店長兼職DM,兩波玩家共用一個DM等場景屢見不鮮,嚴重影響了玩家的內容體驗。

而上海月升酒店選取的NPC、DM大都來自上戲、北影,精湛的演技和靚麗的外形為玩家提供了更為沉浸的內容體驗,也因此成為了上海劇本殺店的新寵。

這也意味著,劇本殺線下門店的競爭應該是優質內容的競爭,無法持續提供優質內容就無法留住顧客。但是,我們接觸的大多數劇本殺門店依然嘗試“以量取勝”。

在北京的一家由民宅改造的劇本殺小店,劇本的數量達到了160個,但即使在週末的下午,依然門可羅雀。據店長介紹,店內劇本大都來自淘寶掃貨,“618啥也沒買,光買劇本了。”可在花費4萬元大量購入劇本後,卻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

“玩家最後還是看內容”,劇本殺能憑藉新鮮感實現初始客流累計,而真正想留住玩家仍需要提供優質內容。

以被稱為情感本天花板的《金陵有座東君書院》為例,通過為每個人物交織豐富的情感線,真正讓玩家“體驗另一段人生”,該劇本在豬豬堡劇本推理俱樂部的人均價格已經達到了666元,仍然一票難求。

據驚人院創始人楊天意介紹,在2019年驚人院線下店剛剛開業時,市面上大多數劇本殺館,甚至密室館所用的服裝,做工普遍較差,一般是單價在幾十元左右的網購戲服。而驚人院採用正版洛麗塔服裝,精美的配件結合全實景的場景佈置,給玩家帶來了更加沉浸式的體驗。在店內僅有三個劇本殺主題的前提下,驚人院線下店憑藉更優質的內容體驗,成為了劇本殺美團好評榜第一。

相比較傳統桌遊,劇本殺是一個內容含量更高的小型內容場。看似光明的市場前景下,市場集中度較低,抗風險能力較弱的行業痛點依然存在,不考慮優質內容的建設,而是依舊老思路不斷開店 勢必重蹈之傳統桌遊的覆轍。

在一個劇本殺沙龍上,超自然力量影業CEO周圍介紹,由於劇本殺改編影視的樣本不足,劇本殺創作者面臨合作模式不固定、分成不統一等問題。推理大師創始人王夢池也在沙龍上透露,“寫過一個劇本殺,最後版權只賣到兩萬元。”

02|爆款的價值

2016年,《明星大偵探》這檔爆款綜藝為散亂的劇本殺行業初次提供了集中的識別度和內容入口。作為芒果TV的招牌,它被賦予的使命就是“做和電視綜藝不一樣的東西”、“做出年輕人愛看的東西”。

《明星大偵探》總導演何舒對《三聲》表示,在明偵誕生之初,劇本殺這種形式在中國的受眾群體很小,“基本是一些喜歡推理的人,知名度極為有限。”

因此,節目團隊當時的目標是,如何在參與者最大程度地完成故事展現的前提下,讓更多觀眾持續喜歡上整個故事劇情。“如何將懸疑感通過場景呈現給觀眾”也成為這檔節目的核心問題。


何舒表示,外部的推理小說家很難直接滿足劇本需求。團隊採取了對症下藥的定製模式,由編劇組提出故事,然後再去敲定具體細節。由於節目的特殊性,明偵還邀請了專門的外部編劇團隊,為節目提供多種專業指導。

“我們這個節目註定和別的節目不一樣,它更像是在看一個電影。”何舒說。為了追求電影般的懸疑感和推理的高能點,“半年準備、半年錄製”成為了明偵六季錄製的基本節奏,導演組需要全程參與編劇和剪輯。

在這個意義上,觀眾消費這檔綜藝內容的過程,也培養出一大批劇本殺的“死忠粉”。根據美團釋出的《2021實體劇本殺消費洞察報告》,有37%的使用者是被《明星大偵探》等綜藝節目所吸引,出於新鮮感親身體驗。

在當時,各地線下劇本殺店甚至開始模仿明偵的案子構建劇本,以吸引明偵粉和劇本殺愛好者,積累人氣。

“我可以很自豪地說,目前劇本殺市場的風靡,我們的節目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何舒對《三聲》表示。

隨後兩年,多個線上劇本殺平臺也開始陸續出現。我是謎創始人兼CEO林世豪告訴《三聲》,“我們一直都想把桌遊中一些好的遊戲搬到線上。”而大型綜藝節目的爆火為劇本殺遊戲積攢了一定的熱度和粉絲群,結合對劇本殺優質內容體驗的信心,林世豪試圖為劇本殺內容尋找更多的消費場景。

2018年5月,“我是謎”APP上線,並在當年以贊助商的身份成為了《明星大偵探》第四季官方合作夥伴。目前,“我是謎”擁有超過100位簽約作者,並一定程度開放玩家投稿,還在今年推出了“百萬獎金徵集劇本”活動,鼓勵更多優質劇本創作者創作。

林世豪向《三聲》表示,自己平臺相比疫情爆發前使用者增長了5倍左右,並且完全零投放,純靠運營與前期宣傳。根據“我是謎”官方提供的資料,截止到2020年12月,我是謎App累計註冊使用者量超過3000萬,使用者日均停留94分鐘。

在今年大年初一晚上,大量湧入的劇本殺玩家甚至將“我是謎”app擠到系統崩潰,林世豪本人也在微博表示震驚,並組織團隊火速新增了5臺伺服器,卻依然在40分鐘後超過了流量報警閾值。

“劇本殺大火本質上來說和線上APP的教育很有關係,我是謎教告訴了很多小白玩家怎麼玩這個遊戲。”林世豪表示。線上的引流效應也為疫情結束後的導流線下奠定了基礎。

對於這家線上劇本殺平臺而言,希望通過線上流量積累,擴大品牌影響並向線下導流。據林世豪透露,目前市面上的劇本殺app大多都是免費,因此儘管我是謎的線上業務使用者眾多,卻並沒有盈利,主業還是“開店+APP運營”,目前已在全國範圍內開設了46家直營店。


已經制作六季的《明星大偵探》也開始選擇了線上+線下的發展思路。2021年“五一”期間,《明星大偵探》線下劇本殺門店M-CITY在長沙正式開啟營業,店址位於長沙樂和城,這是芒果TV自營實景娛樂品牌的首店。

以“實景探案+圓桌劇本殺”為主,M-CITY已儲備了超過300個劇本,由易到難分為“不一般的經典本”、“有點東西的演繹本”、“厲害了我的沉浸本”三大類別;共有6個主題場景,包括中世紀歐洲、醫院等多重時空間穿插設計,並配有專門的私聊室和投票間。

根據其官方資料,在“五一”期間,門店累計體驗人數超900人次,總營收超過長沙其它劇本殺門店一個月收入總和。

03|劇本殺升級

線上上和線下互動的過程之中,劇本殺已經不只是一款桌遊遊戲,其多層次的內容價值獲得了更多的理解。

對於一些優質內容生產者而言,劇本殺可以成為一種新的內容落地形式,而這些內容生產者的加入,也在推進劇本殺的內容升級。

原創解謎內容廠牌驚人院就是其中的一個典型例證。2017年底,以公眾號為核心平臺,定位泛懸疑內容,驚人院構建了自己的世界觀,開始上傳原創內容,並將科幻、推理、腦洞、反轉、情感等更多元素加入其中。


在2019年推出首款互動解謎書《怪物回收檔案》後,驚人院在原創解謎領域已經積累大量經驗。而在懸疑、推理領域的內容積累,也使得驚人院有了為自身內容尋找消費場景與外部合作的基礎。劇本殺的作用正在於此。

驚人院創始人楊天意表示,這兩年找來他談合作的人很多,IP、資本、線下店、發行都有,創作工作十分飽和,但做的都是些大且新奇的專案。

在2021年的愛奇藝自制的劇本殺綜藝《萌探探探案》中,驚人院團隊以臺本編劇的身份和綜藝製作團隊合作,對《萌探》進行編劇以及推理情節設定工作。

線下劇本殺也為驚人院提供了“內容產品化”的切口。作為泛懸疑愛好者聚集地、腦洞達人的IP內容平臺,驚人院擁有上千個原創故事可供劇本殺開發。在“互動性+懸疑感”的衡量標準下,驚人院團隊選取了延展性更好,故事線索和人物關係較為豐滿的《紅皇后的茶會》。

這是一款洛麗塔主題的劇本殺產品,男生身著復古式宮廷小洋服,女生穿著洛麗塔服裝,在三個小時的遊戲時間內,以茶話會的形式進行劇本殺遊戲。

經過驚人院團隊的市場調研,“劇本殺+下午茶+換裝拍照”的複合型體驗模式,相比於現行的單一體驗模式更具有競爭力。“既然讓大家換服裝,那就要換的更誇張一點,或者說換的更與平時穿的不一樣。”驚人院團隊中的一位三坑少女,給楊天意帶來了啟發。

驚人院線下店的洛麗塔服裝,全部採用正牌,單價基本可以達到幾百甚至上千,在首飾及配飾等細節上也有專人進行把關,保證玩家的外觀還原度。而遊戲中的酒水、手機、診斷證明等道具,驚人院團隊均採用實物還原、原創訂製,更大程度上減少了想象造成的偏差。


在具體運營層面,為了給玩家提供更優質的內容體驗,驚人院線下團隊擴大了線下店的面積,將旗艦店選址在中國傳媒大學附近,面對建國路的一棟三層600平米獨棟,可同時開展三個主題劇本殺。

區別於寬鬆的桌面版劇本殺,驚人院實景劇本殺有嚴格的時間規定。楊天意說,“壓縮遊戲時長是對內容的浪費”。楊天意選拔並培養了幾位優秀DM,通過在遊戲中全程跟隨,DM能在為玩家提供指導的同時進行控場,保障遊戲時長以及使用者體驗。

同樣主打優質內容體驗的,還有開在bfc外灘金融中心的劇本殺實景店“月升酒店”。店長Livia告訴《三聲》,“商場晚10時關門,唯獨月升不熄燈。”每逢雙休和節假日,“月升酒店”會從早上9點半開到晚上11點,每天7場,一場接著一場。在半年前的跨年夜,商場甚至破例,讓月升“加演”到凌晨2點。

Livia表示,自己是玩家創業,最初對於劇本和場景都不熟悉。“一開始考慮過淘寶買本,但由於無法判斷本子質量,最終決定自己寫。”在與一位專業編劇朋友合作創作8個月後,Livia完成了劇本的創作。

考慮到創業園區、寫字樓等傳統密室選址,存在同質化且租金昂貴,她在2019年下半年注意到了外灘BFC,考慮到這樣一個高階定位的商場裡沒有密室,可以和商場其他業態形成聯動,“租金並沒有想象中貴”。月升酒店最終在2020年4月28日落地上海BFC,並於五一期間正式開業。

月升酒店對內容的掌控也體現在對NPC以及DM的選取。Livia告訴《三聲》,“店內的NPC有一部分來自上海戲劇學院或者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功底很強。”

在玩情感本等需要演繹的劇本殺品類時,具有專業表演經驗的NPC及DM能給玩家帶來更加沉浸的體驗,充分展現本子的優質內容。小紅書上關於月升酒店的大量探店分享當中,除了高大上的內容場景,最令人影響深刻的還包括DM以及NPC的傾情演繹。

在目前劇本殺門店依靠DM連線核心使用者的模式下,業務能力突出的DM通過提供優質內容服務,往往能建立起自己的私域流量。多位小紅書博主以及劇本殺資深玩家都對《三聲》表示,“會傾向於選擇熟悉的DM。”

04|平臺的介入

與之前的狼人殺熱、密室逃脫熱相比,本次的劇本殺大火可以明顯感受到更多平臺的介入。

愛奇藝在2021年入局劇本殺綜藝賽道。愛奇藝高階副總裁陳偉告訴《三聲》:“愛奇藝已將劇本殺納入‘一魚多吃’的商業模式中。”

《萌探探探案》只是一個開始,愛奇藝還將推出更接近於年輕人線下劇本殺真實狀態的《奇異劇本鯊》和採用連續劇式劇本的《最後的贏家》,由淺入深完成對劇本殺賽道的佈局,打造迷蹤節目帶。

受限於理解門檻、時間成本較高等影響因素,劇本殺在使用者觸達上存在難度。陳偉表示,愛奇藝自帶流量和熱度的IP可以從源頭上為劇本殺行業提供更多供給,同時藉助劇本殺這一新興的內容品類發掘平臺年輕使用者的使用者價值。


之前探案類綜藝硬核燒腦的特性,給觀眾設立了較高的准入門檻,導致仍有大批使用者並不熟悉劇本殺品類,因此《萌探探探案》從一開始,就定位在“沒有接觸過劇本殺的普通使用者。”最終希望完成一個由淺入深的,嘉賓與觀眾一同成長的過程。

為此導演吳彤特意選擇了孫紅雷、沙溢、黃子韜、那英等並不熟悉劇本殺的嘉賓。吳彤介紹:“更加大眾化的嘉賓選取,能給小白觀眾帶來更強的代入感、沉浸感。”在建立起一定的使用者粘性後,節目會依照循序漸進的原則,逐步加強節目中邏輯、推理的部分。

同時每一期《萌探探探案》都將一部經典影視IP設定為節目推理背景,依託橫店影視基地的實景,深度還原公眾耳熟能詳的影視作品。

比如在萌探第六期中,節目邀請了83版《西遊記》中孫悟空的扮演者六小齡童,以及豬八戒的扮演者馬德華,從服裝造型到場景等方面,再現了影視劇中的經典場景。

經典影視IP承載著觀眾的集體記憶,本身就自帶話題與流量,“對經典致敬”不僅可以降低劇本殺的認知門檻,還可以吸引更多非劇本殺使用者。作為愛奇藝迷蹤節目帶的首發作品,吳彤介紹:“更大的意義仍在向小白使用者普及劇本殺。”

作為萌探的贊助商,在這波劇本殺熱潮中,小紅書憑藉自身社羣優勢,成為了劇本殺優質內容的宣發口。目前在小紅書搜尋關鍵詞“劇本殺”,已有超過15萬篇相關筆記。其中既有劇本殺小白的入門指南,也有劇本殺老炮兒的硬核高階分享,還有各種開店、探店、測評的筆記。

如驚人院、我是謎等線下劇本殺商家,已經開始通過小紅書引流,增加線下門店的獲客;更多的優質劇本也在嘗試通過小紅書來進行宣發。

《萌探探探案》也與小紅書進行了聯動,包括讓明星楊迪、導演吳彤入駐,上線《楊迪劇本殺小課堂》。在話題下不斷徵集探案筆記創作。一系列娛樂營銷的打法,讓更廣泛的使用者發現,小紅書在“劇本殺”領域具有一定的內容深度和運營潛力。

如月升酒店店長Livia告訴《三聲》“月升的顧客中,至少20%是看了小紅書筆記而來,去年剛開業時比例更高。”

由於金融中心商場“不要恐怖主題,不要血腥元素”的要求,月升酒店更多的偏向超奢精美體驗。既有野獸派設計的花團錦簇的大門,還有放置紅酒與水果的吧檯、可盡情彈奏的木質鋼琴、歐式餐具的馬卡龍盛宴,淡咖色沙發搭配大簇紅玫瑰的酒店大堂。

從旗袍到晚宴裙,從吊帶到泡泡袖,店內一共為玩家提供了56件服裝選擇;歐式頭紗帽、珍珠髮箍及項鍊、假面舞會的面具等飾品也都強調“精美”設計。“我們非常鼓勵顧客拍照,並在社交媒體上傳播。”

小紅書達人可妮也表示,作為密室、劇本殺骨灰級玩家,她目前已經在小紅書分享了超過100篇密室和劇本殺的筆記,而月升酒店仍給她帶來了全新的體驗。


首先是精美的服裝,在小紅書博主的推薦下,可妮對月升酒店的服裝產生了興趣。“當時就覺得拍照應該很美。”在到店體驗的過程中,安妮發現“密室不只有恐怖元素,月升這種RPG型別劇本殺擁有更廣泛的使用者。”

而月升酒店NPC對劇本精湛的演繹也帶給了安妮更加優質的體驗。作為小紅書劇本殺KOL,安妮在體驗後的詳細探店指南、自拍美照,也讓月升酒店的超奢精美風,在小紅書上獲得了更大的曝光度。

基於自身年輕的使用者畫像,以前被用於搜美妝、美食、旅行的小紅書,以內容社羣的身份適時跟上了劇本殺熱潮,成功打出了“玩好劇本殺,來小紅書APP”的slogan。

05|未來的可能性

目前劇本殺生態已經體現出了多層次的內容可能性。

與劇本殺連線,產生雙向賦能,成為了文學、影視、遊戲等IP拓寬商業化以及線下消費場景的重要路徑。劇本殺是典型的“一次性消耗品”,高產的網文平臺正好能承接劇本殺市場的需求。

在2021年度釋出會上,為最廣泛內容創作者打造最有價值“IP生態鏈”的閱文宣佈:將在劇本殺領域與芒果TV、熹多文化、探案筆記等圍繞閱文IP做主題開發,並與萬代等合作夥伴開發盲盒玩具等。

閱文集團非執行董事鄒正宇表示,閱文將在智慧財產權保護、線上線下渠道、供應鏈探索、商業設計、商品企劃等各領域與眾多夥伴展開合作,深挖IP價值,共同孵化可以產生長期回報的優質IP。而劇本殺為閱文從內容介入消費提供了可能。

在內容產業宣傳補給方面,2021年是劇本殺更具想象力的一年。在2021年春節檔,由《刺殺小說家》、《唐人街探案3》、《贅婿》等熱門影視IP改編的劇本殺相繼發行上市。在《明星大偵探6》之後,《明星大偵探7》預計將在年底再度上線,一年雙播,芒果TV還將在Q3季度上線全新推理綜藝《遊戲的法則》,搭建自己的硬核綜藝鏈。


作為中小型內容創作者,驚人院從泛懸疑內容出發,在原創世界觀架構下形成品牌,使其能夠在孵化內容產品的同時,為劇本殺內容創作者賦能。楊天意說,“驚人院是一個平臺,會基於品牌勢能、流量優勢、內容能力等多方面站在賦能的角度為店家、作者等提供更多的解決方案。”

驚人院IP下懸疑作品的劇本殺改編,由於具備一定量讀者和粉絲基數,在改編為劇本殺之後,粉絲一定程度上也會實現遷移,轉化為劇本殺的玩家。驚人院線下店的首批玩家多為IP粉絲,結合劇本殺的社交屬性,快速實現了拉新。

作為IP流轉的線下場景,劇本殺的IP孵化和變現潛力也給了內容方更大的想象力。

愛奇藝首席營銷官王湘君在2021年5月表示,劇本殺作為內容和消費交融的典型案例,其優質的體驗性內容就是消費品本身。在將“迷綜”系列落地成為線下的劇本殺空間時,愛奇藝會選擇有“線下運營能力,迅速複製能力,迅速變現能力”的合作夥伴,依託愛奇藝的影視資源和人才扶持計劃,可以把整個行業整合起來。“我們更多的還是創作平臺。”

近期愛奇藝自制劇《風起洛陽》影視劇IP宣佈授權河南洛陽洛邑古城,其衍生開發包括《風起洛陽》大型沉浸式劇本殺,以及《風起洛陽》主題酒店,《風起洛陽》VR全感電影。

劇本殺的內容屬性也為影視行業增加了新變數,但劇本殺與影視公司的合作模式仍在探索中。如我是謎創始人林世豪說“公司在2020年就已將一些IP作品授權給影視公司拍成影視劇,最快在今年可能有幾部會殺青。”

雕爺在5月3日發文《117億的劇本殺,幹掉204億的電影還遠嗎?》,預測未來的劇本殺市場將是一片藍海,預計將成為未來最大的增量市場。“產業鏈的各種上游,從劇本寫作培訓到DM表演培訓班,都會極大豐富起來。”

在大熱的劇本殺浪潮下,擁有優質內容生產、提供能力的內容方正加速入局。劇本殺之火是內容推動的,運營成功與否在於內容,而未來的機會也在於其多層次的內容。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劇本殺還能火多久?內容才是王道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