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4
[隱藏]

雷達財經出品 文|李亦輝 編|深海

生鮮巨頭永輝超市正在經歷調整。

7月6日,永輝釋出公告,公司董事會祕書張經儀因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申請辭去董事會祕書職務,而張經儀在公司擔任董祕已達12年之久。同時,公司還發布了關於終止實施2017年和2018年限制性股票第三期激勵計劃並回購登出的公告。終止的原因在於,管理層沒有實現股東對於公司業績的預期。

網上流傳一張圖片顯示,張經儀在其朋友圈寫道:抱歉,我回家孝敬父母了。


2016年“新零售”概念風起後,實體零售商憑藉密集網點資源與消費者近距離優勢,滿足最後一公里的配送服務,一時成為電商巨頭眼中的香餑餑。永輝先後孵化出超級物種、mini店等業務對標盒馬生鮮,還吸引到騰訊和京東的資本支援。

5年後,新零售從神壇跌落,跟著跌落的還有追逐風口的永輝。有媒體統計,京東入股永輝5年沒賺到什麼錢,騰訊3年多時間浮虧40%。

如今,社羣團購賽道火熱,不過永輝無心參戰。迴歸超市主業後,永輝開始學起國外的洋師傅山姆、Costco,奮力奔向倉儲會員店。

天天平價+付費會員制模式,能將使用者重新拉回線下消費嗎?

實體零售店陷瓶頸

隨著生鮮電商崛起,社羣團購發起猛烈攻勢,實體零售店的瓶頸愈發明顯,持續數年的銷售額、客流雙下降,至今難有解決辦法。

根據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發布的《連鎖超市經營情況報告(2020)》顯示,中國連鎖經營超市門店客流量普遍下降,平均減少4.9%。

今年第一季度,包括高鑫、步步高、華聯超市在內的13家上市商超中,有超10家企業營收下滑,近5家企業下滑幅度達到兩位數;其中,有8家企業淨利不足1億元,人人樂甚至由盈轉虧,虧損0.87億元。

高鑫零售執行董事黃明端曾公開表示:“傳統大賣場線下門店的客流流失,這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

以“生鮮超市”為差異點的巨頭永輝,同樣難以獨善其身。

4月30日,永輝超市披露2021年一季度財報。財報顯示,該公司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約263.34億元,同比減少了近10%;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約為2331萬元,同比下降了98.51%;扣非淨利潤約為1.73億元,同比下降了86.59%。

在同期公佈的2020年財報中,2020年永輝實現營收931.99億元,同比增長 9.80%;歸母淨利潤17.94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4.76%。但跟上半年營收雙位數增長比,下半年明顯拖了後腿。

伴隨著營收下滑,永輝的銷售淨利率從2020年的1.77%,跌至一季度跌-0.5%,核心盈利能力持續下滑。

對於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糟糕表現,永輝超市方面表示,主要是去年下半年全行業受線上業務特別是社羣團購等新興業務的衝擊,導致公司的收入及毛利率下滑明顯。

業績大變臉,資本市場反應迅速,永輝股價在4月30日、5月6日兩個交易日下挫13.75%。面對股價不斷走弱,管理層開啟大舉回購,截至5月21日,累計耗資27億元回購4.13%股份。

不過目前來看依然收效甚微,截至7月7日收盤,永輝超市市值458億元,較2018年1月份高位1179億元,跌去721億元。

踩坑“新零售”概念

千億永輝“隕落”之前,曾努力抓住風口。

2016年,阿里提出了線上線下全渠道打通的新零售概念,一時之間引起新零售業態蓬勃發展。落地上海金橋廣場的盒馬生鮮第一店,採用“超市+餐飲”的模式,店內出售的海鮮可在現場加工食用,同時為消費者提供“線上下單、30分鐘配送到家”的購物服務。

隨即京東、蘇寧、永輝等網際網路和傳統零售企業一頭扎進了新零售戰爭中。加入競爭後,永輝創辦了主攻生鮮新零售的“永輝雲創”業務板塊,並且先後推出了永輝生活、超級物種和永輝到家等業務。其中超級物種品牌對標盒馬生鮮,於2017年在福州開出首店,全年門店數量擴張到26家。

根據當時永輝在年報中的規劃,要在2018年開店100家。但實際當年門店數量為73家,不及預期。

同時限於盈利模式難題,超級物種自運營以來一直處於虧損中。不完全統計顯示,2016年至2018年,永輝雲創3年間累計虧損13億元。

於是從2019年起,超級物種開始在福州、上海、廣州、北京等地關閉部分門店。2021年起更是頻頻關店,4月20日,永輝官方迴應稱,超級物種已經不是集團核心業務,未來永輝主業將回歸超市。

而除了超級物種,永輝超市推出的mini店也面臨關店潮。mini店是其在大賣場小型化以及小業態下沉的戰略之下推出,致力於替代社羣菜市場。今年一季報中,永輝超市透露於2020年10月-2021年3月期間合計關閉336家mini 店,預計損失達2.54億元,截至一季度公司mini店僅剩70家。

永輝在新零售探索上受挫,帶起風潮的盒馬生鮮也不再是最初的生鮮電商,不斷優化轉型陷入“戰略調整”。

2019年5月,盒馬鮮生崑山新城吾悅廣場店宣佈停止營業。2020年,盒馬鮮生全年新開店64家,遠低於計劃的100家,同時關閉了福州的全部門店。

但另一方面,盒馬不斷嘗試進化業態,先後衍生出盒馬mini、盒馬跨境Go、盒馬烘焙、盒馬X會員店和盒馬優選數10個業務形態,力求以全新的玩法接近消費者,避免業態單一化的風險。

不只是阿里、永輝的步伐放緩,大潤發盒小馬、京東7FRESH、美團小象生鮮等模仿者也難逃困境。京東7fresh頻繁換帥,小象生鮮于2020年10月被遷移到美團買菜APP上,原小象生鮮APP停止使用。

有業內人士分析,新零售逐漸沒落,缺陷在於“超市+餐飲”的模式難以真正落地。實際經營中,超級物種的餐飲區不但沒帶動超市銷售,還讓經營成本直線上升;而把餐飲定位在高客單價的大海鮮上,味道、環境又不及專業餐飲店。兩者相加並沒有實現1+1大於2的效果,導致虧損成為硬傷。

另外對永輝而言,超級物種品類不夠豐富,不僅無法跟超市業態競爭,大多數時間線上銷售的比例僅有4%-5%,難以做到線上線下融合。

倉儲店會是未來嗎?

迴歸超市主業後,永輝將目光投向了倉儲會員店。

今年5月,永輝超市在福州開出首家倉儲店,此後開啟了跨區域複製,陸續在上海、四川、北京、河南等多地落戶,至今開設了十多家倉儲店。

據瞭解,福州的倉儲店是部分老店改造而成,經過擴大經營面積,採用工業貨架陳列,SKU從1萬精簡到5千左右,並引入商品量販裝,主打民生流量型商品。有知情者透露,改造後的倉儲店客流、銷售情況均取得明顯增長,有些店鋪的單日營業額當前已達百萬級別。

對國內消費者來說,會員制倉儲超市並非新鮮事物。山姆會員店進入國內已經20多年,Costco於2019年8月份初登上海時引起轟動,開業4小時因客流過多暫停營業,三天售出會員卡16萬張。

不同於一般零售商超,會員制倉儲模式以會員費為主要利潤來源,而非賺取商品進價與售價之間的差額。在Costco的2020年財報上,會員費收入只佔總營收的不足3%,卻貢獻了超90%的利潤。

當前倉儲會員店賽道火熱,除了永輝,家樂福、盒馬、Fudi等玩家先後入局。據盒馬透露,去年10月份上海開業的盒馬X會員店已在年底實現盈利,今年將再新開10家盒馬X。

物美收購的麥德龍也在去年重拾會員模式,其PIUS會員店6月份在北京、成都兩店同時開業。此外,該業態的兩大寡頭山姆和Costco也沒閒著,山姆計劃在今年年底將門店擴張到36家,Costco加足馬力在蘇州、南京、杭州和寧波拿地。

倉儲店為何在短短一年時間突然爆發?

業內人士認為,電商、生鮮前置倉、社羣團購等零售業態逐步蠶食線下零售的市場份額。大型零售企業對線上商城、“新零售”、社羣mini店的嘗試後收效平平,而會員店模式在個別企業業績增長表現較好,在近期受到關注。

但從消費者角度來看,倉儲會員店的商品要比一般超市便宜許多。在Costco,商品毛利率控制在13%,遠低於快消零售的平均毛利15%-30%之間。

盒馬X會員店業務負責人蔡榮鴻表示,盒馬會員店平均毛利要求是不能超過14%,“會員現在的年費是一年258元,上海去年就已經有超過50幾萬的會員數。”

然而,永輝倉儲店、Fudi倉儲店已將毛利控制在10%以內。永輝超市相關人士介紹,改造升級後的永輝倉儲店,不收會員費,零門檻進店,突出“天天平價”的經營理念。

倉儲會員店是否會成為中國零售業的營收主力?不少零售行業人士認為,Costco在國內的成功給了市場信心,消費者在天貓、京東等購物會員制的多年培育下,會員經濟基礎已形成,而倉儲店高價效比的商品也比普通超市更具吸引力。不過,實體零售最終比拼的仍然是店內經營、會員服務、供應鏈整合能力,這就要求經營者具備提供差異化和高價效比商品的能力,以及服務體驗性,而不是單純的低價。

註:本文是雷達財經(ID:leidacj)原創。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永輝老董祕辭職,管理層踩坑“新零售”,倉儲會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