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28
[隱藏]

文|《財經》記者謝麗容

編輯|馬克

11月13日,華為瑞典被禁事件24天後,瑞典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愛立信公司CEO鮑毅康(Börje Ekholm)接受《財經》記者採訪,他表示,支援華為在瑞典發起訴訟,這個世界需要公平競爭環境。

10月20日,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以“國家安全”為由,宣佈禁止參與5G頻譜拍賣的瑞典電信企業使用華為或中興公司的5G裝置,正在使用的裝置則必須在2025年初之前完成更換。

全球電信裝置市場上,華為,愛立信,諾基亞,中興位居前四。根據第三方市場分析和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最新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華為佔有全球電信網路裝置總支出的31%,位居全球第一。

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的決定發出後,輿論一片譁然。瑞典老牌電信企業愛立信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有評論認為,愛立信將成為最大的既得利益者,畢竟愛立信在瑞典佔據最大的5G市場份額;但也有分析認為,如果中國政府採取反制措施,愛立信在中國的運營可能會受到影響。

10月21日,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禁止令釋出的第二天,鮑毅康就在接受《瑞典日報》採訪時公開了反對態度。愛立信並不樂見美國以及目前瑞典排擠其最大競爭對手華為。他稱,思考這個問題將對愛立信產生什麼樣後果純屬猜測。

愛立信在瑞典市場確實佔據最大市場份額,但瑞典市場規模小,對愛立信來說,小市場佔據大份額,不如大市場中相對較小的份額,換句話說,中國5G市場更加重要。10月21日當天,愛立信釋出了最新一季財報資料,財報資料顯示,包括中國在內的東北亞地區貢獻了愛立信總銷售額的15%,而且三季度愛立信取得的增長几乎全部由中國市場拉動,並有望進一步提升利潤。

11月5日,華為發出反擊,針對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頒佈的關於華為的禁令向斯德哥爾摩行政法院提出上訴。

11月9日,事情發生了反轉。斯德哥爾摩行政法院出臺臨時禁令,叫停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PTS)10月20日在5G頻譜拍賣中限制華為的附加條款。斯德哥爾摩行政法院稱,因案件結果不明朗,決定頒發臨時禁令,暫停適用頻譜拍賣決定中有關華為的部分。

這令華為在瑞典的被動形勢暫時得以緩解。歐洲是華為重兵投入且至關重要的市場,此前,在特朗普政府的遊說下,歐洲各國對於是否要追隨美國政府腳步禁用華為裝置持猶豫和搖擺態勢,今年7月,歐洲的英國和義大利做出了最新的決定,決定禁用華為5G裝置,其他國家態度仍不算太明朗。再出現新的歐洲國家禁用,對華為來說不是好訊息。

11月13日,鮑毅康在採訪中表示,華為確實是愛立信強大的競爭對手。在這場戰爭中,愛立信如果想要取勝,不靠其他方式,靠的是持續不斷地投資技術研究、讓客戶滿意的解決方案。“一些非商業行為反而扭曲了局面,為正常的市場競爭增加了不必要的複雜因素。”

他多次強調,一個國家考慮國家安全問題無可厚非,政府決定企業無從干涉,但在保證國家安全的同時,也應允許開放和自由的市場準入。

相愛還是相殺?

“競爭在短時間內或許讓大家覺得有點不舒服,有點困難,但從長期來看,競爭才是讓所有人變得更好的必由之路。”鮑毅康對《財經》記者說。

電信裝置市場是一個競爭激烈且選手不多的特殊市場,自2G時代至目前的5G時代,經歷了幾輪的市場洗牌,愛立信和華為共同生存並發展了下來。2017年起,愛立信全球電信裝置第一的排名被華為取而代之。此前多年,愛立信一直坐擁全球電信裝置市場的王座。

根據DellOro集團統計的最新資料,2020年上半年全球通訊裝置市場無線接入網領域,華為的營收份額二季度高達37.5%。

之後的第2至5名分別是愛立信、諾基亞、中興、和三星。愛立信二季度無線網全球營收份額達27.5%,中國以外市場份額持續增長到36%,位列第一。愛立信在行動網路通訊裝置方面有其自身優勢,無線通訊技術的核心是RAN無線接入技術,其次是由核心網構成的交換和其他功能。這兩塊構成了無線網路最核心的技術,也是3GPP標準涵蓋的領域。愛立信在標準化和市場一直處於領先的地位。


2019年,美國政府對華為進行限制,並遊說歐美各國不再採用華為5G電信裝置以後,愛立信和華為在每筆訂單上的競爭更加激烈,尤其在歐洲。一些電信運營商放棄採用華為裝置以後,會轉而選擇愛立信。

華為在今年3月份公佈的最新資料是,全球5G商用合同是92份,此後沒有更新資料。愛立信方面,鮑毅康透露的資料是,愛立信現在在全球已經有119個合同,其中69個是已經在運營中的5G網路。

有電信行業資深人士向《財經》記者預測,如果新一屆美國政府繼續沿襲特朗普政府遊說策略,愛立信在中國以外的全球5G市場將進一步獲取優勢,拉大和華為之間的距離。

鮑毅康稱,愛立信所獲得的額外市場份額,主要來自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的華為之外的通訊裝置商的訂單,這是愛立信市場份額增長的一個主要原因。但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愛立信的產品有競爭力——在商業市場上,歸根結底需要面對客戶,由客戶來做出選擇和決定。

他多次反覆向《財經》記者強調,深耕中國市場對愛立信來說至關重要。2019年,中國市場為愛立信帶來7%的營收。但2020年三季度,這個數字已經增長到了8.5%。“我們的願望是要不斷擴大這個比例,中國市場具有戰略意義。”

DellOro資料顯示,2020年上半年,全球電信裝置市場容量總體下滑了4%。其中全球電信移動基礎設施市場兩位數百分比的增長,抵消了寬頻接入、微波和光傳輸以及SP路由器和運營商乙太網交換機市場投資的下降。而全球電信移動基礎設施市場的強勁增長,又主要由於中國多個技術領域強勁反彈的推動,這些領域包括5G RAN、5G核心網、GPON、SP路由器和運營商乙太網交換機以及光傳輸。

也就是說,中國市場不僅對於中國公司華為、中興十分重要,對於愛立信、諾基亞等國際玩家同樣重要,對中國市場鬆懈,有可能失去在全球的領先位置。

據《財經》記者測算,儘管中國正在面臨被美國政府以安全為名義,封鎖包圍,脫鉤的危險局面,中國電信運營商目前大約保持了所有外資廠商15%的5G市場份額。

鮑毅康強調,愛立信和華為確實在具體訂單上激烈競爭,但雙方也在標準化方面進行合作。正是因為這樣的競爭+合作的關係,才使得全球範圍內使用相同標準的移動使用者達到了80億。這種競合的關係推動了全球發展標準的演進。

“世界不能一分為二”

斯德哥爾摩行政法院出臺的只是臨時禁令,後續是否還有反轉目前不得而知。

瑞典當地輿論認為,在世界科技領導地位爭奪戰中,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的作用微乎其微。美國通過制定一系列決策,試圖進一步阻礙中國在產品中使用美國技術,而中國則在努力擺脫對西方零部件的依賴。

中國通訊行業資深專家,中國移動和GSMA原高管葛頎此前在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自2019年5月由捷克總理主持的首屆5G安全大會上釋出的布拉格提案為始,以事關國家安全、經濟安全、其他國家利益和全球穩定為由,提出需要對5G網路結構和系統功能進行重點的安全考量,“政府政策”第一次走到了前臺,以“技術”和“經濟”為核心的國際行動通訊標準化體系迎來了最大的“黑天鵝”。

葛頎認為,在“5G安全威脅論”的陰影籠罩下,以“安全”為名、以封鎖中國的移動產業為實的包圍圈正在形成,局面是全球行動通訊發展40餘年從沒有出現過的。

目前的情況是,5G被人為分割成使用中國網路裝置和不使用中國網路裝置的兩大板塊。這將極大地阻礙5G的發展,讓全球消除數字鴻溝、減小資料鴻溝、加快數字化轉型、提升數字經濟發展的工作難上加難,並給剛剛起步的6G預研籠罩上沉重的陰影。

中國和西方在技術發展上各走各的路,鮑毅康對可能出現這樣的局面感到擔憂。他說,風險確實存在,並且對任何一方都將不利。風險如果出現,世界將回到10-15年前,一個普通人可能必須同時擁有兩三臺手機才能在全球各地打通電話,而且裝置產品將漲價。

基於對該風險的預判,鮑毅康對《財經》記者說,“我現在無法猜測政府到底最後會如何決定,但是愛立信支援華為對政府相關部門做出的決定提出質疑,也關注著下一步事態的發展。”

不僅愛立信,瑞典電信運營商對政府的決定也提出挑戰。 瑞典各大電信運營商(僅TELIA除外)都和華為有多年的合作,5G基站已經啟動並且已經過測試。瑞典電信運營商TRE公司的總裁Haval van Drumpt公開批評政府的決策:“作出這個決定的政府機構根本就不懂電信行業。電信運營商對於新一代網路的投資至少要提前10年進行規劃,TRE公司已經規劃5G網路多年,而且近幾年來一直在與政府機構溝通,直接詢問是否會有哪個供貨商將有可能被禁,得到的答案一直是不會有裝置商被禁。”

“不知道在郵電局作出決定前的那幾個星期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的裝置裡華為、愛立信和諾基亞都有,現在不讓用華為了,要把全部華為的裝置都換掉,這意味著我們要增加30億~50億克朗(約23億-38億人民幣)的開銷。”Haval van Drumpt說。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愛立信CEO鮑毅康:支援華為訴訟,競爭靠實力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