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63
[隱藏]
近日,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對外宣佈,將在當地時間 11 月 10 號進行 5G 頻譜的拍賣。但是出於安全考慮,將封禁中國通訊集團華爲參與瑞典 5G 建設。正在使用的華爲設備,則必須在 2025 年 1 月 1 日之前完成更換。

至此,瑞典成爲繼英國之後,又一個明確將華爲等中企排除在外的歐洲國家。

從 LTE 到 5G,華爲在歐洲市場深耕多年

在聲明中,華爲提到:“華爲在瑞典經營 20 年來,從未有過任何安全事故。我們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對瑞典的安全造成任何威脅。排除華爲並不能使瑞典的 5G 網絡更安全,卻將限制競爭與創新。”


事實上,華爲在歐洲開展業務已近 20 年時間,憑藉良好的信譽和產品質量贏得了歐洲市場。在法國作家樊尚・迪克雷所著的《華爲傳》中提到,2003 年,首個華爲歐洲辦公室落戶巴黎。2004 年,華爲與荷蘭運營商 Telfort 合作,拿下了歐洲市場的第一個合同。同年,華爲又爲法國里昂和馬賽兩地部署網絡系統,經此一役,華爲證明了自己。進而,華爲又與法國互聯網服務商 Neuf Telecom 合作,爲其部署高速網絡。

2005 年,華爲獲得英國電信集團的認可,被選定爲其部署多業務網絡基礎設施和網絡傳輸。直到 2008 年,雖然當時全球處在經濟危機當中,但華爲實現了 160 億歐元的銷售額,成爲全球僅次於愛立信和諾基亞的第三大通信設備廠商。

2009 年,華爲開始研發 5G。到 2017 年,根據公開資料顯示,華爲的 5G 預商用系統已經在全球多個發達國家主要城市部署,包括倫敦、柏林、上海、東京、溫哥華、首爾等 10 個城市。這一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向華爲辦法了 “從 LTE 演進到 5G 傑出貢獻獎”。

然而,良好的發展勢頭在 2018 年出現轉折。先是美國政府出臺禁令,禁止採購華爲設備,緊接着,澳大利亞、英國也加入了禁用華爲設備的行列。

這一次,輪到了瑞典。瑞典公然違背其自由開放、公平公正和非歧視的市場經濟原則和國際經貿投資規則,同樣以 “國家安全” 的名義,將中國企業拒之門外。

瑞典這次出手並不是偶然,實際上已經醞釀已久。

在整件事的背後,可以看到美國的影子。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研究員趙俊傑也指出,美國官方曾想控股愛立信,甚至控股諾基亞,讓美歐真正在電信領域形成 “跨大西洋電信聯盟”,一致對抗華爲等中國企業。

這次瑞典出手,還有其他的一些信息需要留意。一是一貫秉持 “中立原則” 的瑞典近期國內不斷有呼聲要加入北約;二是瑞典的薩博集團與美國簽訂了軍售合同,出售給了美國 7.7 億克朗武器。瑞典禁用華爲之後,美國駐瑞典大使表示 “高興”。


事實上,瑞典政府對中國供應商華爲採取的禁令是最嚴格的。英國儘管也在事實上排除了中國公司參與 5G 建設,但是並沒有明確指出是哪一家公司,行文相當模糊,而瑞典政府則是明確指出禁止華爲參與其 5G 建設。

瑞典禁華爲,愛立信卻在中國拿訂單

同樣作爲全球通信設備供應商巨頭,愛立信與華爲存在競爭關係,而愛立信的母國就是瑞典。公開資料顯示,在華爲 5G 設備遭遇多國抵制後,競爭對手愛立信、諾基亞等廠商趁機搶食商業合同。

截止 2020 年 7 月,愛立信已經斬獲 95 個 5G 合同,論合同數,超越華爲。然而與瑞典政府禁用華爲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愛立信在中國市場持續獲得 5G 商用合同。在愛立信官網,展示了 54 個 5G 商用合同和爲其提供 5G 網絡設備的 40 個正在運行的 5G 商用網絡,其中包括了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

愛立信今年 4 月以來,獲得了中國三家運營商的 5G 合同,其中在中國移動 3 月份公佈的 2020 年 5G 基站採購名單中,按照基站數量計算,唯一的外國供應商愛立信中標份額達到 11.5%,預計能帶來超過 5 億美元的合同收入。

上半年,我國三大運營商進行了大規模 5G 招標,給疫情中的設備商帶來了巨大機遇。而招標中,愛立信均獲得了運營商的認可。2020 年 3 月 31 日,2020 年 5G 二期無線網主設備集中採購結果出爐,愛立信獲取 11.45% 的份額,共計 26606 個基站。4 月 24 日,和公佈 2020 年 5G SA 新建工程無線主設備聯合集採中標候選人,愛立信成功中標。由於在中國市場表現亮眼,2020 年第二季度和上半年,愛立信在包括中國在內的東北亞市場的增長速度領跑全球。


圖|愛立信公司 (來源:東方IC)

截止 2020 年 10 月底,愛立信公司在中國獲得了豐厚的利潤。根據上個季度公佈的結果,瑞典通信設備製造商愛立信總利潤增長了 43.2%,而第二季度僅有 37.8%,運營收入高達 90 億瑞典克朗,1 年前,這個數字爲 65 億克朗。

愛立信首席財務官梅蘭德爾(Carl Mellander)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中國大幅鋪設 5G 網絡是這個季度我們業務的最大增量動能。” 愛立信從中國 3 大通信服務商均獲得了技術採購訂單。梅蘭德爾表示,“董事會對於今年能夠完成既定目標信心滿滿”。

如今,中國市場已經成爲愛立信增長的最大來源。

愛立信增長主要靠亞太、歐洲、美國市場拉動,中國增長率最爲突出。2020 年第三季度,愛立信全球收入約 64.86 億美元,其中在中國收入約 6.5 億美元,佔比超 10%。2020 年前三季度,愛立信全球收入 173.44 億美元,其中在中國收入約 14.7 億美元,佔比約 8.5%。在中國市場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長近 44%(2019 年前三季度中國收入 10.24 億美元),這也是愛立信在全球唯一增長破兩位數的區域(第二名爲北美市場 3.9%)。

中國可以反制,但非常剋制

瑞典政府禁用華爲設備,無疑爲兩國貿易關係蒙上了一層陰影。最直接的擔憂來自於正在中國市場順風順水的愛立信,其副總裁兼網絡業務負責人 Fredrik Jejdling 表達了這種擔憂。他說,“雖然愛立信已獲得中國的 5G 合約,但瑞典已決定禁止華爲和中興參與到其下一代網絡設備部署,中國政府存在採取報復措施的可能,這可能會給愛立信帶來挑戰。”

Jejdling 還表示,很難就這一情況做出評論,但他強調指出中國對於這家瑞典供應商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們仍然期待與中國客戶開展合作。這也是我們對此唯一能做的反應”。

雖然中國具有同樣反制愛立信公司的能力,但一直保持了剋制。

任何國家都有“國家安全”。如若依據對等原則,中國是否也要將瑞典公司的設備從中國移除,從而確保安全呢?然而,移除就安全了嗎?在全球互聯互通的今天,這顯然是一個國際性、系統性的問題。且不論移除的代價有多高,針對安全問題,正確的解決方式應當是從合作、開放的立場出發,在技術層面謀求共識、尋求解決方案,移除和打壓,既不能解決問題,也不合法合理。

國際勞動分工和全球貿易並非是零和遊戲,中國經濟在 2001 年加入世貿後得到快速發展,也正是藉助於和其它國家的合作,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自己的科技潛力。與此同時,也爲世界各國的經濟發展起到了巨大的促進作用。拿華爲來說,由於多年在歐洲開展業務和進行投資,爲當地帶去諸多就業崗位。在德國,華爲在當地提供了 28000 個工作崗位。

11 月 1 日,中國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在瑞典《今日工業報》上發表了名爲《合作建 5G 造福全人類》的文章。其在文中提到:“5G 不是華爲的獨創,5G 是包括華爲、愛立信、諾基亞等諸多跨國公司合作的結果。全球先進的 5G 相關企業需要通力合作,把自己研發的最先進技術與設備拿出來,融合到一起。而如果我們排斥華爲、愛立信或者諾基亞中的任何一家,都會讓全球 5G 的建設成本大大上升,影響 5G 網絡建設的速度和質量,受到損失的是消費者。”

牛津研究院的測算也印證了桂從友大使的說法。在中等影響評估場景中,限制 5G 基礎設施的主要供應商(華爲)參與建設,會讓該國 5G 總投資成本上升 16%-19%。

一方面沒有實質性證據證明華爲等中國企業危害瑞典的國家安全,另一方面禁止華爲會導致國內 5G 網絡建設成本增加,同時也可能損害愛立信、ABB、宜家等衆多瑞典企業的在華利益。這筆賬,或許瑞典需要好好算一算。

-End-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華爲因“安全問題”被瑞典移除,愛立信在中國搶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