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98
[隱藏]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鈦媒體註:本文來源於微信公衆號硅兔賽跑(ID:sv_race),作者丨椎名,編輯丨梓,鈦媒體經授權發佈。

中國互聯網江湖向來暗潮湧動。論其中最爲“血腥”的戰場,不得不提外賣行業。

特別是在2015年,滾燙的熱錢瘋狂流入外賣市場,各大玩家忙狂張、狂補貼,開啓堪稱慘烈的“燒錢大戰”。5年過後的今天,歷史舞臺已無百度外賣倩影,當年多方割據的形勢,演變成餓了麼、美團雙雄坐鎮。

與之類似的劇情仍在上演。地點換做了大洋彼岸、正飽受疫情摧殘的美國。

在美國,外賣送餐服務正在成爲一項越來越有競爭力的生意。去年年底到現在,隨着這個市場以越來越高的頻次吸引到融資,此前緩慢演進而成的“四強”格局,正在資本的攪動與疫情的催化之下發生震動:2020年,一家巨頭宣佈即將IPO,另一家卻已經賣身。

行業變革的加速鍵已經按下。

美國外賣現有格局:方興未艾、“四強”變“三強”

相比中國已經比較成熟的外賣市場而言,美國的外賣市場還處於起步階段。

例如,美國消費者的外賣消費頻次和普及度都不及中國市場。2015年上市的Grubhub一天有43萬單左右,幾乎只是美團外賣的五十分之一。另有資料顯示,中國外賣行業的滲透率(當前需求和潛在市場需求的比較)爲6.1%,線上化率(主要交易依靠線上完成)爲74%;

對比之下,美國外賣滲透率非常高,爲12.5%,但線上化率僅爲6%。存在這種差異,主要因爲美國消費者的食品消費一方面存在固有習慣,另一方面,電話預定方式佔據了進90%的外賣訂單。

LEK Consulting預測,2019年美國食品外賣市場的價值爲530億美元,預計到2023年將增長到約880億美元。

那麼,近350億美元的成長空間,將由誰撥得頭籌?換句話說,5年之後,誰將成爲美國版的美團、餓了麼?

不如先將目光聚焦到現階段佔據主要市場份額的以下四家公司:DoorDash(成立於2013年)、Grubhub(成立於2004年)、Uber Eats(成立於2016年)、Postmates(成立於2011年)。


數據來源:Edison Trends, CNBC

根據研究機構Edison Trends的數據,截止今年3月,DoorDash目前擁有最大的市場份額,約爲45%。

這是一家由三位華人於2013年創辦的外賣送餐平臺,短短6年的時間擊敗了曾經的龍頭老大Grubhub。

DoorDash在去年11月完成了G輪7億美金的融資,估值達130億美元。今年DoorDash又曝完成新一輪融資,投資者包括T. Rowe Price Group Inc. 、Fidelity Investments和軟銀。

儘管未披露具體的融資金額,但DoorDash這一輪的估值達到150億美元。隨着資金的到位,處於快速上升期的DoorDash,近期正在加速擴張版圖,例如宣佈與CVS的合作,首次涉足雜貨配送。

跟隨DoorDash其後的,是Uber Eats,約佔28%的市場份額。

作爲典型的互聯網巨頭,Uber 帶着雄雄野心和資本踏足外賣賽道。儘管UberEats成立於2016年,比市場上主要的競爭對手都要晚,卻依託於Uber強大的資源,展現出強勁後來居上之勢。

今年5月,Uber Eats還被曝出正尋求以全股票交易方式收購美國外賣平臺GrubHub,若該筆收購成功,Uber Eats將會成爲美國第一大外賣平臺。不過,該筆收購併未實現。

Uber Eats之後,是成立時間最早的美國外賣配送老牌選手Grubhub。

Grubhub已經是一家紐交所上市公司,也是美國曆史最悠久的大型食品配送公司,但它現正在走下坡路。

今年年初,還有美媒報道了該公司或將出售的新聞。事實上,Grubhub的業務一直陷於困境中。

甚至新冠疫情導致送餐需求激增的情況下,Grubhub的虧損卻在不斷加劇,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淨虧損爲3340萬美元。目前市場份額約爲17%。此前曾有消息稱,Grubhub將以73億美元的價格被Just Eat Takeaway收購。

最後,位於“四強”末尾的Postmates,現在的市場份額大約在7%左右。

該公司在2019年冬天祕密地申請了IPO,更早之前曾在2019年1月完成1億美元融資,當時估值18.5億美元。

對於Postmates爲何處於四強之末,有行業分析認爲,目前平臺知名度比不上已上市的Grubhub,而對比Uber Eats它在配送環節也無更多優勢更多優勢。來說在平臺競爭力不夠凸顯的前提下,Postmates想提高市場份額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資金的到位和競爭的進一步演化,也催生着美國外賣四強屢屢傳出收購合併之事。比如早在2018年4月的時候,就有傳出DoorDash與Postmates討論合併事宜的消息,不過後來隨DoorDash計劃將於今年11月或12月上市,也就不了了之。

今年7月,Uber正式以26.5億美金收購Postmates以鞏固市場份額並提高盈利能力,Postmates和Uber Eats仍將獨立運行,只是將後臺部分技術和運營進行合併。

由此,美國一直以來的外賣“四強”格局,以Uber Eats吞併最後一名Postmates告終。


三強以外,仍有新玩家“見縫插針”

“三強”領跑美國外賣服務的同時,也不乏專門面向某類別場景消費美食或者其他商品的外賣平臺。它們主打從垂直領域切入,走差異化生存之道,同樣能夠吸引資本的目光。

例如專門針對亞洲美食愛好者的Chowbus。

Chowbus借整合亞洲美食這一垂直區域的商家、並精準對接亞洲美食愛好者這一小衆又細分的市場,在如此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成爲2019年芝加哥50個最有前景的初創公司之一。

今年7月中旬,Chowbus宣佈獲得了3300萬美元的A輪融資,並準備將服務擴展到更多的北美城市。該輪融資由硅谷的Altos Ventures和紐約的Left Lane Capital牽頭,Hyde Park Angels,Fika Ventures,FJ Labs和硅谷銀行也參與了該輪融資。

這家初創公司於2016年創立,兩位亞洲創始人正是看到了亞洲餐外賣市場的空白,希望將消費者與在傳統的第三方APP中不容易找到的正宗亞洲食品聯繫起來。

就在不久前,“外賣新物種”Instacart 完成2億美金H輪融資,估值達到177億美金,和它在2018年F輪融資79億美元估值相比,估值已經增長超一倍。這家跑腿代購平臺整合了實體零售店和生鮮食品店,由代購員去實體店購買商品,然後配送到消費者家中。

另一個與之類似、值得關注的玩家是靠大學生配送業務起家的GoPuff。GoPuff同樣在今年 10月獲得融資,由投資者 Accel 和 D1 Capital Partners 領投,Luxor Capital 和 SoftBank Vision Fund 參投,3.8億美金注入使其融資總額達到 13.5 億美元,企業估值爲 39 億美元。


此外,還有主打幫助專業大廚開展外賣業務的Hungry,今年2月時宣佈2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投資者包括Evolution VC Partners、前 Whole Foods CEO Walter Robb、演員 Kevin Hart、說唱歌手 Jay-Z 和幾位 NFL 選手。

據 Crunchbase 信息,截至目前 Hungry 獲得的融資總額已經達到 3260 萬美元。Hungry 聯合創始人兼 COO Eman Pahlavani 稱本輪Hungry 的估值已經超過 1 億美元 。

這些活躍的融資事件證明着,儘管美國外賣有“三強”主導主流市場,但隨着資金的到位,那些“小而美”的小衆平臺的存在感將愈發強烈。

在未來,小平臺先聚焦一個核心品類,在某些城市打透,與競爭對手拉出幾倍的差距,再謀求區域或者品類擴張,同樣不失爲一種生存和發展之道。

美國外賣大戰將駛向何方?

去年年底至今,包括“三強”以及其他一些垂直品類外賣平臺在內,美國外賣行業共發生了超過7起融資事件,共吸金超過4.6億美元。

相較於前幾年資本的活躍可謂達到一個小高潮,其中Doordash 4億美元融資更是成爲行業焦點(雖然對比中國外賣行業融資頂峯的2015年,餓了麼獲6.3億美元融資仍遜色)。

先於美國打響的中國外賣大戰,完美佐證了“能否獲得充足資金並以超過對手的速度進行快速擴張”的必要性。

這個行業中,數量空前的資金總能支持極少數後發者,並取代已有的市場領導者。這個規律也將在美國外賣市場重演,DoorDash成功奪走Grubhub的江湖地位,其融資速度和擴張速度有一份功勞。

可以料想的是,和中國外賣江湖類似,由於該行業天生的壁壘薄弱、進入門檻低,美國外賣市場競爭走向白熱化也是必然的,它的發生只是時間問題。

但兩國的外賣市場走過的階段、消費市場的特點畢竟不同,美國外賣大戰未見得會走向類似國內兩超爭霸的場面。

首先,美國擁有更成熟的餐飲市場,增量空間小。傳統的外賣平臺要想吸引到餐廳的合作,必須承諾會爲餐廳帶來更多新客戶,而不僅僅是把老用戶的消費習慣從門店點餐改爲平臺點餐。

而且美國外食餐飲市場連鎖餐廳較多,很多餐廳選擇僱用自己的外賣物流配送團隊,那麼外賣平臺對這些連鎖餐廳的吸引力會進一步減少。

簡而言之,美國餐飲市場對外賣平臺的依賴度比較有限,因此,美國市場出現一家或者兩家超級外賣平臺的可能性較小。

其次,外賣“三強”之間必有一戰,但細分方向的外賣平臺也未必就沒有機會。中國外賣大戰如此慘烈的原因之一在於走向了同質化競爭。但如果能做出自己的特色,賣一些不一樣的商品,創新帶來的差異化使得消費者無從比價,同樣能帶來高一些的毛利。

最後,美國“三強”的競爭還有着更明顯的地域特色。

在美國主要城市中,GrubHub和DoorDash已經各有比較明顯的優勢“山頭”。

Grubhub可以說是包括波士頓和紐約在內的許多東北大都市地區最受歡迎的外賣服務,但在其它城市的優勢已經被蠶食。DoorDash則在得克薩斯州兩個最大的都會區——達拉斯-沃思堡和休斯敦的銷售額增長了一半以上。

從下圖也不難看出,美國大城市的外賣市場基本被瓜分完畢,戰線正在轉移至下沉市場。這一點倒是和中國的情況類似。


數據來源:Second Measure

但美國的下沉市場恐怕會比中國的下沉市場更加難啃,因爲,一個外賣平臺提供標準化的配送,在大中型城市或許具有規模經濟,但再向其它中小城市的滲透,難度很大,尤其美國的外賣行業還面臨相對高額的人工費。

特別疫情期間,儘管各大外賣平臺均高調宣稱實現了迅猛的業務增長,但整體虧損額仍然是個天文數字。因爲它們同樣在前期採取了賠本賺吆喝的“傳統手藝”:一邊補貼消費者,一邊補貼騎手。數據顯示,GrubHub 2019年全年虧損1.29億美元,DoorDash在去年虧損更是高達4.5億美元。

反觀美團,從2015年最激烈的中國外賣大戰走來,它同樣經歷了連年的虧損,終於在去年實現首次全年盈利。

顯然,美國的外賣經濟也在市場、企業與消費者三者利益的平衡之中經歷這種“陣痛”,沒有捷徑可走。

參考:

https://secondmeasure.com/datapoints/food-delivery-services-grubhub-uber-eats-doordash-postmates/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5年前的“中國外賣大戰”,正在美國重演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