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8
+4
[隱藏]

雷達財經出品 文|張凱旌 編|深海

7月12日,起步股份開盤跳水,連續第二個交易日跌停,市值兩日蒸發超3億。訊息面上,曾經的“快手一哥”辛巴旗下廣州辛選的清倉減持被市場認為是公司股價暴跌的重要原因。

2020年9月,辛選投資斥資約2.16億元從ST起步控股股東香港起步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香港起步”)手中獲得ST起步2359.8萬股股份,但此後隨著圍繞辛巴的一系列輿情事件發酵,ST起步股價經歷短暫上漲後持續走熊,至今辛巴賬面浮虧已超7000萬元。

雷達財經注意到,ST起步股價的下跌,除受到辛巴事件的影響外,也與公司自身基本面有關,公司2020年業績大幅下滑,還被查出內控重大缺陷,並因此被“ST”。從目前的結果來看,辛巴的這次價值投資無疑是一筆“踩雷”交易。

同為“辛巴概念股”的300518.SZ日子也不好過。其曾在2020年9月將全資子公司盛訊雲商49%股權轉讓給廣州辛選,彼時辛巴團隊還承諾將在2020-2022三年為上市公司共計達成5億淨利潤,但從復出后辛巴在直播間吐槽,自己花20多個億買了8600萬粉絲後,一場直播要賠2000萬元來看,想達成這一目標道阻且長。

辛巴系浮虧1.6億元

ST起步近期披露的公告顯示,2020年9月15日,香港起步同意將佔公司總股本5%的股份以9.1620元/股的價格轉讓給廣州辛選,後經稀釋廣州辛選持股比例被動降為4.76%,公司為此耗資超2.16億元。

此後,ST起步股價迎來一波暴漲,9月15日至10月22日漲幅超70%,其中包含9月17日開始的連續5個交易日的漲停。

同時,ST起步躋身網紅概念股後,也吸引了大量機構前來調研。公司2020年9月披露的調研紀要顯示,當月線上和線下接待機構人數超過200多人。


好景不長,10月25日有消費者在社交平臺上晒出一段質疑辛巴直播間售賣的燕窩為“糖水”的視訊後,ST起步股價開始從山頂跌落,7個月內累計跌幅超70%,不僅抹平了此前的漲幅,還跌至歷史最低點。即使辛巴在“燕窩事件”後復出,也未能改變ST起步萎靡的現狀。

7月8日,廣州辛選選擇“割肉”。其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公司股份合計477.09萬股,佔公司總股本的0.96%,減持價格在6.16-6.74元/股。據此計算,本次廣州辛選套現逾3000萬元。

受該訊息影響,次日ST起步股價直接觸及跌停。不僅如此,廣州辛選還在當晚宣佈,將在未來12個月內繼續減持所持上市公司股份1882.71萬股,這也就意味著,若減持完成,廣州辛選將不再持有ST起步股份。

7月12日,ST起步再度跌停,股價降至5.7元。據此,廣州辛選套現過後剩餘持股市值在1.07億左右。對比2.16億元的入場價,廣州辛選浮虧近8000萬元。以辛巴在廣州辛選95%的持股比例計算,其個人浮虧約7500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起步在轉讓給廣州辛選5%股份的同時,也曾轉讓給廣州辛選聯合創始人、辛選供應鏈板塊負責人張曉雙5%股份,但根據上市公司公告,截至2021年4月16日,香港起步僅收到張曉雙1000萬元保證金,未收到剩餘2.06億元股權轉讓款,香港起步預計張曉雙將在3個月內支付。

如今,距離約定日期僅有4天時間,雷達財經致電ST起步董祕辦公室,對方表示此事目前尚未有最新進展,如果有的話會發布公告通知。

若將張曉雙的持股市值計算在內,則“辛巴系”在此次投資中的浮虧累計已超1.6億元。

為何辛巴會選擇ST起步?

公開資料顯示,ST起步成立於2009年,是一家專注於兒童用品行業的品牌運營商,定位為中端市場,於2017年8月登陸資本市場。公司旗下產品包括ABC KIDS、EXR等。

從財報來看,ST起步曾在上市之後出現業績“變臉”。公司2018、2019年淨利潤連降,營收的同比增長率、毛利率也均有所滑落,資產負債率在2017年尚為19.14%,至2019年已上升至34.98%。

此外,ST起步的電商化程度不高,2019年公司通過線上獲得收入0.71億元,僅佔主營業務收入的6.6%。

2020年,ST起步受疫情影響嚴重,年中報顯示,公司上半年營收同比下滑22.03%,淨利潤同比下滑37.56%,扣非淨利潤更是出現腰斬。

對比之下,同期的辛巴可謂“如日中天”。2019年,其個人帶貨銷售額突破130億元,2020年6月14日,其迴歸單場直播銷售額破12.5億,重新整理了行業單場直播帶貨銷售記錄,成為國內帶貨能力最強的主播之一。

入股ST起步時,辛巴還未捲入“燕窩事件”,其在快手平臺粉絲數超過5800萬,是快手粉絲量排名第一的主播。

境況迥異的交易雙方,是如何選擇彼此的?

“辛選自2018年啟動直播電商業務以來,旗下入駐主播數千名,累計粉絲數突破4億,2019年辛選成交額逾150億。我們正是看中了辛巴及其合夥人在電商直播、供應鏈建設等方面的專業化能力,能夠加速公司新零售產業佈局。”ST起步相關負責人稱。

該負責人還表示,辛選投資看中了ST起步在兒童服飾領域的領先地位,希望能夠填補他們在兒童類商品上的空缺。據Euromonitor Passport 資料庫統計顯示,2020年中國童鞋市場前十大品牌市場佔有率為15.9%,而ABC KIDS的市場佔有率達1.9%,位居童鞋市場第三位。事實上,ABC KIDS在2016年前曾連續7年問鼎“年度童鞋產品市場綜合佔有率第一”。


“‘辛巴系’的入股更多的還是從業務角度出發,雙方合作能夠真正實現雙贏,並不只是一個簡單的資本動作。”

中信證券也有類似看法,其指出,起步股份可借辛選資源及經驗加速自有品牌新零售渠道的發展。辛選團隊亦可借入股ST起步,切入嬰童賽道,邁入資本市場。

公告轉讓協議10天後,ST起步與廣州辛選就聯合創辦了浙江辛起新零售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元,雙方計劃將辛起公司打造成一個母嬰新零售開放式平臺。

與辛巴的合作並非ST起步在電商領域的首次資本運作。在淨利潤增長不及預期的情況下,ST起步曾於2018年嘗試以2億元收購主要從事跨境電商出口業務的澤匯科技,這也給當時公司的業績帶來過立竿見影的效果。ST起步曾稱,2019年上半年營收增加的主要原因就是通過澤匯科技拓展了公司境外銷售的渠道。2019年上半年,ST起步營收7.19億元,同比增長17%。

後來,ST起步還曾試圖以超過澤匯科技淨資產950%的資金收購其剩餘全部股份,並因“高估值、高商譽、高業績承諾”的合理性遭上交所問詢,最後由於“雙方就本次交易方案中的部分重要交易條款無法達成一致”,該交易最終宣告擱淺。

雙輸的交易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辛巴與ST起步合作一個月後,有關雙方的負面資訊便接踵而至。

一方面,原本穩坐“快手一哥”的辛巴屢遭輿情事件衝擊,而ST起步的股價也隨之呈現“過山車式”的起伏走勢。

11月,職業打假人王海釋出一份檢測報告證實,辛巴旗下主播“時大漂亮”在直播間推廣銷售的茗摯品牌燕窩確為“糖水”;12月,廣州市市場監管局對辛巴旗下公司及茗摯燕窩品牌方作出處罰決定;與此同時,快手電商對辛巴及其家族主播處以不同程度的封停處罰,其中辛巴遭封停60天。

據東方財富Choice,ST起步自2020年10月23日至2021年2月8日股價跌幅達62.53%。

春節過後,ST起步逆勢上漲,在一個半月的時間內反彈近70%,股價最高探至11.47元。尤其是在辛巴3月22日復出後的一週內,漲幅高達22.21%。

辛巴復出的首秀無疑是驚豔的,其在被解封的首日直播13小時,帶貨總銷售額超20億,重新整理了自己創造的快手單場直播銷售額紀錄。

這種神奇的表現沒能延續,接下來的一個月中,辛巴連續上演“復出當天高調封路”、“直播中大呼‘臣退了’”、“遭旗下原簽約主播安若溪逾6700萬元索賠”,“直播中對老婆連踢五腳被疑家暴”等戲碼,甚至在其復出後的第二場耗時5個多小時的帶貨中,銷售額驟降至不足千萬。

“我花了20多個億,去買了8600萬粉絲,但我只要不花錢,我的播放量就100多萬,(平臺)是不是缺錢缺瘋了?”6月5日的直播中,辛巴一度情緒失控,開始叫板快手。

辛巴還給自己算了一筆賬,稱賣貨3個億的一場直播下來,扣去佣金、人工費、稅費、營銷費、禮物費,自己還要倒賠2000萬。不過,至今辛巴的“呼喊”也沒能得到平臺的迴應。

另一方面,疫情的衝擊在讓ST起步基本面嚴重下滑的同時,也暴露出了公司的內控缺陷。

2021年6月24日,ST起步因資金佔用、違規擔保和業績預報披露不及時被浙江證監局出具警示函。而在兩個月前,公司披露的年報還被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保留意見。

2020年,ST起步在前三季度盈利逾9000萬元的情況下,全年歸母淨利潤由盈轉虧至-2.8億元,同比下降295.31%,營收也接近腰斬。公司將業績下滑解釋為支援經銷商發展所推出的相關政策所致。

起步股份稱,公司在2020年承擔了經銷商疫情、裝修、租金補貼以及銷售返利9467萬元;還允許各地經銷商在2021年3月31日前將需要退回的商品退回公司總倉,該部分實際退回收入金額為2.4億元,相應存貨成本為1.6億元,同時計提存貨跌價準備7709萬元。

“我們無法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以確定新商務政策的合理性、對經銷商的各類補貼和退貨金額的準確性以及相關會計處理的恰當性。”天健所表示。

天健所還認為,起步股份未按要求對關聯方資金往來和對外擔保事項及時履行資訊披露。其內部控制未能防止或及時發現並糾正上述違規行為,存在重大缺陷。也因此,起步股份於4月30日起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股票名稱亦變為“ST起步”。

而對於5月28日監管部門有關“辛選投資、自然人張曉雙協議受讓股份時是否已知悉公司存在的資金佔用、違規擔保行為,是否存在配合公司和股東進行減持的情形,控股股東是否存在隱瞞重大資訊進行股份轉讓交易的情形”等問詢,時至今日,ST起步仍未回覆。

ST起步的股價,彷彿辛巴的內心一樣,在3月29日開始的53天內再跌去60.20%,觸及歷史最低點。

除ST起步外,盛訊達也踩雷辛巴

就在ST起步引入辛巴的當月,另一家上市公司盛訊達也搭上了“辛巴概念股”的快車。

盛訊達原本的主營業務為遊戲軟體開發、遊戲運營推廣、網際網路演藝和電信業務等。行業人士分析認為,從盛訊達攀上辛巴前的業績表現來看,公司亟需提振盈利能力。


公司於2016年登陸資本市場,2017-2018年,盛訊達營收持續增長,淨利潤卻開始下滑,至2018年淨利潤僅為2017.51萬元,還不到2016年的四分之一。

為挽救業績,盛訊達想了很多辦法。

其一是2018-2019年累計斥資7.51億元全資收購中聯暢想,後者是一家面向東南亞市場的休閒棋牌類行動網路遊戲公司。但由於東南亞遊戲市場競爭加劇、獲客難度上升等原因,中聯暢想業績下滑,盛訊達也因此在2019年計提商譽減值準備1.58億元。

2020年,盛訊達還開始“賣樓”,並藉此獲益6449.05萬元,但這顯然並非長久之計。

2020年9月,盛訊達將子公司盛訊雲商49%的股權轉讓給廣州辛選,由辛有志擔任盛訊雲商董事長,並計劃分別授予辛巴團隊辛有志、廣州辛選聯合創始人宋鐵牛、高管楊芸盛訊達總股本1%、0.9%以及0.6%的股票,辛有志妻子初瑞雪等9位核心技術(業務)人員盛訊達總股本6.60%的股票。

同時,辛有志團隊承諾在2020-2022年三年間為公司完成共計5億元的淨利潤。若上述業績未能完成,則盛訊達可按照計劃相關規定,以回購價格回購限制性股票並登出。

但若真如辛巴在直播間所述,結合快手“去家族化”的背景,其團隊在接下來的時間內想達成這一目標並非易事。

巧合的是,6月5日辛巴在直播間“大吐苦水”後,盛訊達股價在接下來的9個交易日累計跌幅超41%。緊接著,深交所就質疑盛訊達直播電商業務對辛巴團隊依賴過於嚴重。

2020年,盛訊雲商曾實現直播電商業務收入4653.47萬元,佔營收的22.86%。該直播電商業務的毛利率則達到100%。但隨著辛巴“隕落”,盛訊達的前景也蒙上了一層陰影。

註:本文是雷達財經(ID:leidacj)原創。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辛巴被資本市場上了一課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