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3
[隱藏]

比起跌跌不休的萬科、等核心資產,A股鋰電池新能源板塊的關注度隨著整個板塊漲幅不斷提升,已經高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從佔據產業鏈C位的寧德時代(SZ:300750)、(SH:601012),到中游“永遠的神“(SH:603026)和(SZ:300769),再到上游鋰礦資源類的無限爆炒,市場正在不斷挖掘一個又一個新的主題。相關名詞也是日新月異,個個都是英文縮寫:EVA,,HJT,LFP……不一而足。

作為個人投資者,如果你英文差點,不一定能跟上縮寫發明的進度。

而就在剛剛過去的這個週五(7月9日),一個典型行業細分子版塊的異軍突起達到了高潮,讓投資者又學到了一個新詞:磷化工。

連帶磷肥製造,整個磷化工產業幾乎全線漲停,連有退市風險的ST澄星都久違的硬了一下。


磷,這個第15號化學元素,怎麼就能忽然這麼囂張起來?

01

長期低迷的磷化工產業鏈

要知道,與今天的百花齊放繁榮景象不同,整個磷化工產業鏈的過去10年市值表現一直面露菜色——磷化工指數10年間幾乎跌了50%,直到今年才稍有起色。



這與磷化工的供需格局有很大的關係。

首先,磷化工原材料是磷礦石,中國磷礦石一方面品位相對較低,另一方面又涉及到對長江流域的水體汙染,環保成本日益升高,而全球磷礦石品位最好,開採成本最低的國家是沙特和摩洛哥等中東國家。



圖片來源:網路

其次,磷化工供應的組成是82%的磷肥和複合肥,9%左右的黃磷及下游淨化磷酸產業鏈,以及另外9%的飼料級磷酸氫鈣等產品。其中,中國磷肥又佔到全球產能的40%,

因此,從供需角度說,長期看,中國生產磷肥成本很顯然很難與摩洛哥和沙特在全球市場競爭,而中國農業隨著耕地使用量的見頂,磷肥需求相對來說增長乏力。

在一個需求長週期下行,供應長期過剩的市場中,行業龍頭想要有驚人表現非常困難,無論是家裡有磷礦的雲天化(SH:600096),還是電子級磷酸技術領軍的(SH:600141),供需關係的長期低迷死死的壓制了磷化工企業的市值表現。



這一切在2020年疫情引發的大宗周期中開始發生逆轉:

首先,隨著海運價格的迅速衝高(中遠海控股價為明證),摩洛哥進口磷礦對中國市場的衝擊開始消退,中國市場磷礦石價格迎來了全面復甦。



與此同時,隨著農產品價格的回暖,農業種植需求也在迅速增加,慘淡的磷肥市場開工率開始初見血色。



需求逐漸回暖,供應開始受限,磷化工市場迎來了罕見的春天。

不過,在沒有磷酸鐵鋰爆發這一確定性需求之前,眾多磷化工巨頭心中非常清楚:磷化工長期的供應過剩和競爭激烈幾乎難以避免,眼下的小週期只能稱得上是一場短暫的文藝復興——其中原因很簡單,全球範圍看,磷資源並不緊缺。

02

磷酸鐵鋰:遊戲規則改變者

很顯然,像磷化工這樣老派週期板塊暴漲只有一個原因,是遊戲規則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其中邏輯並不複雜:

隨著比亞迪(SZ:002594)推出刀片電池之後,因為迴圈次數更好,安全性更高的種種優勢,磷酸鐵鋰路線直接站上舞臺中央。磷酸鐵鋰,顧名思義,需要消耗大量磷酸。

在券商的測算中,磷酸2020年表觀消費量為176萬噸,其中對應磷酸鐵鋰需求是8萬噸;而到了2023~2025年,磷酸鐵鋰產生的磷酸表觀消費量將達到38萬噸,佔到總產量接近20%。

考慮到磷酸鐵鋰最終在2030年的光明前景,磷酸需求之後還將迅速攀升,可能會站上500萬噸的大關,這對中國整個磷化工產業格局影響無異於重磅炸彈。

03

炒磷礦:磷週期底層思維

在眾多核動力計算器炒家眼中,來自磷酸鐵鋰的需求增長將確定性改變磷產業的供需公式,週五磷板塊雞犬升天也就不令人奇怪。

週期的雲來了又走,走了又來,磷化工的炒作邏輯非常簡單:

既然磷礦產能長期稀缺,那麼當下誰擁有的最大的磷礦儲量,誰就能將成為當前確定的龍一,按產能排市值,看上起似乎理所當然,這也是磷週期的眾多炒礦人的底層思考。



不過,必須指出的是,炒磷礦或磷肥產能的底層邏輯存在一個極其明確的漏洞:

在過去一年中,磷肥企業股價早已迎來了至少100%的漲幅,當前的市值基本已經包含了磷肥和工業磷酸一銨景氣復甦,沒有磷礦的企業根本都參與不到這一輪磷復甦的行情中來。

此刻繼續炒作磷礦和磷肥產能的缺口,相當於是將同一個產能計算了兩遍。



如果前文中提到的海外磷礦和磷肥產能逐步兌現,磷週期持續時間之短已經可以想見,而資本市場預期的改變還會遠遠早於週期拐點的到來,炒礦儲量的熱度能持續多久不難猜測。

除此之外,一個不能忽視的問題是,磷肥還涉及到農資成本等國計民生問題,一旦成本高漲,面臨的政策壓力同樣也會非常巨大,這一點也無需多言。

簡單說,這場新能源拉動的的磷化工文藝復興,炒磷礦稀缺主題的人思考維度還在最底層。

04

來自產業觀察:技術是最大的護城河

在對磷酸一哥川恆股份(SZ:002895)的調研中,寧德時代的態度更是說明了這個問題:寧德並沒有急於簽約有資源的磷企,而是與擁有良好工藝和成本佈局的磷化工企業開始了接觸。

在寧德時代眼中,磷資源並不稀缺,但是缺少優質的磷化工企業。與鋰源相似,想吸引寧德簽約磷資源之士如過江之鯽,但真正能進入寧德時代產業鏈的化工企業卻少而又少。

這其中的原因也非常簡單:

整個磷酸的消耗構成了一個金字塔:頂尖是電子級磷酸,接下來是食品醫藥級,然後是工業級和肥料,其中電子級的用量非常少,而肥料和工業消耗是非常大的。全球90%以上的磷酸都是用於肥料級的。

很顯然在這些巨大體量的磷肥企業眼中,投入技術來打拼佔比極小的電子級磷酸市場實在是得不償失:

可能,誰也沒有想到,非主流的磷酸鐵鋰一夜之間市場規模翻了100倍,而之前欠下的技術債在此時此刻變成了深不見底的壁壘。

要知道,在天賜材料(SZ:002709)等下游鋰電材料供應商眼中,磷酸鐵產品線的長期大宗化將成為確定的結局。這也是天賜材料選擇重注投資30萬噸磷酸鐵的重要原因:

在大宗化邏輯中,低成本一直都是無往不勝的法寶,而誰先投產,完成寧德時代主導的進駐產業鏈除錯,通過規模成本進一步降低,誰就擁有了低成本繼續擴產的效率。想從零開始建立一條最低成本磷酸鐵產品線,上游擁有磷礦只是一個開始:

磷礦開採完全自動化,廢棄物磷石膏的無害化處理,取代熱法的半水溼法磷酸製成工藝,收率提升,黃磷來源,鐵源開採,硫酸的自制,物流距離的縮短,每一寸功夫都將構成巨大的優勢,建立這樣一條溼法磷酸鐵,所消耗的時間一直都是巨大的壁壘:

這也正是像天賜材料和川金諾(SZ:300505)這些磷酸鐵新玩家之所以沒有磷礦卻實現了20cm漲停的重要原因:

在真正內行的的眼中,裝置除錯,人才招聘,中試線建立,產品線市場驗證,技術擴散……如此等等的壁壘建立往往會花去磷化工公司4-5年的時間,打破壁壘的時間甚至更長。這才是寧德時代眼中,比資源變現更有價值,是優秀的磷化工技術團隊。

當磷酸鐵鋰大風吹來的時候,諸多巨頭才發現,他們掌握的化肥生產技巧和磷礦資源,在早已佈局多年的精細工業化對手面前顯得蒼白無力。

這場賭局的未來早已註定,即將上演的戲碼也將構成過去十年中,資本市場發展的註腳:

在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技術面前,資源的護城河價值顯得越來越低。這場磷化工的文藝復興,將是一場磷化工技術的全面復興。炒礦的思維,在這次文藝復興中,還只是在第一層。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囂張的第十五號化學元素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