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03
[隱藏]
最近一個人的離職引起了科技圈的轟動。

7月4日,晶片行業的龍頭企業,中芯國際突發公告稱,在公司工作20年的核心技術人員、技術研發副總裁吳金剛辭職。

公告中聲稱,吳金剛是因為個人原因辭去相關職務的,作為中芯國際的老員工,吳金剛自2001年就加入了中芯國際,2014年至今擔任技術研發副總裁,負責參與公司FinFET先進工藝技術研發及管理工作,幾乎是公司成立沒多久就過來的元老級人物。


吳金剛這個人有多重要呢?剛剛我們提到,吳金剛負責的是FinFET先進工藝技術的研發和管理工作的,不瞭解FinFET架構的可能不知道這對於晶片有多重要。

事實上,現在我們的手機電腦能夠執行得如此流暢,FinFET架構起到了無可替代的作用。我們知道,計算機是通過1和0來表示計算機指令的,這個1和0,現實中具體表現就是晶片中電晶體的電流有沒有通過,一個晶片中,電晶體的數量越多,通常也預示著這個晶片的效能更好,因此,大家都在盡力地縮小的晶片內的電晶體,具體表現就是縮小裡面的柵極,然而,當人類將柵極縮小到20nm的時候,就很容易漏電,而FinFET這個架構與以往的架構不同,將兩側的源極和漏極增高了,形成了一個“凸”字形的3D結構,在以往的結構中,電子只能從上面通過,現在電子多了2個側面,這樣一來,電子能通過的面積更大,柵極能承受的極限電壓就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柵極又能進一步被縮小,我們現在所說的5nm、3nm晶片製程也是這樣來的,從FinFET的重要程度來看,我們也能看出來,吳金剛對於中芯國際有多重要了。


在一家公司深耕了20年,坐上了公司核心人員的位置,吳金剛為什麼這麼輕易辭職呢?

對於這一點,用馬雲的一句話來解釋最為恰當,人才要想走多半是兩個原因,一個是錢沒有給到位,一個是心裡委屈了。

事實上,在吳金剛提出辭職的前一個半月,作為核心技術人員的吳金剛博士剛剛獲得了16萬股的股票激勵,以上週五收盤價58.13元/股計算,價值已經超過930萬元,誇張點說,這是千萬股票了。

吳金剛自願放棄近千萬的股票,也要選擇離職,這是為什麼呢?

雖然股票價值已經近千萬,但離職能為什麼,還不是因為錢沒到位。我們仔細研究前一個半月的股票激勵計劃的分配情況就知道了,在公司中,同為核心技術人員的張昕,他分配到的是32萬股,而吳金剛只有他的一半16萬股,與一個董事長祕書分得的股票數量是一樣的,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所以吳金剛覺得有落差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我們不免疑惑,這樣一個人物,中芯國際怎麼會放他走呢?


其實仔細研究公告我們就能發現,中芯國際宣告,目前公司的技術研發工作均正常進行,吳金剛博士的離職未對公司整體的研發實力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為了證明中芯國際這段話不是用來安穩股民的說辭,我特地去查了資料,發現吳博士參與申請的專利都不是作為單一發明人的專利,而是作為職務發明創造的專利,所以專利權都是公司的,不存在涉及專利糾紛或潛在糾紛。另外自離職次日起的12個月內,吳金剛博士不得幫助公司競爭對手,為其工作,被其僱傭。


雖然我們不知道究竟有什麼更細緻的內幕,但是就目前這個情況來看,吳金剛雖然是自己提出的離職,但更像是中芯國際在等著他走的,因為中芯國際之前也鬧過一次核心員工的離職事件,而且那時候,中芯國際的態度和現在可是完全不一樣。

在上面提到的這張表中,我們能發現有一個人的名字赫然在列,他就是前半年還鬧著辭職的梁孟鬆,現在看到他分到的股票數量是40萬股,屬於公司核心人員的第一梯隊,從這裡就能知道中芯國際有多重視他。


2020年12月15日,中芯國際召開了2020年第五次臨時股東大會,就在這次大會上,中芯國際聯席CEO梁孟鬆當場提交辭職信,一下子整個行業都震動了,當時中芯國際的股票在不到兩天的時間大跌10%,市值跌去400+億,然而在12月31日,中芯國際釋出的董事會名單中,梁孟鬆依舊擔任聯合執行長,似乎前幾天的辭職風波只是烏龍,名單發出後,中芯國際的股價又漲了回來,此後梁孟鬆再沒提辭職的事。

梁孟鬆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突然提出離職?短短時間,中芯國際又是如何讓他回心轉意的呢?


說來也是很誇張,為了讓梁孟鬆留下來,中芯國際給他漲了3倍的薪資,還以公司名義送了2250萬的房子,董事會成員逐個出馬勸說,這個重視程度,是前面那個吳金剛無法比擬的。

要說中芯國際會這麼重視他其實也不奇怪,因為稱梁孟鬆是大陸半導體的“錢學森”一點也不為過,因為他們都在各自行業中有突破性進展。

1952年,梁孟鬆出生在臺灣,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博士畢業後,加入了美國處理器大廠AMD工作。根據美國的專利局的資料顯示,梁孟鬆個人參與發明的專利半導體技術就有181件。

1992年,也就是他40歲那年,梁孟鬆加入了臺積電,擔任資深研發處長,當時臺積電才成立5年,重點來了,他在臺積電期間,和他的導師胡正明一起研發了FinFET架構,是的,你沒有聽錯,我們開頭講的那個可以影響全世界晶片的架構,是他和他的導師一起研究出來的。而且在臺積電任職期間,他的導師胡正明發表FinFET架構相關論文的時候,胡正明是第一作者,而梁孟鬆往往是第二作者,而這些還只是梁孟鬆作為技術人員的成就,作為專案帶頭人,梁孟鬆的成就同樣也是全球頂尖的。 2003年,梁孟鬆與團隊研發出0.13微米銅製程,擊敗了IBM揚名全球,行政院表揚臺積電研發團隊,當時負責先進模組的梁孟鬆名列第二,功勞僅次於資深研發副總蔣尚義。


說到這裡,我們提到了一個人,蔣尚義,大家一定要記住他,因為之後發生的很多事,都跟他有關。

當時臺積電的內部人員是這麼評價他的:“梁孟鬆對於臺積電先進製程掌握的廣度與深度,以及從研發到製造整合的熟悉度,在公司少人能及”。

在臺積電幹了17年後,2009年,梁孟鬆選擇離開臺積電,加入了三星。

事實證明金子在哪裡都能發光,加入三星後,梁孟鬆決定改變三星落後的局面,毅然決定,直接跳過微電路20nm,從微電路28nm製程升級到微電路14nm,儘管當時很多人不同意,但梁孟鬆力排眾議,使三星一舉超過臺積電微電路16nm工藝製程,成為擁有最先進工藝技術的企業。


這個舉動也讓三星拿下了高通的大單,讓他曾經的老東家臺積電第一次嚐到敗績。

從這裡也能看出來,在半導體領域中,梁孟鬆已經自成招牌,有人只為梁孟鬆三個字買單。

帶著這樣的光環,梁孟鬆在2017年加入中芯國際。

這一次依舊沒有讓大家失望,在他任職後的3年裡,中芯國際實現了28nm到7nm的突破,完成了別人花10年才能完成的事,中國大陸第一次有了量產高階晶片的能力。

在梁孟鬆的辭職信中也提到,我來中國大陸本來就不是為了謀取高官厚祿,只是單純地想為大陸的高階積體電路盡一份心力。目前,28nm, 14nm, 12nm, 及n+1等技術均已進入規模量產,7nm技術的開發也已經完成,明年四月就可以馬上進入風險量產。5nm和3nm的最關鍵、也是最艱鉅的8大項技術也已經有序展開,只待EUV光刻機的到來,就可以進入全面開發階段。


要知道,3nm製程的晶片,全世界在研究的企業就只有4家,臺積電、三星、英特爾,再有就是中芯國際,如果中芯國際研發成功,這就意味著,以前被臺積電甩在後頭的中芯國際將直接與之並肩,成為世界頂尖的晶片工廠,而這樣的成就,絕對離不開梁孟鬆。

所以,這樣的人才,中芯國際給出3倍薪資的條件,也是很正常的,畢竟之前梁孟鬆在三星的待遇更誇張,三星直接派直升機到臺灣來接梁孟鬆去韓國三星上班。

說完梁孟鬆,到這裡,我們要來補一補前面關於蔣尚義的課了,因為梁孟鬆會多次提出離職都是因為蔣尚義,這次會提出辭職,也是在中芯國際碰上了蔣尚義。


這個蔣尚義究竟做了什麼,讓梁孟鬆這麼反感?其實蔣尚義也是臺灣人,甚至跟梁孟鬆的導師胡正明是同學,他同樣也是大牛,只是與梁孟鬆和胡正明相比還是略遜一籌,在臺積電做的也不是技術崗位,而是管理崗位,不過在公司職位級別上,蔣尚義是梁孟鬆的上司。

我們知道,在大企業中,派系之爭是很重要的,特別是梁孟鬆這麼扎眼的存在,所以他自然也在蔣尚義的觀察名單內, 2006年,蔣尚義宣佈退休,公司規劃讓兩個研發副總分擔工作,第一個名額給了資歷較高的羅唯仁,另一個名額,所有人都認為是梁孟鬆時,蔣尚義最終卻提拔了梁孟鬆的競爭對手孫元成,蔣尚義雖然對這樣的安排做出瞭解釋,但卻無法說服梁孟鬆,此後,梁孟鬆在法庭上控訴臺積電,在那段時間,他被降級、被邊緣化,每天只做一些無法發揮自己學識的工作,感覺完全得不到臺積電的重視。很快梁孟鬆就離開了臺積電。

然而這一切並沒有就此結束,梁孟鬆在三星大顯身手後,臺積電對這名“叛將”進行絞殺,領頭人正是蔣尚義,他們起訴梁孟鬆在三星擅自應用了臺積電的專利,最終梁孟鬆輸掉了官司,不得不灰頭土臉的離開三星,加入中芯國際。


在這之後,蔣尚義也從臺積電出來了,然而從臺積電出來後,蔣尚義就像是突然沒了法力的神仙,什麼也沒幹成,前段時間莫名其妙地加入了著名的騙補專案,在武漢巨集芯擔任CEO,上級撥了百億元的補貼,買了國內能買到的最先進的光刻機,但什麼都沒生產出來。

接下來發生的就是他們在中芯國際碰面的事了。2020年12月9日,也就是梁孟鬆提交辭職信的前6天,梁孟鬆第一次知道,導致他兩次離職的人,蔣尚義即將在12月15日,空降成為他的同事,並且某種程度上,蔣尚義還高他一頭。所以梁孟鬆很明顯地感受到了公司的不尊重,並且他可能已經被公司內部架空了。


這樣的情況換誰誰也不幹,所以梁孟鬆當即提出辭職。只是誰也沒想到短短時間,梁孟鬆就接受了蔣尚義的入職,作為這樣的行業大拿,我想沒幾個人會認為他是被中芯國際的三倍薪水打動,到底是中芯國際這座山夠大,才能容下兩隻老虎,還是這其中或許還有更多我們不知道的內幕,無人知曉。

至於開頭說的吳金剛是因為薪資不滿意,還是公司第一輪內鬥的犧牲品,其實也充滿想象力。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很多時候我們現實中就是如此,像蔣尚義這樣的人,一個個生活得有聲有色,而像梁孟鬆這樣的人,卻被逼得節節敗退。


當然了,或許事情並不如我們所想的那麼悲觀,不說我們並不知道事情真正的內幕,就說中芯國際作為一個企業,謀求發展才是重點,所以他們做出的決策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目前中國受到美國的制裁,導致高階產線受阻,而中芯國際把蔣尚義找過來或許是為了讓蔣尚義發展中芯國際的低端產品線,而梁孟鬆繼續發展高階晶片,兩頭雄獅齊頭並進。

無論如何,我們都應該對中國的晶片充滿信心,同時深知,一個產品的研發,並上市並不如想象中那麼簡單,天時、地利、人和,一樣都少不了。

視訊版:棄近1000萬裸辭?中芯國際核心人員離職,華為能收入囊中嗎?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甘願放棄近1000萬!中芯國際核心技術人員裸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