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30
[隱藏]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卞英豪

“華爲終端已經走到了最困難的時刻。”

兩週前,華爲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在開發者大會上,向外界透露了華爲即將面臨的困境——5天後,美國的“制裁”開始生效。華爲這架“破飛機”正式被“斷供”。

截至今日(9月26日),華爲遭“斷供”已十日有餘。當下的華爲情況如何,面對越發擴大的封鎖圈,他們將如何突圍?眼下是華爲的至暗時刻,亦或是黎明前的黑暗?


華爲員工:每天都在假設“明天”就會斷供

“9月15日,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普通的星期二。”

靜子(應採訪者要求爲化名)在華爲工作已有2年。而她剛入職時,正是華爲被美國置於風口浪尖之時。2018年,美國開啓了對華爲的所謂的“制裁”。去年5月,美國又將華爲列入“實體清單”;今年5月,管制進一步升級,經過120天的緩衝期後,9月15日,“禁令”正式生效。

“早在2年前,公司從上到下就已經樹立了一個觀念——制裁‘明天’就會開始。”雖然這個明天,足足過去了800多天,但對華爲的員工來說,這一切似乎已經“習以爲常”。

靜子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在美國正式向華爲揮舞大棒時,他所在的部門已經要求員工“放棄幻想”——即使存在“豁免期”,但華爲內部似乎已將工作狀態和調整到“斷供”的節奏中。

“雖然業務很有可能面對困境,但公司對員工的薪資和福利不減反增。外界關於國內業務裁員的傳言基本都是謠傳。”靜子向記者介紹,在華爲工作兩年來,其工資水平已是其他公司相同崗位的2倍左右。“當然,與此同時,工作強度也是行業頂尖水平。”靜子調侃道。


供貨商:斷供後,有人在炒作華爲手機

6388元,這是華爲遭“斷供”後,某電商平臺上,一臺二手的華爲Mate 30 pro 5G手機的價格。但東方網·縱相新聞近期在走訪華爲線下時門店發現,這款一年前發佈的,搭載了麒麟990芯片的華爲旗艦機售價最低甚至可以達到5399元,且大多貨源充足。


爲什麼一款一年前的二手手機,賣的比全新的手機還貴?華爲經銷商黃立羣對此似乎也是“見怪不怪”。“自從美國製裁後,炒作華爲手機的人大有人在。”

“由於第二輪制裁,芯片沒辦法生產,很困難,目前都在缺貨階段。這可能是麒麟高端芯片的絕版,最後一代。”今年8月,在禁令生效前夕,餘承東曾悲壯地向外界宣告了麒麟“絕版”的消息。

9月15日,華爲正式被“斷供”後,麒麟芯片也開始走向“絕版”之路。一位二手平臺的賣家在向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推銷華爲手機時曾表示,華爲Mate30 pro的“收藏意義”遠大於使用意義。甚至還有賣家表示,現在買華爲手機就是“愛國”。

對此,黃立羣表示,斷供並不等於停產,麒麟芯片絕版也不代表華爲手機絕版。“爲了收藏而去購買二手手機是不靠譜的。”據多位華爲授權體驗店的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包括華爲Mate30 pro在內的老款華爲手機供貨充足,短時間不會出現“一機難求”的情況。

同時,黃立羣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在“斷供”後,華爲手機拿貨確實相較從前變得更爲緊俏,但這並不影響當前華爲手機的銷售。黃立羣同時還表示,“我們不能確定華爲的未來,但目前就斷定華爲會‘涼’,似乎言之過早了。”


被美國逼着“斷供”?華爲供應商在求情

8月17日,美國商務部進一步收緊了對華爲獲取美國技術的限制,將華爲在全球21個國家的38家子公司列入“實體名單”。這被看作是全面“圍剿”華爲——意味着從整體生產到零件購買,甚至連“曲線救國”的路都被美國統統封死。

在斷供的前夕,一直處在觀望狀態的華爲芯片供應商也紛紛進行了表態。臺積電方面表示,公司未計劃在9月14日之後給華爲繼續供貨。隨後,美光科技、三星與 SK 海力士等均表示,將無法在9月14 日之後發貨給華爲。

此前,華爲輪值董事長郭平曾喊話全球芯片企業稱,“幫華爲就是幫自己”。不少企業似乎也深諳其道。在斷供前後,部分華爲供應商依然還希望美國政府能“網開一面”,同時也在爭取能夠繼續供貨華爲。

在代工方面,臺積電表示,公司取消向華爲供貨的同時,正積極向美國政府申請並提交供貨許可。消息顯示,此前臺積電方面的申請並沒有得到美國方面的允許。但臺積電依舊指出,將繼續嘗試爲華爲供貨。數據顯示,華爲是臺積電的第二大客戶,營收貢獻比重高達15%。

在芯片廠商方面,設計商聯發科已證實,今年8月底,公司已經依照規定向美方申請繼續供貨華爲,而內存芯片廠商美光也在同一時間進行了申請。此外,包括此前明確將無法向華爲供貨的芯片廠商高通、三星、SK海力士,均明確表示已申請出口許可證,謀求繼續向華爲供貨。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斷供期間,已有不少華爲的供應商獲得了供貨許可。

本週一(21日),英特爾官方表示,已經獲得了繼續向華爲供貨的許可,而英特爾正是華爲筆記本的主要供應商。19日,美國芯片公司AMD也表示,該公司獲得了向美國“實體清單”中某些公司銷售其產品的許可。外界普遍認爲“某些公司”正是華爲。

事實上,不少美國企業也明白“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道理。今年6月,美國半導體協會曾向美國政府喊話稱,特朗普政府的禁令影響的並不僅僅是華爲,同時將對美國企業甚至是全球芯片企業帶來巨大的限制,包括高通在內的多家芯片商已多次呼籲美國政府取消所謂的“制裁”。


斷供十日後的反思:中國芯,何去何從?

“華爲在芯片設計領域開拓了十幾年,從嚴重落後、到有點落後、到趕上來、再到領先,研發投入巨大,過程也很艱難。但是在芯片製造這樣的重資產領域,華爲並沒有參與,9月15日後,旗艦芯片無法生產了,這是我們非常大的損失。”

當然,正如包括華爲所強調的,中國企業,尤其是中國芯片企業並不能把未來寄希望於美國來放鬆制裁。“自強”或許是最有效也是唯一能夠起到真正效果的做法。

近年來,中國一直都是全球最大的芯片進口國。數據顯示,2018年和2019年,我國進口集成電路總價值超過3000億美元。

但在進口的同時,中國芯片自給自足的能力並不足。數據表明,2019年,我國芯片自給率僅爲30%左右。根據有關部門的發展規劃,2025年,中國預計將芯片自給率提升到70%,這差不多是當下美國等芯片大國的平均水平。


那麼,中國芯片究竟在哪個環節被美國“卡”了脖子?作爲一個龐大且複雜的行業,芯片行業擁有一條超長的產業鏈。其整體可分爲設計、製造、封裝、測試四大環節。除了在設計領域,華爲海思擁有一定的突破能力,其他三個環節,尤其是在製造環節,國內廠商的能力仍有極大的提升空間。

“沒有人能夠熄滅滿天的星光”,在斷供前舉行的2020年華爲開發者大會上,華爲向外界傳遞了艱苦奮鬥的決心和意志。

在美國極限施壓的上半年,華爲依舊創下了智能手機全球市場份額第一、穿戴設備全球市場份額第一,智能手錶全球第二。筆記本電腦實現了超過100%的增長、耳機等產品實現超過100%,甚至200%的高速增長等卓越的成績。

正如華爲創始人任正非所說,“我們可能會遇到想象不到的困難,但這也是一個最大的機會時期。”前所未有的困難或許正是磨練企業的最好機會。

華爲的未來猶未可知。但對中國企業而言,如何通過不懈的努力,在全球產業競爭的舞臺上,讓華爲等不再孤單,似乎將會是很長一段時間的重要命題。面對美國的大棒制裁,面對芯片行業的未來,要努力的恐怕遠不止是華爲自己。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華爲“斷供”十日:員工保持狼性、供應商求情、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