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71
[隱藏]

1994年,當時還在擔任高階工程師的王傳福,注意到了手機電池市場的機會,正苦於如何說服領導開拓該業務。

與此同時,廣東茂名人王明旺,帶著弟弟王威,在深圳建立了自己的手機電池工廠——佳利達電子加工廠,三年後成立欣旺達。

靠著機遇和勤奮,王明旺帶領欣旺達步步向上。如今,欣旺達已經成為全球範圍內最大的手機電池供應商,大概佔30%的市場份額,是蘋果、華為、小米、OV等頭部手機品牌的主要供應商。

隨著手機市場增長的放緩,欣旺達在手機電池領域增長空間也日趨狹窄,衝刺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成為了欣旺達當前的重中之重。

與寧德時代早早躋身行業一線陣營不同,欣旺達轉向的步伐要遲緩許多。2019年,其動力電池裝機量在國內排名第10,2020年則跌出了前十榜單。

現在,欣旺達做動力電池的希望,寄託在了小米身上。

當年,欣旺達被踢出蘋果供應鏈時,正是雷軍剛剛創辦的小米搭救了它一把。隨後,欣旺達和小米就成了不可分割的合作夥伴,它甚至還為小米低價代工掃地機器人。

隨著近期雷軍前往上汽、長城、比亞迪等知名車廠探訪的訊息接連被曝,小米造車變得越來越熱。那麼,作為小米老夥計的欣旺達,能夠迎來關鍵一躍嗎?

01、手機電池一哥是如何煉成的

上世紀90年代初,手機電池行業利潤率很高,時代給了王明旺兄弟難得的機會。當時,王明旺負責手機電池的生產,王威負責銷售,時常揹著裝滿電池的雙肩包到華強北開拓客戶。

1994年,伴隨著《春天的故事》傳唱至大江南北,王明旺兄弟的手機電池生意也迎來了春天,當年利潤達到了100萬元人民幣。

3年後,王明旺順勢成立了欣旺達公司,並且開始著手電池模組的加工、生產與銷售業務。


開局的關鍵一戰,是1999年拿下康佳集團的手機電池訂單。

當時,一次偶然的機會,兄弟二人得知康佳集團準備生產自主品牌手機,於是主動上門尋求合作。

王明旺曾經回憶道,“當時的康佳已經是上市公司了,我們還只是一家小企業,也沒什麼名氣”,但是王明旺還是建議康佳試試自己的產品。

從康佳大樓出來回到公司,他便帶著團隊開始“拼命”研發。21天之後,為康佳量身定做的電池樣品完成。

該產品不僅效能有優勢,在成本上還比同類電池均值低30%,就此,欣旺達正式進入康佳供應鏈。

合作一線廠商的示範效應很快顯露出來。2000年,欣旺達又與飛利浦、NEC(日本電氣股份有限公司)、海爾達成了合作。2003年,欣旺達銷售額首次突破一億元,並進入聯想、ATL(即曾毓群創辦的第一家公司)供應鏈。

之後最為人稱道的,就是與蘋果的一段“愛恨情仇”。

2011年,欣旺達通過和ATL的合作,進入了蘋果產業鏈,一時間風頭無兩。當年4月,欣旺達頂著“供應蘋果20%iPhone和iPod電池”的閃耀光環上市。

不過,壞訊息很快就來了。

2012年,劃時代的iPhone4登場,蘋果手機銷量在這一年首次突破一億臺,然而,這樣的熱鬧和欣旺達沒有什麼關係,因為就在這一年,喬布斯將蘋果手機電池供應商換成了德賽電池。有媒體稱,這是因為當時欣旺達的電池達不到蘋果新機型的要求。

當時,欣旺達剛剛為蘋果擴充生產線,這一轉變無疑是當頭一棒。2012年欣旺達營收雖然增長了36%,但淨利潤卻大跌13%。

此時,一個關鍵人物出現了。

再創業的雷軍,在2011年推出了第一款手機小米1,年銷量27萬臺。到了2012年9月28日,雷軍宣佈,小米手機已經售出400萬臺。


(雷軍)

主打價效比的小米手機,電池供應商正是以極低毛利率供貨的欣旺達。

失去蘋果的欣旺達,此時可以說是被小米救了一把,二者也就此成為患難之交。

隨後,小米的膝上型電腦、掃地機器人、無人機,身後都活躍著欣旺達的身影。近期大熱的小米系公司——石頭科技,其產品也主要靠欣旺達代工生產。

此外,2012年被稱為“中國智慧手機崛起元年”,欣旺達在國內市場開拓格外順利,獲得了華為、中興、聯想、小米、魅族、OPPO等核心客戶。

之前,蘋果手機因為出貨量大、單價高,使得相關供應商也能夠有比較高的出貨量,並可通過規模化攤薄成本,是讓人眼紅的好生意。而國產手機單價低,多品牌混戰,出貨量也不高,算不上一個好買賣。

但是,隨著國產手機淘汰賽日益加劇,國產高階旗艦機型崛起,這成為了欣旺達手機電池業務回暖的重要依靠。

2014年,欣旺達淨利潤達到1.68億,營收到達42.79億元,營收較前一年增長了超過90%。也是在這一年,欣旺達再次進入蘋果供應鏈。

欣旺達2015年1月公佈的《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表》中透露,公司營收的增長主要來自公司原有大客戶訂單量及供應份額的增長,報告期內包括聯想、華為、小米等在內的客戶訂單量增長迅速。

坐擁大批核心手機客戶,欣旺達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手機電池供應商。

02、難掙的錢

除最耀眼的手機電池業務外,欣旺達也在逐漸拓展業務板塊。

截至2020年,欣旺達已經形成了3C消費類電池、智慧硬體、電動汽車電池、儲能系統與能源網際網路、自動化與智慧製造、第三方檢測服務等六大產業群。


攤子鋪得很大,不過,傳統業務手機數碼類營收佔比仍然高達55.25%,其次是智慧硬體類達到21.45%。可惜的是,這兩個佔了大頭的生意,都不怎麼掙錢。

2020年年報顯示,其手機數碼類毛利率18.24%,智慧硬體類更低,僅10%,整體上來看欣旺達毛利不到15%。相比之下,同行業的億緯鋰能和寧德時代毛利率均超過25%。

其中,智慧硬體業務主要是做代工,包括小米的掃地機器人等,利潤微薄。某種程度上說,危難時期搭救了欣旺達一把的小米,如今有了欣旺達鞍前馬後為其效勞。

但份額最大的手機數碼電池,為什麼也不掙錢呢?

這是因為,欣旺達主要做的是電池Pack(模組),即電池的包裝、封裝和裝配。

據國金證券研究報告,電芯業務毛利率達20%、電池Pack業務毛利率約為10%,電池效能革新主要依賴於電芯技術,這使欣旺達在盈利性上表現平常。

對比億緯鋰能,欣旺達的電芯在前期全部需要靠對外採購,在2014年開始逐步收購東莞鋰威後,才開始內供。而億緯鋰能電芯等核心原材料均為自產,在成本上更有優勢。

2018年,欣旺達曾經在投資者問答中回覆,當年公司自產電芯自供率約有10%。2020年,這一數字提升到約20%,所以手機數碼類毛利率也隨之提升。

如今,欣旺達也在加大對電芯的投資佈局。今年5月份,欣旺達在互動平臺上表示,2020年投資的電芯專案浙江鋰威目前處於建設中,預計2021年下半年逐步投產。從電池Pack到電芯,這是欣旺達業務底座的關鍵衝刺。


從整體營收來看,欣旺達的日子也不算好過。

2020年,欣旺達實現營業收入296.92億元,同比增加17.64%;歸母淨利潤為8.02億元,同比增加6.79%。但是,公司扣非歸母淨利潤為2.62億元,同比大幅下降50.09%,並且已經連續兩年出現下滑。

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雖然新能源車爆紅,但欣旺達備受關注的動力電池類產品,銷售收入卻呈下降的趨勢,由2018年的9.88億元下降到了2020年的4.28億元,三年間下降了56.68%。

2020年度欣旺達非經常性損益的大幅增加,是歸母淨利潤維持正增長的主要原因,而這一次的非經常性損益,大部分是由於公允價值變動帶來的收益。

據公開資料顯示,公允價值變動來自公司對安克創新的投資收益。也就是說,2020年欣旺達並不好看的成績單裡,還包含了不穩定的投資收益這一項,實際業務情況更加不理想。

掙得少了,欣旺達的負債也隨之上漲。鋰電池是非常重資產的行業,據2020年年報,欣旺達的資產負債率達到76.7%。

為了維持正常的生產經營,公司不得不選擇借錢。

2020年,欣旺達財務費用高達5億,同比增長31.78%,據年報顯示,主要系銀行借款增加,從而利息支出增加、本期發行債券及盧比貶值所致。

辛苦一整年,最後成了給銀行打工的。

03、動力電池突圍

傳統業務上升空間狹窄,動力電池成為了欣旺達突圍的關鍵一役。

早在2008年,欣旺達就開始佈局動力電池領域,2014年專門成立動力電池事業部。


(欣旺達電動汽車電池有限公司模組車間)

也正是在2008年,政府開始用政策優惠加財政補貼的方式積極推廣新能源汽車,試圖在汽車產業中彎道超車,其中的關鍵就是動力電池。

此時還在ATL的曾毓群也嗅到了時代的風口,但因為公司內的種種限制,直到2011年,曾毓群才與黃世霖(時任ATL研發副總)牽頭成立寧德時代(即CATL)。

次年,華晨寶馬為首款純電動車在全國範圍內尋找合作夥伴,門檻是800多頁的德文技術文件。剛剛成立的寧德時代,一點點啃下了這份技術文件,成為了華晨寶馬的核心供應商。

靠著為寶馬供貨的背書,寧德時代在新能源動力電池江湖中站穩了腳跟,也隨之獲得了賓士、大眾、長城、上汽等合作夥伴。

而欣旺達佈局動力電池時間雖早,但動作卻慢了一些,前期還是倚重傳統的消費電池業務。東吳證券的一份報告顯示,欣旺達2015年成立動力電芯研發院,核心團隊來自ATL等知名電池企業,2018年開始發力動力電池市場。

市界聯絡了欣旺達證券部,對方表示,公司最早拿到的比較大的訂單,是2019年雷諾-日產的定點合作。從時間上來看,這和寧德時代有了7年的時間差。


(曾毓群)

另外一個問題是,早年在消費電池領域主攻電池Pack的欣旺達,進軍動力電池也是從Pack開始做起的。2016年,中國推行動力電池“白名單”,主要採購日韓電芯的欣旺達,因為日韓電芯企業未能進入“白名單”,其動力電池業務發展也受到極大限制。

2018年欣旺達自有的電芯廠開始投產後,其動力電池業務才開始進入正軌。

7月21日,欣旺達在投資者互動平臺表示,目前,公司動力電池全部採用自產電芯為客戶服務。

隨著欣旺達技術積累逐漸豐厚,加上新能源汽車市場增速迅猛,寧德時代排產排不過來,主機廠求電池心切、迫切需要第二供應商,欣旺達也迎來了新的發展機會。

今年5月25日,欣旺達釋出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欣旺達電動汽車電池有限公司收到了華霆(合肥)動力技術有限公司關於上汽通用五菱E50專案的定點函,為上汽通用五菱E50專案供應142Ah磷酸鐵鋰動力電池電芯產品。

進入今年以來,欣旺達接連拿下吉利、廣汽、東風等國內主流整車廠訂單,欣旺達在動力電池市場正迎來爆發之勢。


回顧去年,欣旺達與億緯鋰能競爭供應寶馬48V電池最終落敗,對此,欣旺達稱:“這個專案的競爭我們也總結了我們沒拿到的原因,與產品無關。”

一位電池領域研究員告知市界,對比同樣是從消費鋰電拓展到動力電池的億緯鋰能,欣旺達確實走得慢一些,但是同樣作為二線動力電池廠商,二者差距並不大。欣旺達今年動力電池可能也很難盈利,明年情況會有所好轉,主要是前期規模效應不明顯。

與小米關係不淺的欣旺達,在小米官宣造車後,被賦予了更多的想象空間。

有投資者在投資者互動中問到,欣旺達能否獲得小米汽車訂單,公司表示:“小米官宣造車代表了其對新能源汽車行業發展前景的信心,未來我司會繼續尋求與小米多領域合作。”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動力電池關鍵還是要看出貨量,寧德時代因供貨特斯拉上量,而小米汽車當前被市場寄予厚望,欣旺達也可能藉此迎來轉機。

參考文獻:

《欣旺達,小電池的大生意》,柳青黃

(作者丨餘聰,編輯丨胡劉繼)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曾被蘋果拋棄,後來傍上小米,這家公司如今市值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